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在学校办公室干好吗&腰一沉挺身而入

崔丽文已经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想法,毕竟自己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可是那种感觉还是令自己忍不住颤抖。

“妹子,你可不能心急啊,我想肯定是你刚刚坐下去的时候把那东西弄到最里面去了,那我试试伸到里面能不能摸到好了。”李四内心激动,但却一脸严肃的说。

李四说完,又开始活动起来了。

这刺激的感觉令崔丽文再次忍不住的轻吟起来。

当自己的手指终于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碰到了那个东西,随后开始使劲用力量将里面稍稍分开。

“哦……”

崔丽文感觉自己再次冲上云霄。

李四在崔丽文那里的手指连同卡在里面的东西一起被推出。

文学53106726161.jpg

空气中充满了一种荷尔蒙的味道。

“哦……李哥你真棒,这感觉真……”

崔丽文现在可谓意乱情迷。

“李哥,快……来……”

在这美丽的风景持续刺激下,李四终于忍不住了,就像沉寂的火山突然爆发,他要让崔丽文知道他这个老光棍的厉害。

“好妹妹,你现在是不是浑身难受啊,要不李哥帮帮你!”

“好啊李哥,你快啊,我难受死了。”崔丽文此时已经没有了理智。

李四早就按耐不住了,那里感觉都要炸开一样,看到崔丽文张开的大白腿,身体还激烈的扭动着,李四就知道自己的春天到了。

李四想到这里,虎躯一震,立马将裤子脱下,然后用双手将崔丽文的玉腿一拉。

感觉前路一片平坦,而崔丽文正眼神迷离的望着自己,不断发出渴求之音。

李四见此急忙将身体猛地向前一送……

可就在此时,崔丽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手机铃声立即将崔丽文拽回了现实,也吓得李四动作停顿了。

崔丽文俏脸通红咬紧红唇,没有说话,直接将李四猛的推开,随后赶紧拿起手机接电话。

“喂!老婆,你想不想我啊?”原来打电话的就是崔丽文的老公,甘宏宇。

“想,想啊……”崔丽文开始应付甘宏宇的话,然后向李四做了几个手势,示意他离开。

李四内心并不想走,但感觉此时的崔丽文肯定没了兴致,要是不小心被甘宏宇发现那就完蛋了,反正今天都进行到这一步了,下次还有机会。

李四见状立马点头,然后见今天没有任何机会之后,只能兴致缺缺的回到家中。

忙碌了这么久的李四回家就冲了个冷水澡,勉强将内心的欲火压下,躺在床上后,倒头就睡,他做梦了,做的还是美梦。

他梦见崔丽文衣不蔽体的躺在床上,扭动着丰满的身体,冲他勾了勾手指……

第二天。

李四带着一副熊猫眼睡眼惺忪的站在前台看着这些急急忙忙的病人,心里感慨万千,自己好歹是个大学生啊,虽然是野鸡大学毕业,但自己也确实学了几分真本事啊,让我在这里做接待工作,真是用错了人啊!

“哎呦,李哥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带着一副熊猫眼啊,你不会想冒充熊猫吧?哈哈。”

李四还在思考人生的时候,突然被一声调笑所惊醒,转头一看居然是小护士苏晚睛,她正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小鼻子一拱一拱的在李四身上乱闻。

“哟,你这小丫头片子,一大早就敢挑.逗哥,你就不怕哥把你那什么了啊!”李四看到她的模样忍不住调笑道。

苏晚睛是今年刚刚过来实习的医学生,性格开朗,而且人长的也漂亮,才二十岁就身材凹凸有致,那护士服完全挡不住她迷人的身材。

“哈哈哈,本小姐还会怕你不成?就当是可怜你这老光棍了啊。李哥,你说实话嘛,你昨晚干什么去了,身上绝对是一股女人的香味。”

苏晚睛这小丫头的鼻子居然这么灵敏。

李四只好开玩笑的说:“对啊,昨天晚上我可是和一个美丽少.妇决战到了三更半夜,杀的你来我往,哈哈,想到别人那技术,那身材……哎,反正你是比不了的。”

李四说的极其露骨,就是苏晚睛平日里与他经常打打闹闹现在也有些吃不消了,一脸羞红的骂了句臭流氓,然后一扭一扭的走了。

李四看着苏晚睛心情逐渐激动起来,他姥姥的,自己要是再加把劲,说不准真的能老牛吃嫩草呢。

恋恋不舍的看着苏晚睛消失在走廊的拐角李四将不情愿的收回目光。

他姥姥的,大清早就被这小丫头给挑.逗了,不过这样也还不错,本来自己还没有那么有精神的呢,现在好了完全兴奋起来了。

其实医院的前台很轻松,都是些细枝末节的小事情,比如来访这不知道哪个病房啊,病号不知道哪个科室啊,甚至就是那种尿急前来借厕所的也找他,但就是没人找他看病。

毕竟没人会去相信一个只能做前台的人能有什么样的技术。

的确李四的医术确实还有所提高,但是手术做不了,还可以把把脉看看小病啊,偶尔来个急诊救一下晕倒的老人也是可以的。

李四站在前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不是看病的就是来访的,四五十岁大妈,六七十岁大爷啊,就算有时能来个大姑娘小媳妇也是急急忙忙地略过他。

没办法前台的工作就是如此无聊无趣,要是站在这里可以正大光明的欣赏美女,恐怕李四早就辞职了。

“他姥姥的,今天这是怎么了?我都站这么久了,也没见一个美女过来瞧病,难道最近美女都不得病啦?”

