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新娘受孕 仪式_医疗室play文体检

撩拨开了李翠芬的衣服,她果然没有穿内衣,胸口白花花的一大片,很挺,一点不像生过孩子的样子,看见她肚子上还有道疤痕,我便会心一笑,这李翠芬是剖腹产啊,那下面肯定很紧致,他男人我见过,有次还看到他男人在河里洗澡,那下面说有我一半大都是抬举他了,也不知道李翠芬怀的是不是他的种,不过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早前和马淑芬撩拨的心猿意马,今天要一并在李翠芬身上发泄了。

李翠芬见我这幅表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叔,是不是很丑啊。”

想来这李翠芬是误会了,以为我嫌弃那道疤痕,我当即摇头说道:“不是不是,美的很呐。”

随后我便一头扎进了李翠芬的胸口,李翠芬还真是浪蹄子,一声声的喘息,显得都是那么享受,不过说真的,奶水味道真不咋滴,有点腥味,别的什么味道都没有。

文学900863127132.jpg

“他叔,给娃儿留点,晚上娃儿还要吃一顿,我奶水不多,家里也没奶粉了。”李翠芬说道,我听完也是有些哭笑不得,随即便不在李翠芬的胸口吮吸了。

抱着李翠芬那风情万种的脸蛋便亲吻了下去,李翠芬回应的也很激烈,我都有些招架不住了,慢慢的,李翠芬自己褪去了上衣,随后我的手又慢慢下滑到了她胸口那处高耸的山峰,柔软,弹滑,手感无比的好,和马淑芬的完全是两种感觉,对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马淑芬的那种手感。

不一会儿,我便感觉到了李翠芬那两座山峰变的十分坚挺,很硬。

李翠芬突然伸手在我两腿之间摸索,突然也是表情一阵惊讶,似乎物件之大,物件之硬朝乎了他的想象,我和李翠芬的双唇紧紧的贴在一起,一只手抚摸这那高耸而又挺拔山峰,另一手则开始解开她的腰带。

在裤子褪到她一半的时候,李翠芬自己伸脚将裤子踢到了一边,这个小浪蹄子是有多饥渴啊,我刚伸手准备解开自己的腰带的时候,看见李翠芬床头有一个粉红色的成人玩具,不禁调笑道:“翠芬妹子看来一个人的时候挺寂寞啊。”

李翠芬顺着我的眼光看了过去,顿时也是羞红了脸说道:“叔,你别笑话我了,赶紧过来好好疼惜我吧。”

“好说好说。”我这时候到没有先前那么急躁了,反而很享受李翠芬这幅急不可耐的模样。

李翠芬见我没了动作,又在我两腿之间摸了一把,见我还十分坚挺,也是松了一口气说道:“我还以为叔你这么快就完事了呢。”

“呵呵,到时候你别求饶就好了。”我微微一笑,褪完衣物,随后朝着李翠芬双腿间摸去,那儿鼓鼓地,肥肥地,摸上去柔嫩而软绵,再进一步,早已是泛滥成灾了汪洋一片了,收回手,反到了鼻尖闻了闻,气味很好闻,看来这小浪蹄子很久没有和男人在一起了。

拉开李翠芬的双腿,我便压了上去,李翠芬双眸紧闭。

“嗯!”

李翠芬又是一声轻呼,这声轻呼充满了愉悦,我微微动作了几下,李翠芬身子像是海浪一般,一阵一阵的,两座高挺的玉锋此刻也是变成了两只小白兔,一跳一跳的。

我不停的冲刺着,李翠芬也没有闭眼,目光就这么看着我,眼神有些迷失,表情似乎极为享受,看着似乎是努力压制着自己想要呻吟出声的冲动,我冲刺的动作越来越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碰女人原因了。

“啊!嗯~”

