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下面的嘴饿了怎么喂饱_男友把我的手放哪里握着

他急忙掀开被子身边看了一眼,借着小夜灯的亮光,发现被子里面真的躺着一个人,而且这个人竟然是自己做梦都想上的韩依依。

这一幕瞬间让老罗睡意全无,好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了起来。

刚刚送走马强,韩依依就躺在自己床上,这完全就是老天爷送给自己的福利,激动的老罗心跳加快,热血沸腾,身子都跟着颤抖起来。

此刻的韩依依侧着身子上身什么都没穿,雪白挺拔的胸脯挤压在一起垂掉在床单上,两颗诱人的粉嫩樱桃好像两只小精灵一样冲着老罗不断招手。身下穿着一条紧贴翘臀的蓝色小内裤,婀娜的身段看得老罗的大家伙直接就苏醒过来。

他咕噜噜吞咽了一口唾沫,喘着浊气伸手朝迷人的玉兔探了过去。

在即将触碰的时候,又怕韩依依突然苏醒,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依依?”

文学900863127185.jpg

韩依依已经陷入了昏睡的梦境,梦里面男友马强抓住自己的胸脯疯狂啃食,不断拨弄挑逗着自己敏感又没有被开发过的身体。

“马强,你好厉害……”

强烈的快感让韩依依不能自己,她用力抱住了马强。

感受到马强那炙热无比的东西。

“马强,不要这样,我想留到新婚之夜再给你……”

韩依依急忙反抗,用力推拒马强,可马强根本不发一言,用力顶了一下。

虽然没有一杆进洞,可这无与伦比的刺激感让韩依依猛地就从梦里面苏醒过来,酥麻的快感之下,韩依依大脑眩晕,刚才那一幕根本就不是做梦,而是真实发生的。

马强稍微刺激一下就不行,而且非常短小,可是现在抵在自己身上的东西,是那么的炙热庞大,这根本就不是马强的东西,倒像是……

想到这个可能,韩依依急忙睁开眼睛,发现正紧抱自己的真不是马强,而是表叔老罗……

老罗根本就没有想到在关键的时刻韩依依会苏醒,他闭着眼睛一边揉搓着柔软一边用力耸动腰部,想要尽快和韩依依合为一体。

可就在睁开眼睛的时候,竟发现韩依依不知何时已经苏醒过来,目光中充满惊恐的盯着自己。

“啊……”

四目相对,老罗瞬间哑火,韩依依花容失色,用尽全力挣脱出来,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尖叫声。

“依依,你别喊!”老罗手足无措,急忙从床上跳了下来,可直起身子,那暴怒的大家伙就耸立了起来,雄赳赳气昂昂对准了惊恐万分的韩依依。

“啊!”

看到这个东西,韩依依捂着脸再次尖叫出来。

“依依,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别误会。”老罗连忙从床上拿起脱掉的短裤穿在身上匆忙解释:“我刚才做梦,我没想到这个人会是你。”

惊恐万分的韩依依根本就没听进去,泪水婆娑,惶恐问道:“马强呢?马强在哪里?你怎么会在我房间的?”

老罗忙解释:“马强晚上上班去了,我把他送到工厂就稀里糊涂躺在床上,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我房间的。”

“你房间?”韩依依诧异喊道:“这是我的房间!”

“什么?”老罗被震得愣了神,在房间环视一圈,这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韩依依进入自己房间,而是自己昏昏沉沉时进入了韩依依房间。

老罗猛地伸手在老脸上抽了一巴掌,这次可真是解释不清了。

“呜呜……”韩依依顿时哭了出来,指着房门喊道:“表叔,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出去……”

“我……”老罗还想解释,可看到韩依依眼泪婆娑的样子,刚才已经熄灭的火焰瞬间又熊熊燃烧起来。

“呜呜……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韩依依哭泣的声音听得老罗兽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就脱了裤子,把大家伙塞进她的嘴巴里面。

“我让你暂住在我这里,没想到还反客为主,让我离开!”

老罗心里面越想越不是个滋味儿,大脑一片空白,他愤怒喊了一声,趁着韩依依擦眼泪的时候,一个饿虎扑食就压了过去。

“啊!”

