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她的热情迎合让他的冲撞加快/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突然,从山上传来一道叫骂声,我仔细一听,像是灵琴清的声音。

我略一犹豫,悄悄朝声音所发出的地方潜去。

待近了,我惊讶地发现,程基勤竟然将灵琴清压在了地上。

“放开我!你敢这样对我,我可是你嫂子!”灵琴清说道。

“嘿嘿,你不是没跟我堂哥洞房吗?算什么嫂子?你跟我好,我可以保你不死。”程基勤边说边要去脱灵琴清的裤子。

“我死也不跟你好!”灵琴清不断挣扎。但是,她被程基勤压得死死地,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

“既然你想死,不如在死前让我舒服一回。”程基勤猥琐地说道。

突然,灵琴清一眼瞅见了我,立即叫道:“章小贝,救我!”

程基勤回头一看,见是我,哼道:“你这废物也出来了?”

我镇了镇,说道:“你放了灵琴清。”

程基勤依然将灵琴清压得死死地。“灵琴清我睡定了!你他妈的赶紧走开,不然,抓你回去,明天就给我堂哥陪葬!”

“别走!”灵琴清立马哭了,梨花带雨,“章小贝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要是走了,我恨你一辈子!”

“他哪算是男人?他若是男人,你俩就不会给我堂哥陪葬了。”程基勤边说边又去扯灵琴清的裤子,对我完全熟视无睹。

文学90086312798.jpg

程基勤说得对,如果成功地给灵琴清开光,我俩都不会死。

但是,眼睁睁看着程基勤强了灵琴清,我做不到。

我捡起地上一块石头朝程基勤冲了过去。

程基勤已经将灵琴清的裤头拉了下去,他喘着粗气,下手更粗鲁了,完全没想到我已到了他身后。

我举起石头朝着程基勤的后脑勺狠狠打了下去。

“靠!”程基勤一声怪叫,回头朝我瞪来。我举起石头再次朝他打去,程基勤后一个驴打滚避了过去,骂道:“狗日的,敢打我,老子宰了你!”

我自知不是程基勤的对手,见他爬了起来,扬起石头朝他砸了过去,喊道:“灵琴清快跑!”

程基勤摸了摸后脑勺,一手的鲜血。他怒目圆瞪,气势汹汹朝我扑了过来。

我撒腿便朝山上跑。

“狗日的,有种别跑!”程基勤边骂边追。

我吃百家饭长大,家境太过贫穷,对于程基勤这种地痞我有一种强烈的畏惧感。刚才用石头砸他,也是出于男人的本能英雄救美,事后才觉得这是多么地鲁莽。

见程基勤紧追不舍,我慌不择路,最后竟然来到了一座悬崖边。

这座悬崖叫九死崖,崖壁陡峭,深不见底。听村里人讲,崖下面是沼泽,没人敢下去。因为沼泽会有沼气冲上来,有些鸟在空中飞着飞着就会突然朝崖下坠去。

这时后无退路,程基勤已追了上来,我顿然心如死灰。

“敢坏我好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宰了你,老子再去睡灵琴清。”程基勤冲上来,一脚踢在我的腹部。

只感觉小腹一阵剧痛,我朝后退了七八步。突然脚下踩空,身子陡然朝下栽去。一股奇强的气息扑鼻而来,我只感觉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等我再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一半已经陷入了沼泽当中,我想要求救,可是却如鲠在喉,沼泽的气息压迫着我的胸膛,使我的声音久久发不出来!

我一时陷入绝望当中,我知道,就算自己能够喊出声音来,这死亡之地又怎么会有人路过呢?

就算真的有人路过,谁又会救我?

就在我陷入昏迷之前,突然间眼前一亮,看到了奇怪的一幕。

在沼泽的最边缘,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池塘当中的清水一望见底,仿佛与世隔绝一样,和我现在所深陷的这个沼泽有着天壤之别。

更让我跌破眼睛的是,此刻在这溪水当中,居然有一个女人在水里进行洗浴!

那女人和我之间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正对着我。

女人亭亭玉立,身姿妙曼;皮肤白净,面若桃花。

简直是不食人间烟火,犹如九天仙女下凡!

