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掀起衣服含着乳|粗糙绳结磨过 啊

  只见她缓缓蹲下身子,当触及到自己的鼻尖时,李秀梅满是娇羞的看了一眼板凳,然后声音颤抖的说道:“板……板凳,嫂子这下就帮你治,可是,可是你一定不能将这件事给说出去!知道吗?”

“嗯嗯!嫂子你放心吧!嫂子不让我说的我肯定不会说!”

  

  板凳重重的点了点头,继续道:“嫂子你快点帮我治吧!我好难受!”

  

  听到板凳的催促声,尤其是看到那让人心慌意乱的东西正在不住的抬头,李秀梅的脸上顿时又浮现一抹绯红,心颤不已的她,微微咽了口口水。

  

  因为板凳的实在是太雄厚,李秀梅甚至担心自己能不能用那种方法伺候下去。

  

  唉!真是个冤家!

文学53106726243.jpg

  

  心中经过一阵挣扎之后,李秀梅似乎是认命一般,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慢慢的向上面靠去。

  

  此时的李秀梅闭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似乎都在微微的颤抖一般,尤其是那紧握着的手掌,都在不由自主的轻颤。

  

  随着李秀梅俏脸不断的接近,那种充斥着男人气息的味道,扑鼻而来。

  

  这一刻的李秀梅,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之前的画面,心中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恶心或者不适,反而更多的是不住的心跳和羞涩。

  

  而反观此时的板凳,脸上并没有丝毫的异常,依旧和之前一样,带着一抹痛苦的神色,不过当李秀梅的脸不断的靠近自己时,他就感觉自己身上的火焰似乎是越烧越旺,那股子如同要将自己全身点燃一般的火焰不断的朝自己的小腹涌去。

  

  板凳的眼睛瞪得直直的,紧紧的盯着李秀梅的一举一动,似乎是想要将此时的场景刻画在自己的脑海里一般。

  

  也不知道是因为闭着眼睛的原因,李秀梅第一次并没有找对地方,反而是贴在了脸颊上。

  

  当板凳刚刚抵触到李秀梅脸颊的时候,板凳的口中顿时发出一声惊呼,虽然板凳并不知道当时的感觉应该怎样去形容,但是那种触碰瞬间所感受到的柔软感,依旧让板凳忍不住叫出了声。

  

  这声音,落到李秀梅的耳中,让李秀梅顿时睁开了眼睛,尤其是当她看到板凳那皱起的眉头时,顿时心中一慌,她以为是板凳的病情更加的严重了。

  

  想到这,李秀梅连忙道:“板凳,你不要怕,嫂子这就帮你……”

  

  说着,李秀梅便没有丝毫的犹豫,睁开眼睛,慢慢的靠了上去。

  

  “秀梅啊!秀梅!你在家不?”

  

  就当李秀梅的嘴角刚要触碰到板凳时,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阵叫声。

  

  有人来了?

  

  李秀梅听到这声音赶忙从地上站起,一把将板凳的裤子拉起来,满脸红润的站在了原地。

  

  “秀梅啊!你在家呢!刚才叫你半天你怎么都不答应一声?”

  

  门外走来一道丰润的身影,体型微胖,丹凤眼,柳叶眉,眉眼间带着一颗美人痣,一张小巧的红唇,虽然看似身材圆润,但是全长在了该长的地方,前凸后翘的她,保养的还极好,皮肤白皙无比,就好似那刚出生的婴儿一般,村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她,都会忍不住流哈喇子。

  

  张春香一扭一扭的出现在李秀梅的眼前,那盘起的头发上,两耳边带着一抹自然的卷儿,在配合着她那对如同要将人魂勾去一般的狐媚眼,不论是谁看了,都挪不动身子。

  

  “居然是春香姐,这么晚了,你来有啥事吗?”

  

  看清来人之后,李秀梅连忙出声问道。

  

  幸好刚才自己动作麻利,将板凳的裤子提了起来,要不然被这张春香看见的话,凭她那张烂嘴,还不知道出去以后要怎么传扬呢!

  

  张春香走进屋子后,那对丹凤眼先是看了一眼满脸绯红的李秀梅,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随后又将眼珠子转向一旁呆站在原地的板凳。

  

  看到板凳时,张春香的目光顿时一凝,那红唇带着一抹吃惊的模样,微微张开。

  

  此时的板凳,那东西依旧有反应,此时看起来就像是怀里有东西一般。

  

  早已嫁做人妇的张春香,哪里会不明白板凳怀里揣的是何物,只是让她震惊的是,板凳这个二傻子那玩意是不是上化肥了,看起来也太雄厚了吧!

