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尺寸太大了求你,清穿之皇上吸奶文

我的脑海中闪过一丝恶趣,看着正在接电话的王雪儿,我爬了过去。

“我,我也想你了,老公!”王雪儿见我爬到她的身边,吓得声音都变了声调。

“老婆,你怎么了?声音怎么不对?”张易博问道。

“没有,这几天嗓子不舒服。老公,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王雪儿娇声道。

“应该快回去了!宝贝,哪里想老公了?”电话那头,张博易笑着说道。

“讨厌,你说呢!”

王雪儿撒娇的声音简直能麻死人,我听后感觉身体一颤,仿佛被电到一般,阵阵电麻感传遍全身。

“那怎么办呀,我又回不去,要不自己按摩一下,等我回去后再给你按摩,好吗?”

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我的手伸了过去,为她按摩起来。

王雪儿被我的突来动作吓了一跳,脸色苍白,不过随即闭上了眼睛,若无其事地继续打着电话,“嗯,老公,我等你回来给我按摩!”

“老婆,我爱你,我这还有事,先挂了。”

说完,张博易挂掉了电话。

电话一停,王雪儿就睁开了眼睛,快速向床里躲去,慌张地看着我,颤颤巅巅地说:“李叔,你看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我想睡觉了。”

我一看王雪儿的动作,知道今晚又没戏了,跳下床捡起裤子穿上后,失落地离开她家。

文学900863127236.jpg

回到家后,又一次的失眠了。

整整一个星期,我给王雪儿发信息,她也不回,上家里敲门,也不给开门,痛苦地煎熬了整整一个星期。

今天傍晚,王雪儿突然再次地敲响我的门。

“李叔,快开门呀!”

王雪儿抱着孩子焦急地拍着我家的门。

我打开门,扫了眼她后,把目光定在了孩子身上。

“这是怎么了?”

我接过孩子,在他的额头摸了下,很烫手,“孩子高烧,跟我去诊所。”

我抱着孩子率先向电梯冲去。

“叔,我回去换身衣服。”王雪儿慌张地说道。

我没有理她,抱着孩子下了电梯后,往诊所跑去。

到了诊所,给孩子量了下体温,38度1。

我急忙跑到处置室,找了些酒精和采血棉。

这时,王雪儿也赶了过来,“李叔,孩子没事吧?”

我看了眼她,气愤地说道:“没事才怪,你干什么去了?孩子烧成这样都不知道,38度1。你去西药柜儿科药拿盒对乙酰氨基酚过来。”

我拿着纱布沾着兑好酒精水,反复给孩子做着物理降温,重新量了下体温后,37度2,我瘫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地喘着气。

王雪儿看见我的样子,知道孩子已经没事,一下子抱住了我。

“谢谢您,雪儿,如果没有您,我真得不知道怎么办了。”

“起来吧,孩子没事了,走吧,回家!”我轻声地说道。

王雪儿立刻从我的怀里爬了起来,脸色潮红,羞涩地看着我,抱起孩子跟着我往家走去。

回到她家后,孩子已经睡着了。

我正跟王雪儿交待一些注意事项时,尿意袭来。

“雪儿,我回家一趟,一会再来!”我说道。

王雪儿看着我的样子,大概已经猜出我要干什么了。

她指了指自己的卫生间,冲我微微一笑。

我尴尬地看了一眼她后,也没推辞,向着卫生间走去。

进入卫生间后,冷不防看到旁边脏衣服篓里有一条白色的小底裤,在欲望的驱使下,我不禁拿了起来。

上面还有些异样东西留下的痕迹,我一下子兴奋起来!

我把底裤放在鼻子旁边,嗅着女性特有的气息,我的渴望席卷而来,忍不住自己折腾起来,连呼吸都不受控制了。

当我终于忍不住时,通体一阵舒泰。

我还来不及清理战场,雪儿就敲门了,“李叔,你好了吗?我要给孩子拿个尿不湿?”

“马上就好!”我赶紧把里裤放回去,硬着头皮走出来,祈祷着雪儿洗衣服时不要翻看,直接扔进洗衣机。

“雪儿,叔就先回去了!”

“嗯,晚安!李叔!”

回到家躺在床上,我却迟迟无法入睡,总是担心雪儿发现里裤上我的杰作,她会不会觉得我很猥琐?会不会从此鄙视我?万一她以后再不搭理我怎么办?

我被这些可怕的想法吓着了,辗转难眠,带着复杂的心情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我很晚才起来,简单地吃口饭后,准备去诊所看看。

刚出屋子,就看见了王雪儿。

她竟然只穿着小裤,手里拎着一个垃圾袋。

看也看到了我,脸色瞬间通红,放下垃圾袋后,快速地向家里跑去。

但到了门口后,却停了下来,转身羞涩无比地低着头说道:“李叔,昨晚谢谢你。”说完,快速地闪身进屋。

我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想起昨晚那一幕,脑海中再次生出了个邪恶的想法!