之前因为要测量三围,韩依依也是没办法才不得不脱光让老罗任由揉捏,而此刻她做梦都没想到老罗竟然要霸王硬上弓,一声惊呼就花容失色的挣扎起来。

但她的身材毕竟娇小,根本就不是老罗这个三大五粗的男人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控制下来,嘴巴也被捂的死死的。

“依依,你别喊,你别怪表叔,表叔也不想这样的,但是你太漂亮了,表叔真的控制不住了,你就可怜可怜表叔,让表叔干了你吧,表叔二十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就一次,一次就好了……”

老罗含糊不清说着,张开嘴巴就咬了下去。

娇柔的身体在极端的惊吓下疯狂的分泌肾上腺素,可是这种味道更是刺激着老罗,让他迫不及待的舔舐吮吸,恨不得将韩依依整个人都吞入口中。

“不要,呜呜,表叔,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韩依依大声求饶,惊慌的她在老罗的吮吸下非但没有感觉到一丝快感,更多的则是痛苦和惊慌。

老罗已经彻底精虫上脑,手顺着平坦小腹快速下移,用力掰开韩依依紧夹的玉腿,粗糙的大手很快没入内裤里面开始疯狂拨撩刺激了起来。

潺潺流水瞬间就激发出来,自己最为敏感的防线已经彻底被击垮,韩依依也绝望的不在哭泣,用力抿着嘴巴瑟瑟颤抖。

感觉到身下的娇美可人儿停止反抗,老罗空出一只手就准备脱掉裤子来个亲密结合,可抓住这个空隙,已经到了绝望尽头的韩依依再次点燃了求生的渴求,她用尽浑身力气挣脱出来,本想跑出去,但一想到店门关闭,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逃离老罗的魔爪,只能冲到抽屉前,从里面抓起一把匕首。

老罗依旧处于亢奋状态,准备抢夺,可韩依依直接将匕首架在脖子上,脸色苍白无比,神色恐惧,目光中也流露出畏惧之色,哆哆嗦嗦喊道:“你……站住,你别过来,你要是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这番话让老罗的兽血一瞬间被抽离干净,看着畏惧到几乎站不住的韩依依,老罗猛地惊醒,急忙伸手喊道:“依依,表叔不是人,你别做傻事,快点把刀放下!”

“你出去,赶紧出去……”

“依依,表叔对不起你,刚才表叔也是情急之下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原谅表叔好不好?表叔答应你,不会有下次了。”

韩依依用力摇头,崩溃大哭:“我不听,我不想听,你出去,我不想在看到你!”

“好好好,我现在出去,只要你不做傻事,我现在就出去!”

生怕韩依依会突然割下去,清醒后的老罗不敢继续停留,急忙捡起地上的衣服,匆忙走了出去。

回到房间后,他脑子嗡嗡乱响,听到隔壁传来崩溃的大哭声,老罗在脸上抽了两个巴掌:“我怎么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依依那么单纯的孩子,我怎么就下得去手呢?”

这一宿,二人一宿未睡。

老罗一直都在自责懊悔中度过,而韩依依则一直都处于恐惧和惊慌之中。

第二天老罗都没有看到韩依依从房间出来,昨晚的事情对于一个女孩子无疑是致命的打击,老罗现在只期望这件事情千万不要捅出去。

等晚上关了店门躺在床上,老罗听到隔壁有声音知道韩依依在直播就进入了直播间,镜头内的韩依依明显憔悴了很多,也没有理会粉丝们的评论,只是目光茫然的看着镜头。

老罗清楚自己的行为伤害到了韩依依,不动声色便打赏了两千块钱的礼物,韩依依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谢谢器大活好哥哥的打赏,我会穿上手工制作的里衣裤,不会欺骗粉丝们的礼物。”

互动了一番后,韩依依关了直播间,老罗心里更不是个滋味儿,轻叹了一声,脱了衣服就准备睡觉,可刚刚关了灯,门外就传来韩依依的轻微敲门声……

“依依?”