  

  要是能和板凳睡上一觉,那岂不是要美上天?

  

  不知怎的,张春香的脑海里就想到了这个画面,一时间,张春香只感觉自己全身发热,就连呼吸都开始变的紧促起来。

  

  就在张春香发愣之时,一旁的李秀梅看到张春香那发绿的眼神,先是有些疑惑,但是顺着张春香的目光看去之时,李秀梅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张春香这老娘们李秀梅可是知道的,尤其是她此时这样盯着板凳,肯定是看到了板凳那玩意,忍不住发疯了!

  

  想到这,李秀梅心中一紧,连忙一个转身挡在了板凳的面前。

  

  只听她对张春香笑道:“春香姐,这大晚上的,你来有事吗?”

  

  李秀梅开口,顿时让正在发愣的张春梅回过神来。

  

  看到李秀梅挡在板凳的面前时,张春香的美目顿时一转,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

  

  这一刻,原本找李秀梅要做的事情她都全忘光了,此刻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怎么能让板凳这个二愣子跟自己亲近一下。

  

  一想到这,张春香嘴角顿时露出一抹笑容,来到李秀梅身边,一把拉着李秀梅的手,坐在了一旁的桌子前。

  

  “秀梅妹子,瞧你这话说的,咱们都乡里乡亲的,嫂子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唠唠嗑吗?”

  张春香虽然这么说,但是那对媚眼,却一直在一旁板凳的身上瞅来瞅去。

  李秀梅听到张春香这话,赶忙笑道:“春香姐,看你这话说的,嫂子想来找我唠嗑,我又怎么会不欢迎。”

  李秀梅这么一说,张春香的脸上顿时露出笑颜,整个人笑的花枝招展,前俯后仰,尤其是那抹饱满,更是起伏厉害。

  李秀梅看了张春香一眼,说实话,她有些不太喜欢和张春香聊天,原因无他,张春香自从死了丈夫之后,在村里名声一直不是很好,很多人私底下都说张春香喜欢勾搭男人。

  在农村,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一直都被人所不齿。

  尤其是今天的张春香,穿着更是诱惑无比,上身是一件v型T恤,下半身更是只穿了一件仅能包裹住臀部的短裙,两条大长腿就那样光秃秃的暴露在空气中。

  看着张春香笑的如此放荡,李秀梅在一旁微微皱了皱眉头,她的心里虽然不怎么待见张春香,但是大家都是邻里,李秀梅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原本李秀梅正想着告诉张春香自己有些困了,要休息的时候,一旁的张春香却又开口了。

  “秀梅妹子,姐今天就先不和你唠嗑了,姐这次过来啊,是今天我城里那个表妹给我送了点牛奶糖过来,要一大袋呢!我这不寻思着自己一个人又吃不完,就想着过来给邻里们分点。”

  “牛奶糖?”听到这话,李秀梅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张春香可不是那种大方的女人,再说了这牛奶糖在村里可是稀罕物件,张春香今天怎么会突然这么大方起来?

  心里正这样想着,可是谁知道一旁的板凳听到这话,顿时脸上露出一抹憨笑,吵嚷着对李秀梅说道:“嫂子!牛奶糖!我要吃!我要吃!”

  听到板凳这话,李秀梅刚准备说话,一旁的张春香却突然嘴角浮现一抹笑容。

  转过身去,那对媚眼直勾勾的看着板凳道:“呀!板凳啊!嫂子就知道你喜欢吃牛奶糖,所有才特意过来问你的!等下嫂子就带你去嫂子拿好不好?”

  话正说着,张春香眼中的笑意更浓,那对媚眼中甚至都带着一股子兴奋,尤其是目光不由自主的瞅向板凳下面的时候,嘴角的笑意更浓。

  正愁怎么找个机会和这傻小子单独相处一会呢,现在没想到这傻小子居然就送上门来了,看着板凳那下面,张春香顿时就感觉全身都开始变的燥热起来。

 板凳这话刚一开口,一旁的李秀梅顿时就急了,张春香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李秀梅虽然不知道,但是凭借女人的直觉,李秀梅总感觉这里面一定没什么好事。

  一想到这,李秀梅连忙开口道:“板凳!糖吃多了对牙齿不好……”

  可是谁知道板凳听到李秀梅对自己阻拦之后,顿时在一旁闹起了小脾气。

  “不嘛!嫂子,我不!我就要吃奶糖!”

