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古H吃乳文:美熟妇两瓣肉唇

幸好他早上不是很放心小美一个人出门,当然也有舍不得的成分,于是就偷偷的一起跟了出来,要不是他在的话,那岂不是小美就要被这个瘾君子打了?

他的女人也是这种货色随便打的?

老陈长年锻炼的身体和阿良长年吸毒的身体在这一瞬间就成了鲜明的对比。哪怕年龄上面差距了很大,但是在体力上面完全不是对手。

“混蛋!”

阿良想趁着老陈看小美受伤没有的空隙间偷袭老陈,可还没挨打老陈的衣角,又被老陈重重的一脚跺在地上不停的呻吟哀嚎。

“杀人了!杀人了!”

阿良知道依自己这幅半死不活的身体肯定不是老陈的对手,索性躺在地上耍起了无赖,加上刚才被老陈打出来的鼻血,这时候看起来还有几分逼真。

“大家快来看啊,这个老不死的仗着有钱勾引我老婆,睡了我老婆还来打我!苍天啊,快长长眼啊!”

文学900863127125.jpg

老陈低头看着躺在地上,恨不得把四周所有人都叫过来的阿良更是觉得恶心。

“闭嘴!”

老陈毫不手软,一脚踢在了阿良的肚子上面,又是一声惨叫。

“你这个老不死的!肯定是你勾引小美了对不对,你可真的是好意思,那年龄都能当小美的爸爸了,还睡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女人。”

阿良打不过,但是嘴快啊。

一直不干不净的喋喋咻咻的骂着。

有一种人是你打都打不怕的,脸面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老陈慢悠悠的拉了拉裤腿,蹲在了阿良的面前。

“我告诉你,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就是不能打女人,至于你,在我的眼里已经不是男人了,呸。”

一口浓痰吐向阿良,老陈头也不回的拉着明显还是惊吓过度的小美向家里的方向走去。

这种人,你和他啰嗦些什么?

他不禁打,空有一张嘴,对骂简直是降低自己的身份。

刚进屋子,小美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进老陈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今天多亏了老陈,不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被阿良那个已经丧失了心智的男人打成什么样子。

从来都没有想过曾经以为彼此相爱的人会有一天对着自己举高了拳头。

“好了,好了,不哭了,这不是我在的一天,就不会让人欺负你。”

老陈假意安慰着,大手却一直沿着小美的背部到臀部来回抚摸着,这种手感和弹性应该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的。

一边顺着小美的背帮她舒缓情绪,一边轻飘飘的解开了小美的纽扣。

这种时候,老陈能想到最直接的安慰就是奉献出自己。

等两个人纠缠开来已经都到了晚上的时间了,老陈心疼小美,就不让她做饭了,带着她出来吃一顿大餐。

老陈年轻的时候不会浪漫,老了倒是跟着别人学了很多,但是又没有可以一起浪漫的人,这下好了,都对着小美用了。

拿起手机定了一家带音乐带红酒的烛光晚餐,今天晚上老陈要给小美一个惊喜的夜晚。

果不其然,当小美踏进餐厅里属于他们两个私人包厢时,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老陈,你也太浪漫了吧!”

涂着鲜艳口红的小美学着以往在电视上面看到的那样轻轻的将牛排送入口中,看着那小嘴的蠕动,老陈觉得他又能想起来小美在床上的妩媚。

小美的一只脚从桌底静悄悄的划过老陈的腿一只抵达到双腿之间,摩擦着老陈的兄弟,让老陈一阵火热。

一只手捏住这只俏皮的小脚,果然人美,连脚都美,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可以看得清楚玉足上面每一寸的温度。

“你这个小妖精,我就算载在你手里也值得了。”

老陈色眯眯的望着咯咯咯坐在自己对面直笑的小美。

这个坏丫头,不仅不知道羞,还不轻不重的踢了一下老陈的下身,这让老陈一下子精血上头,饭都不能好好吃了。

为了避免两个人在餐厅这样的公众场合做出点什么,老陈微微坐直了身体,转移话题。

“小美,以后阿良那种人渣你就不要和他见面了,至于你父母那边,我都会帮你安排好的。”

老陈的话让小美一下子又想到了早上发生的事情,以及那个躺在地上满嘴脏话,自己已经完全陌生的阿良,一下子变得沉默了起来。

老陈也知道她心情不好,任何人对于感情都有一个过渡期,要是小美一点都不难过,没有丝毫的留念,那才让老陈觉得小美是一个冷漠的女人了。

“老陈,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他有一天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小美呢喃的开了口。

最早最早的阿良是一个普通却正直善良的少年,他们有过一段单纯美好的时光,如果不是毒品,那么现在的他们恐怕已经结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也不会发生后来的那些事情了。

毒品是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变成另一个陌生的人。

“小美,不要去想那么多了,那是他自己选择的,愿意走的路,你没有办法替他去走,以后我来照顾你难道不好?”

