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院长在办公室办了护士长,女局长痒

如果换做其他男人,朦胧的察觉到自己的妻子和小青年有关系之后,肯定会立刻离开,即便不能一同离开,那也会让妻子离开的。

但是表姑父明显是知道昨晚的事情,却选择自己率先离开,而让表姑四天后再走,加上刚才这番话,不免让我怀疑,表姑父所说的照顾,并非是精神上的照顾,而是肉体上的。

这个疯狂的想法萌生出来之后,我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如果真是这样,那必定是因为表姑父知道自己无法让表姑享受女人的快乐,所以才想让表姑在我身上承受欢愉的。

我装作什么都没听出来点头道:“放心吧,表姑父,我会把表姑当成我妈妈一样照顾的。”

表姑父笑道:“也不用这么严肃,就当成普通的女人就好了。”

这话让我脑子再次懵了下来,表姑父虽然没有明说,但已经彻底挑明了。

文学900863127157.jpg

我顿时脸色通红,不知应该如何回应。

好在外面传来表姑喊我们吃饭的声音,这才打破了尴尬。

或许是因为要给表姑父践行,这顿晚饭非常丰盛。

看着表姑和表姑父恩爱的坐在一起相互夹菜,一股醋味儿开始弥漫出来,我的心里也隐隐有些不大舒服。

“小亮,喝一杯吧。”表姑父拿出下午买回来的白酒,给我倒了一杯。

碰杯后一饮而尽,表姑父冲着表姑说道:“老婆,这几天给小亮好好补补身子,你看看我们才来几天,小亮都瘦成什么样了。”

我还没回味过来这话中的味道,就看到表姑俏脸瞬间娇红起来,都红到了耳根处……

这顿饭吃的还算愉快,我们也没有说起任何不好的事情。

我的酒量并不是很好,二两白酒下肚,整个人就轻飘飘起来,而表姑父更是将剩余的白酒全都喝完,大着舌头嘟嘟囔囔说了一些我听不明白的话,然后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过去。

我见状也有些招架不住,和表姑搀扶着表姑父回到房间,我也头晕瞌睡,冲出房间吐了一番后才朝自己卧室走去。

连衣服都没脱就躺在床上,虽然被酒精麻痹,但我的脑中并没有任何欲望的想法,在醉酒之下闭眼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表姑的声音响了起来:“小亮,刚才你吐了一身,我帮你洗个澡吧。”

表姑魅惑的声音传来,我猛地睁开眼睛,大脑也瞬间清醒过来。

表姑竟然要给我洗澡?

这一刻,我竟然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确定问道:“表姑,你刚才说什么?”

“那个……”表姑支支吾吾起来,声音好像蚊子一样说:“我给你洗个澡吧。”

我脑子嗡嗡乱响,表姑和表姑父今天所说的话还有行为未免也太过于撩拨人了吧,我心中起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却又感觉不会实现。

抬起头发现表姑就在门口等着。

不再去想其他,我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肿胀着裤裆走了出去。

表姑朝我裤裆看了一眼,极美的脸蛋通红无比,但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欲望,而是朝表姑父房间看了一眼,转身进入了浴室。

表姑父的鼾声四起,喝了那么多的酒,此刻已经呼呼大睡了。

进入浴室后,我的大脑虽然清醒,但是四肢却不受控制,想要脱了衣服,却根本就没有办法脱掉。

表姑见状莲步款款走了过来,好像古时候丫鬟伺候主人更衣一样,温柔将我的衣服过了干净,很快,我那结实健壮的上身便裸露了出来。

因为一直都在送快递,我的身体非常结实,全都是肌肉疙瘩,而且腹部还有六块凸显的腹肌,更为重要的是那两条让无数女人都会疯狂的人鱼线。

“小亮,你的身材真好,比你表姑父强多了。”表姑盯着我的上身打量,虽然那次洗澡已经被表姑看光,但这一次,我知道,她是将我当成一个男人看待的。

“表姑,我的身体你都看过两次了,可是你的我一次都没看过呢……”

