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男朋友整天让我光着-为什么摸下面是水还是尿

“嫂子,你放开我……”陈小顺嘴上这样说,身体似乎被电流激荡着。

孙丹并没有放开他,而是稍稍用力,竟然将他拽坐在靠东墙的一个木床边,上面有柔软的床垫,显然是夏天她睡觉的地方。

“嫂子,你要干什么啊”陈小顺感觉着女人的体温,他的心几乎跳出了嗓子眼,不能呼吸了,背对着她,不敢动,好像动一动就能引爆什么相仿。

这时候,孙丹却松开抱住他腰部的双手,正当陈小顺以为她要放开他的时候,孙丹却又迅速从他身后双臂像蛇一般缠住了他的脖子,双唇贴向他的脸颊,灼热的呼吸在他耳边浮荡,“小顺,不知道多少次梦里,我梦见你来我家了,然后我就这样抱着你,然后我们就滚在床上……”

我去,这不是春梦吗!陈小顺浑身打了个激灵,脸颊泛起了一道红晕直到耳根,眼睛瞪了溜圆。他青春期额尔蒙分泌是极其迅速的,就连此刻,身心也被她搞的乱七八糟。

文学900863127146.jpg

孙丹竟然越抱越紧,两团东西在弹着他的后背。

“嫂子……”陈小顺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理智几乎都被孙丹征服了,很想推开她,可这刚硬的身子却也被软化了,整个人被这温柔环绕,呼吸也变得急促,拿开她一只手臂,另一只手臂又勾了上来,终究还是被她推倒在床,被她骑上了身子……

我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被强暴陈小顺头顶冲上了一股热流,她徘徊在他嘴角边的唇,让他有种吞食的欲望,终于,按耐不住了,主动去亲吻她……

就在这时候,炕上哇地一声,那个婴儿又醒了。

孙丹顿时也清醒了,急忙放开陈小顺,急忙去抱孩子。

“嫂子,我走了……”趁着孙丹哄孩子的机会,陈小顺快步出了房间的门。

来到外面的时候,他还感觉全身火烧火燎的,下面的某个地方还在顶着裤子。

下午的时候,陈小顺去北甸子屯给一户人家安装了四个监控头,又修了一个电脑,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但天空很阴沉,样子像是黑天一般。

他正想做晚饭的时候,突然想起赵小芳来。赵小芳让他今晚去给她修电脑,而且,赵小芳还让陈小顺去她家里吃晚饭。

可是,晚七点的时候,天空就开始乌云密布,之后空间里有凉风刮过,乌黑的天空被闪电撕裂一道口子,一声霹雳,空间里顿时雨帘悬挂。这是一场很大的风雨。

陈小顺在屋子里一边抽烟,一边心里七上八下的翻腾着。下这么大的雨自己还要去赵小芳家吗

想到十有八九是去不成了,陈小顺虽然有点如释重负,但心里却泛起不知道是失落还是遗憾的滋味总之,心里是五味百感杂陈。

果然这雨下到了八点也还是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就在这时候,陈小顺的手机响了,一看竟然是赵小芳的号码。他迟疑了片刻,还是接听了。“喂……”

“陈小顺,你怎么还没来啊都快八点半了,你不是答应八点来吗”电话里传来赵小芳不高兴的声音。

“我去,外面吓这么大的雨我怎么去啊”陈小顺本能的拖延着说道。

“你还是个男人吗,就这么一侉子远,下点雨就能阻挡你你还是不想来吧”

“没有啊……确实雨太大了,不就是修电脑吗,要不……明天吧”陈小顺试探着答道。

“不行,你要还是个男人,就不能言而无信……啊!我害怕打雷,小顺,你快过来陪陪我,求求你了!就算今晚我们不修电脑,你也该过来陪陪我,就我一个人在家……”电话里赵小芳的声音果然在颤抖。

“为啥你一个人在家你老公呢”陈小顺很谨慎地问。

“他啊,去白城子了,去包工程去了,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呢!小顺,我害怕,你快来啊……啊!又要打雷了……”赵小芳几乎是瑟瑟发抖的叫着。

“好,我这就过去……”陈小顺虽然犹豫,但还是答应了。今天在果园子哪里的那一切,让他相信赵小芳着的是怕打雷的。他挂断电话,把烟蒂熄灭在烟灰缸里,然后找到自家的雨伞,顶着风雨雷电出门了。

村街上已经被雨水汇集成奔流的溪水,陈小顺的皮凉鞋顿时就变成水鞋。没走多远,他手里的雨伞就被一阵大风掀翻了。到达赵小芳家门口的时候,浑身已经被雨水淋透了。

赵小芳的男人是孟村支书的大公子,房舍院落当然是窝堡屯一流的。房舍是宽敞高大的四面瓷砖镶嵌的平台。在农村叫“楼座子”,言外之意就是楼房的第一层,事实上也是,除了没有楼梯以外,其他设计都和楼房一样的,卧室厨房卫生间都一应俱全,冬天取暖的也是地热。

