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现言甜宠肉污:紧致湿热裹着他小妖精

也不可能从床上爬起来,而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美人猎物就摆在自己的面前。

想着自己都好多年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他一咬牙,直接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嘎吱。

浴室的门被推开。

两人目光对峙。

文学90086312746.jpg

老周那里早就有了不小的反应,刘莉先是惊慌,随后发现了这异常,嘴巴呈现大大的O字。

这本钱也太恐怖了吧!

刘莉反应过来,顿时尖叫了一声,老周原本是趁着一股猛劲,此时回过神来也有些退缩,下意识的掉头就走。

“对不住!”

老周直接转头跑回去,一路上想着刚才的事情越想越懊悔,等到了家之后,还有一种浑身燥热的感觉,眼前的一幕幕挥之不去。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感受到身体下活跃的动静,最终忍不住的伸出手,一边想着刚才看到的画面,一边自己动手解决需求。

晚上做梦的时候,全部都是旖旎的画面,一晚上梦到的全部都是同一个女人,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的时候,老周还有些神采奕奕的。

是隔壁家的小王,开始挨家挨户的叫人说是村长有事情要宣布,让村子里面的每个人都过去。

老周到了广场那边,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来齐了,准备找个位置坐下,就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声冷哼。

一转头就看到了马小芳,说起来这村子里面有不少的手艺人,可是做木匠活的却有两家,一个是老周另外一个就是马小芳。

按照道理来说,马小芳只是一个女人,不应该继承这家传的手艺,谁让马小芳的父亲,早年的时候伤了身子,只有马小芳这一个孩子,到后来也就认命了,干脆把这家传的手艺传给了女儿。

马小芳今年三十了,却依旧没有嫁人,因为从小跟着父亲也学木匠,再加上又是在男人堆里面长大的,脾气也有些火爆。

一开始的时候还有许多人给她说亲,可是时间久了她一直拒绝,村子里面渐渐的传出了一些流言蜚语。

不过马小芳的手艺跟老周算是不相上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竞争对手的原因,导致马小芳看老周特别的不顺眼,一见面就是冷嘲热讽。

老周默默的坐在一旁一言不发,村长此时走上台来,对着大家开口说道。

“今天上面的领导给大家宣布了一件事儿,说是上面的领导联合一个节目组,准备举办一个活动,叫做民间手艺人,专门筛选一些民间手艺人去参加比赛,赢了的人会有奖金,希望大家能够积极的报名。”

村长说完之后,将目光落在老周的身上,语气里面带着一丝的亲切。

“老周,你可是我们村子里面有名的木匠,你要是能够赢得这一次的比赛,到时候也算是为我们村子争光,上面的领导说了,花钱给我们村子修一条路,顺便还给我们村子颁发一个锦旗。”

老周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马小芳站了起来,语气里面微微有些不满。

“这活动我也要参加,都说了是选民间手艺人,只要有手艺的都行。”

村长微微的皱着眉头,觉得她是在胡闹。

“一个女人家的去做什么民间手艺呀,这么大的年纪了,赶紧嫁人才是对的。”

马小芳气的胸口上下起伏,别看他今年三十岁,实际上保养的跟十七八岁的姑娘一样,脸嫩的像是豆腐,在阳光的照耀下看不到一丝的绒毛,这模样一点也不像是什么做木匠的。

“我说了我要参加,村长阻拦,不会是害怕我比老周优秀吧!”

村长冷哼了一声,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老周在这个时候缓缓开口劝阻。

“既然马小芳要参加,就让他参加,上面的领导也说了,只要是有手艺的都可以进行参加,小芳做木匠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如果我们村子里面能够拿个第一和第二村长脸上也有光。”

村长被老周给说动了,最终同意把小芳也参加,把她的名字添上去。

回去的路上,老周刚走了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了马小芳的声音。

“别以为你今天开口替我说话,我就会感谢你,你年纪大了就应该好好在家颐养天年,做木匠的手艺还是应该靠年轻人。”

一边说一边抬着下巴,对老周似乎有些不屑一顾。

“我记得我也没得罪你吧,怎么这些年你就看我不顺眼,时时刻刻的要挑我的刺儿。”

老周刚问出这个问题,马小芳顿时红了一张脸,紧接着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咱们两个本来就是竞争对手的关系,我挑你的刺有什么不对的,再说了,你做木匠的手艺也不比我强到哪里去。”

说完之后气哼哼的转头就走,老周挠挠自己的脑袋,看着对方摇拽的身姿,丰臀细腰,老周连忙的将目光移开,感觉到从心底里面窜上了一股酥麻。

倒还真是个辣女,这说话口气要是像她身材一样好那就完美了。

老周摇了摇头,回到家中,把手上的一点活儿给做完,一个完整的床头柜打造好了,准备给刘莉送过去。

老周这边刚到了刘莉家,离得老远就听到那边发生了争吵的声音。

“自己老公瘫痪在床不行了,就耐不住寂寞,想要出来勾引谁。”

“张姐你少胡说八道,我叫你一句姐,那是敬重你,你也不能空口白牙的诬陷我。”

“还说我诬陷你,是谁一大早光着就跑出来收衣服的,要不是我看见,还不知道你会做点什么事情呢。”

