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小东西 你可真敏感/男朋友打女朋友光PP

他又想到了嫂子桃花,现在房子修好了,我们不能在一张床上睡觉了,那以后下雨打雷的时候,嫂子会不会再让我和她一起呢?

还有,嫂子是过来人,不可能不知道我弄在她身上的东西是什么,可是为什么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呢?

想着想着,脑海里居然满是那天晚上,自己抱着嫂子的情形,一时间小刘伟也有些不安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烦闷的他想抽烟,伸手一摸却摸到了方才从柳金岭家,顺手拿的他老婆的那条黑色小裤子。

柳金岭的老婆叫杨小凤,年纪将近三十,但是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四五岁。

虽然已经结婚好几年了,但是因为没生过孩子,所以身材没有丝毫走样,所以村子里很多男人都将她视为极品。

看着小裤子,刘伟居然有了反应,正好用了起来。

没成想,正起劲的时候,嫂子桃花突然推门走了进来,“小伟,我有件事儿想…….”

当看清楚床上的刘伟正在干什么时,桃花一下子愣住了。

文学53106726259.jpg

接着桃花的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跟猴屁股似的,“小伟你…….”

刘伟忙一把扯过单子盖在了身上,十分尴尬的叫了声嫂子,就不知道再说什么了。

“唉,都怪嫂子没出息啊,不然给你找个媳妇儿,你也就不用这样了。”

桃花叹声,语气里满是自责,“不过话又说回来,小伟,这种事儿也不能老来,不然很伤身体的,咦,这是谁的东西?”

说着桃花抓起了那条黑色的小裤子,拿在手里看了起来,想着从来不穿这种款式的,小伟又没有女朋友,当下脸色一沉,“小伟,这东西你哪里来的?”

“我…….今天在街上捡的。”刘伟不敢说是自己拿的杨小凤的,所以便随口编了个理由。

桃花瞪了刘伟一眼,“小伟啊小伟,嫂子真的是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说完她扭头走了出去。

不用说,嫂子肯定把那小裤子给扔了……

正暗自惋惜,嫂子居然又回来了,而且俏脸红彤彤的,令人奇怪的是她的两手背在身后,粉润的嘴唇动了好几下,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刘伟一脸莫名其妙的望着桃花,“嫂子,你怎么了?”

桃花咬了一下嘴唇,将背在后面的手拿了出来,再看她的手上居然放着一个粉色的小裤子。

“小伟,别人的太不卫生,搞不好就会传上病的。”桃花害羞的说道。

靠!

打死刘伟他也没有想到,嫂子居然会这样对待自己。心头顿时一阵狂喜,伸手就把那个粉色的小裤子拿在了手中。

“注意身体啊。”桃花害羞的说声就要走。

刘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突然间伸出手拉住了桃花的手腕,顺势往自己怀里一带。

桃花瞬间倒在了刘伟的怀里,不偏不倚正好贴着他那儿,一下子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嫂子,陪陪我好吗?”被嫂子那么一弄,刘伟几乎已经迷失了自己,大手直接从桃花的领口处钻了进去。

刘伟突然间这么对自己,桃花一时间大脑空白一片,刚刚洗过澡的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穿,那感觉顿时让她一颤……

“小伟,你混蛋!”桃花抬手一个巴掌打在了刘伟的脸上。

这一巴掌也把刘伟给打醒了,当下不由得惊慌失措,“嫂子,我…….对不起啊,嫂子。”

“小伟,我可是你嫂子,你怎么能做出这种牲口一般的事儿来?”

“嫂子,对不起,你给我你的裤子,我还以为你……喜欢我呢……”

见刘伟这么说,桃花心中的气才小了很多,“小伟,嫂子怎么能喜欢你呢?嫂子只是怕你染上乱七八糟的病,所以才……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嫂子,我错了。”

“以后千万别这样了,不然嫂子可跟你翻脸了。”

“我知道了。”

说完桃花走了出去。

嫂子是过来人,男女之间的事儿肯定懂得比我多,打雷的夜晚,她应该知道那是什么。

可是后来她什么也没有说,今天又送我她的小裤子让我……难道她真的只是出于一个嫂子的好心吗?