我说着舔着嘴唇,伸手朝表姑的衣领探了过去。

表姑今晚穿着一套碎花睡衣裤,虽然宽大,但胸脯还是被撑得老高。

当我的手指触碰到纽扣时,表姑剧烈颤抖了一下,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她,自然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呼吸急促起来。

“你这孩子,别看了,我帮你脱了裤子吧……”

表姑娇嗔白了我一眼,微微弯腰,伸手解开我的皮带,慢慢将我的裤子拉了下去……

这种感觉更是让我难以忍受。

表姑已经见过我的玩意,但这一次跟上一次总归是不太一样的,所以急忙别过了头不敢继续去看,脱掉我的裤子后扔在了脏衣篓里面。

我的呼吸无比急促,在一次,我以这种样子和表姑共处在浴室里面,但不同的是,表姑上身没有任何遮挡,那那座巨峰,就好像雪山一样耀眼。

为了可以一睹表姑下面的风景,我呼出一股酒精气体,喘息说:“表姑,我帮你脱吧。”

“嗯。”

表姑轻轻应了一声。

脱了衣服以后,我的手越来越不安分,表姑突然用隔壁将我的手拦了下来,不敢直视我的目光,嘤嘤说道:“小亮,别这样,今晚只是洗澡,我不想做其他事情了。”

本以为表姑已经放开了,但却再次抗拒,让我非常无奈。

不过我也没有强迫,明天晚上表姑父就会离开,我和表姑还有好几天单独相处,到时候发生点什么事情,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儿了。

表姑和我这个足以当她儿子的年轻身体赤裸面对,呼吸无法克制的急促起来。

我知道她的寂寞,但是却碍于女人的贞操,始终无法在我身上享受欢愉,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满足。

莫名的,我觉得表姑非常的可怜,一个女人竟然被婚姻折腾成了这种模样,如果是我,恐怕死的心都有了。

“小亮,站在淋浴下面,表姑帮你洗身子吧。”

我按照表姑的吩咐来到淋浴下面,当水流冲刷在身上时,我腹腔内那熊熊燃烧的欲火也被激灭。

沐浴露在表姑手中被打发起泡,我如同一座木雕一样,直挺挺站在淋浴下不知应该如何。

表姑将布满泡沫的手涂抹在我结实的胸膛上,每一寸肌肤都没有放过,又慢慢朝下蔓延,滑过六块腹肌的下腹,来到了已经被修整过的草丛上面。

这种感觉快要把我折磨疯掉了。

“小亮……”表姑轻吟一声,突然伸手将我做梦都想进入她身体的玩意抓在了手中……

“表姑……”

表姑紧握玩意的瞬间,她的举动让我彻底发狂起来,控制不住喊了一声,我伸手直接抓住了表姑的酥胸。

猛烈揉捏之下,表姑好像一滩水一样躺在我的怀里,紧握玩意的手也在无意识的撸动起来。

“嗯……”

表姑娇喘一声,用身子蹭着我的胸膛。

从花洒流淌下来的水浇灌在我们身上,我一边揉捏酥胸,一边轻轻抚摸表姑上身的每一寸肌肤。

表姑‘啊’的一声放肆喊了一声,一边放肆亲吻我的脸,一边摇头喘息:“不行,我们这样就可以了,绝对不能进去,不然我会丢掉贞操的……”

表姑还在做着反抗,但是只要让她感觉到愉快,便会沉底沦陷。

我强迫似的继续,表姑很快便承受不住,不知道过了多久。

表姑刚才还欲望高亢的表情在巅峰抵达之后瞬间变得严肃起来,我见状顿时一愣,不知到底怎么回事儿。

男人的巅峰达到之后,便会对这种事情没有任何欲望。

而女人和男人不同,但凡第一次巅峰达到之后,便会索取下一次的巅峰。

表姑现在的表情变成这样,很可能是有事情要发生了。

她突然从洗漱台上滑了下来,用手搓了把脸,伸手从脏衣篓将自己的睡衣拿了出来。

我见表姑想穿衣服,急忙拦住她问:“表姑,你做什么?刚才我们相互间不是很舒服吗?”

