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医生不停的揉搓我的乳.下面流水了还说不要

“苏老师,你情况比较严重,普通按摩恐怕不起作用了,如果不赶紧排出来……”

说到这儿,我故意停了下来,露出一脸凝重的表情,心跳却莫名加快。

“不排出来,会怎么样?”

听了我的话,苏婉儿露出了惶恐之色。

“严重的话,可能会引起炎症,搞不好还要动手术呢……”

“动手术?”

苏婉儿猛地睁大眼睛,脸上写满了恐惧。

下一刻,她突然攥紧我的手,带着哭腔哀求道:

“小伟子,你帮帮姐,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

苏婉儿还很年轻,又有老公孩子,一听到这种情况,瞬间便被吓傻了。

文学90086312720.jpg

感受着她手上的温度,我不由一阵心猿意马。

“苏老师,你别急,我再试试!”

我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将手伸了上去。

这种触感让我全身都颤抖起来,看着苏婉儿那副无助的样子,我心底的火焰越烧越旺。

此时此刻,我突然出现一个强烈的想法:要了她!

装模作样地又按了几下,我突然停了下来。

“小伟子,怎么停下来了?”

苏婉儿强忍着痛楚,惴惴不安地问道。

“苏老师,只是单纯的按摩起不了多少作用的。”

我无奈地摊了摊手,心跳地却更加厉害了。

“那……那怎么办?”

苏婉儿已经彻底被吓傻了,仓惶无措地看着我。

“苏老师,要…要不我帮你排出来?”

看着苏婉儿,我双眼一阵火热,忍不住暗自咽了口口水…

“苏老师,你别多心,按摩现在没用,为今之计,必须要吸出来才行!”

看苏婉儿愣在那儿,我赶忙解释起来。

眼看到嘴的鸭子,可千万不能让她给飞走了。

“小伟子,我知道你没那想法,可……可是……”

苏婉儿说着说着,整张脸已经从里红到外,后面的话也说不下去了。

“要不我还是帮你叫救护车吧,不过一来一回怎么也得一个小时,时间长了恐怕……”

我话只说了一半,然后便起身,装作要出去打电话。

“算了小伟子,还是你帮我一下吧…”

我刚走到门口,苏婉儿却下定了决心。

她的脸因为痛苦惨白如纸,可说完这句话,两颊却爬上了两朵红云。

说完,苏婉儿十分紧张地闭上了眼睛,任我予取予求。

我走回床边,心里也大感意外,原本以为要大费周章,没想到那么轻易便让她就范了。

两眼死死地盯住她,我鼻血都快要喷出来了。

“苏老师,情况紧急,我一定会尽力帮你治好的!”

我义正言辞地说着,可心底却早已按捺不住。

见她不说话,我直接趴在床头,对准角度后,便低下了头……

“嗯……”

我刚一碰到,她全身上下便过电般的抽搐了一下,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我并没有急着开始,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自然要好好珍惜。

我学了十年中医按摩,这种情况其实随便按两下就能解决,可是我刚才故意没有帮她疏通,就是为了等待这个机会。

“还……还没有出来吗?”

“苏老师,你别着急,马上就好了。”

见时候差不多了,我慢慢将手伸上去,在她的关键穴位上按了几下。

“嗯……”

伴随着一阵低吟,苏婉儿的肿胀很快消了下去,她的脸上也有了几分血色。

此时此刻,我突然涌现出一种成就感。

学了十年的中医按摩,这种小问题不过是手到擒来罢了。

若不是为了享受一会,我才懒得这么麻烦。

下一刻,苏婉儿竟然伸出白藕般的双臂,一把抱住我的头。

与此同时,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竟然在我身上肆无忌惮地游走起来……

很显然,因为产子,很久没有和丈夫温存,苏婉儿竟然有些“情不自禁”起来。

见她如此“知情识趣”,我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也本能地知道要好好怜香惜玉一番。

我直接伸出双臂,拦腰抱起苏婉儿,将她横放到床上。

苏婉儿已经闭上了眼睛,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我盯着她薄薄的红唇,不禁心神一动。

“哇!哇!”

