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他日了我的B:对着镜子抱着你尿

最重要的是,此时的林慧并没有穿衣服,只是用被子简单的遮住了最关键的地方,周阳只要稍微把被子撩起一点,就能看到她那令人心神向往的风景。

这要是能好上一次,那该有多好。

心里一边这样想着,手像不受控制似的朝着那地方慢慢伸了过去。

感受到周阳的企图,林慧的身子一下子绷紧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此竟然没有半分排斥,心里反而觉得异常愉悦,甚至还希望那双手能够再靠近一些。

“唔….”

文学53106726255.jpg

林慧忍不住发出声音,她只感觉那只手好像是有魔力一样,摸在她的腿上酥麻酥麻的。

“怎么样慧姐,舒服点了吗?”

听到这悦耳的声音,周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脸上强装镇定。

“嗯…还好…再用点力…”

林慧咬紧牙关,大腿本来就是女人弱点之一,现在被自己的二房东掌握在手里,这种感觉即刺激又舒服。

“好的…”

周阳的心跳一阵加速,手上的力气也逐渐加大,那手感让他流连忘返。

“嗯…就是这样,好舒服…”林慧呢喃道。

“嗯,慧姐舒服就好。”

周阳喘着粗气,他感觉再支撑一会就受不了了,他悄悄抬起头看了看林慧俏脸。

可刚一抬头,却正好对上了她那满是渴望的眼神,周阳只感觉心里一颤,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而此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林慧的手一下摸到了周阳那儿。

“慧姐…我…”周阳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感觉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这种时候如果他还傻愣愣的,那就真的是没长脑子了。

看着林慧那火热的眼神,还有那鲜艳的红唇,周阳咽了咽口水,轻轻凑了上去。

“唔…”

好软!

周阳毫不客气,直接亲上了丁慧,一双手也不自觉的攀上了林慧胸口。

“小阳..不要这样…”

林慧嘴里呢喃着,但是却并没有推开他。

周天不是笨蛋,知道这是女人的自尊心在作怪,坐起来两下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随后再次吻上了林慧的红唇。

“小阳…别这样好不好…”

“慧姐,我喜欢你,给我一次好不好?”

周阳的一只手手不住的在林慧的胸前游走,嘴巴轻轻在她耳边吹着热气,而另一只手,直接抓住林慧的手,引导着她的手向下伸去。

林慧的心防彻底崩塌了,长久以来累积的空虚彻底被周阳带了出来。

她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需要周阳抚平她的寂寞。

见到林慧没有再说话了,周阳也知道她肯定是默认了自己的动作,一双手在林慧关键部位流连忘返。

“小,小阳…别逗姐姐了,快给我好不好…”

林慧感觉自己的身体里犹如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半眯着眼睛,对着周阳哀求道。

听到林慧的哀求,周阳心里一阵满足,嘴里喘着粗气:“慧姐,我来了!”

正当周阳想更进一步之时,门铃却不合时宜的被人给按响了。

顿时周林二人面面相觑,彼此脸上神色都颇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箭在弦上不可不发,但门铃却时刻萦绕在耳旁,周阳心下一寻思,觉得还是别管没那么多了,先上了再说。

还没等他再进一步的时候,林慧却如同幽幽转醒过来了一般,眼中迷醉神色尽数消失,周阳再看时她眼中早已经一片清明。

周阳也不是一个菜鸟了,看到这里哪里还能够不明白,今天这戏是没办法继续了。

与此同时,周阳开始在心中恨起了那个按门铃的家伙来,如若不然,他现在早已美人入怀,共赴巫山了。

林慧见周阳不动不语的怔住,于是便开口催促:“小阳,快去开门吧,似乎挺急的!”

虽说她此刻脸上红潮消散,但内心却依旧是没有平复下来,之所以没有跟周阳共续佳话,完全是因为觉得不能对不起自己的丈夫。

周阳自然知道林慧心中的念头,不过他也不像过多的强求,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他懂!

于是他便站起来,整理了一下有些皱巴巴的衣服,待一切做好之后,他朝林慧微微一笑:“慧姐,刚才对不起了!”

说罢,周阳径直就走出了林慧的屋子,移步过去开门。

透过防盗门上的猫眼,周阳这时才知道,搅局的家伙是谁。

这人正是周阳的房东,李婉莹。

知道了来人之后,周阳不敢怠慢,脸上恨恨的表情尽数收敛,转而换上一副讪笑的表情将门给开了。

“婉莹姐,也不知道今天是吹什么风,竟然把你这尊女神给吹过来了啊!”

周阳一边热情的招呼这李婉莹进来,一边还在嘴中极尽的讨好。

他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因为他已经拖欠了李婉莹三个月的房租没有上缴了,这事儿如果摊上别的人,周阳这会儿估计早就卷铺盖走人了。

不过还好,周阳长得那也还算比较阳光帅气,所以李婉莹这个房东一直都对周阳秋波暗送,想要与其共戏鱼水之欢。

李婉莹是个富婆,今年三十四岁,长得那叫一个艳若娇花。

这女人的身材,被周阳判定为极品中的极品,更难能可贵的是,她还是一个寡妇,而且还有一个拥有巨额遗产的寡妇。

不过这少妇的名声显得有些不太好,这也是周阳道听途说而来,真假难辨。

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李婉莹奔放的话题之所以会流传开来,自然有其一定的道理,所以周阳还是有几分信服的。

周阳刚想到这里,边听一旁的李婉莹问:“小阳,你说的三个月期限今天也该到了,这钱?”