这时候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呻吟声,不过不是李翠芬,而是我儿媳妇马淑芬,我又想到了我马淑芬那火辣的身材,虽然李翠芬身材也很好,但是比起马淑芬还是略逊一筹,我闭上双眼,将李翠芬想象成我儿媳妇,我明显的感觉到我的金刚杵比先前有长了一分,又硬了一分,李翠芬也明显感觉到了我的变化,白花花的身子也不停的在我身下扭动。

就在准备进步加快冲刺的频率的时候,李翠芬突然坐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我的身子跟着我的身子一起耸动,李翠芬贴在我的耳旁说道:“叔,我真恨没早点和你做这事,你比我遇见过的男人都强太多了。”

“现在也不晚。”我抱着李翠芬一边耸动一边说道,这时候李翠芬突然伸出了舌头在舔我耳朵,我感觉全是的血液都冲向了我的金刚杵之中,李翠芬似乎不满足于此,又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随后坐在我身上一上一下的,像极了骑马一般。

“嗯~”李翠芬努力克制的自己的声音,这一点让我尤为兴奋,以前都是偷偷的躲起来听儿媳妇的声音,眼前此情此景,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我都不记得了,可能是很久没有磨刀的原因,我的金刚杵超乎我自己的预料,虽然李翠芬每次动的快感都充斥这我的全身,但是我明显的能感觉到金刚杵一次比一次坚挺,一次比一次坚硬。

李翠芬的表情似乎是得到了极大满足,突然李翠芬停止了动作,正当我疑惑之际,只见李翠芬在我身上蹲了起来,一股亮晶晶的液体从她那片神秘的地带喷涌而出,弄的我满身都是,那股亮晶晶的液体之中充斥着女人独有的香味,刺激的我尤为兴奋,仿佛回到了二十岁一般,我直接一把将李翠芬按在我了的身上,李翠芬此刻身子在不停的颤抖,似乎没有力气在动了,我哪能放过她,腰马合一,我的金刚杵不停的朝着李翠芬那片神秘地带顶着。

这一次李翠芬终于没有忍住,叫出了声,那声音在此时此刻我听起来犹如天籁一般,格外动听,身下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李翠芬似乎有些招架不住了,挣扎了两下,但是我被按住了,我继续向上顶着。

“叔,我不行了,好叔叔,你放过我。”

听着李翠芬的求饶,我充耳不闻,动作一次比一次快,最后在李翠芬一次次的求饶之下,我终于达到的最高点,李翠芬胸口奶水已经渗了一身,李翠芬表情十分满足,语气有些哀怨的说道:“娃儿的奶水全弄洒了,叔,你往后可得多帮衬着我们娘俩一点啊。”

“那是自然,叔怎么会不照顾你呢。”说着我有在李翠芬的胸口狠狠地揉捏了几下。

出来也有些收时候了,便没有和李翠芬多聊了,毕竟我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可惜啊,要是马淑芬该多好,那感觉肯定比李翠芬要好不少。

虽然身体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可是这一整晚我都没有睡好,满脑子都是儿媳妇马淑芬,就这样浑浑噩噩的睡着,在梦里我将马淑芬狠狠的收拾了好几顿,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居然和年轻的时候一样,裤裆湿了一大块,这不禁让我有些开心。

一觉睡醒已经日上三竿了,今天虎子没有上工,所以马淑芬在我面前没有太多不自在,简单洗漱了一番之后,便和他们一起吃了午饭,在家里转悠了会儿闲的我有些无聊,准备去隔壁找李翠芬玩一会儿,可是刚出大门便看见李翠芬家的大门紧锁着,想来应该是去卖昨儿榨的那些油去了。

虎子又没出工,在家里呆着也没意思,索性我就在村里溜达,走到村东头,有些疲倦了,我便靠在一个白桦树旁点了根烟,看着蓝天白云,又回想了一下昨天那场酣战,确实很舒服。

“哟,彪叔啊,干啥呢这是,怎么来村东头了。”

这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我思绪,我一看,那人是我一个远房表叔的儿媳妇钱玉梅,按辈分我还得叫她一声表嫂,不过我小叔是小房生的孩子,比我还小好几岁,钱玉梅今年也才二十六七左右。

