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强奷h系列小说:男女主超污巨细小说

看着毛莹那白白的身体,向涛的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不断的揉搓了起来。虽然自己以前也会经常和五姑娘交流,不过看着二丫蛋子动手管要比自己想着动手刺激的多。

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向涛开始慢慢的哼哼,也忘了自己还站在砖头上,向涛一个没注意砖头就倒在了一边,向涛也摔了个跟头。

“谁?”

听到墙外的声音毛莹立马就喊了一声,这丫头也真有尿,居然连衣服都不穿就往门口走。也是她霸道惯了,在这下河村她还从来都没怕过谁。

听到毛莹的声音向涛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撒开腿就跑。等毛莹打开大门的时候向涛已经跑出来老远,毛莹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不断的奔跑。

“背影看着有些眼熟,是谁呢?”

文学53106726300.jpg

想了一会儿毛莹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转身又回了院子。没想到自己洗澡会被人偷看,毛莹也没什么心情再洗了,擦了擦身子就进屋了。

一口气跑到了家里,向涛打开门一屁股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幸好自己跑的快,要是让二丫蛋子发现自己偷看她洗澡,那肯定得跟自己没完,搞不好会抓自己一脸花。

喘了半天的粗气,向涛才缓过来,一想到毛莹那坚挺的胸部和神秘的草丛向涛又是一阵兴奋,下面的家伙也昂然挺立。

“不知道日那小妞会是个啥滋味,真想试试。”

在心里暗笑了几声向涛便躺在床上睡觉,虽然不困,不过实在是无事可做,也只能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向涛早早的起了床,先给山羊弄了些草料,又给大黑弄了些吃的,向涛从仓房里拿了两只野山鸡直奔村长家走去。

村长家今天请客,反正也得去,晚去不如早去,能给村长留个好印象不说,还能先吃点好吃的。

农村请客一般都是在上午九点左右,向涛到村长家的时候已经有几个老娘们在那忙活饭菜了。

而且锅台上放了一大盆炸好的鸡块,向涛一见就直流口水,上前就拿了几块塞进嘴里。

“向愣子你干嘛呢,谁让你吃东西的?”

鸡块还没嚼几口,向涛就听到了毛莹的声音。向愣子是毛莹给向涛起的外号,小时候向涛是有些发愣。

半年没见,这丫头长的更水灵了。毛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圆领T恤,把她那本来就高耸的胸部衬托的更加耸立。

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把她那对修长的大腿紧紧裹住,任东一看下面就有了反应,急忙装作咳嗽弯下身子。

他那东西只要是有反应就会把裤裆给撑起个大包,要是不弯腰肯定得让二丫蛋子看见,到时候还不说他耍流氓啊。

“哎呀小莹,来着是客,涛子不就是吃点东西吗,你看你。”

白秀萍一见向涛手里拎着两只野山鸡顿时就笑的合不拢嘴,随份子还送野味儿,这小子可真会做人。

以后得多在她家那口面前说说向涛的好话,上面要是有啥好政策的话也得可是他先来。

“婶子,这是跟你家二丫拿的野味儿,我昨晚刚打的,尝尝鲜。”

将野鸡递给白秀萍向涛看了一眼毛莹,见她只是盯着自己的背影顿时心里就是一惊。别是昨晚的事情她知道了吧,要不用这眼神看我干啥?