老陈终于直白的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他当初第一眼就挑中了小美,不为了别的,就是喜欢这个姑娘,她的脸蛋清纯,身子又丰满,性格也温柔,

他老陈就是这么肤浅的人,不看你外表的人,也绝对不会想看你的内心。

老陈的话让小美羞红了脸,虽然老陈的年龄各方面都足以做她的爸爸,但是他也在各方面征服了自己。

“老陈,我想我以后就想好好的跟着你过日子成不,你要是不嫌弃我年纪小,我就陪着你。”

一只脚还被老陈捏在怀里,整个人刚说完,被老陈顺势一带,就落入了老陈的怀里。

老陈激动的冲着小美鲜红的小嘴巴猛的亲上两口,想不到他人到中年,桃花运还真的就来了。

以往好色归好色,但是这会的小美就真心实意的想跟着自个。那以后自己也不能亏待了别人。

这顿饭就在两个人其乐融融的笑意中吃完了。

老陈和小美两个人难舍难缠的相拥着回家,一顿饭吃出来的激情已经让两个人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进入正题了,但是突然小美刺耳尖锐的手机铃声很不合适的响了起来。

老陈现在头皮发麻,恨不得把小美的手机丢的远远的,尽坏事的东西。

小美扭着在老陈怀里的身体撒着娇。

“哎呀,让人家把电话接了嘛,你怎么这么急色。”

女人永远是这样,嘴巴里面说着不要不好,心里面却是窃喜,代表着自己在男人心里的魅力十分的浓厚,谁会不高兴。

老陈也的确是二十多年没用过枪,一用就上瘾,哪个男人易武山欺凌就受得了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女人在自己的身边,更何况比自己小了二十多岁,在小美的身上,老陈感受到了曾几何时年轻气盛的感觉。

“喂,是谁啊,哎呀,你别闹。”

小美一边咯咯咯的笑着,一边接了电话。

“哼!你这个小贱人,在和自己爸爸一般大的人调情也开心的很嘛。”

电话那一头传出来阿良阴阳怪气的嘲讽声。

老陈本在乱摸的手一下子就停了下来,和小美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阿良这种人永远是不知道尽头在哪里的。

“你今天不是说给我十万块分手的吗?我回去仔细想了想,十万块肯定是不够的,便宜了你和那个老头子,给我二十万,咱们两就断的干干净净的,眼不见心不烦,以后你和那个老不死的怎么鬼混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阿良带着不屑的语气从扩音器中一字不落的传了出来。

老陈气的直哆嗦。

开玩笑。

他是老不死?!

论体力,论身价,他都比这个阿良好到不知哪里去,除了年纪大了一点,这是他父母给的,他也决定不了,就不吸毒这一点上面他都比阿良好的多。

吸毒是什么?

是个大坑!

进去了就出不来的,俗话说的好,浪子回头金不换,多少浪子在毒品的坑里能回头?

小美也知道阿良的话让老陈极度的不舒服,扭着小翘臀在老陈的怀里蹭了蹭,示意老陈不要生气,反正她现在都已经是老陈的人了。

“二十万?这是不可能的,第一我没有,第二就算我有,我也不会给你。”

小美的语气平静。

她今天已经想通了所有的事情,她没必要还在阿良的身上苦苦挣扎,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就算老陈年纪大了,可是对她真的是好的没话说。

“呵,不给我?不给我你良心过的去?可别忘了我当初是怎么救的你父母。现在是你甩了我,别想摸掉自己的良心债,给我戴了绿帽子,难道不该付出点什么?”

阿良已经变得气急败坏,不给钱?煮熟的鸭子飞了?别说二十万,昨天说好的十万都不想给了?

这怎么可能。

“阿良,恋爱是自由的,你不能总是拿我父母的事情来威胁我,你也威胁不到我什么,这么久了,我还为了你偷东西做坏事,就为了满足你吸毒,你不觉得其实是你欠了我很多吗?“

小美心平气和的一点一点和阿良说着,渴望唤醒他最后一丝人性,让大家留一个体面的告别,好聚好散。

“你在逗我?我欠你的?就你爸妈那两条命,我让你帮我偷点东西度过难关那都是应该的,说句不好听的,连你的命都该是我的,你居然还在这里和我说道理谈条件?我没和你开玩笑,明天必须给我二十万,少一个子都不行,你明天在那个老不死的家里等着我去拿。”

阿良的话一字一句的敲进了小美的心里。

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的没得救了。自己还天真的希望彼此都能体面一点的告别。

“我还是那句话,我一毛钱都没有,还有,我们彻底结束了,朋友都做不成,以后不用来找我了。”

说完,小美就毫不留念的啪嗒一声关掉了手机。

以前还想为了阿良哭一哭,现在倒是觉得对于这样的人,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已经没有哭的必要了。

“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老陈像是在安慰小美,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老陈把小美抱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给她一点自己能给的保护。

因为阿良的事情两个人早早的睡了,就连老陈这样急色的人都没了什么兴趣,突然意识到两个人要是想继续在一起,前面的路真的难得走,要一起面对很多东西。

先开始都只是抱着想玩一玩的心态,到现在已经到了退步不可以的地步。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就被啪啪啪的巨大拍门声给吵醒了。

小美一脸迷迷糊糊的躺在老陈的怀里撒娇,不愿意起床。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