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医生快给我我要’宝贝又紧又湿又软h

杨玉萍一张惨白的小脸,吓得汗水津津,她紧咬嘴唇,因为羞耻而闭着眼睛点了点头,“那……那你帮我吧。”

高扬一听,心里一喜,他现在突然想要好好感谢一下那条被自己打死的小蛇,阴差阳错,给了自己这么一个好机会接近舅妈。

“那……那舅妈你忍忍。”

高扬这句话就是故意说给杨玉萍听,随后他用两只手摁住她,然后用嘴凑了上去……

“嗯……轻点……”杨玉萍俏脸通红,不由的叫出声来。

因为那个地方实在太敏感了,被高扬这么一弄,杨玉萍感觉浑身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

文学53106726265.jpg

“舅妈,一定要用力才可以,要不然毒血根本吸不出来。”高扬把嘴里的黑血吐出来以后,又贴了上去。

刚刚杨玉萍那一身喊,完全就是天雷勾地火,高扬不由自主的就想到昨晚跟跟杨玉萍度过的短暂时光,他那地儿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上表舅在家的原因,杨玉萍才不敢跟我那啥,今天要好好试探试探她!

心里有了想法,高扬立马就去做了。

他一边用嘴吸,一边用手在杨玉萍雪白的大腿上试探。按完之后还故意停住,然后看看杨玉萍有没有反应。

发现杨玉萍只是呼吸变得沉重之后,并没有反抗的意思,高扬胆子也是愈发的大了起来。

今天不仅表舅不在家,而且烦人的表姑婆也不在家,这不是老天爷给自己绝佳的机会吗?

想到这里,高扬又壮着胆子,右手轻轻把短裙掀了一些起来。

但是就在这时候,一双玉手摁住了高扬的右手,“小扬,不要这样,再这样,舅妈就不让你给我吸毒了。”

“对不起舅妈,我不是有其他心思,我只是想用手摁住你腿上的血脉,让毒血更容易吸出来。”

高扬此时心里就想着能看一下杨玉萍的神秘地带,胡乱编出一个借口来吓唬杨玉萍。

“这样啊……”

杨玉萍杏眼闪动,其实她现在比高扬这个毛头小子更加的迫不及待,因为她是尝过甜头的。

闺房之乐这种东西是会上瘾的,杨玉萍自己的老公根本不能让自己满足,那种治标不治本搔动,只能让杨玉萍更加的渴望被疼爱的感觉。

而现在高扬那几下,让杨玉萍有些把持不住了,要不是碍着两人的亲戚关系,杨玉萍早就想要了。

“小扬,这里也不方便,要不然,到舅妈的房间里吸吧……”

杨玉萍说完这句话,脸颊立马滚烫起来,心里暗骂自己不知羞耻,然后又接了一句,“舅妈只是让你给我吸蛇毒,你不要乱想。”

高扬点了点头,心里嘿嘿一笑,原来舅妈的想法跟我的一样……

高扬依依不舍的把手从杨玉萍的大白腿上面拿了下来,然后用手架着,一点点的扶回房间里。

一路上,高扬感受着杨玉萍柔软的身子,细致的小蛮腰,他不由自主的动了几下,心里那团火烧得更旺了。

“小扬,你去把门关上,要不然被人看见可不好。”

此时杨玉萍恢复了一些清醒,刚刚在伙房里,她差点就没有把持住,这要是让人看见了,自己就背负着勾引外甥的臭名了。

“小扬,舅妈跟你说,你给我吸毒是好事,但是你不要有什么坏心思,我是你舅妈,是你的长辈,知道吗?”杨玉萍生怕自己等会儿忍不住,所以先给高扬来了一个下马威。

“知道了舅妈,我不会有啥坏心思的。”高扬知道杨玉萍所谓的‘坏心思’就是昨晚自己偷看的事情,他此时也努力的把身体里的那团邪火压制住。

但是一碰到杨玉萍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大腿,想要克制的念头就全部丢掉九霄云外了。

