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H好紧好爽:在公车前后夹击

他这才看清是什么,大肆嘲笑道:“竟然买女人的内裤,你穿得进去嘛,傻帽加变态!”

  “你管得着嘛!”陈光宗有些急眼,看见墙根处放着一堆盖房用的石子,随手抓起一把,抛向了二癞子。

  “哎呦,你马来隔壁的……”二癞子被砸了个正着,疼得呲牙大骂。

  “让你骂人,让你不干好事,砸死你!”陈光宗连续抓起石子,如梨花暴雨般扔了出去,砸得二癞子抱头鼠窜,不断后退,拉开距离。

  “你们在干什么?”就在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陈光宗下意识的回头,只见美貌如花的许冰出现在不远处。

  “他欺负人,我正在反抗。”陈光宗指向二癞子,回答道。

  二癞子看见许冰,立刻被她的美貌所吸引,瞪大了眼睛。

  “喂,你为什么欺负人?我是新来的村长助理,有权处理村里的一切纠纷。”许冰亮明身份道。

  “你就是新来的村长助理?”二癞子先是一愣,而后转身就跑,比兔子还快,几秒内便跑出了胡同。

文学900863127230.jpg

  许冰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不明对方见到她为什么跑,难道自己长得很吓人吗?“那人谁啊?怎么跑了?”

  二癞子之所以跑,是因为不想被许冰看清他的长相,他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实在有损自己的形象。

  “他是我们村的地痞无赖,外号二癞子。”

  “他就是二癞子!”许冰刚上任,对药王村的情况不熟悉,老村长特意跟她提过二癞子。

  “对,这家伙偷鸡摸狗,挑戏小媳妇,半夜敲寡妇门,什么坏事都干,你可要当心点。”陈光宗善意的提醒道。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会怕他,敢在我面前耍流氓,绝饶不了他。”许冰野蛮的道。

  陈光宗撇了撇嘴,心里话:不是我小瞧你,就你这柔弱的小身板,遇上流氓的话,只能任人宰割。

  “估计嫂子快做好饭了,回家吃饭吧!”陈光宗推起摩托车,紧走几步,挡在了地上女式内裤的包装盒前。

  许冰并没有在意,扭动着迷人的身躯向前走去。

  饭后,趁睡午觉前,陈光宗敲响了许冰的房门。

  “这是我赔给你的,希望你接受。”许冰刚打开门,陈光宗快速塞给她一件东西,然后转身就走。

  “什么啊?”许冰往塑料袋里看了一眼,见是一盒女式内裤,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拿走,我不要。”

  陈光宗假装没听见,脚步未停,直奔秦兰的房间,走进屋后,有些不好意思道:“嫂子,我送你件东西,别嫌弃。”

  “你怎么忽然想起送我东西了?”秦兰又惊又喜,高兴的笑道:“无论你送什么,嫂子都不嫌弃。”

  “这可是你说的。”陈光宗将藏在后背的东西拿了出来,递给了秦兰。

  “这是……”秦兰做梦也没想到陈光宗会送内裤给她,不由得一阵错愕。

  “嫂子,你不喜欢吗?不喜欢可以扔掉。”

  “喜欢,喜欢!”即使秦兰不喜欢,也不能当面明说,欣然接受。

  “喜欢就好。”陈光宗暗自松了一口气,满怀期待道:“嫂子,我送你东西,你是不是也要给我点奖励啊?”

  秦兰顿时想起昨晚给陈光宗的香吻奖励,俏脸一红,踮起脚尖,张开性感的红唇,吻向陈光宗的嘴巴……

 “陈光宗,你给我出来,拿走你的东西,不出来,我进去了。”眼看秦兰即将吻上陈光宗的嘴巴,门外响起了许冰的声音。

秦兰急忙缩回了头,陈光宗顿时变得一脸扫兴,没有回话,眼看要得到嫂子的香吻了,你却跳出来破坏我的好事,真是郁闷!

一道靓丽的身影闪过,许冰走了进来,俏脸微寒,甩手将一个黑色塑料袋扔给了陈光宗,而后对着秦兰道:“兰姐,你最好管管他,别让他乱动别人东西。”

“小冰,你别生气,他送你什么了?”秦兰疑问道。

“你还是问他吧!”许冰不好意思明说,怒瞪陈光宗一眼,转身又走了出去。

“小宗,你送小冰什么了?不会也是内裤吧?”秦兰问道。

陈光宗尴尬的笑了笑,点头默认。

“这种女人用的东西不能乱送,送给我可以,但不能送给小冰,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没当场臭骂你一顿就不错了。你一定要记住,以后不能乱送了,如果真想送,可以来询问我的意见。”秦兰耐心的说教道。

“我知道了,这个也送给你吧!”既然买了,不能浪费,陈光宗干脆把许冰拒收的女士内裤,也送给了秦兰。

“秦兰,你在家吗?”