“哟,这不是表嫂嘛。”我讪讪一笑说道,钱玉梅一怔,随后也是反应过来了,而后哈哈一笑说道:“彪叔还真会说笑,咱都出五福了,您老还管我叫表嫂,折煞我了。”

“哪有,哈哈。”我也是哈哈一笑,钱玉梅在村里的风评一直不是很好,不过接触也不多,我也不知道真假,钱玉梅这时候问我道:“彪叔,你这是在干嘛啊。”

钱玉梅这时候走近了几步,就她看人那眼睛媚眼如丝,时时刻刻都在想男人,脸上随时都泛起一朵桃花,嘴唇还时不时地咂一咂,保持着湿润,就像刚舔过什么玩意一样,再看那,走起路抖得那才叫厉害,真搞不懂是太大呢还是太松,恨不得把头伸进衣服里去看看,我想着便打趣地说:“我在等你得嘛。”

“彪叔你还真会说话,等我干啥呢。”钱玉梅说道,看着她那样儿,我估计村里那些闲言碎语多半八九不离十。

“都说你好看,我这不就在这等这你咯。”我语气略带戏谑的说道,钱玉梅脸上则是出现了一丝轻蔑,不过转瞬即逝,钱玉梅抿着嘴看了我两眼说道:“可惜彪叔你岁数太大了,不然啊我可要好好折腾彪叔一番。”说完钱玉梅也是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不过眼神之中更多的是轻蔑,闻言我心中也是冷笑连连。

“玉梅啊,你过来。”我朝着钱玉梅招了招手。

钱玉梅闻言也是有些疑惑,不过还是过来了,这点面子她还是会给我的,走道我身旁问道:“彪叔,你让我过来干啥呢?”

这丫头身上那股子骚味真让人难受,我坏坏一笑说道:“我刚刚来的时候捡了一个大宝贝。”

“哦?是什么宝贝?”钱玉梅脸上那股疑惑之色更为浓郁,我看着钱玉梅那双勾人的眸子说道:“在我的口袋里,拿不出来,不过我敢保证,你肯定喜欢,你要是喜欢我就送给你怎么样?”

“彪叔算了吧,你自己留着吧。”钱玉梅摆摆手说道,看着她要离开,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说道:“你急啥嘛,来来给你摸摸。”我说着把钱玉梅的手往自己的口袋里放,还别说这丫头虽然是个农村姑娘,但是这手吧真是柔弱无骨,一点不像农村女人的肉,水嫩水嫩的。

我将钱玉梅的手放进了我的口袋,钱玉梅此刻面露不悦的说道:“彪叔,什么也没有,我可没功夫和你闹,我约了朋友去镇子上买东西呢,你快放开我。”

钱玉梅正要将手抽出来,我在她的手上揉捏的两把,一下子就有了反应,两腿只见的金刚杵一下子挺立了起来,然后我又将钱玉梅的手往中间挪动了一些,钱玉梅的手刚刚触碰到我的金刚杵,整个人仿佛触电了一般,看着我表情显得十分震惊。

“叔,你可真坏。”钱玉梅说完便看看四周,见没人,脸上便闪出几分诡异的神情。到跟前,眼睛眨了两下,露出一丝荡的神情,小说声:“叔,跟我走。”

“去哪儿?”我问道。

“不许问,你跟我走就是咯。”钱玉梅语气略带强硬的说道。

我便跟着钱玉梅神神秘秘地走着,看着她的在前面一扭一扭的,我的心里便又不安份起来,恨不得上去捏一把。转眼工夫便钻进后山的林子里,钱玉梅再四下看看没人,便坐下。我有些奇怪,先前看钱玉梅那急不可耐的样子,可是现在她自己一屁股坐下来了,难道是我想错了?

钱玉梅看了我一眼,示意道:“过来坐。”

我也没多想,便过去挨着坐了,钱玉梅看向我这边,眼神有些荡漾。有些陶醉的样子望着林东,逗笑说:“叔,想不想看安逸的?”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