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奶牛制造系统小说.跟闺蜜共玩一个男友

一把抓着他的手,将钱给塞进去,“让你拿着就拿着,这钱本来就是你的,怕啥!”

啥??

本来就是我的?张大头疑惑地看着她,不明所以。

刘翠儿压低声音道:“昨天事儿,我那朋友说不能白看了,嘿嘿嘿,这不就打赏了么?”

“多少?”张大头下意识问。

“两百呢!所以说啊,只要你以后跟着我,就肯定有你的肉吃。”刘翠儿一脸得意地道,想想以后不但有得玩,还能将那边的土豪情哥哥给唬住喽.

只要凭借这根龙枪一鸣惊人,指不定还能牢牢套住土豪哥的心,那来钱可就容易多了。

这样的日子,想想都令人陶醉。

文学900863127206.jpg

张大头听着也是悚然一惊,这位仁兄被自己撞破好事儿不但不恼,还出钱打赏。这是个什么反应,有钱人的世界他是真看不懂啊.

刘翠儿眼神儿水汪汪的,一年就是春心荡漾,视线一直往张大往那下边瞟。可是这会儿王富贵已经回来,俩人再色胆包天也是不敢在这里再胡来,只能用眼睛干过瘾。

刚刚到五十大票子的张大头心里一阵激动,这可是能买好多斤猪肉,又或是小两包肥料的钱啊。不由得,他对手机里那位神秘的土豪哥充满了好奇和几分感激,这可是恩人哪。

这个高兴之下,眼睛就跟刘翠儿对上了,一个少年郎和一个三十出头的熟透婆娘只是一对眼的功夫,就瞧到了对方心里底儿似的。

张大头回头望了一眼,确认没人之后立即压低声音:“翠儿婶,那我现在就去棚子哪,你可要快来啊!”

刘翠儿横撇他一眼,嗤笑:“怎么啦,等不及啦,要不要咱再到后边去赶紧弄完……”

这话可是把张大头刺激得不轻,可是一看她那挪揄的小样,就知道是逗他玩儿。张大头可是恨得牙痒痒,这个骚婆娘,等下就让你尝一下我大头的威力。

“瞧你这怂样,去吧去吧,可要看好喽,别让人给看见。”

“省得,省得!”张大头连连点头,可是脚步就是没动。

刘翠儿知道他是得不到保证,是不人死心的,当下四下一转,直接就俯身上去。直接就张开那张肥嫩嫩的嘴儿,一下咬住了张大头的耳垂,咄!!

“快去吧,婶儿等下就寻个空子过来。”

张大头一个激灵,只感觉耳朵都快要怀孕一般,这种感觉前所未有的刺激。简直就跟刚刚她用那口子弄的时候还要舒服,这嘴儿简直不要太好用啊,居然居然还能这么玩儿。

也不知是怎么走出小卖部的,张大部走出老远还沉浸在刚才那一吮之下,那咄地一声,简直不要太美妙。

下意识摸了摸裤袋,隐约能感觉得到那张五十票子的硬度,张大头大脑思潮涌动。今天发生的事情,到现在他都还感觉有些不可思议,那可真是比做梦还像梦.

一想到这往后的性福日子,张大头的干劲腾腾升起,脚步更是飞快。几乎是一溜烟就跑到瓜地去,先是检查了一下自家的瓜昨晚的受损情况,眼睛却一直张望打量着村子的方向。

这左看右看都不见那诱人的身影出现,别提有多着急,他心里那事,看着乱糟糟的瓜地也没了心情。直接就跑回到棚子里,在床上躺下来,一边想入非非。

这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张大头就看到自己凭借自己这铁打的身板儿彻底征服了刘翠儿,让她甩了王富贵跟自己。

不但成功当成了村长,还成了王梅梅她爹。

王梅梅是村长的闺女,每次都听他家两口子拿来吹牛。说在县里的高中,成绩有多牛多牛,整个人有一股儿书卷气,性子傲到不要不要的。

但看着就是让人心痒痒,这小娘皮书读得多,长相又随她娘,模样儿俊得很。若是娶到手,到时候再顺理成章将刘翠儿接到一起,想想俩母女每天在一起,早上那个,晚上那个,或者同时。