“小亮,我们这样已经错了。”表姑摇头,一边穿衣一边说:“我们这样做是尤为道德的,我们年龄的关系,根本就不能这样。”

我着急辩解:“可是这世界上不是有很多这种事情发生吗?”

“但那是别人的事情,我们不能这样。”表姑接着说:“而且我是有丈夫的人,更加不能做出这种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关键时刻,表姑还是将表姑父搬了出来。

此刻我已经欲望高涨,恨不得直接强迫表姑。

但是这样做,就是伤害了表姑,逼着她做出了她不愿意的事情,相对于忍受饥渴,伤害表姑是我更加不愿意面对的。

轻叹一声,我用力屏息了心中的欲火,看着表姑穿好睡衣后匆匆离开,我握紧拳头在墙上使劲儿砸了一下。

我的酒醒了不少,将身上的沐浴露冲洗干净,光着身子回到房间躺了下来。

迷茫无比的看着天花板,许久后,隔壁传来开门声,一缕轻微的脚步来到我的房门口,跟着房门打开,表姑的半边身子探了进来。

见表姑过来,我激动起身,本以为她想通了,但表姑并没有吭声,而是扔来了一条用过的小裤,便关门离开……

我心中涌起一股复杂的情绪,伸出手将其接住,气喘吁吁无力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因为昨晚的事情,第二天我早早起床,生怕看到表姑无地自容,迎着寒风朝站点赶去。

站点八点钟才开门,我不到七点半便已经来到了门口。

本以为不会开门,没想到站点的店门竟然虚掩。

外面寒风凌冽,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急忙冲了进去。

店里面非常暖和,让我在寒风中冻僵的四肢也有了一些知觉。

不过店门虽然开着,但是却看不到一个人,让我觉得有点儿奇怪。

纳闷之际我正准备喊一声,却突然听到,从后仓传来一缕微弱的女人哼声。

这声音让我困惑无比,店里的钥匙是客服冯倩倩拿着的,而这女人的哼声听起来也像是冯倩倩发出来的声音。

冯倩倩和我年龄差不多,不过因为家境贫寒,高中毕业后便来到社会上打工,来到这家快递站点的时间比我长很多,所以因为是老员工,便被老板委以重任。

提起冯倩倩,不得不说的就是她丰满的身体和精致的脸庞。

或许是出社会的时间太早,她应该已经被男人给开发,胸部发育的非常不错,简直就是人间极品。

而且那丰满的臀部看一次就激动一次,有时候我会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过想归想,我并没有做过任何逾越我们同事关系的事情,而且冯倩倩似乎对我也没有太多的想法,毕竟我也是一个社会底层的屌丝。

言归正传,这声音非常微弱,而且听起来让人浮想翩翩,猛不丁,一个疯狂的想法子啊脑中萌生了出来。

莫不是冯倩倩和什么人在后仓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个想法萌生出来,我顿时兴奋起来,小心翼翼走了过去,探出脑袋朝里面一看,可当看清楚里面的画面时,我脸色就变了起来。

此刻的冯倩倩正无比虚弱的躺在地上,用手吃力的捂着胸口痛苦无比,而整个后仓就之后她一人,根本就看不见第二个人。

我顾不得三七二十一,急忙冲了过去:“冯倩倩,你怎么了?”

“肖亮,疼……我疼……”冯倩倩吃力挣扎,应该躺了很长时间,脸色苍白,额头也渗透出汗珠,一向坚强的她,眼眶也涌出了泪珠。

“怎么了?”我着急问。

“刚才我取东西的时候,被货架上的货砸在了胸口,现在疼的要死……”

女人的胸脯是最娇嫩的,冯倩倩这样子看起来非常痛苦,要是真被砸出了问题,那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她以后的生育。

我急忙说道:“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你这样躺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冯倩倩紧咬牙关说:“不了,我现在已经没有刚才疼了,而且去医院要花费很多钱,我的工资刚寄回去供弟弟念书了,没有钱看病的。”

这话让我感慨万分,可冯倩倩这样子根本就不是个事儿,必须要尽快治疗才行。

我寻思着也顾不了其他,忙说:“冯倩倩,你这样不是个办法,你先把衣服解开,我看看有没有砸伤!”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