高扬又一次壮着胆子,轻轻掀开了杨玉萍的短裙,紫色的网状底裤出现在了高扬的眼前,他身体里所有的邪火一下子聚集在自己的那地儿……

高扬身体的变化,杨玉萍自然也看在眼里,因为高扬就穿着一件短裤,那儿再明显不过。

杨玉萍一下子呼吸就沉重了起来,一双杏眼直勾勾的看着小高扬,两只手也变得局促不安起来 。

杨玉萍深深地意识到,这才是能给自己快乐的宝贝。

而就在杨玉萍已经被小高扬所深深折服的时候,大腿内侧突然又穿过来一阵更加强烈的酥麻感,这两者一交汇,杨玉萍下意识的收了一下腿 ……

此时的高扬可没有发现杨玉萍的反应,这时候毒血已经吸干净了,但是出于个人目的他还是在继续,一只手则是伸到了紫色的底裤,准备掀开一角好好欣赏一下。

高扬屏住呼吸,生怕被杨玉萍发现,他慢慢掀开了……

周围一切都变得安静下来,杨玉萍其实也发现了高扬的举动,但是她没有制止,心底涌出来的那种本能的念头,在一点点的侵蚀着她最后的理智。

“小扬,我怎么感觉好冷。”

“这是正常的,等一会儿就好了。”高扬之前也被蛇咬过,知道这是正常的反应。

“小扬,舅妈好冷,你抱一下舅妈好嘛?”杨玉萍的确是微微发冷,但是更多的则是那一发不可收拾的念头。

两人心里都有自己的鬼点子,杨玉萍一下子戳破了之间的隔阂,高扬丝毫没有犹豫,直接抱紧了杨玉萍。

“舅妈,你的身上好软呀。”高扬嘿嘿一笑,他在刚刚一点点的试探中发舅妈并没有太大的反感,这胆子也越来越大了起来。

“说什么呢,小扬,你是跟谁学坏的?”杨玉萍嗔怪一声,但是心里面就跟喝了蜜一样高兴。

高扬不再说话,因为身前那柔软的感觉让他心里那团本将要熄灭的邪火一下子又旺盛了起来。

要是能碰一下就好了,这般想着,高扬终于还是忍不住把手从杨玉萍的衣服下面伸了进去……

穿过柔软的皮肤,高扬的手伸到了杨玉萍的小衣。

“小扬,你这个小滑头,还敢调戏你舅妈了是吧?”杨玉萍抓着高扬的手,火热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高扬。

看着杨玉萍那炙热的目光,高扬也不知道是精虫上脑,还是胆子太大,他另一只手用力抱紧杨玉萍,“舅妈,你真好看,我、我想……”

“忍不住啥?”被高扬这么一夸,杨玉萍的心更加荡漾起来,双眸之中春水流动。

“忍不住,忍不住想跟你好,我知道你没怀孕,都是表舅的问题。”高扬壮起胆子。

这句话直接击中了杨玉萍内心最软弱的地方,她没有想到,自己嫁过来那么久,最懂自己的人居然是高扬。

这些年的委屈和无法满足的心酸,一下子从杨玉萍的内心全部涌了出来,她缓缓的松开手,任由高扬的大手攀上自己的骄傲……

好软啊,原来杨玉萍这地方居然这么舒服,要是可以一辈子可以这样下去就好了。

高扬第一次感受到女人的柔情似水,一时间差点没有把持住,只有不断的吞咽着口水,才能稍微缓解一下内心的激动。

看着高扬脸上那兴奋激动的心情,杨玉萍轻轻一笑,然后朝高扬的裤中伸去。

就在两人沉浸在脸红心跳的气氛中,忽然门外响起了一道声音,“玉萍,你这大白天的关门干什么?”

杨玉萍和高扬吓了一跳,连忙分开,杨玉萍整理衣服,高扬则是跑过去找自己的衣服穿。

“妈,我有点晕,所以就把门关了起来,想要睡一觉。”杨玉萍打开门看着门外一脸不满的婆婆李贤英。

“你看看你,又不下地干活,还这么柔柔弱弱,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不能给我们老陈家延续香火,到时候别怪我这个当婆婆的翻脸不认人。”

李贤英黑着一张脸,说完之后,然后就好像是变脸一样,变出一张恭恭敬敬的笑脸,点头哈腰的对边上一个五六十岁的精瘦老头说道:“张半仙,那我就拜托你了,给我儿媳妇好好看看,她到底能不能生娃。”

高扬在屋里头听得清清楚楚,他走出来一看,正好看到张半仙一双贼眉鼠眼盯着自己的杨玉萍闪闪发光呢。

“表姑婆,能不能生孩子,这去医院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高扬忍不住了,他知道张半仙什么人品,要是让他给杨玉萍检查,那还能有好?

