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和老头日出感情了~王爷在花园含乳

表嫂点点头,嗯咛一声没有说话,而我这时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看,低头时忽然发现盥洗台下面露出一截奇怪的东西。

我猜想,这应该是表嫂摔倒时从手里丢出来的,脑子里也没多想,一手扶着表嫂,弯腰用另一只手将这东西捡起来。

表嫂看出我要捡那件东西,吓的脸色苍白,脱口说:“小滨,别捡……”

她说晚了,别捡还没说的时候,我已经抓住那个露出一半的东西,把它从洗脸盆的底部抽了出来。

这一抽出来可把我吓了一跳,这……这竟然是一个女性抚慰自己的东西!

难道表嫂洗澡的时候来了那方面的想法,然后从浴缸出来,去取这东西,结果回来的时候滑倒了……

无数男人做梦都想在表嫂身上体验一番,而表嫂却自己在家用这种假货,真是暴殄天物啊!

一想到表嫂用这个东西的场景,我就忍不住血脉喷张!

我看着表嫂的眼神都变得火热起来!

文学53106726171.jpg

表嫂脸色瞬间变得通红,挣扎着起身想将这东西从我手中拿过去。

刚起身,脚下又是一滑,整个人直接扑倒在我眼前。

猩红的小嘴离我那里只有一点点距离,炙热的鼻息都已经打在了那东西上面。

我一时血气上涌,将那立起的地方朝表嫂微张的小嘴挺了过去。

表嫂慌忙躲过,脸色有些羞红的瞪了我一眼。

我顿时清醒过来,怕表嫂生气,一时呆在原地也不好说什么。

表嫂见我发呆,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又羞又气的说:“小滨,你发什么愣呢,赶紧扶我去床上!”

我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点点头,说:“哦哦,好,我这就扶你过去。”

说着,我下意识的挥了挥手里那玩意,问她:“表嫂,这玩意怎么办?”

表嫂脸色更害臊了,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有些生气的斥道:“早就跟你说了别捡、别捡!非要捡!”

平时温柔的表嫂语气中带着丝罕见的羞怒。

“对不起嫂子,我没回过神来就……”

我说着,我吓的赶紧把那玩意又丢在了地上,然后用脚尖一踢,把它整个都踢到了洗脸盆底部。

这下完全看不见了,我也松了口气。

表嫂的尴尬的表情也稍稍缓和了一些,对我说:“先扶我去床上吧。”

我点点头,小心的扶着她往外走。

表嫂受了伤、行动不便,所以我们两个只能慢腾腾的往外移动,用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才将表嫂扶到了床边。

到了床边,表嫂因为尾椎骨受了伤,所以不敢直接往床上躺,便红着脸对我说:“小滨,又麻烦你了,你先回去吧。”

我说:“表嫂,你没事吧,要不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表嫂摆了摆手,说:“我歇一会就行了,对了,你不是回来拿手机的吗,刚掉地上,我帮你放桌上了,本打算洗完澡给你送过去的。”

我点了点头,看着表嫂痛苦的表情,关心道:“表嫂,尾椎骨受伤可大可小,如果疼得厉害,还是建议你去医院看看。或者找人给你按摩一下也行,越是刚受伤,越要及时处理,这样好的也更快,如果耽误几个小时,怕是一个礼拜都恢复不过来,搞不好还会留下后遗症。”

表嫂惊恐的问:“有这么严重?”

我认真的说:“嗯,最好是别耽误,以前我跟一个按摩师父学推拿的时候,见过太多这种例子了。”

表嫂急忙问我:“你还会推拿?那就麻烦你帮我看看吧,这去医院又得花不少钱。”

我心头一动,当即答应下来:“行,表嫂你趴在床上吧,我帮你推一推尾椎骨,如果有淤血的话,推开就好多了。”

表嫂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浴巾,又看了看我,羞臊的说:“嫂子得穿件衣裳,不然这样子也不像话……”

我点点头,忙道:“表嫂,你行动不方便,要不要我帮忙?”

表嫂红着脸说:“那个,你帮我去隔壁房间取一件粉色的睡袍来吧,再帮我……再帮我从抽屉里取一套里衣来。”

“嫂子你等下,我这就去取。”我按捺住心里的火热,转身便去了隔壁房间。

表嫂放衣服的房间收拾的井井有条,一进来我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这股香气和表嫂身上的香气可是如出一辙。

找到专门放裙子和睡袍的那一格,随后从里面取出一件紫色的吊带睡袍。

但表嫂没告诉我里衣到底在哪,只能自己找了,翻了一圈,终于在一个抽屉里面发现了一堆里衣。

全都是成套的款式,而且除去了一些普通的款式之外,竟然还有好多件那种里衣!

其中有一些暴露的里衣就只有可怜的几块布料,剩下的都是绳子,这样的里衣应该只能遮住那一点点要害的部位。

而且重要的事这样里衣还不止一套!