就在我准备对她展开凌厉攻势之时,孩子突然哭闹起来。

苏婉儿一阵紧张,连忙睁开眼睛,满含深意地扫了我一眼,紧接着一把将我推开,快速地走到摇篮边。

此刻,我内心万分煎熬。

原本已经快要水到渠成了,可没想到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

“苏老师,孩子刚吃完又饿了吗?”

我瘫坐在床上,垂头丧气地问道。

“没事……小孩子都这样,睡醒了就会开始哭闹。”

苏婉儿抱起孩子,红着脸说道。

“那苏老师,我先回去了,一会儿要出什么状况就叫我,如果再次复发会更加严重,到时候说不定要做手术……”

眼看没什么福利了,我继续呆在这里也是索然无味,甚至饱受折磨,所以便准备离开了。

不过离开之时,我还是吓唬了苏婉儿一番,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可不想白白浪费。

“小伟子,我……我不是已经没事了吗?”

听了这话,苏婉儿神色一变,脸上明显地出现恐惧。

“苏老师,我整整学了十年中医,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中医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慢慢祛除病根,一次疏通只是治标不治本。你是我们村的老师,村里人都很尊敬你,你还怕我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吗?”

我装作生气的样子,拔腿便准备离开。

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却停下了脚步。

“苏老师,咱们不仅是邻居,更重要的是医生讲究一个慈悲心肠,我都是为了你好。下次你要疼的厉害,一定要叫我。”

说完,我又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补充道:

“你是顾忌我一个大小伙子吧……不用担心,我是个瞎子,别说没有坏心,即便有也做不了什么不是?”

我一脸义正辞严,看都没看苏婉儿一眼,便直接出了门。

说是这么说,可出门之后,我还是一阵鄙视自己。

回到家,随便洗洗,我便上床睡觉了。

可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整整一个晚上,苏婉儿那里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接下来几天,苏婉儿连衣服都不在院子里洗了,就连门也很少出,好像是故意避着我。

整整过了一个星期,这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脑海当中幻想着苏婉儿迷人的模样。

“叮铃铃!”

家里的座机电话响了,我想也没想便按了免提键。

“小伟子,你……你在家吗?”

出乎意料,电话里头传来的竟然是苏婉儿的声音。

我以前是个瞎子,所以用不了手机,电话是方便别人找我上门按摩。

苏婉儿竟然打电话给我?

我一阵激动,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故作平静地问道:

“哦,苏老师,有什么事吗?”

“小伟子,我现在疼的厉害,你……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苏婉儿的声音越说越小,似乎觉得很不好意思。

“苏老师,你等一下,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我跟打了鸡血一样,风风火火就往苏婉儿家中赶去…

苏婉儿家大门没关,似乎是特意为我留的门。

我毫无顾忌地进了门,小心翼翼地将大门关好之后,这才一脸兴奋地走进苏婉儿的卧室。

让我意外的是,苏婉儿竟然穿了一条超短裙,美腿外面裹上了一层黑丝,平添了许多诱惑。

“小伟子,你怎么不穿衣服就跑过来了……”

苏婉儿俏脸通红,声若蚊吟地开口道。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全身光溜溜的,只穿了一条平角裤,也觉得十分尴尬。

天气炎热,农村人的老爷们,一般都喜欢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在外面晃荡。

我本来都准备睡觉了,索性连大裤衩都没穿。

刚才接到苏婉儿的电话,脑子里已经胡思乱想了,不管不顾就这么冲了过来。

“医者父母心,我也是担心你情况危急。”

我抬起头,大言不惭地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我自己都一阵脸红,苏婉儿却信以为真地点了点头。

“小伟子,你别杵在门口了,快进来吧。”

苏婉儿一脸羞涩地看了我一眼,小声说道。

“嗯。”

我点了点头,跟着她进了卧室。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