老周听到这话感觉到自己的浑身又燥热起来,想到昨天看到那个画面,呼吸都忍不住急促了几分。

两个女人越吵越凶,再加上乡下人吵架的时候,什么话都往外蹦,不要小看女人之间的磨牙吵嘴,一般人往往招架不住。

“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给谁看,我家男人现在可不在家。”

吵着吵着也不知道是谁先动了手,两个女人忽然之间就扭打在一起,女人打架无非是抓头发抓脸,要不然就是撕扯衣服。

这个张姐是个彪悍的,一上手就将刘莉的衬衫撕的稀碎,扣子瞬间全部都崩掉在地上。

老周看到两个女人扭打在一起的身体,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回过神来之后,只好将床头柜放在一边,连忙的上前去拉扯,一手一个抱住两个女人的腰。

老周这边说了半天,也没有一个人听他的,张姐年纪大了,本身又有一些发福,抱在怀里像抱着一头母猪,没什么感觉。

刘莉这边,老周刚一上手就感受到一阵的柔软,觉得这整个人都是柔弱无骨的存在,碰着那裸露在外的肌肤,就像是触摸豆腐一样,仿佛稍微的用点劲就能捏碎。

老周一边拉架,一边心思全部都跑远了,软玉温香,让他都舍不得放手。

这里周边的其他人听到动静全部都出来,连忙的将两个女人拉开,老周脸上还带着红红的印子。

也不知道是这两个女人谁打的,想到这儿,他心里面也带上了一丝火气。

“张姐,你也别一口一个贱蹄子,这家家户户都有院子呢,人家在自家院子里面做什么,你是怎么能够看到的。”

“我……”

张姐沉默不语,总不能说她趴在墙头偷窥的,老周看他这个模样,大概也已经猜到了。

“张姐,你怎么看到人家院子的情况不用我说,你心里面也清楚。”

张姐气的一言不发,接着扭头就走,周围的人也渐渐的都散开了,老周连忙的安慰刘莉。

“别哭了,再哭下去,眼睛估计都肿了。”

刘莉压抑着声音,不想让她丈夫听到,心里面却越来越委屈,忍不住的对着老周哭诉。

她这些年一个女人实在是有些不容易,还要照顾瘫痪在床的丈夫,稍微有一点举动就会被大家盯在眼中,可是没想到还是引来了流言蜚语,今天早上只是小日子来了,一时间衣服又在外面晾着,没收回来,想着在这家院子里面没什么问题,这才光着跑出来。

谁想到就有人趴在她墙头上看着,老周听了之后忍不住的干咳了两声,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都是些小事儿,大家也不会随便乱传的。”

老周说完之后将床头柜给放下,说是特意送过来的,刘莉再次感谢,站起来准备送老周离开的时候,发现她原本被撕破了衬衫零零碎碎的挂在身上,这时候才想起来,还没将衣服给换好,顿时觉得有些丢人。

“我这就不送你了!”

说完扭头就往屋里跑,老周看着对方的细腰,忍不住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心里面一时间感觉到发痒,回去的路上,一直惦记着刚才看到的场面。

下午的时候村长来通知说是报名的人都可以去参加比赛,老周这边直接跟着村长到了镇子上那边,一路上马小芳都没说话,看起来对老周还真是意见颇大。

镇子上的广场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这些都是周边村子的,零零散散的都是木匠,熟人看到老周来的时候连忙的打招呼。

马小芳一个女人孤零零的站在旁边一言不发,在场这么多人,只有他一个人是女人,自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等到上场之后,主持人出了一个题目,又有评委坐在旁边。

因为是初次比赛,所以为了选拔,直接做一个鲁班锁,鲁班所这种东西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技巧,最大的技巧就是要细心,顺便还要做的严丝合缝,只有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鲁班所,每一点都必须要计算精确。

老周做这种东西已经得心应手,做了这么多年的木匠,很多地方用手稍微的量一下,就能够知道做出的大小,根本就不需要向其他的人用尺子在那里精密的对比。

很快老周这边就做好了,顺便还给鲁班锁上漆打磨,第一个就上交上去,后面也有许多的人,开始有些着急了,紧接着陆陆续续这些人全部都进行上交。

老周觉得看着没意思,跟村长说了一声,就开始在镇子上逛街,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回去的时候却并没有看到村长,一时间觉得有些奇怪。

正好听到旁边的两个人在议论着什么。

“说起来,只怕那个女木匠要吃亏,谁能想到长得那么年轻漂亮,手艺倒还挺好的,竟然得了个第二名,这一次选拔只要十个人,这不胡三不高兴了。”

老周听到这件事情觉得有些不对劲,特意的上前询问,两个人一言一语的,这才把事情给说明白,那个胡三在这一次的比赛当中得到了第十一名。

前面晋级的十个人当中,只有马晓峰一个人是女人,这胡三顿时觉得有些不高兴,特意的警告马小芳让他退赛,马小芳不同意,这胡三干脆带着人去找麻烦。

老周听了之后直接询问了地方,二话不说就开始往那边跑,等到了不远处的巷子口,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争执的声音,一进去就看到马小芳脸颊红肿,胡三几个人还准备动手。

“你要是再不听话,小心老子把你扒光,就这样爽一爽,看你以后还有没有脸面出门。”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