周阳听罢,脸色顿时一阵阵的发苦,将自己的现状对李婉莹解释了一番。

“婉莹姐,这能不能宽限几天,真不是我不想把钱还给你,是因为我老板都已经拖欠了我五个月的工资了啊!”

这话还真不是周阳胡编乱造的,因为最近行业竞争太多激烈,而且周阳的老板因为资源更不上的缘故,所以他现在的单位已经离大厦将倾不过咫尺之遥而已。

周阳之所以苦苦坚守岗位,为的无非就是帮她那个美女大老板最后一个忙罢了,这是后话,此刻暂且压下不表。

李婉莹听了周阳的一番解释之后,冷笑连连,她也是一个阅历颇深的女人,所以此刻对于周阳的话是持怀疑态度的。

于是她便追问:“既然都欠了你五个月的工资了,那你为什么不干脆换一个工作?”

“……”

周阳无言以对,李婉莹这话说的一针见血,他总不能说是因为自己暗恋公司老板,所以才会至死相随么?

正当周阳不知道从何说起时,林慧已经穿着一身休闲运动赶紧利落的准备出门了,见到周阳在客厅招呼客人,她开口交代道。

“小阳,如果等下下雨的话,帮我收一下工作服,明天我上班还要穿呢!”

这种忙平时周阳也没有少帮,毕竟邻里之间,互帮互助那是常有的事情。

于是,他便对林慧点了点头,刚才一番激情未遂过后,林慧见周阳的眼神仍旧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但碍于有外人在场,她也没有过多的表露出来,转身便出门而去。

待林慧走后,一直作壁上观的李婉莹开口询问:“这是谁?”

林飞解释:“租客!”

李婉莹听罢顿时柳眉倒竖,微怒喝道:“你把我的房子转租给别人经过我的同意了么?”

这件事情周阳确实没有和李婉莹交代过,不过这房子既然他都已经租下来了,而且还是整套组的,那他自然有权力在不伤害李婉莹的利益下,自由分配使用权。

虽说林飞心中想的大义凌然,但嘴上对李婉莹说出来的话仍旧是极尽恭谦。

“婉莹姐,我这不是节源开流么,我一个人住两居室明显有些浪费资源,再加上我这段时间经济上确实有些拮据,所以……”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李婉莹就厉声打断:“你不觉得这样做有点过分了么?我有给你的房租已经比市面上整整低了很多了,当时见你一个人外出闯荡,我也是能关照则关照,可眼下你却这样来回报我?”

“婉莹姐,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转租给外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要要赚钱,我无非只不过是想找个人来平摊我的租金罢了!”

周阳觉得李婉莹的话有些太过刻薄了,心中已然升腾起了几分的不喜,但却根本没办法发作。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钱么?”李婉莹风情万种的撇了周阳一眼,娇嗔道:“姐姐我几次三番的邀请你,你都对我的态度若即若离,只要你跟了我之后,还怕以后没钱用么?”

说罢,李婉莹就朝沙发轻轻的拍了拍,示意周阳过来坐下。

周阳看到这里已经是口干舌燥了,刚平复的好的心情瞬间便又再次决堤!

在转念一想李婉莹的风评,周阳又顿觉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让人浑身的力无处可使。

李婉莹却有资本来说出让周阳以后走上人生巅峰的资格,毕竟这可是出了名的包租婆,其名下光是房产就有数十套,最牛逼的是,还有一栋五层的商业写字楼!

周阳光是想到这里,眼睛里面就已经开始在冒着金星了,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不过他是一个极为爱惜名声的人,从小到大,他妈就教育他人穷要穷的有志气。

也正是因为这句话,周阳才会一直跟李婉莹保持距离。

所以周阳此刻面对李婉莹的示爱,显得有些踌躇不前,那看得见的前方对于他来说,可能是金山银山,也可能是万劫不复!

不过好在,李婉莹的电话响了起来,缓解了周阳片刻的尴尬。

三言两语之后,李婉莹挂断电话,颇为不舍的看着周阳说道:“我现在有点事情,不过你这个小坏蛋可是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李婉莹一边说着话,一边朝周阳步步逼近,带来到近前之后,她笑眯眯的亲了周阳的脸颊一口。

周阳顿时措不及防,瞪着一双眼睛不解的看着李婉莹,觉得她的动作有些过头了!

李婉莹看着有些茫然无措的周阳,洒脱一笑:“呵呵,后天正好星期六,你过来我家一趟,到时候我要给你看一样宝贝,那东西可不是人人都能看的哦!”

说罢,李婉莹就踏着一双细长高跟鞋,迈着优雅从容的步伐,从林飞的屋子离开。

待李婉莹走后,周阳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那地方正是李婉莹刚才下嘴之处。

“这个女人买的什么关子?”周阳喃喃自语。

他天生就是一个好奇心极强的人,在细想一番过后,他突然有些脸红心跳了起来。

显然,结合刚才李婉莹说话的神态语气以及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意思,周阳断定那个宝贝绝对是她身体上的某一处!

想到这里,饶是周阳已经打定注意不染指李婉莹了,却也控制不住内心中升腾起来的想法,顿时便起了反应!

“妈的,真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女人!”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