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总裁抵在车门上进入~缝太小我进不去

“王晟,你过来。”安颖说着,声音带着几分威严,我顿时有些紧张。

我坐了过去:“妈,什么事啊?”

安颖脸色复杂的看着我:“王晟,你最近和芸萱,好像有点……不太和谐啊。”

我忐忑无比,强装镇定:“没有啊。”

没想到安颖忽然坐过来,几乎紧贴着我,关怀的问道:“是不是心理压力太大了?”

这没头没脑的,让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而且安颖虽然是安芸萱的妈妈,但是看外貌也才三十岁的样子,皮肤保养的很好,带着一股十分诱人的成熟的味道。

现在她离我这么近,让我有些心意阑珊。

“你的事,芸萱都给我说了。”

我直接懵了:“我什么事啊?”

安颖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王晟,现在都是一家人,有些事你也不用瞒我们了。”

“芸萱一直不喜欢和男人亲近,幸好遇到了你。是我这个当妈的太着急了,芸萱跟我说,你……那方面,有点问题……我们可以先把你治好,要孙子的事情往后再说,你千万不要有太大压力。”

文学90086312702.jpg

我差点直接喷了出来:“芸萱跟你说的?”

安颖面带慈祥的看着我:“我让芸萱抽时间陪你去看医生,你千万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这种情况我打听过了,能治好。”

我脸色一定不好看,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我知道了。”

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已经忍不住开骂了。

这个安芸萱,居然说我那方面有问题?

晚上安芸萱回来,等到睡觉的时候,我洗完澡出来,安芸萱正坐在床边玩手机。

见我过来,她瞥了我一眼:“今晚上不用演了,我妈不会偷听了。”

我心里虽然屈辱,但是顾忌协议,也不敢多说什么。

就准备睡觉的时候,安芸萱忽然开口:“那一百万你拿去还高利贷了吧。”

我顿时有些惊讶,这事我可从来没有对她说过。

但是很快我就反应过来:“你调查我?”

安芸萱冷哼一声:“我不应该调查你吗?我只后悔没有早点调查你!要不是因为妹妹替你说好话,我早就中止协议了。”

我直接愣住,没想到安芸初还帮了我一把。

安芸萱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一个瘾君子的儿子,一个整天不学无术的混混,能有现在,你该对我感恩戴德了!”

虽然她说得没错,我爸是个瘾君子,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心里的怒火。

我妈走得早,以前都是我爸把我独自养大,我虽然恨我爸染上了毒瘾,但是我不许别人说他。

“给我闭嘴。”

安芸萱柳眉顿时皱了起来:“你说话什么态度?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

“爹不是什么好东西,儿子也是个臭流氓,简直恶心!”

安芸萱越说越激动,这次更是直接扬起巴掌朝我打来。

而我,只是一抬手,就稳稳的抓住了她的皓腕。

“我爸再怎么烂,也轮不到你来说。”

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恐怖,因为的清楚的看到她眼里的害怕,不过她还是强装镇定。

“你想干什么?”

看着她起伏的胸口,我压抑了一个月的猛火,终于被彻底点燃。

“我要干……你!”

我低吼一声,直接把她丢到床上,扑了上去。

“你混蛋!”

安芸萱尖叫着,不过安颖和安芸初吃完饭就出去了,偌大的别墅内只有我们两个,她喊得再大声都没用。

“还说我那方面有问题,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问题!”

我说着,直接撕掉了她的衣服,里面的风景顿时暴露在眼前。

平坦的小腹没用一丝赘肉,胸前的高耸起伏不定,即使是躺在床上,也有着傲人的幅度,两条光滑的长腿慌乱的乱蹬一气,不过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我一手按住她,一手摸到她的大腿上,细腻滑嫩的触感,实在是让人欲罢不能。

“王晟,你要是敢乱来,你就等着坐牢吧!”

她的话让我顿时忌惮,但是几乎是同时,一股深深的戾气就冲我心底涌了出来。

这段时间,我像狗一样给她使唤也就算了,但是又骂我爸,我又怎么能忍?

看着她在我身下拼命挣扎的样子,我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

“我连那些不要命的高利贷都敢惹,你的威胁有用吗?”