做贼心虚,向涛被毛莹一盯顿时就开始不自然。而毛莹一见向涛那副不自然的样子,心里顿时冷笑了起来。

昨晚虽然没看清那人是谁,不过这背影倒是跟向涛很像。毛莹心想好啊你个向愣子,居然敢偷看姑奶奶洗澡,看我怎么收拾你。

毛莹在一边咬牙切齿的看着向涛,而向涛则跑到伙房那帮忙去了。他也想通了,自己就来个死不承认,她二丫蛋子再能也不能把自己咋地。

而这时随礼的人也渐渐都来到了村长家里,村长毛大贵见人已经来了不少,也出来招呼,一边给人发烟一边和几个人摆着桌椅,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只要人到齐就能开饭了,这是村里的规矩。

毛大贵家门口摆了张小桌子,他弟弟毛二贵拿着毛笔像模像样的坐在桌子后面记账。来的人都去他那写礼,有随二十的有随三十的。

下河村是个穷村子,一般家都没啥钱。而且这半年村长家办了好几次事了,谁有那么多钱老随他。

只有孙大棒槌的老婆常桂香随了一张大团结,她家是村里的第一大户,每次到村长家随礼都属她随的最多,谁让她家老爷们能挣钱呢。

孙大棒槌在外面包工程,一年不少赚。常桂香这娘们就在家带孩子,钱啥的也不用操心,养的白白胖胖的。

不过常桂香虽然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但长的脸嫩,看上去就跟二十三四似的。她最看不上的就是田巧云,说她就是个勾引汉子的骚狐狸。

有一回他家孙大棒槌在村口跟田巧云调情让她看着了,愣是在田巧云家跟她对骂了一下午,吓的她家孙大棒槌都没敢在家住,直接跑回了城里的工地。

也不知道这娘们是有意无意,那么多空位不坐,偏偏一屁股坐在了向涛身边。向涛正在嗑瓜子,见常桂香在自己身边坐下向涛就往边上挪了挪,给她让了点地方。

谁知道好心当成驴肝肺,常桂香非但不领情,还不阴不阳的对向涛说了一句。

“哟,你是嫌我胖还是咋地?咋见我就躲呢?是不是姓田的那个骚货挨着你你就不躲了?”

最后一句话常桂香说的声音很轻,也只有向涛能够听清。但向涛一听到那话顿时就吓了一跳,常桂香话里有话,是不是她知道些什么了?

他和田巧云的事也只能偷了来,万一要是传出去了等刘大嘴回来肯定得和他没完。倒不是向涛怕那个刘大嘴,怎么说也是自己睡了人家老婆,理亏,闹开了对谁都不好。

“嫂子,看你这话说的,我咋能嫌弃你呢,这不是怕挤着你吗。”

嘿嘿笑了两声,向涛朝常桂香身边坐了坐。常桂香见向涛又靠了过来,脸上才露出笑容。

“你昨天跑田巧云家干啥去了?你们在院子里的事我可都看见了。”

常桂香压低了声音对向涛说了句,而向涛一听这话顿时就冒了一身的冷汗。他没想到这娘们真看着了,这要是传出去向涛也就不用在村里混了。

“嫂子,你可别乱说,我啥时候去她家了,我昨天在家睡觉来着。”

向涛说话都有点心虚,常桂香哪能信向涛的话。昨天她路过田巧云家看的清清楚楚,见两个人在院子里乱摸,没一会就进屋子了,傻子都知道他们进屋干啥去了。

“涛子你别多心,嫂子就是想知道你日了那个骚货没有。那骚货就是欠日,你要是把她给日死了嫂子还得感谢你呢。”

说完常桂香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向涛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常桂香和田巧云的事情他也知道,明白这两个人不对口。

不过这娘们也够毒的,居然还让自己日死田巧云。不就是他家老爷们跟田巧云打情骂俏了一次吗,也不至于这样恨人家呀。

“涛子,听说你长了个大家伙,是不是真的,那田巧云一定得让你日的很舒服吧?”

