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几人开始一起揉捏她的-肚兜娇软

我脑子里混乱一片,就这么安静的注视着梅姐,直到搓完了澡。

当天,我就跟着梅姐来到了梅姐家里,因为时间比较晚的缘故,我很快就睡了下来。

但是,这一夜,我满脑子的都是梅姐婀娜诱人的身体。

第二天一大早,就在我还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梅姐就将我给揪了起来,她看着迷迷糊糊的我,很认真的说道:“刘阳,梅姐也不可能一辈子照顾你,你需要学个照顾自己的手艺,姐姐认识一个按摩店的老板,关系还挺不错的,如果你同意的话,姐姐就把你送过去,学学按摩,你看行么?”

现在的我,其实已经是一个正常人了,可是,对于不知道我已经复明的梅姐来说,按摩,却是我赖以生存的手艺。

文学90086312716.jpg

犹豫片刻,为了不让梅姐怀疑我,我点了点头,说道:“行,梅姐,我去。”

当天下午,梅姐就带着我来到了一个高档会所里面。

一个穿着职业装的性感女人站在我的面前,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我。

“小伙子挺帅气啊,眼睛真的看不到么?”

她伸手在我眼前晃了两下,我平静地站着,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姐姐。”

职业装女人笑了起来,看向了梅姐,说道:“你这弟弟挺会说话的嘛,成,这人我要了,你今天不是还要去法院吗,就先过去吧,我带着你这弟弟。”

我心里一揪,自然知道梅姐去法院是我爸爸的事情,但是,现在的我,根本就不敢提,毕竟爸爸做了禽兽的事情,受到惩罚也是理所应当。

梅姐走后,这女人就带着我来到了一个办公室里面,刚一进去,她就坐在了办公桌前,点上了一支烟,修长的美腿轻轻搭在了桌子上,充满魅惑的看向了我。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桦,你可以叫我华姐,既然来了我这里,那你就得做出效益来,要学按摩,首先就得了解穴位,我想知道,你对穴位,有没有什么认知?”

“了解一点。”我微微抿了抿嘴唇,还是有些紧张,因为很多的东西,其实都是妈妈在世的时候教给我的,妈妈去世之后,那些个东西,我已经荒废了好久了。

白桦有些惊讶,她站了起来,来到了我的身边,轻轻说道:“那你跟姐姐说说,髀关穴在哪里?”

我楞了一下,立马就意识到,白桦是在调戏我了,因为髀关穴有些特殊,比较靠近女人的私密部位,所以有些不好去说。

见我不说话,白桦笑了起来:“不知道么?”

我赶紧说道:“知……知道。”

白桦抓住了我的手,拉着我来到了沙发旁,她躺在了沙发上,随后说道:“那你给我按一下,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知道。”

我有些犹豫,白桦却已经抓着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说道:“来吧,你试试。”

我暗暗咽了口唾沫,白桦的脸上带着一抹调笑,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看上我了,但为了不引起怀疑,我还是从白桦的小腹往下开始比划了起来。

一般情况下,从小腹到髀关穴,就是两指的长度,所以我假装伸手比划了一下,然后就往那个地方按了过去。

当我的手放在髀关穴上的时候,白桦的脸上竟是露出了一丝丝的红晕,她轻轻笑着,说道:“找的很准么,来,按一下,让我看看你的力道如何。”

这是一个敏感的穴位,男人按上去都会有感觉,更何况是女人了,我有些犹豫,白桦却是抓住了我的手,说道:“按啊,你不按,我怎么知道你行不行啊?”

面对着白桦那坏坏的笑容,我心里也是紧张了起来,毕竟还只是一个小处男,面对着这种情景,难免有些激动,暗暗咽了一口唾沫,我正准备要按的时候,白桦突然取开了我的手。

她轻轻笑着,说道:“是因为隔着裙子,不好按么?那姐姐把裙子脱了吧。”

说着话,就在我的面前,白桦竟然将那包臀小短裙给脱掉了,粉红色的卡通内内露了出来,她躺在沙发上,性感妖娆。

此时此刻,看着眼前妖艳的白桦,我已经彻底忍不住了,我那儿顿时起了反应,不过好在隔着裤子,白桦并没有发现。

她盯着我看着,再次抓住了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说道:“来吧,姐姐可等着享受呢。”

说着话,白桦闭上了眼睛。

我轻轻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找到了髀关穴,轻轻按了下去。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敢用力按,只是轻轻按着,可白桦似乎是有些不满意,说道:“稍微用点力气嘛。”