躺在床上刘伟好一阵胡思乱想。

半夜的时候他被尿憋醒了上厕所,可是在经过嫂子窗前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了一阵时断时续的呼吸声。

仔细一听那分明是嫂子的声音,既有压抑,还有舒爽……

当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刘伟浑身的血液腾地一下燃烧起来了。

屋内的窗帘留着一道小缝儿,他忍不住的朝里面望去,借着皎洁的月光,就见嫂子侧身躺着,身子微微的佝偻着,双手在身上游走……

嫂子,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啊?

回到屋子里,刘伟失眠了……

一连两天刘伟闷在家里,可是想来想去也是没有办法,因为他根本没有办法弄到钱。

桃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这天实在烦闷,刘伟就想出去买瓶酒喝点儿解解愁。

谁知道经过柳金岭家胡同口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嫂子桃花,和村长柳金岭两个人边走边说,说着说着柳金岭居然直接伸手,在嫂子桃花身上上摸了一把。

桃花不情不愿的瞪了柳金岭一眼,柳金岭却是嘿嘿的猥琐一笑,接着两个人进了柳金岭的家门。

妈的,别人说的嫂子有老铁,不会就是柳金岭这个王八蛋草的吧?

想起村子里的那些闲言碎语,刘伟不由心中火起,当即快步追了上去,脑海中满是面如黑炭的柳金岭,将雪白的嫂子压在身下的情形。

王八蛋草的!

刘伟大步流星的来到了柳金岭的家门前,一推门这才发现大门已经在里面插上了。

砰砰砰!

砰砰砰!

刘伟挥动着拳头用力的砸了起了大门。

时间不大就听院子里传来柳金岭有些恼怒的声音,“谁啊?”

“开门!”刘伟吼道。

柳金岭打开门见是刘伟,怒道:“大白天的你发什么疯?”

刘伟见柳金岭衣衫不整,尤其是腰带耷拉着,明显一副匆忙中没有系好的样子,心中更是宛如自己被戴了绿帽一般的愤怒,也顾不得得罪不得罪柳金岭了,怒问道:“我嫂子呢?”

“尿性!找你嫂子不在你家找,来我家干什么?”柳金岭哼句。

“你少装,我方才分明看见我嫂子来你家了。”

柳金岭眼睛一棱,“我说你小子有病吧!是不是没事儿找事儿?”

“你起开!”刘伟说声就想往里闯。

柳金岭一把拉住了刘伟,“你小子想怎么样?”

“在没在,看看不就知道了?”刘伟嚷道。

柳金岭把腰一叉,“马勒戈壁的,看来你小子是不进去看一眼不相信是吧?”

“是!”

“那要是没人咋办?”

“你说咋办就咋办!”刘伟说话掷地有声,

“好,要是找不到你嫂子,你就给我家当牛做马干三天活儿。”

“那我要是找到了怎么办?”

“找到了,老子这个村长就不干了行吧?”

“一言为定!”刘伟推开柳金岭就要进去。

先是摸嫂子,然后大白天插上大门,现在又百般阻扰不让进去,刘伟认定百分百嫂子和柳金岭有问题。

可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背后传来了桃花的声音,“小伟,你吵吵什么呢?”

回头一看,就见嫂子拎着两袋子菜,站在王麻子家的门口,刘伟傻了。

我明明看见嫂子进了柳金岭家,可是怎么她却从王麻子家的小超市里出来了?难道我看花眼了?

“妈的,你嫂子在哪里?”柳金岭顿时骂道。

嫂子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后,俏脸一红,忙跟柳金岭赔不是:“村长,对不起啊,小伟岁数小,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好话说了一箩筐,柳金岭这才算是不和刘伟计较了,“刘伟,方才咱们的赌约还算数不?”

“算!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放个屁砸个坑!”刘伟说道,虽然得干几天活,但是这结果远比捉到嫂子,和柳金岭胡来要好太多了。

“小伟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就那么冲动呢?柳金岭可是村长,别说一般人了,就是支书孟满仓也得给他几分面子呢。”

名没有报成,到了家里,桃花好一阵数落。

刘伟哼声,“有什么啊,不就是个破村长吗?再让我看见他占你便宜我弄死他!”

“占我便宜?”桃花一愣。

“我看见他摸你了……”

桃花脸色一红,有些难受的说道:“小伟,我不想被他摸,可是嫂子也不是没办法吗?先别说柳金岭是村长,单是他们柳家那么多兄弟哥们儿的,你说我要是在街上跟他翻脸的话…….”