老罗嘀咕一声,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到地上,准备冲过去开门,可看到自己就穿着一条短裤,怕韩依依又误会,急忙穿了条裤子这才将房门打开。

但是在外面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韩依依的任何踪影,这让刚才还激动地老罗瞬间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难道刚才我听错了?依依没有敲门?”

老罗眉头紧锁,可刚才的敲门声非常清晰,他根本就不可能听错的。

轻叹一声,老罗朝隔壁房门看了一眼,摇头关门重新躺在床上。

他并不知道,韩依依此刻正在隔壁房间背靠房门忐忑不安。

韩依依并不恨老罗,毕竟他是一个正常男人,二十多年没有碰过女人,如此也能说的通。而将目标锁定在自己身上,也足以证明自己拥有魅力,可以挑起老罗过剩的需求欲望。

韩依依并不知道自己的心理有些病态,她只知道,在最关键的时刻老罗没有继续强行和自己结合,就表示老罗还是关心她的。

刚才很想敲门让老罗帮自己继续测量三围制作里衣裤,但刚才发生了那种事情,她一个女生还是要矜持一点,绝对不能主动,必须要让老罗先找自己。

有了这个想法,韩依依长吁一口气,朝连接老罗房间的墙壁看了一眼,便躺在了床上,脑中一直思量着的都是老罗粗鲁的趴在她身上所带来的酥麻快感。

第二天一大早老罗早早起床,见韩依依没有出来,犹豫许久,最终选择不去打扰。

来到楼下刚刚打开店门,就看到前天定制衣服的周媚走了进来,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前天老罗无意中触碰了周媚的胸脯,这让周媚非常生气,也对老罗印上了老流氓的标签,所以今天过来,压根就没用正眼去看老罗,而是对身后女人恭敬说:“马经理,这位就是罗师傅了。”

马玲玲三十多岁,一身职业西装,虽然身材没有周媚这个熟女澎湃,但胜在五官精致,加上欧美妆容,更是显得御姐范儿十足。

这种类型的女人和熟女周媚以及熟女韩依依有明显的不同,也让老罗第一眼就想要和她来点儿美妙的回忆,身体也有了一些轻微的反应。

不过看到她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上全都是花花绿绿的纹身时,老罗急忙就把刚才的想法给打消掉了。

纹身的女人背景都不一般,自己只是一个平头老百姓,压根就不能招惹她,不然肯定会引来杀身之祸的。

不敢继续胡思乱想,老罗起身将已经制作好的衣服拿出来递给了马玲玲。

“啧啧,手艺确实不错,细节和图纸没有丝毫偏差,甚至比图纸还要精美很多。”马玲玲啧啧感叹,声音魅惑无比,听得老罗如痴如醉。

周媚瞥了老罗一眼,轻声说:“马经理,我们要不看看其他师傅的手艺吧?”

“不用了,就这家吧。”马玲玲从上到下瞄了老罗一眼,当注意到微微凸起的裤裆,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心中激荡而出,她镇定说道:“罗师傅,我们公司准备扩大规模,你这种老师傅的手艺正是我们公司所需要的,五千块钱一个月工资,不知道你能不能来我们这里上班?”

“什么?”

老罗差点就跳了起来,他这家裁缝铺一个月撑死也就赚一千多块钱,如果不是退休金早就饿死了。

马玲玲误解了老罗的意思,急忙解释:“罗师傅,五千虽然对你的手艺来说有些少,但上班时间非常自由,而且加上奖金,一个月差不多也有七八千,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我不是这个意思,钱不钱的都无所谓,只要能正常维持裁缝铺,我去你们那边上班也是可以的。”

老罗急忙摇头,说话间瞄了眼波涛澎湃的周媚,如果能和这么一个熟女在一个公司,想要征服这匹烈马,那完全是时间的问题。

注意到老罗猥琐目光,周媚顿时反胃的差点吐了出来。

“那罗师傅,既然我们都已经说好了,如果没问题,明天你就来公司报道吧。”

“没问题。”

老罗信誓旦旦保证,留下地址后送走马玲玲和周媚,他兴奋的真想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韩依依。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