我点了点头,随后就用了点力气,按了起来,这一次,白桦看上去比较满意了,她闭着眼睛,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样,说道:“就这样,对,继续……”

我按照她的要求按着,另一只手也放了上去,在有腿上按了起来。不一会儿的时间,白桦竟然嘤咛一声,脸上泛起了潮红。

她睁开眼睛看向了我,似乎是在欣赏着我的模样一样。

“手法不错,换一个穴位吧,按不容穴。”

我身子一颤,手指滑了一下,竟是触碰到了白桦的神秘区域。

白桦也是跟着身子一颤,竟是享受的啊了一声。

我赶紧将手收了回来,急忙说道:“不好意思,我……我手滑了。”

白桦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儿,来试试不容穴。”

说着话,她又将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

不容穴是在胸脯下面一点点的,几乎紧靠着胸脯,所以说也是相当的敏感。

她伸手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雪白的肌肤,看着那丰满的柔软,我暗暗咽了一口唾沫。

不过因为有了之前的事情,我现在倒不觉得有什么了,虽然我那儿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但我也还是轻轻按了过去。

用同样的方法找到了不容穴,我只是轻轻按了几下,白桦就表现的很是享受了,她不经意间浪叫了一声,却丝毫不介意被我听到。

我继续按着,她突然就说道“能再上一点么?”

我楞了楞,心里正不知所措呢,她突然就抓住了我的手,将我的手放在了上面,说道:“按这个……按这个舒服……”

此刻的我,心里奔腾着一万匹草泥马,但是,说真的,这真的太爽了。

我没有犹豫,继续按了起来,心里也是相当的享受,可是,也就是这个时候,房间门开了,梅姐站在了门口,一脸骇然的盯着我们看着。

因为有开门声的缘故,所以我赶紧将手抽了回来,倒也没有引起白桦和梅姐的注意。

梅姐走了进来,看着白桦,有些不满:“你……你这是做什么?”

白桦不紧不慢地拿起衣服穿在身上,站了起来,说道:“哎呀,我的好姐姐,你急什么啊,这都是正常的,你以为那些贵妇为什么要找盲人来按摩,不就是怕被人看到模样,还想要爽快爽快么?我这是提前帮弟弟练练手,以便遇到顾客的时候,可以放开一些。”

梅姐有些愣住了,她显然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

我像做错事儿的孩子一样,站在一旁,梅姐走了过来,说道:“刘阳,要是觉得不适应的话,咱就不学了。”

说着,梅姐就要带着我离开,我楞了楞,随后赶紧甩开了梅姐的手,说道:“没事儿的,梅姐,我……我愿意。”

说着话的时候,我也是羞红了脸,毕竟这事儿真不好开口。

梅姐楞了楞,随即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也行,你要是愿意,就留下来,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梅姐,做这个工作的时候,可不敢有不纯洁的想法,梅姐不希望你走你父亲的老路,知道么?”

一想到我父亲对梅姐做的事情,我心里就歉意满满,轻轻点了点头,我说道:“放心吧,梅姐,不会的。”

梅姐也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成,今天就先这样,跟我回去吧,明天再过来。”

说着话,梅姐就要带着我离开,白桦急了,说道:“你不是要去法院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梅姐摇了摇头,说道:“法院给我打电话了,说是改了时间,让我明天再过去。”

白桦楞了楞,随后不舍地看了我一眼,说道:“真败兴,你这弟弟手法还不错,我还没享受够呢。”

梅姐翻了个白眼:“你再这样,要是把我弟弟带坏了,找不到媳妇,你就给我弟弟当媳妇!”

白桦立马笑了起来:“没问题啊,你弟弟条件这么好,我肯定乐意嫁,到时候想偷个腥啥的,你弟弟都管不到,多好啊。”

我心里一阵恶寒,心想到时候找媳妇一定不能找这样的,虽然我现在能看见了,但也指不定这女人会给我戴多少顶绿帽呢。

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后,梅姐就回自己的屋子里面去了,我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安静的待着,想着白天的事儿,突然就想去找梅姐聊聊天了。

穿好拖鞋,我来到了梅姐的房间门口,轻轻敲了下门,然后我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可是,就在我推开门进去的那一个瞬间,我愣住了,梅姐就那么光溜溜地躺在床上,手里还拿着一个玩具,正一脸享受地做着那羞羞的事情。

这一个瞬间,我也是反应的特别快,立马收住了自己那惊讶的表情,装作很茫然的样子,说道:“梅姐,你在么?”

梅姐也是反应了过来,脸上闪过一抹红晕,看上去有些惊慌,赶紧将东西收了起来,说道:“在呢,在呢。”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