我冷笑一声,双手再度动作,把她最后的内衣给脱了下来,这下,她终于完全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如此美丽的风光,直接让我失去了理智,我埋头吻了下去,把她的叫喊全部堵住。

一双手,在她身上不停的抚摸着,就算安芸萱在不愿意,但是在我熟练的动作下,身体逐渐有了反应,原本的叫喊渐渐变成了销魂的嘤咛,眼神也逐渐迷离起来。

我的身体几乎要燃烧起来了,身体里面几乎沸腾,急需一个口子宣泄出去。

我的手,从她的腿一路往上,开始朝着最神秘的地带探寻而去。

就在这时候,安芸萱的身体忽然一颤,眼中终于有了几分清明,牢牢的夹住双腿。

我现在已经完全上头了,她怎么可能拦得住我,当即就要把她的双腿强行掰开。

但是这时候,一滴冰冷的液体忽然滴到了我的身上。

她慌乱的看着我,已经没有半分之前的强势,柔弱得让人不忍伤害。

一把重锤,忽然狠狠的敲在了我的心口。

我仿佛看到了自己,以前我爸毒瘾发作的时候,我也是这般无助和绝望。

身上的燥热忽然间退去,我有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从她身上起来,她顿时慌忙的拉过被子,却不敢再有什么动作怕刺激我,眼中依旧带着浓浓的恐惧。

我点上烟,深深的抽了一口——安芸萱是不许我在房间里面抽烟的,不过这时候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我妈死得早,家里又没其他人,还是我爸一手把我拉扯大。后来他被人骗了,染上了毒瘾,这一切都不能算是他的错,他心里也一定很后悔。”

“就算他再不好,你也不能说他,你要给他道歉。”

见我没有再失控的迹象,安芸萱终于慢慢冷静下来:“你爸他……多久了?”

我苦笑一声,不想回答。

我爸已经好几年了,身体早就不堪重负,就算没有从天桥上掉下去,也时日无多。

有的人死了,活着的人还要面对现实,这就是生活。

我深吸了一口烟,然后踩灭了烟头,站起身来。

事已至此,安芸萱肯定是不会放过我了,我得趁她没反应过来报警之前,赶紧跑路。

今天陈威向我抛出了橄榄枝,幸好没有拒绝,还有个去处。

刚走出一步,就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声音。

“芸萱,给你买了件衣服,出来看看吧。”

这声音由远而近,话音落下的时候已经到了门口,接着门一开,安颖赫然站在门口。

我整个脑袋直接懵了,没想到安颖她们居然在这时候回来了,只要安芸萱把事情一说,她们一喊起来,我就糟了。

房间内还有没有散去的烟味,安芸萱赤裸着躺在床上,脸上还依稀有着泪痕,安颖一见到这场景,同样也愣住了。

这时候,安芸萱忽然开口了。

我心里直接一凉,这娘们肯定是要告发我,现在只能强行把安颖推开,直接跑路了。

但是没想到,安芸萱说的却和我心里想的不一样。

“妈,你快出去。”

只见安颖这才回过神来,露出一个过来人的表情:“行,你说你们,办事也不知道锁门。”

我惊讶的看着安芸萱,心里百般不解。

她居然没有告发我?

正惊讶的时候,安颖忽然凑在我耳边:“王晟,都说了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抽烟也不能解决问题。”

说着,她又看向安芸萱:“芸萱,你也是,现在急也没用,你看你都急哭了,还是早点带着王晟去看医生吧。”

我顿时恍然大悟,看来这一幕,被安颖理解成了因为我不行,所以才会抽烟,安芸萱才会哭。

心里庆幸之余,也有点不是滋味,看来我那方面有问题这事,今天算是坐实了。

那边安芸萱已经害羞无比:“妈!”

“好了,我这就出去,你们别累坏了。”安颖说着,这时候外面也传来安芸初的声音。

“妈,怎么了?”

安颖回答着:“你姐夫在办事,你别上来捣乱啊。”说着,安颖终于出去,关上了门。

我心情一时复杂,回头有些愧疚的看着安芸萱:“你为什么……”

只见安芸萱皱着眉:“我向你爸道歉,这次是我不对,我可以不追究,但是再有下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挠着头,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安芸萱继续说到:“我也是被我母亲一个人带大的,所以我敬重你的父亲……希望你不要让我妈伤心,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一定要保密。”

我这才明白,不禁问到:“那你爸?”

安芸萱的眼中顿时多了几分仇恨:“他就是个人渣,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他。”

我识趣的闭了嘴,沉默片刻,安芸萱这才红着脸看着我:“转过去。”

我这时候才注意到,她现在身上依旧什么都没穿,只是用被子稍微挡住,大半的身体都还暴露在外。

本来我就被勾起了火,下面涨得厉害,这会安芸萱这个样子更是刺激,硬是让我觉得有些胀痛。

下意识的扶了一下,安芸萱也发现了我的异常,脸色更红几分:“流氓!”

我这边已经很难受了:“这又不是我控制得了的,再说了,这一个月来,你光让看不让碰,我就算是没问题,也要憋出问题来了。”

安芸萱看了一眼我高高顶起来的裤子,狐疑的问到:“真的?”

我装作痛苦的样子:“真的,这火是你勾起来的,你可得负责灭火。”

安芸萱的脸红得都快滴出水了:“没门!”边说着,边拿出一张卡丢给我。

“自己到外面解决去。”

我知道现在让安芸萱帮我解决,完全是异想天开,不过这也勾起了我的好胜心。

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这个高傲的金凤凰,匍匐在我身下。

拿了卡正准备出去,刚到门口,就听见后面有人喊我。

“姐夫,这么晚了,你去哪儿啊?”