我收收心神,下楼后,来到诊所转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事,跟我招聘来的两个护士交待下工作后,开着车向电子市场奔去。

在电子市场,我买了一个无线的针孔摄像头,问清怎么安装和使用后,急匆匆地赶了回来。

坐在诊所里,脑子里不断地想着怎么才能安装在王雪儿的家里。

今年的七月比以往都热,室内开着空调也能感觉到外面的热浪。

护士孙梦兰露着大白腿,穿着白大褂来回地忙碌着,胸前的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隐约能看见她里面的白色里衣。

孙梦兰今年二十五岁,她的长的还算好看,体形纤瘦,凹凸有致,不过相对王雪儿来讲,却差了许多。

偶而看一看她的样子,是另外一种风味,此时,她显得格外的迷人,我的肾上腺素蔓延到了那里。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从昨天晚上开始到现在,满脑袋的龌龊想法,沉睡了五年的荷尔蒙,可能被王雪儿那个小蹄子勾引出来。

我的眼睛不时地瞄着孙梦兰,她的大褂下摆随着走动,来回地飘离着,无意间竟然看见一只米老鼠的图案。

“李叔?李叔?”护士赵婷接连叫了好几声,才把我叫醒。

“啊?怎么了?”我故做镇定地问道。

“这批药已经全入柜了,你签个字,我好给人家结帐。”赵婷微笑地说道。

我拿过单子看都没看,直接签上了名字。

赵婷俏皮道:“李叔,我结完帐,就和兰兰回去了。”

“好,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

“好的,李叔”赵婷拿起单子转身离开了。

我望着她的背影,心绪随着她扭动的翘臀而动荡着。

赵婷三十二岁,长得大众化,可是她身上却有着一种令人回味的味道,让你时不时想要多看两眼,身材没得说,跟王雪儿有得一比。

随后,我便陷入沉思,想着如何把摄像头放进王雪儿家里。

这一想天变暗黑了,我便准备清理东西,就看到隔壁那个学校女大学生急匆匆冲了进来。

因为校医院没有医保后收费较为贵,所以这里便经常有隔壁学校的女大学生来我诊所就医。

而来人,就是隔壁学校的校花,舞蹈系的李倩影,并且这小女孩就租房在我家楼下。

“李,李叔!”

李倩影急得快哭了,显然遇到了什么急事。

但我的心思却放在了她的身上。

这李倩影长得很漂亮,再加上她穿了一件吊带裙,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饶是我快五十岁的人,一看到李倩影,心底竟然生出了那种心思,以前都不会的,没想到被王雪儿这么弄,现在看什么女都想要得到她了。

“丫头,咋个啦?”

我看得心里一荡,表面还要装作长辈似的淡定,问道。

我心底却感叹着,这李倩影皮肤很白,娇嫩得像一朵花似的,真是好看啊!

“李,李叔。你给我瞅瞅,我疼死了。”

李倩影哪想到我心里的真实想法,她往病床上一躺,痛哼了起来。

“哪里疼啊?”

“别提了,下午打羽毛球的时候,突然树上飞下来一群马蜂,我,我被蜇了一下。”

李倩影话刚说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扭捏了起来,俏脸一红,支支吾吾地又说道:“蜇,蜇到我那里了。”

她的手指了指胸口,一脸为难的神情。

“那可不是小事,快给我看看。”

我故意板着脸说道,心里却乐开了花。

因为以前她来就医时,我从来都是正儿八经的,所以李倩影犹豫了片刻,就把上面的外套给脱了。

我眼神不由自主地落下,让我差点要把持不住,心脏也猛烈地开始跳动。

“这里。”

李倩影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接着又把那巴掌大的里衣给掀了起来。

在她的右胸上,红肿了一大片。

“这个,有点麻烦啊!”

我咽了口唾沫,平复一下慌乱的心,刻意控制着激动的心情,让自己的语气尽量保持淡定些。

或许是我的目光太直接,见惯了男人眼色的她,瞬间想到了什么,俏脸红到了耳根,心里有些发慌。

可现在被马蜂蛰了,又不能不治。

可接下来,她又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以前李叔都不是这样的,我的目光虽然明亮锐利,但好像只是专心在帮她治病。

她悄悄地偷眼看了我几眼,俏脸一阵火辣辣的。

李倩影心念一转,说道:“那,那就拜托李叔帮我治好。”

“嗯,我再给你看看。”

我很激动,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突然,看到李倩影俏丽模样,我整个人仿佛都要酥化掉了,没来由地,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丝的邪念,想把对王雪儿的邪念发泄到她身上去。

“快!拿这个湿毛巾先敷住。”

见李倩影愣在原地,我强压心头的邪念,轻轻推了把她的香肩。

李倩影反应过来,接过湿毛巾,按在了她胸前。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