这一刻,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死之前看到了的幻觉,本能之下,我捡起旁边的一块石子,顺着女人的方向丢了过去。

女人在这一瞬间抬起头来,和我四目相对。

就在这刹那之间,原本在洗澡的女人,突然间从溪水当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瞠目结舌。

下一刻,那女人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此刻身在沼泽当中,可见这儿可不是人能站的地方。可那女人的芊芊玉足,站在沼泽的表面之上,丝毫没有下陷。

近在咫尺,一股迷人的清香扑鼻而来。

我抬起头,正面对着一双如玉的双腿,以及……

女人用冷冰冰的眼光看着我,紧接着女人手中突然间出现一把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武器,对着我的喉咙刺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眼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幻,是死前的幻觉。

却没想到,女人的武器到达我喉咙一寸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

女人用稍微诧异的眼光盯着我,邪魅的一笑,“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没想到穷山恶水中居然有如此天赋之人,你是平凡之人,看到了我,本应杀你灭口,但如今看你有着上天的天赋,我饶你不死。你我结下契约,我来满足你未完成的心愿。”

我只当眼前一切不过是幻觉,伸出了自己的手,咬破了中指,按照女人的话,将中指的血液点在了女人的额头之上。那双手所触之处,深深感觉到女人皮肤的滑嫩如水,仿佛一切并非是梦。

按照女人的话做好契约之后,女人问:“你有什么心愿?”

我只是弱弱的说了一句:“我希望变得强大,要有很多钱,不要再受人欺负。”

女人说:“你的要求太多了,只能一个。”

我想,反正我穷了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那就让我变得强大吧。”

“如你所愿。”女人说完,摇身一变,成为一道白光飞入我的额头中。我浑身一振,像是被电流击过,刹那间眼前白花花一片。

良久,我的眼睛渐渐恢复平静。

那女人不见了,而我,依然还在沼泽中。

难道刚才做了个梦?

我费力地从沼泽中爬了出来,见身上很脏,决定去池塘里洗一洗。

池塘很深,清澈见底。我忍不住喝了一口,甘冽清甜。

没想到这儿的水这么好喝,我喝得肚子鼓了起来这才罢休。又将身体和衣服洗净后,这才想到怎么上去。

抬头一望,悬崖陡峭,犹如刀削,并且壁立万仞,高耸入云。

这可怎么上去啊?我犯难了。

“你没去试过,怎么知道上不上得去呢?”耳朵突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是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

我四下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人。

“你是谁?”我忙问。

女人说:“我叫青水仙,在你身体里。你现在爬上去。”

青水仙?就是刚才我看到的那位仙女?他怎么在我身体里了呢?

“你不用想太多了,这事我以后会跟你解释。此地不宜久留,你快上去吧。”青水仙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传来。

我狐疑地来到峭壁下,尝试着往上攀。谁知这一攀,我就爬出了三四米。接而,我像是一只壁虎,飞快地朝上攀去,如履平地,不多大功夫,竟然爬到了崖顶。

果然变强了!

我兴奋不已。

狗日的章基勤,我再也不会怕你了!

但是,我坠崖那么久,章基勤早已离开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找到灵琴清。

我急急朝山下跑去。

快到山脚时,突然耳边传来一阵轻吟。

我赶紧停下,侧耳一听,像是女人的声音。声音极为痛苦,但痛苦中又夹着一阵怪异的愉悦。

同时,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啊啊,不行了……”

是章基勤的声音!

难道,他在跟灵琴清……我暗骂了一声,大步朝那个方向跑去。

谁知我跑了四五分钟,才看到章基勤从一堆树丛中提着裤子走了出来。

这么远的距离,我是怎么听到这声音的?

不过这时我没纠结这个问题,瞪着章基勤怒问:“你把灵琴清怎么了?”

章基勤抬头一看到我,呀地一声,见鬼似地大叫,“你……你怎么还活着?你不是坠崖了吗?”

“灵琴清呢?”我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怒火中烧。

章基勤拿起手机,在上面点了一下,女人的轻吟嘎然而止。

“哼,那臭婊子,不知藏哪了,害得老子自己解决。”

我这才知道,刚才那女人的轻吟,来自章基勤的手机。这狗日的竟然边看片边那个,真他妈的变态。

不过,也让我松了一口气,灵琴清没有被他玷污。

“都是你,要不是你,我早把灵琴清给弄了!”章基勤随手捡起地上一根木棍朝我狠狠劈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朝一旁躲闪,瞅着他的腰一脚踢了过去。

“啊——”章基勤发出一声惨叫,竟然被我踢飞了五六米远,像死猪一样重重砸在地上。

我吃了一惊,怎么我一脚的威力这么大?

莫不会将他踢死了吗?

我赶紧跑过去,不料章基勤突然叫道,“鬼,你他妈的不是人,是鬼!”接而他连滚带爬地朝山下跑去。

我坠崖不死,又一脚将他踢飞,他误以为我是鬼也不足为奇。

待章基勤不见影了,我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回村。如果回村,张继文的父母肯定要我陪葬。但不回去,我又在山上吃什么呢?