我回头一看,安芸初穿了一声清凉的热辣运动装,小蛮腰大胆的露出来,头发也扎成了马尾。

这会我是真受不了什么刺激了,只能慌乱的移开目光。

“就是出去透透气。”

安芸初走了过来:“正好我要出去夜跑,我们一起吧。”

我有些搞不懂,她这段时间不是一直躲着我吗,怎么今天突然变主动了?

正疑惑的时候,安芸初忽然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到:“我有些话想问你。”

我这才点了点头,跟着她出了门。

离别墅区不远有一条江,平时在这里夜跑的人也不少,不过现在的确太晚了,基本没什么人。

安芸初这才拉着我停了下来,在一处草地上坐了下来。

本来我的火就没消下去,这会安芸初身穿运动背心,两团饱满完整的勾勒了出来,一度让我移不开眼。

安芸初见状,娇羞的扭了一下身子:“姐夫你往哪儿看啊,你不是刚和我姐……那个完吗?”

说到这个,我就有些无奈:“我根本就没碰你姐。”

安芸初还有些怀疑,但是见到我鼓鼓嬢嬢的裤子,这才相信。

“我姐果然不让别人碰她,她一直都讨厌男人,你算是这么久一来最成功的,至少你还能和我姐睡在同一张床上。”说着,安芸初的眼神又严肃了几分,“你可不许逼我姐啊。”

我也只有苦笑一声,我现在哪儿敢惹她,刚才纯粹是被气晕了头。

不过一想到安芸萱的身体,我就一阵充血,下面更是肿胀得厉害,脸上不禁有了几分痛苦之色。

安芸初见状,担忧的拉住我:“姐夫,你很难受吗?”

“岂止是难受,我感觉我都要爆炸了。”我说着,看向她。

正好一阵微风吹过,撩起安芸初的几丝秀发,一下子勾住了我的眼睛。

说起来,这两姐们的身材样貌都十分拔尖,不分伯仲,之前和安芸初那一次,简直让人回味无穷。

一想到这里,我呼吸顿时变得有些急促,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揽过她的腰肢,在她脖子上亲吻吮吸着。

安芸初惊呼一声,慌忙的要推开我,但是根本没用:“王晟,你现在是我姐夫,我们不能这样,要是让我姐和我妈知道了……”

“现在这地方又没别人,她们怎么可能会知道。”

“王晟……”安芸初还想说什么,但是已经吐不出完整的音节出来,余下的话全部变为了诱人的喘息声。

我的手掌从她光洁的皮肤上滑过,安芸初的呼吸逐渐变得燥热起来,双腿也不自觉的开始摩擦。

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敏感。

而我,已经彻底按捺不住了,直接脱下了她的运动背心,里面的风景顿时跳了出来。

安芸初心里知道这么做是不行的,但是从对方身体上传过来的火热,太让人容易让人沉沦。

她在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这么做是不对的,这是她的姐夫。

但是身体的本能却一步一步压过了她的理智,那火热的手掌滑过她的肌肤,所过之处就犹如触电一般,带着舒麻感。

接着一个嘴唇吻了上来,粗暴的撬开她的牙关,在里面肆意搅动索取起来。

安芸初想拒绝,但是这实在是太舒服了,自己不由自主的开始回应起来,任凭那双手揉捏着自己的高峰,翘臀。

可越是这样,安芸初心里就越复杂。

这种违背伦理的事情,让她有种深深的羞耻感,但是却又感觉到一种刺激。

她甚至有些后悔,如果当初把事情坦白,是否现在他们至少能够光明正大。

现在的话,已经晚了,姐姐和姐夫,每晚的声音她都听得清清楚楚,不知道为何,每次都能勾起她的渴望。

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但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

一条小舌,从她的脖颈间慢慢滑到了胸口,身体越来越渴望,但是最后的理智还在,控制着她没有彻底放开。

只是这种身心的双重折磨,让她几乎要失守了。

不可以。

但是如果只是这样的,也不算背叛我姐了吧?

鼻息已经越来越热,安芸初忍不住小声叫喊,但是每一个音节都充满了靡靡的味道。

安芸初的声音越发的刺激我,她瘫软在我身下。

我没想到,她的身体居然敏感到了这种地步。

她瘫软在草地上,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而我终于控制不住,把她的裤子给脱了下来。

我已经不再满足表面的索取,我还想要更多。

一双手,慢慢朝着她的更身处探索过去。

安芸初这时候身体猛然一颤抖,有了几分理智,用尽力气把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推开。

我喘息着,不解的看着她:芸初,怎么了?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