房舍周围是高高的红砖院墙,前面是镂花黑漆的两扇大铁门。此刻大铁门是敞开着的。

陈小顺深吸了口气,快速沿着溅着雨水涟漪的甬道走向房门。

他把雨伞收了,进到房门里,把雨伞放在门边了。

不知道为什么,房子里没有开灯,只有闪电亮光划过宽敞的客厅。

“小顺,你终于来了……”

朦胧中,赵小芳穿着短衣短裙飞奔进陈小顺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宽广健壮胸膛,身体似乎还在颤抖着。

我去,看来这个女人还真的怕雷,不像是装的。陈小顺愣了一下,这样的情景,这样的氛围,一个怕雷的女人投进他的怀抱,显得是那样的自然,而且,今天白天在果园子屋子里的床下,两个人已经搂抱在一起那么久了,此刻,他没有什么难为情的了,他急忙安慰道:“没事了,不要怕!”

陈小顺突然感受到了男子汉保护弱小的豪迈,而且,还有女人的气息个柔软的体感让他无限温暖,他轻轻拍打着她圆润的脊背,很自然的用手去分开她凌乱的黑发,让她娇俏的脸颊露出来。

“你来了,我就不害怕了。小顺,衣服湿透吧”赵小芳松开了抱着陈小顺胸膛的手,“洗个澡吧,我给你清理下,先穿睡衣,晾干了再穿,不然会生病的。”

“别,我只是外衣湿透了,里面还好,一会就干了。”陈小顺尴尬的笑了笑,他是担心她给他拿她老公的衣服给自己,他说着就把自己的外衣脱了,摸黑挂在衣服架上。

“噢,那样也行……”赵小芳显得有些失落的样子。

“为什么不开灯呢”陈小顺很疑惑地问。

“哦,我怕开灯招来雷的,你来我就不怕了……”赵小芳说着就起身开了灯。

客厅里宽敞明亮,不逊于城里楼房的装饰。最显眼的是墙上的大幅的婚纱照,上边是一身白纱的赵小芳和一身黑西服的孟凡义。

“小顺……你坐,别傻站着,喝杯热水……”赵小芳替陈小顺白开水,送到他的手里,同时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

陈小顺顿时一阵激荡,柔软的沙发,女人的身躯更是柔软芬芳。

赵小芳今晚是一件低领白小衫,下面是黑色包臀短裙,那双修长白皙的腿灯光下格外惹眼。

陈小顺因为冲动而拘束,他的神色有点紧张,几乎不敢去看女人的太多裸露的地方,微微侧过头去,双手捧着那杯白开水,喝了一小口。当然,他的脑海里会时不时的闪现今天果园里的情形,尤其是那个木床下的肌肤之亲。

“轰隆隆……”一道雪亮的闪电划过,之后就是炸雷。

“啊……”赵小芳又是一声惊叫,不顾一切猫进陈小顺的怀里,又瑟瑟发抖了。

陈小顺却是被她的美妙身躯电了一下,一激灵,本能的去轻拍她的光洁的脊背,嘴里说:“不要怕,一会就过去了……”

赵小芳在陈小顺的怀里猫了很久,窗外的雷电似乎远去了,陈小顺赶紧推开她,说:“没事了,好像停了。”

赵小芳感觉陈小顺好像要走的样子,心里顿时发慌,就急忙说:“对了,你还没吃饭呢,都说好了来我家吃吗,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可是后来就开始打雷下雨,你等着,我去热热端上来。”

赵小芳在厨房里忙了一会儿,就来到客厅里,把饭桌放到客厅里,之后就端上几个菜,其中竟然还有小鸡炖蘑菇。

赵小芳穿着包臀裙,露着大白腿在出来进去的,美妙的女人韵味让陈小顺心里直忽闪,竟然眼神色眯眯的发直!

感觉到陈小顺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赵小芳心里一阵得意和欣喜,这是她期待的,但她却是一副娇羞的样子,嗔道:“小顺,你啥眼神啊,色狼……”

陈小顺喉结滚动了一下,说道:“你和上初中那时候真的不一样了。”

赵小芳瞪了他一眼,说:“这不是废话吗,那时候我是一个小姑娘,我现在已经是女人了,能一样吗”

赵小芳说着,已经把酒杯都摆好,拿出一瓶红酒,给两个杯子里都斟了大半杯。

见陈小顺还是那样痴迷的样子看着她,顿时挺紧张,脸色花一般的红,她急忙端起酒杯,娇声说:“小顺,咱俩走一个!”

赵小芳今晚要做足功课,说完她自己先扬起白皙的脖子一饮而尽,倒是有点再现当年那个豪爽女孩子的样子。但现在却是十足的女人味,她放下酒杯以后,原本嫩白的脸蛋上泛起桃花一般红晕。

我去,这个女人还是上学那样的性格啊,从喝酒就看得出啊,陈小顺有点发怵,敢端酒杯的女人,就不是一般的酒量,他端起杯,竟然没有干,而是喝了一半。

“我说,大哥,你还是个男人吗喝点酒还扭扭捏捏的!”赵小芳这样责怪却哧地笑了,腮边的小酒窝格外迷人。

陈小顺心里荡起涟漪,他说道:“喂,你比我大两岁,干嘛叫我大哥”

“那你就还是叫我芳姐吧!”赵小芳眼波一荡,催促道,“小弟,赶紧把那杯酒给姐喝了,今晚我们尽情的喝一场!”