在向涛耳边说了一句,常桂香的一只手就摸在了向涛的大腿上,随后顺着大腿向上,一下就抓在他的裤裆上。

也就是他们是靠墙坐,而且桌子上还有块大桌布,要不然常桂香这么摸向涛肯定得让别人看到。

常桂香家里虽然有钱,不过孙大棒槌也是常年在外面,很少回家,就算是回家和她办事的时候也是草草了事,就跟小学生交功课一样。

这孙大棒槌又快三个月没回家了,她那块沼泽地也旱的够呛。昨天看到向涛跟田巧云在院子里互摸的时候她就受不了了,也想见识见识向涛的家伙到底有多大。

“涛子,你这东西可真不小。”

一边装作悠闲的嗑着瓜子,常桂香一边在向涛的裤裆上来回揉捏。感觉到向涛有了反应常桂香一把就抓在他的东西,不断的摸索,好像要摸清楚向涛的东西有多大似的。

低声在向涛身边说了一句,常桂香的手便开始抓着向涛的家伙套弄。因为怕让别人看着,常桂香的动作并不大。

虽然常桂香的力度不大,不过向涛还是舒服的一挺身子。没想到这个常桂香也跟田巧云一样,是个浪货,没准吃过饭了这娘们就会喊自己跟她去打跑。

在心里意淫了一下,向涛又往常桂香的身边靠了靠,两人离的越近下面的动作就越不容易被人发现。

而常桂香在向涛的东西上抓了一会好像不过瘾,居然把向涛前门的拉链给拉了下来,把他那东西拿了出来,紧接着便一把握住。

“可真是个大家伙。”

感觉到向涛的东西在自己的手中不断跳动,常桂香的下面也湿了一片。他家孙大棒槌虽然外号叫的响亮,但东西却小的很,都没向涛的一半大。

常桂香完全可以想象,如果把向涛的家伙塞到自己的下面那该是怎样一种感觉。想到这里常桂香几乎不能自已,真想立马就把向涛的家伙给夹到她的沟洞里面。

“哎呀,我东西掉了。”

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常桂香喊了一声就钻到桌子底下找东西。而常桂香刚一进桌子下面向涛就感觉自己的东西进入了一个湿润的地带,他撩开桌布一看,常桂香居然蹲在他的下面,把他的家伙也含进了嘴里。

昨天破身,今天又有人给他吹喇叭,向涛心想自己最近是不是交桃花运呐。常桂香在下面吞吐的十分来劲,而向涛则舒服的挺直了身子。

还是第一次有女人给他吹,那感觉可真奇妙,简直跟弄女人那里的感觉差不多。

“哟,涛子,你这是干嘛呢?要抽风啊?”

就在向涛享受着常桂香服务的时候,门口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向涛都不用看就知道说话的肯定是谢老赖,整个村子也只有他才会挤兑向涛。

这个谢老赖四十五六岁,由于常年干农活的原因特别显老,看上去像六十多岁的人。一脸的褶子不说,头发也有一大半白了。

本来谢老赖的闺女是和向涛定的娃娃亲,向涛他爹一死谢老赖就悔婚了,弄的向涛在村里都抬不起头,要不然也不至于到现在也没人给他说亲。

在农村,被悔婚的一方是十分丢人的。所以向涛也就恨上了谢老赖,每次见到他也不给他好脸色看,而谢老赖一见到向涛就挤兑他。

按说他是向涛的长辈,不应该这么干。但谢老赖也不知怎么了,就是看向涛不顺眼,每次见他都忍不住要埋汰他一顿。

一进村长家的大门他就看到向涛在那挺直了身子,好像抽风似的,顿时就给了向涛几句。

听到谢老赖的声音,桌子下面的常桂香也停止了动作。把向涛的东西塞回他的裤裆,又帮他把拉链拉好才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

“哎呀总算是找到了,这戒指有点大,老往下掉。”

一边往手上戴着戒指常桂香一边笑呵呵的说道,感觉到嘴角还有口水,常桂香伸出她的小舌在嘴角舔了一下,将口水吸进嘴里。

而向涛一见她这个动作本来已经软下去的东西立马又站了起来,实在是太诱人了,要不是在村长家,向涛真想把这娘们按到地上,立刻就把她给办了。

“哟,桂香妹子,你啥时候来的,咋不等大哥跟你一块来呢。”

一看到常桂香谢老赖顿时两眼放光,一屁股就坐在了常桂香的身边。谢老赖的婆娘早就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他家本来就穷,又带着个孩子,根本就续不上媳妇。

这些年谢老赖一直在打光棍,下面的东西都憋的变色了。他早就看上常桂香了,趁孙大棒槌不在家的时候他半夜经常趴常桂香家的窗户。

见常桂香在这里,他哪能不往前凑。而且还离常桂香十分近,两个人都快挨到一块了。

“等你干啥?你能帮我随礼呀?”

