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男人和女人一起做人爱.扛起双腿顶到底

她虽然四十多岁,但刘叔已经十多年没有真正意义上进入过兰姨的身体。

兰姨伸出两只纤细臂膀猛地将我拥紧,微微用力,我便借着兰姨的力气趴在了她的身上。

情到深处,我们已经抛弃了年龄的差距,此刻的我在兰姨眼中已经不再是小孩子,而是一个可以满足她的男人。

我在被子内扶着那里,慢慢用力,就准备进入……

兰姨的身体让我痴迷,这种年龄上的禁忌快感让我恨不得将强有力的冲进去让兰姨击垮。

但这毕竟是我们相互间的第一次,我并不想让兰姨感觉到任何疼痛,甚至不想让她觉得她只是我发泄寂寞的工具,我只想和她相互满足彼此,让我们紧密的鱼水交合,感受从未有过的刺激快感。

当钢枪一点一点撑开两片湿漉漉的花瓣时,兰姨也不知道突然深处一只手死死抵在了我的胯部。

文学900863127242.jpg

我用力想要进入,但因为兰姨的胳膊支撑,根本就无法进去丝毫。

“兰姨,让我满足你吧……”

我喘着粗气,看着已经睁开眼睛的兰姨。

她的双眼依旧深邃,目光中也写满了对彼此身体的渴求,但是却违心的摇头,轻声说:“小亮,这样已经可以了,我不想继续发展下去,你虽然已经成为了男人,但在我眼中,你依旧是孩子,我不想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更不想背叛你刘叔。”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辩解说:“可是你也是女人,刘叔非但不能满足你,还让你饥渴难耐,你还顾忌这些干什么?”

兰姨摇头说:“可是他毕竟是我丈夫,这种借口也不能成为我出轨的理由。”

感觉到兰姨撑着我胯部的手没有了太大力气,我不由分说,猛地朝里面顶了一下,但兰姨突然扭动身体,还没有完全进入桃源甬道的钢枪在湿滑的液体下,从这具美魔女的身体内滑了出来。

在最关键的时刻,我还是败给了一个即便连坚挺都是个问题的刘叔。

我失落无比,但钢枪却因为生气变得怒目圆睁。

如果不是因为兰姨那个废物老公就睡在隔壁,我现在就想强了兰姨。

我压制住这股邪火,张开嘴巴含住了兰姨的嘴巴,疯狂吮吸起来。

兰姨现在还没有完全放开,想要进入她成熟的身体内疯狂耕耘,就要让她彻底的投入进来。

我的身体伸出来后,兰姨很自然的张开嘴巴,让我的舌头迎接到了口腔。

当两条舌头相互纠缠在一起时,兰姨的口腔分泌出大量的唾液,全都被我吸入口中,如同杨枝玉露一样咽了下去。

我的手重新进入了兰姨的身体疯狂搅合,感受到兰姨快要彻底化为一滩水之后,我知道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再次将蜜汁涂抹在钢枪上,对准了花蕊想要直接来一个全根没入……

但我的举动还是被意乱情迷的兰姨所拦住,在我直捣黄龙的时候,她突然用手捂住了花蕊,让我无法顺利进入。

“兰姨,难熬你就不想痛痛快快感受一场快乐吗?”

我的身体都快要炸开,还是竭尽全力想要说服兰姨。

可兰姨抿着嘴唇摇头,在我急切炙热的目光下,她轻声说:“小亮,除了进入阿姨的身体,阿姨可以用别的方式让你发泄出来。”

我有些无语,本以为水到渠成的事情,没想到却是这种样子。

可是发泄总比不发泄要好很多,而且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不让兰姨反感我,我就不相信她不会放我进去。

我停止了进攻,低声问:“兰姨,你打算怎么让我发泄出来?”

兰姨抿着樱唇,轻声说:“我用胸帮你吧……”

如果非要在胸脯和花蕊选一个,我更倾向于兰姨紧致的桃源甬道。

只有进入了兰姨的甬道,我才可以真真正正让她感受到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快乐,也只有如此,兰姨那十多年都没有填充的身体才会饱满。

可眼下兰姨并不想做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既然花蕊无法得到,那我就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让兰姨用胸来帮助我。

在我沉默之下,兰姨挣扎从我身下爬了出来,让我起身坐在床边,她则衣衫不整下床。

兰姨还没有完全放开,并没有让我开灯。

昏暗下,我可以看到兰姨那对泛白的酥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她分开我的双腿,用手轻轻抚摸着雄赳赳气昂昂的钢枪,虽然跪在了我的双腿之间。

将两只硕大高耸的酥胸托在手中,兰姨不吭一声的将钢枪夹在其中。

原本应该进入她身体,让她满足欲望的物件,此刻却只能在她的事业线中进出。

“哦……”

当兰姨开始晃动的时候,我克制不住发出了一缕舒爽的低吟。

我虽然也谈过女友,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尝试过这种体位。

兰姨的酥胸虽然弹性十足,但是夹住钢枪之后,就好像冰块对里面跌入了烧红的烙铁,瞬间便化成了一滩水。

兰姨的身体就是如此,我的钢枪被酥胸紧紧夹住,在兰姨双手的晃动之下,敏感的钢枪好像进入了一滩温热的水流之中,那种快感让我大脑空白,无以言语。

我自认为自己的持久力非常厉害,但第一次尝试兰姨的酥胸,这种刺激让我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打开。

再加上隔壁躺着就是刘叔,我却和兰姨在房间如此苟且,这种强烈的禁忌刺激让我我一个哆嗦,喷涌而出的想法油然而生。

钢枪在这种想法下越发的膨胀坚硬,兰姨并非第一次,知道我即将要发射,也加快了晃动的动作。

这种强烈的刺激让我再也把持不住,就在我即将喷射的时候,隔壁房门突然打开,刘叔迷糊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婆?”

刘叔的呼喊声响起瞬间,我被惊了一下,一股琼浆玉露直接喷涌出来,浇灌在兰姨的胸脯上面。

“老婆?”

刘叔的声音依旧还在持续,我吓得六神无数,虽然我是这座屋子的主人,可是要让刘叔发现背着他和他老婆做这种事情,就算是个快枪手,也会要杀了我。

兰姨更是惊慌失措,随手抓起被子将酥胸上的子弹擦拭干净,让我躺着别吭声,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就自然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假装刚睡醒的样子说:“怎么了?”

刘叔诧异问:“你在小亮房间睡觉?”

兰姨合上房门,不满说:“怎么了?你把房门反锁,难道让我冻死在客厅吗?”

“没,没什么。”我虽然无法看到刘叔的表情,但也能想到,他此刻是一脸的彷徨和紧张。

一个饥渴空虚常年得不到满足的女人,一个精力充沛无处发泄的青年,这两个人三更半夜共处一室,是个人都会胡思乱想。

“回房间睡吧……”刘叔说完后,也没有听到兰姨的回应。

我屏息许久,心跳加快,生怕刘叔察觉到了什么。

就在我准备长吁一口气的时候,虚掩的房门,突然被一股大力给推开……

即将吁出来的那口气被房门又吞了回去,我紧张朝房门看去,昏暗月光下,我发现门口站着的,竟然是刘叔。

他黑亮的眼睛在房间内瞄了一眼,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