“我倒是没事儿,大不了嫁到别的村子去,可是你呢?你可是还要在这个村子里待……”

说着说着桃花的美目中竟然蒙上了一层水汽儿,看在眼里,刘伟痛在心里。

嫂子之所以忍气吞声,完全是为了他。

唉,嫂子,真是苦了你了……

“今天我去找柳金岭,是为了咱家核桃树的事儿,原本村子里分给咱家的几百棵核桃树结果特别多,质量也很好,可是今年重分以后的,唉……”桃花叹声。

刘伟心中涌动着一股火,的确,他们在村子里是独门小户,再加上父母早亡,哥哥早死,一个女人不被人欺负才怪。

“嫂子,这事儿归书记孟满仓管吧?我这就去找他,也太欺负人了!”

“小伟,你找也没用,咱们村的规矩就是三年一调整,今年该换着种了。而且今天我找柳金岭,并不是为了核桃树的事儿,而是想跟着他老婆去山上采药。”桃花又道。

这个事儿刘伟倒是听柳悠悠说过,柳悠悠在县城里的一家制药公司上班,这家公司常年收购中草药。

因为山上到处是草药,所以,她就让柳金岭的老婆杨小凤,和她的母亲栗小彤专门负责组织人采草药。

这采药也不累,但是一天下来可得有一百来块的收入呢。很多人都想去,但是都得经过杨小凤点头才行。

“那柳金岭同意你去了没有?”

“杨小凤没在家,村长说等她老婆回来帮我问问,唉,被你这么一折腾,这事儿搞不好就悬了。”桃花叹声。

刘伟也觉得嫂子说的有道理,自己这么一闹,柳金岭要是答应才怪。

而且怕是自己要竞选治保主任的事儿也会殃及,当下有些后悔的说道:“嫂子,要不我去给柳金岭认个错?”

“算了,小伟,我们虽然穷,但是要穷的有骨气,实在不行我就去村支书孟满仓老婆家的工艺品厂打工。眼看着你这么大了,嫂子得赶紧多挣点钱给你娶老婆啊,不然怎么对得起你哥。”

刘伟心里温暖的同时暗暗攥紧了拳头,“嫂子,怎么说我现在也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以后你不要那么辛苦了,我向你保证,以后这个家我一定会挑起大梁的。”

“小伟,有你这句话,嫂子就放心了。”桃花满意的点点头。

第二天刘伟就去村长柳金岭家干活了,除了兑现自己的诺言,他也想让柳金岭,知道自己已经认错了的态度,毕竟自己还要竞选治保主任呢。

村长柳金岭给的活儿,是让他去他家玉米地里锄草,当兵两年,他别的没落下,落了一个结实的身子骨,所以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原本三天的活儿,刘伟半天就干了一半,眼看到了中午,汗流浃背的他也觉得有些累了,在地头上喝了两口水,便点燃一根烟想休息一会儿。

这个时候,一个女人拎着篮子走进了玉米地,在翠绿色的玉米叶的衬托下下,碎花短裙下两条修长的大白腿。

再看女人的脸,柳叶弯眉,杏眼含春,粉面桃腮,唇若豆蔻,模样不能说倾国倾城,但倾倒十里八村的男人们绝对没问题。

女人正是柳金岭的老婆杨小凤,杨小凤钻进玉米地,远远地望见了敞着怀,露着结实胸膛的刘伟,一颗芳心不由砰砰直跳。

没想到几年不见,这小子不仅模样长得俊,而且身材也这么好,这要是和他……

想着居然有了反应。

哎呀,我想什么呢。

杨小凤晃晃头,问刘伟道:“小伟,干了多少了?”

刘伟抬头看见杨小凤,呼吸不由为之一窒,半年多没见,这个娘们儿居然愈发的水灵白嫩了。

望着她那两条修长的玉腿,刘伟心中涌动着一股子冲动,不过嘴上却道:“哟,我说哪里来个大美女啊,原来是嫂子啊,看样子干了得有一半了吧。”

“哟哟哟!不仅小嘴儿挺能说,而且还挺能干的啊。”杨小凤乐开了花,说着话她已经来到了刘伟的跟前,顿时一股子香气钻进了刘伟的鼻孔。

刘伟心头为之一荡,想着村子的那些男人说睡上杨小凤一次减寿十年都愿意的话,心中不由暗骂:这帮牲口真尼玛没出息,换做是老子,减寿二十年都愿意。

俗话说好吃不过饺子,最坏不过嫂子。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