没好气的冲着谢老赖说了一句,常桂香往向涛这边挪了挪。本来她离向涛就很近,这一挪没挪稳,一下靠到了向涛的身上。

“嫂子你小心点,这是躲狗咋的,咋这么急呢。”

扶稳常桂香,向涛笑呵呵的朝她说道。而谢老赖一听到向涛指桑骂槐,当时就急了。

“小王八蛋,你特么的骂谁是狗?”

谢老赖的声音很大,院子里的人都听到了,全将目光转向了向涛这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谁搭茬我就骂谁。”

对于这个谢老赖向涛也恨的够呛,所以向涛嘴上也不饶人,一点都没对谢老赖客气。

“麻痹的小B崽子,你敢骂我,你这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你信不信我大嘴巴抽你。”

在常桂香面前掉了面子,这人谢老赖十分气愤,不然他也不会骂的这么狠。而向涛一听到谢老赖居然骂他母亲,也从凳子上站起,伸手就要揍那家伙。

“你们俩这是干啥?还真要打呀?”

见两人真要动手,常桂香急忙从中间站了起来,把两人给隔开,而毛大贵见向涛又和谢老赖掐架也急忙走过来当和事老。

毕竟都是到他这来随礼的,毛大贵也不好偏袒哪一方。其实他心里倒是喜欢向涛,这小子不仅随了五十块钱的礼,而且还送了两只野鸡。

两样加在一块都不止一百块钱,他哪能不偏向向涛。不过不能在明面上向着他,要不肯定得让人说三道四。

劝了两人一阵毛大贵就回到他那桌,和村里的干部长辈说话。而向涛和谢老赖都气呼呼的看着对方,谁也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坐到凳子上。

“我说谢老赖,你都奔五十的人了,咋还和晚辈一般见识呢。”

虽然谢老赖刚才管常桂香叫妹子,但实际上常桂香应该管他叫叔的。两个人经常开玩笑,开来开去辈分就变了,一个从叔变成了哥,另一个则从侄女变成了妹子。

见常桂香居然向着向涛说话,谢老赖就更加来气了,“哼”了一声,对常桂香说道:“他就是恨我不把闺女许给他,我谢老赖是什么人,能把闺女许给一个穷鬼?真是笑话。”

这谢老赖一说话就让人感觉十分刺耳,不光是向涛,周围的人听着都很不舒服。

“哟呵,感情你谢老赖是有钱人?苞米糊糊都喝不上流了,还在这装屁呢。”

向涛的嘴也不白给,谢老赖那边话音刚落,他这边就顶了回去。不过这次谢老赖倒是没有跳脚大骂,只是嘿嘿笑了一下,说道:“我是穷,不过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不把闺女许给你,我可不想让她跟你受一辈子的穷,我还等着享我闺女的福呢。”

“你就知道我一辈子都这么穷?说不定我哪天就发达了,成了有钱人,到时候你谢老赖就后悔去吧。”

听着谢老赖的话向涛心里很不是滋味,谢老赖的日子过的还不如他,却依然瞧不起他,这让向涛心头有些堵的慌。

“啥,你能成有钱人?”

听到向涛的话谢老赖哈哈大笑,随即便大声说道:“你要是能变成有钱人,那我谢老赖就给你舔鞋底,然后再跪下来叫你爷爷,你看怎么样?”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