这么一想,可就不得了。

特别是他这个年龄段的,那可当真是随时随地都鸡儿梆梆硬的阶段,号称能日天日地日空气的存在。

以前啊,他这村里的野小子,除了两亩瓜地啥也没有。很多事情连想一下都是奢侈,也没人正眼瞧过他,就张大头这等条件,别说找人提亲了,连媒人的钱都付不起。

更别提有哪家瞎了眼的姑娘能看得上他,没想到今儿个俺也时来运转了啊。

哎!可她什么时候才能来,这会儿张大头可就真是等不及了。

就算是等下将会发生的事,都感觉少了许多期待,他今天一大早就出来,又了一堆事情。又发生了这许多事,此时肚皮都开始作响,可是又舍不得回去找吃的。

这若是自己刚走,刘翠儿来了又不见人,那可就亏大发了。

忽然隐约有几声狗叫声传来,张大头瞧了瞧,仔细一听可不就像是瓜地那边传过来的。顿时一急就从棚子边抽出一根扁担,直接冲了出去。

快步往自家瓜地里冲过去,正好远远看见远处有两条大狼狗你追我赶,嘴里发着呜呜地叫声。

眼见就要冲进他家的瓜地里边,这一惊非同小可,张大头可是把这两亩地里每根瓜苗子都当成心肝宝贝来呵护的,岂容这两畜生在这里乱糟蹋。

哒!畜生,给我站住!

张大头先声夺人,怒喝一声,果然引得两条大狼狗身形为之一滞。他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即就看到两条大狼狗的眼神在看到他后,仿佛是带着一丝儿轻蔑,居然又照样跑了过来。

尼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狗眼看人低。张大头也看清楚了,这两货明显就是王富贵家养的看家狗,听说有狼的品种。

虽然不知真假,但是看着的确唬人就是,平时他可是怕这两畜生到不行。

可是今儿跟刘翠儿发生过这些事儿后,那种惧怕感就消减了许多,又发现自己真有超能力,底气儿自然不同。

即使心里还有几分害怕,可是这两货敢进他的宝贝瓜地,他心里怒吼一声,“我跟你拼了。”

挥舞着扁担再次加速冲上去,那两狼狗正在西瓜上扑腾得正欢,冷不丁瞧见张大头的扁担立即就是一惊,顿时闪身退避,可是啊,已经急红眼了的他可是不怕这两货。

直接就追上去当头一棍子下去,扁担敲在狗屁股后边,直疼得它连连怪叫,飞也似的蹿到六七米外。

另一条则在另一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眼睛儿仿佛在说你张大头莫不是吃错药了,咱俩可是村长家的狗,你想造反?

然而张大头可不管不顾,身子轻灵地朝它又是一棍当头敲下来,手中扁担化打狗棍,上下飞舞直撵得两条威风凛凛的大狼狗远远跑了出去。

可是这俩狗也贼贱,一看他折返,居然又呜呜地跟了上来。

嘿,你还不服了是吧!张大头肩扛扁担,刚刚那一副人狗大战可是彻底将气打出来,此时一条扁担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透体而出。

然而两条村长家的狼狗可不吃他这一套,敢在咱俩面前威风,就怼死你,把你的瓜给糟蹋完,看你敢找村长麻烦不。

张大头向前两步,两条狗腾地跳出两米远,反复了几次,眼见这两货不依不找的样子,他也不由得有些泄气,只能往回走。

刚回到瓜地,回头一看,嘿,两只贱狗又跟回来了。

这追又追不上,撵又撵不走,张大头可真有点怕这两只贱狗了。

不是怕它俩狂性大发,而是怕对方真和自己磨上了,他也不可能24小时一直守在瓜地里。

总得干其他活,吃饭睡觉吧,被这俩贱狗这么一记仇,等自己离开,被它们冲进来,到时回来可能黄花菜都凉了。

张大头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向着两条狗威吓,可是人家只是白了他一眼。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不得已,他又抄起扁担冷不跳了出去。