李四看着来来往往没有美女的人群发牢骚道。

李四感觉自从昨晚从崔丽文家出来之后,自己的思想就变的龌龊不堪了,看到女人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她是什么滋味的,实在是和他平时刻意压制情绪的情况大不一样啊。

“就怪崔丽文这小娘子,给老子加火居然不给老子泻火!”

李四还在不断发牢骚的时候,突然门口冲进来一个女人,脚步飞快,只不过神色有些忧愁,着急的向前台奔跑过来。

这女人应该是三十左右,长的也就平凡之姿,可李四总感觉这女人身上有种令人回味的气质,特别是那紧皱眉头的焦急感,让李四不由的多停留了一会。

“大哥,麻烦你帮我看看我儿子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居然还有来找前台看病的。

李四还在内心对这个女人品头论足的时候,这女人就出现在了前台,此时的李四才发现原来女人怀里居然还抱着一个还在,李四心想自己真是鬼迷心窍,这都没注意到。

看到女人怀中紧闭双眼的男孩,再看看这着急的女人,身为一个医护人员的职业素养瞬间展现出来,李四感觉将心中的杂念抛开,然后开始向这个女人提问。

“夫人,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啊,今天早上起来我家宝贝就一直咳嗽个不停,然后我买完菜回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他躺在地上,我本以为是玩累了睡着了,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可谁能想到喊他吃饭的时候,都叫不醒……”这女人立马将事情经过全部讲出。

李四听完女人的叙述之后,眉头紧皱,下意识的朝男孩的额头摸去,然后再伸手检查一下孩子的肚子,然后语气不悦的说道。

“我说夫人啊,你怎么当妈的啊?你儿子这怕是流感了,赶快送去三楼的儿科!”

“啊?那这个病严重吗?”

“你说呢?这人都烧的不省人事了,你觉得呢?”李四看到她还问东问西心里恼怒,这个女人真是不分主次,哪来这么多问题啊,先送去治疗啊!

“那,你刚刚说的这么走啊?”

很明显这个女人没怎么来过医院,着急的问道。

李四看着眼前这个令自己无语的傻女人,心想你以前难道没来过医院吗?县城好像就这里有个规模大的医院啊,他姥姥的,你以前不生病吗?你这娃不是在我们医院接生的啊?

李四虽然内心不满这个傻母亲,但自己却是一名医护人员,这里生死攸关,哪能坐视不管,直接从女人怀中将孩子抢过,然后立马向楼梯口跑去。

“你去挂号吧,我先帮你把孩子带上去。记住我在三楼的儿科,记住没有?挂完号直接上来就行!”

女人听完后愣在原地不动,李四也顾不上她,急急忙忙的抱着孩子去了儿科,不是不想坐电梯,而是等电梯的时间自己已经爬上去了,他可不想耽搁孩子的病情。

赵舒兰看着李四急急忙忙就抱着自己的背影,停留在原地,然后终于反应过来,回到大厅,遇人就问。

“您好,请问在哪里挂号啊?”

等终于问到之后,这才急急忙忙的赶去排队挂号,然后李四在这里一定会骂她,这女人是猪吗?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也是情有可原,赵舒兰今年三十一岁,而自己家里条件算是中上,之后又因为家里嫁给了一个富商,生活就更加富足了,而家里的大事老公管,小事保姆负责,自己每天无所事事,除了和姐妹一起看电影就是买东西了。

而今天要不是保姆请假回家了,她不能出去逛街,只能留在家里陪孩子,可谁知一到自己陪孩子,孩子就生病了呢。

历尽艰辛的挂完号,在这些工作人员的鄙夷中急急忙忙的溜了,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那个帮自己挂号的女人的话语,“烦死人了!挂个号搞得和十万个为什么一样。”

要不是担心自己的孩子,自己早就想还嘴了,可惜现在只能焦急的前往三楼。

李四真的害怕这个傻女人找不到自己,所以在给孩子安排完病房,看到护士打上吊针之后,就耐心的站在门口等候。

发现那个傻女人一直都没有上来,不禁暗自腹诽道,他姥姥的,你这挂号能挂这么久也是人才了,要不是遇到我,这孩子就准备烧糊涂吧。

赵舒兰刚上三楼,就瞧见了那个带着自己孩子火速去就诊的男人了,见李四站在那里就急匆匆的跑了过去。

本来李四因为情况紧急只注意到了她怀中的孩子,还真没发现这赵舒兰的身材,现在看到她这样急匆匆的跑过来,然后带动着上身那最少有D的柔软上下晃动,再看看这女人因为运动而红润的脸颊,更加具有魅力,这身材真好。

“大哥,我,我儿子哪去了?”

赵舒兰跑到了李四的身旁,随后开始急促的呼吸着。

李四此时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这女人身前的一对也因为刚刚的奔跑而从衬衫里挣脱出来,雪白的一边吸引这李四的眼球,使得李四心不在焉。

他姥姥的,这女人真诱人啊!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