我打眼看过去,五套都不止,除此之外还有些带着些细纱的里衣,这样的里衣非常的透明,穿上之后全身都若隐若现的。

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表嫂穿着这些的里衣站在我身前的样子,光是想想,我的身体就一阵火热。

挑来挑去,神使鬼差的挑了一条黑色的丁字裤,拿出那条仅有几根绳子的丁字裤后,我脑子里幻想的全是表嫂穿着这件时的样子,心砰砰直跳。

把这条丁字裤攥在手里,我又挑了一件黑色的里衣来跟她搭配。

拿在手上之后,不由自主的将它们放在鼻子下方,使劲闻了闻,淡淡的洗衣液的香气传入鼻子,让人迷醉。

“小滨,拿到了吗?”表嫂催促道。

我猛地清醒了过来,表嫂还等着呢。

等我拿着衣服出来的时候,表嫂正扶着梳妆台站着,我赶紧把衣服放在她手里,说:“表嫂,你先换衣服,换好了我再给你推拿。”

表嫂点了点头,余光往手里的衣服上瞥了一眼,顿时羞红了脸,脱口来了一句:“你……怎么拿了这条……”

我愣了愣,随即才回过神来,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呃,我顺手拿了一条就出来了,没注意看,要不我去换一条?”

表嫂媚眼如丝的看了看我,见我好像不是在说谎,便摆了摆手,羞涩的说:“不用换了,就这条吧。”

说着,她看着手里的那条丁字裤,红着脸对我说:“小滨,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我把衣服穿上……”

几分钟后,

“小滨……”

房间传来表嫂清脆动人的声音,正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连忙问:“表嫂,你穿好衣服了吗?”

“嗯……穿好了……你进来吧……”表嫂的声音显得有些紧张。

我推门进屋,发现表嫂此刻已经趴在了床上。

那件淡粉的睡袍,正裹在她身上直达小腿肚,两根吊带细细的挂在她丰满的肩上,将女人洁白圆润的肩部裸露出来,如白玉一般温润无暇。

表嫂并非整个人趴在床上,而是用双臂撑着自己的上半身,所以吊带裙便露出一个硕大的空隙。

她双肩的锁骨在吊带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性感。

而且,表嫂的上围饱满,高高的鼓起在胸前,这么趴着,刚好露出胸口的美妙风景。

我能看到她那一对挺翘的饱满,被我亲手挑选的黑色里衣裹着,小腹涌起一阵火热。

再往下看,表嫂那美丽诱人的丰满,在睡袍的包裹下浑圆而又隆起,成为柔软的波状形,曲线柔美、圆浑而紧滑,简直无可挑剔。

这一刻,我体内甚至有一种原始冲动,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

心里这么想着,我身体也再度有了反应,把裤子撑得不像样子,看着很不雅观。

只是,此刻的我注意力都在表嫂的身上,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失礼。

表嫂一双美目看见我愣在原地,有些疑惑。

随后她看到我的身下,忽然小声的啊了一声,不知是怒还是羞的斥了我一句:“小滨,你瞎想什么呢?”

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裤裆又马上有了明显变化。

我脑子也不知道怎么了,脱口便道:“对不起,表嫂,你实在太漂亮了。”

说完这话,我立刻就后悔了!

我竟然对表嫂说出这种话,她万一生气怎么办?以后见面就尴尬了。

可是,表嫂却好像没有生气,她白了我一眼,又迅速把眼神移开,带着几分羞涩的说:“就会拿嫂子寻开心……”

我一时分不清表嫂到底有没有生气,于是也就不敢再多搭话。

表嫂似乎也感觉这样比较尴尬,所以岔开话题道:“赶紧来帮我推拿一下,我的尾椎骨快疼死了。”

我急忙点了点头,走到表嫂的身边。

看着表嫂完美的臀部曲线,我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说:“表嫂,你能不能把睡袍掀起来?露出尾椎骨,这样我推拿的时候也更方便。”

可能是因为我心中那难以启齿的小心思,我说话时声音都有些变了调,而且磕磕巴巴。

刚才给她选了一条丁字裤,如果真把裙摆撩开,她的美臀,恐怕都会被我看光。

“嗯……”

表嫂娇羞地看了眼我,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略微一顿就闭着眼睛,轻轻地点下头,然后把两只玉臂抬了起来。

看到表嫂这幅娇羞模样,我顿时激动了起来!

没有丝毫犹豫,我站起身就凑了上去。

我强压下心头的激动,伸手小心翼翼地将睡裙慢慢脱下,近距离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幽香,忍不住一阵心神恍惚。

随着睡裙被脱下,展现在我眼前的,除了胸前和下面的两片遮掩,其他的一切曼妙风景都尽情的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面对表嫂这娇嫩的肌肤,雪白的脖颈,平坦无一丝赘肉的小腹,那两条修长的玉腿,我喉咙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这身材真是太诱人了。

“嫂子,那我开始给你按了,你要是疼的话就告诉我。”

“好。”表嫂表情痛苦的点了点头。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