不如先摘些野果充饥,待天黑了再回去。

至于灵琴清,她应该是回娘家了。

突然,一声尖叫从山上传来。

“啊!”

是灵琴清的声音!

声音极为凄厉,像是被人砍了一刀。

我毫不犹豫朝山上跑去。

跑着跑着,便听到灵琴清的呻吟一阵一阵传来,显得非常痛苦。

当我找到灵琴清时,发现她坐在一堆草丛中,面色苍白,低声抽泣。我忙上前问:“你怎么了?”

灵琴清看到是我,嘴角抽了抽,欲言又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刚才为什么叫?”我又问。

“我……我要死了。”灵琴清喃喃道,“我被蛇咬了。”

原来,灵琴清担心章基勤会抓到她,就一直躲在草丛中。她听到章基勤在山下发出了一声惨叫,准备从草丛中出来,谁知后臀一痛,被一条黑蛇给咬了。

这时,灵琴清面色越来越难看,她紧闭着眼,嘴唇已经发紫,气若游丝,看来中毒极深。

我蹲了下去,朝灵琴清臀部看了看,只见裤子外面的血液也变成了黑色。

“我送你去医院。”我说着就要去抱起灵琴清。

灵琴清推开了我,有气无力地说:“来不及了。我……感觉全身都没力气了。我要死了,呜呜……我不想死,呜呜……”

“给她将毒吸出来。”耳边突然传来青水仙的声音。

“好。”

我对灵琴清说:“你躺下,我帮你把毒吸出来。”

灵琴清看了我一眼,没有做声。

我让灵琴清扑躺在地上,去脱她的裤子。

“你——”灵琴清抓住裤头,“你别乱来。”

“我只是给你吸毒,没别的意思。”我解释,“要是毒不吸出来,你就会死的。”

灵琴清犹豫了片刻,将手移开了。

我迅速地将灵琴清外裤脱掉。动作太粗鲁了,导致灵琴清一直叫停。

当看到灵琴清臀部上面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时,我最终将灵琴清的底裤也扯到了大腿处。

顿时,灵琴清臀部就露在我面前。

她双臀均称,我情不自禁在上面摸了一番。我将手抚摸在灵琴清的身体上不忍移开。

灵琴清的腿抖了一下,气呼呼地问:“你……你怎么还不吸?”

“就吸,就吸。”我用手在伤口周围挤了挤,有丝丝黑血流出来,我长吐一口气,伸嘴朝伤口处吸去。

伤口处的乌血一入嘴,又苦又腥,我几乎要呕吐,忙将乌血吐到地上。

看着那令人作呕的乌血,我真的不想再去吸了,但一看到面前躺在眼前的美人儿,我将心一横,暗想,男子汉怎能见死不救?

想到这儿,我将口中残余的那种又腥又臭的乌血气味也变得甘甜,我索性趴在灵琴清身上,一鼓作气,一连在灵琴清那伤口处吸了数十口,地上吐满了乌血,最后乌血变得鲜红,我依然意犹未尽,直至听到灵琴清痛苦地轻吟了一声,我这才停下来,感觉舌头麻麻地,头晕目眩。

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我暗想,虽然乌血被吸了出来,但体内还会有残余毒汁,须用药物去除。想到这儿,便挣扎着站了起来,在周围寻找了一会儿,竟然找到了好几株七叶一枝花。我大喜不已,忙将此草捣碎,轻轻地敷在灵琴清的伤口处。

在伸手要给灵琴清穿裤子时,我犹豫了片刻,情不自禁在灵琴清的双腿间抚摸了一番,突然听到灵琴清轻声嘤咛了一声,我忙将手缩了回来,压抑住心中的那股无名烈火,将灵琴清的裤子慢慢地拉了上来,因为灵琴清躺在地上,裤头拉不上,我只得将灵琴清抱了起来,将灵琴清的裤子穿好。

待将灵琴清裤子穿好了,我已经气喘吁吁,暗想,难道自己用嘴吸毒,不小心也中毒了?

这时,突然感觉一股清凉之色从丹田处缓缓往上涌,舌头的麻木感渐渐消失了,并且精神也好了很多。

我正惊讶,耳边又传来了青水仙的声音。

“这点蛇毒根本算不了什么。你不是想变强吗?面前这个姑娘还是个黄花闺女,你若采了她的阴魅,可增强你的阳刚之气。”

我在心里问,“采阴补阳吗?”

“差不多。”

“是不是我睡了她,就采了她的阴魅?而我增强了阳刚之气,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青水仙说道:“我这一招叫采阴补阳术,你按照我的方法来,才能采得她的阴魅。一旦得到她的阴魅,不但你在性方面能力加强,同时还会增强你的体质,甚至能闻香识女人。”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