这下有效果了,两条狗一哄而散,他虽然速度快,可是人家四条腿的更快,一见张大头泄了气不追,俩货又是屁颠屁颠跑到他面前对峙。

这下可把张大头给气得全身发抖,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这两畜生,去死吧。

说着手中扁担化作一道幻影,随着他手中奋力一掷,那狼狗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招暗器,只听汪地一声惨叫,一张狗脸给戳个正中,顿时眼泪鼻涕横流。

听那声音就知道有多惨,另一条吓得一蹦三尺高,张大头眼疾手快呼地一下冲上去。

抡起老拳就砸将过去,一锤正中它的狗肚腩,又是一声汪的惨叫。

这条狗飞出米许远,只疼得汪汪叫个不停。

张大头这下狂性大发,可是不会顾忌什么,“敢惹老子,今儿个就杀了你们这俩条贱狗,吃个够。”

呜呜!两条狗一见他这副模样,哪儿还敢再怼他,只吓得一下蹿了出去,头也不回地跑了。

张大头追出了数十米,这才冷静了下来,想想刚刚那神来的一掷。只感觉混身都透着得意,那扁担可不轻,居然一下就将这贱狗给扔中了。

俺原来居然也有这样的身手,张大头一阵得意。然后忽然他一转身,就看到村子方向一个人影慢悠悠地往地这边方向走过来。

他眼神儿尖,一眼就看清那不正是刘翠儿,只是你这不急不缓的是闹哪样,老子憋得裤叉都要被戳出个洞来了,张大头虽然焦急,可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当下连忙假意四周张望了下,然后就拿着扁担走回棚子中去。

没过多大会儿,外边就传来了脚步声,坐床上腾地站起来。

门口人影一闪,一个身影就钻了进来,可不正是他想得起劲的刘翠儿,她似乎特地换了身衣服,紧身的弹力裤,交那腿那臀给勾勒得跟要爆也似的。

“翠儿婶,你怎么来得那么慢啊……”张大头语气里一阵幽怨,两只大手搓来搓去。

刘翠儿媚眼一挑,“瞧你这小样,到底玩不玩啊。”

“要玩!要玩……”张大头一把过来将她给抱住。

然而刘翠儿这会儿倒是不急了,身子轻轻往外一挣,道:“别急别急,我是暂时让那口子看店的,这会还要回去呢。”

刘翠儿这话可把张大头给听得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却是哪里肯依,两只手一下就摸在弹力裤上,弹力裤包裹着的方圆之地充满了弹性,手感又是另一番滋味。

“翠儿婶,你答应了的啊,我要的时候不多,就一会就好啦。”张大头将她的身子往怀里直按,恨不得正个给摁进自己身体里边。

可是这事情毕竟要两人配合,刘翠儿可是村长夫人,当下端起本村第一夫人的架子来:“怎么着,小犊子,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吗?”

张大头苦着脸,“婶儿,你就行行好,要不我就蹭一下,先让我过一下瘾呗!”

眼见他死皮赖脸的样子,刘翠儿依旧扳着脸,“说了不行就不行,那我家那口子可不能等人,不然等下回去又有得吵。”

 说着,她又补充了一下:“他不是干鱼塘嘛,晚上他会到那去吃酒,到时你再过来,随你怎么玩都行。”

瞄了张大头的裤档一下,刘翠儿会心地一笑。

在这熟悉的眼神下,张大头顿时就放心多了,只要这婆娘心里还想着俺这宝贝,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想到这,张大头这才肯把手松开,可嘴里却是不舍地道:”翠儿婶,那你用嘴儿再帮我一下呗。“

这会刘翠儿白了他一眼,却也是不急着走了,她往后看了看将门关紧了,然后一转身就蹲了下去。

有了之前的经验,她倒是熟练地将其解放了出来,然后开始了。

张大头倒吸了一口气,就像是被水管牢牢地吸住不放。

那滋味儿,就好像是有蚂蚁要往里边钻一般,可劲的磨人.

他低下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刘翠儿那张媚脸,心里却不由想着真做起那事儿来会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