陈小顺知道自己不喝点也有失男人的尊严,便端起杯干了。

赵小芳又抄起酒瓶子,给两个杯子又斟上了,然后没急着端,眼神荡漾地看着他,说:“小顺,我一直有个问题没机会问你……在初中的时候,那次你和孟凡义打架,我帮了孟凡义,你心里是不是一直记恨我”

陈小顺一愣,没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陈年旧事,便想了一会儿,说:“没有啊,有什么好记恨的,我知道那时候你在追求孟凡义,他的家庭条件好啊!”

“可是,孟凡义还牛逼哄哄的,就仗着孟家有钱有势!可是,我最终还是嫁到你们王窝堡的孟家来,他有什么可牛的现在还不是对我俯首帖耳”赵小芳说着自己抿了一口酒,看着他。

提起孟家人,陈小顺难免不反感,就讥讽道:“你嫁到孟家来,你有嫁入豪门的感觉,可笑!”

“我就想争口气嘛!”赵小芳眼神儿火辣辣地看着他。

“可是,你没有想到吧,你竟然找到一个种不出苗的男人吧”陈小顺当然听人说过,赵小芳的老公孟凡义是个造不出孩子的男人,他想印证一下。

赵小芳愣了片刻,有点辩解地说:“在咱们屯子里,像我这样没孩子的女人也有十个八个的,整个山头村更多,有几十对夫妻都没孩子,也不单单我老公不行啊,再者说了,我公爹不是让上面专家来检查了吗,说不是男人的问题,是我们女人的问题……”

“草,你公爹那是扯犊子,明明是那些男人在糠醛厂打工,化学东西把他们的命根子给摧毁了,竟然赖到你们女人的身上,你们不觉得冤枉”陈小顺又狠喝了一口酒。

这话当然是刺痛了赵小芳的伤疤,其实她心里也明镜似地知道是男人不行,只是没法印证而已,自从今天看见陈小顺那根出类拔萃的利器,她的心里一直在荡漾着什么,就不无挑衅地说:“我的男人是不中用,可是你中用吗你的种子可以给女人种出苗苗来”

陈小顺似乎受到某种亵渎一般,一拍胸脯,说道:“不能给女人种出苗,那还叫男人吗”

“这么说,你给哪个女人怀过孩子了”赵小芳有点吃惊地看着他。

“没有啊,你这话啥意思”陈小顺有点窘迫。

“既然没有给谁怀过,那你怎么知道你的种子就能出苗呢”

“这……反正我肯定能行……”陈小顺确实找不出自己能行的证据来。

“嘴说行有什么用,要动真格才能验证……要不,你先给我种一个试试看能不能出苗”赵小芳的眼神儿里充满着挑逗。

陈小顺顿时心里一阵,我去,自己这不是落入这个女人的圈套里了吗他杯子里的酒又干了,问道:“姐,你不是让我帮你修电脑的吗怎么又变成种地了”

“修电脑哦,今晚不能修了,外面还有雷声,不能开机的,这个你都不懂亏你还是修电脑的呢!今晚我们就喝酒……”赵小芳眼神却瞄到了陈小顺正在蠢蠢欲动的那个地方。

“压根我就说晚上不能修电脑,你非得让我晚上来吗,不会就是为了喝酒吧”陈小顺似乎预感到她说修电脑只是一个借口吧

“你今天在果园子里撒尿侮辱我,这笔账还没算呢!你不会以为没事了吧……”

“姐,你到底想怎么惩罚我”

“罚你陪我喝酒啊!”赵小芳说着哧地笑了。她倒是没忘记给陈小顺夹菜,两个人喝的似乎沉闷的样子,接连喝了几杯,赵小芳面色就更加桃红了。而且,她好像身体无限燥热的样子,竟然去伸手去解小衫领口的扣子。

赵小芳解扣子的动作故意那样的缓慢,白嫩柔软的指尖在那扣子上滑动着,这细微的动作一直在吸引着陈小顺的眼球。上面那两个扣子解开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弹了一下,当然是黑蕾丝胸罩里的两个饱满的大球,明显是颤巍巍的。

女人这个看似无意的动作却是最有效的撩拨,她摆出无视陈小顺痴迷看着的眼神儿,随便就转了话题:“小弟,你姐我真的没有许雅丽好看”

陈小顺不敢看了,唯恐自己忍不住扑上去,他移开目光,低声说道:“你们两个都很美,你更像个女人……”

“本来我就是女人了吗,许雅丽还是黄花闺女”赵小芳眼波一闪,问道,“你和许雅丽有没有那个呢”

“哪个”陈小顺懵懂地问。

“你傻啊就是你们两个有没有睡在一起呢”赵小芳问这话时候有点呼吸急促。

陈小顺顿时脸红了,急忙说道:“我们还没结婚呢,怎么能有那事儿我们都承诺留到新婚之夜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陈小顺毫不含糊地回答。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