李贤英脸色一沉,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高扬,“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现在的医生都是骗钱的,后屋的柴火你劈完了没?”

高扬不再说话,攥紧了拳头,紧紧地盯着张半仙。

张半仙围着杨玉萍转了几圈,一双鼠眼在杨玉萍两团饱满处游走,时不时还裂开嘴,露出一口烟熏的大黄牙,猥琐的笑着。

这一切,高扬都看在眼里,他恨不得一脚踹上去,但是边上的表姑婆一直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绕了几圈,张半仙终于停了下来,又是掐手指,又是摸着他那稀疏的白胡须。

“咋样,半仙?”李贤英一脸紧张的凑了上去。

“难啊,难啊,此乃阴气入体,阳气不及,就这样的根本怀不上啊。”张半仙眉头紧锁,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李贤英一听,顿时脸色煞白,缓了一阵从口袋里摸出两百块钱出来,硬是塞到张半仙的口袋里,嘴里还央求着,“半仙,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不能让我们老陈家绝后啊!”

张半仙手摸了摸口袋里的百元大钞,这才装作一脸不情不愿的说:“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就是把你儿媳妇的阴气去掉,这样才能坏的上孩子。”

“半仙你说咋弄就咋弄,我都听你的。”李贤英一看有希望,立马头如捣蒜,什么都答应。

“我这就去房间里帮你儿媳妇去去阴气,记住,不要有人打扰我,要不然的话,后果自负。”张半仙一脸严肃。

“你放心,张半仙,我马上出去把院子门关上,不会有人进来。”李贤英点点头,然后就出去关院门。

此时站在一边的高扬差点没忍住上去揍这个张半仙,他心里知道,自己这一次打了张半仙,下一次张半仙还会上门。

看着张半仙推着杨玉萍进了房间,高扬决定一定要想一个办法救杨玉萍,自己看上的女人绝对不能被张半仙那老杂毛占了便宜!

看着两人进了门,高扬也想跟进去,但是一回头就可以看到表姑婆李贤英瞪了自己一眼。

高扬忽然想起了自己房间里的那个窟窿,心想可以通过那个窟窿保护房间里的杨玉萍,只要张半仙敢有不轨的举动,到时候自己就给他点颜色看看。

说干就干,高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扒在石灰墙上,注视着隔壁房间里的一举一动。

“玉萍啊,你这个情况比较特殊,等会儿你要配合一下我,把阴气给弄出来。”

一进门,张半仙的本来面目就露了出来,老树皮一样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张半仙,你刚刚说的那些话骗骗我婆婆也就是了,你现在已经拿了钱了,赶紧走吧,我不会在我婆婆的面前拆穿你。”杨玉萍也知道张半仙这个老头就是一个江湖骗子,而且一看到他那猥琐的嘴脸,就很反胃。

不过杨玉萍没有想到,这个老头不走也就算了,居然还跑过来一把抱住了自己,一张臭烘烘的嘴巴直往自己的脸上拱。

“玉萍,我张半仙从不骗人,狗蛋他老婆不就是被我看过之后就怀孕了吗,你也可以的,到时候你婆婆就不会说你不能生娃了。”

张半仙虽然五六十岁了,但是一把子力气还是有的,杨玉萍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一下子就被他给摁住了。

“你赶紧撒手,要不然我就叫人了!”杨玉萍一边躲避着张半仙臭烘烘的嘴巴,一边准备扯着嗓子叫人。

“小娘们,你就算叫破了嗓门都没有人应你,当时狗蛋他老婆也是跟你一样,到后面还不是一样从了我,嘿嘿。”

张半仙胸有成竹,这种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做了,村里那些小娘们,小寡妇看起来一个个正经的很,但是背地里不知道多开放呢。

就好比狗蛋他老婆,张半仙还没动手的时候,恨不得要死要活,等到动手之后,这娘们恨不得贴着张半仙。

但是张半仙万万没有想到,他刚把杨玉萍摁在床上的时候,忽然就听着身后响起开门声。

张半仙这还没有反应过来,高扬抡起拳头就打了上来。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