  看到板凳在一旁闹,李秀梅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无奈,正准备继续说话劝阻板凳几声,可是张春香却突然开口了。

  只听张春香笑道:“秀梅妹子,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在怎么说,我也算是板凳的嫂子,给板凳几个糖吃又能咋了?”

  说着,只见张春香一把拉住板凳的手,道:“走,板凳!嫂子带你去家里那奶糖吃去!”

  板凳一听这话,顿时嘿嘿的傻笑几声,还不忘回头对李秀梅说道:“嫂子你放心,我很快就回来了,你不用担心我的!”

  说着,板凳转过头去,被张春梅拉着,一蹦一跳的嬉笑着走出了家门。

  看着板凳和张春梅远去的身影,李秀梅无奈的摇了摇头,口中轻念道:“唉!这孩子……”

  嘴里这样说着,李秀梅的脑海里顿时又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全身那种酥麻感顿时又浮上心头,刚才那段时间的接触,可是让她的身上出了不少的汗,虽然李秀梅此时回想起来,脸色依旧不由的有些发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当板凳离开后,李秀梅的心里却隐隐有些失落。

  要是刚才张春香没来,那该多好?!

  这个念头刚从心底生出,就瞬间被李秀梅掐灭。自己可是板凳的嫂子,怎么能这么想?

  虽然心里这么说,但是脑海里依旧回荡着之前的场景,浑身就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爬的她,连忙跑进了浴室,准备好好的去洗个澡,让自己清醒清醒。

  ……

  至于板凳这边,一路上被张春香牵着,转了一个弯,张春香的家便到了眼前。

  张春香是个寡妇,虽然今年才二十五,但是却已经守寡三年,早年原本以为嫁了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人长得壮实,可是谁知道却是个短命鬼,结婚不满一年,丈夫就死了。

  那时候在村子里,很多人都说张春香是个丧门星,刚开始的时候,张春香听到这话还和人吵的面红耳赤,可是到了后来,张春香似乎也不在乎了,反倒每天都喜欢将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也不知道迷了多少村里男人的眼。

  打开门,开了灯,张春香将板凳带进了屋子。

  张春香家里并不是非常的富有,加上原本就死了男人,所以日子过的并不富裕。

  好在一直有个城里的妹妹在帮衬着,这么多年的时光也算是逐渐熬了过来。

  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四角桌子摆在房间正中间,几张塑料凳子摆放在桌子下,屋子的墙角还有一个高低柜,柜子上摆放着一张二十四寸的彩电,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嫂子,嫂子,奶糖在哪呢?我要吃糖!”

  刚一进门,板凳就一脸急切的问道。

  “板凳,奶糖嫂子放在里屋呢!你要是真想吃的话,那就跟嫂子进里屋拿啊!”

  张春香听到这话,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对板凳抛了个媚眼,手指在板凳的下巴上轻轻划过,一转身,带着轻笑,便走进了里屋。

  “奶糖在里屋?!”

  板凳听到这话,眼中顿时闪过一道精光,嘴上带着一抹憨笑,二话不说就冲了进去。

  冲进门,里屋的场景映入眼前。

  一张大床,铺着厚厚的大红色毛毯,一床被子放在床头。而此时的张春香居然半躺在床头上,侧着身子,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放在那条大长腿上,嘴角带着轻笑,紧盯着板凳的身影。

  “嫂子,你把奶糖放哪了?板凳要吃!”

  板凳看到里屋内,并没有奶糖的影子,顿时挠着脑袋道。

  “板凳啊!你真的想吃糖么?”张春香一听这话,眼神尽带妩媚,就连那声音也甜的有些发腻。

  “对啊!嫂子,我要吃奶糖!”板凳呆呆的点点头,对于床上魅惑无比的张春香并没有丝毫的触动,只有奶糖那两个字,似乎才是对他最大的吸引一般。

  听到板凳这话,张春香不由的白了板凳一眼,心中暗道,还真是个二傻子,老娘都这么躺在床上了,这二傻子居然还无动于衷,心里只惦记着那破奶糖。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张春香并没有生气,原因无他,刚才板凳身上的玩意,可是让张春香直到现在还心神动荡,尤其是脑海里回想起之前在李秀梅家看到的那一幕时,张春香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燥热起来。

  “嗯哼……板凳,你过来,来嫂子身边,嫂子告诉你,奶糖在哪!”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