就在这时,院里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秦兰透过窗户向外看了几眼,急忙将内裤收了起来。“是王婶,估计又是来说媒的。”

王婶是村里的媒婆,特别喜欢说媒,三里五乡哪有未婚的小伙子大姑娘,她绝对一清二楚。最近两年,她也给秦兰说过几次媒,都被秦兰拒绝了。

秦兰没少拜托王婶给陈光宗说媳妇,但陈光宗是傻子,正常人根本不愿意嫁给他。

进屋后,王婶说明了来意,不是来说媒的,而是从秦兰口中打听许冰的一些情况,特别是许冰有没有对象,想找个啥样的对象之类的问题。

陈光宗听得直撇嘴,人家许冰刚来咱们村,你就想着给她张罗对象,真够敬业的。

毕竟接触的时间太短,秦兰只知道许冰没有男朋友,其它的一概不清楚。

没能打问出多少信息,王婶颇为失望,临走前大有深意的看了陈光宗一眼,低声对秦兰道:“我听说今天光宗去镇上买女人穿的内裤了,他是不是变得更傻了啊?”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你别听别人瞎说。”秦兰明知陈光宗买女式内裤是为了送给她和许冰,但这种事情不能明说,否则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只好装糊涂。

“我听在小卖部门口歇着的那些人说的,这还能有假?他该不会有变态嗜好吧,你可得小心点。”

听闻此言,陈光宗顿时满头黑线,不用问,肯定是从二癞子嘴里传出去的,传到王婶耳朵里,相当于全村人都知道了,我的名誉全毁了。

王婶不仅是媒婆,还喜欢打听东家长李家短,嘴上没有把门的,四处传闲话,村里有个大事小情被她知道,不出半个小时,绝对传得街坊四邻人人皆知,比村里的大喇叭还好使。

陈光宗转念又一想,村里人都知道他是傻子,早没有名誉可言了,爱怎么传怎么传吧!

另外,陈光宗还有一个疑惑,那天二癞子撞见了他给秦兰吸蛇毒,误以为两人私通,这事怎么没有传出去?当然,不传出去最好,他就怕二癞子没憋好屁。

送走了王婶,陈光宗刚准备回屋,秦兰道:“你换下的脏衣服呢,拿过来,我给你洗洗,算了,还是我去拿吧!”

“嫂子,你发烧还没好,腿上又有伤,应该多休息,改天再洗吧!”陈光宗劝道。

“扔到洗衣机里又不费劲儿,趁天热洗完晾上,下午就能干了。”

陈光宗的卧室很干净,这全是秦兰的功劳,每天都会给他收拾屋子,洗衣服做饭更是不在话下,有时还给陈光宗洗澡。

可以这么说,两人除了没干过生孩子的事之外,秦兰跟陈光宗的媳妇差不多,照顾的极为周全。

陈光宗从脏衣服里翻出了换洗的四角裤,想留下来自己洗,秦兰毫不做作的伸手道:“那件也拿来,我帮你洗了。”

“还是我自己来吧!”

“每次都是我给你洗,你自己又洗不干净。”秦兰抢了过去,塞进了衣服里,下意识的瞟向了陈光宗的下身,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婆婆临终前的遗言。

秦兰答应过陈光宗的母亲,如果陈光宗两年内找不到媳妇,她就嫁给陈光宗,给陈家传宗接代。如今距离约定的时间仅剩不足半个月,陈光宗肯定找不到媳妇。

有时她也会想,陈光宗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长得一表人才,只可惜摔傻了,不知道如果将来两人有了孩子,会不会受影响?

“嫂……嫂子,我身上穿的这条是刚换的,不用洗。”见秦兰看向自己的下身,陈光宗误会了她的意思,讪讪一笑道。

“我没说要给你洗身上穿的,我……算了,等到了时间再说吧!”秦兰瞬间脸色绯红,不胜娇羞。

“什么到了时间再说,现在说也一样,嫂子,你到底想说什么啊?”陈光宗追问道。

秦兰想了想,红着脸道:“小宗,你觉得嫂子漂亮吗?”

“漂亮,比电视上的明星还漂亮。”陈光宗毫不犹豫道,说的也是实话,不带一丝水分。

“如果将来有一天,我要嫁给你,你愿意吗?”秦兰的脸色更红,好似熟透的苹果,诱人忍不住扑上去咬几口。

陈光宗错愕道:“嫂子,你怎么突然跟我说这种话?我没有思想准备。”

“实话给你说了吧……”正所谓死者为大,秦兰要遵守跟婆婆之间的遗言约定,从未想过反悔,她迟早都要告诉陈光宗,既然话赶话说到这了,现在告诉他也无妨。

听完秦兰的讲述,陈光宗不知如何是好,我妈去世前,竟然留下遗言让我和嫂子结婚生孩子,传宗接代,我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呢?

 “小宗,家里没洗衣粉了,你去买袋吧!”

陈光宗正在考虑要不要跟秦兰结婚时,窗外传来秦兰的呼喊,他答应一声,起身走了出去。

村里只有一家小卖部,小卖部的门外有一棵两人才能合抱过来的柳树,长得非常茂盛,街坊四邻都喜欢在树下纳凉,打麻将打牌。

“傻宗,听说你去镇上买女人内衣了,给未来媳妇买的,还是自己穿啊?”

“肯定是自己穿,快把裤子脱了,让我们看看。”

“以后别去镇上买了,可以找你嫂子,直接从她身上脱。”

几个无聊的村民见陈光宗走了过来,纷纷拿他取乐逗闷子。

陈光宗对这些闲得蛋疼的人嗤之以鼻,懒得理睬,假装没听见,迈步走进小卖部。

此时,小卖部里只有一对年轻男女,女的叫王芳,小卖部店主的女儿,还曾是陈光宗的初恋女友,长得有几分姿色,身穿吊带短裙,黑丝袜,打扮的花枝招展。

若换成夜店之类的场所,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会认为王芳是小姐。

男的打扮得人摸狗样,头发梳的油光发亮,耳朵上戴着耳钉,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他叫常有米,跟二癞子走的很近,也是不学无术的主儿,经常在城里混,很少回村。

常有米正在跟王芳打情骂俏,眉来眼去,似乎两人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

“这不是傻宗嘛,正好我找你有点事!”

见进门的是陈光宗,常有米强行搂着他,又走出了小卖部,压低声音道:“我听说二癞子憋着劲儿的想教训你,至少打你个半死,只要你帮我做件事,我可以替你说说好话,让二癞子放过你。”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