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游泳教练你慢点太大了|别喊我慢慢进去就不难受

摸到那家伙的瞬间,王洁禁不住一愣。

真切的将它握在手中,竟是比之前自己比划的时候,还要大上许多。

她娴熟的顺着它往下滑去,脱下了刘明的短裤,像是之前演习的那般,让五根玉指游移在血脉偾张之处。

“嫂子……你这是……”

刘明万万没想到王洁的回应亦是如此大胆,他的感受和王洁恰恰相反。

王洁的手,如玉一般温润冰凉,触碰到那滚烫的刹那,刘明的神经骤然如同炸响了鞭炮一样,噼里啪啦的颤动了起来。

“不要说话。”

王洁竖起一根手指,挡住了刘明的嘴巴,另一只手,加快了速度。

吭嗤……吭嗤……

刘明沉重的喘息着,他再也无暇顾及王洁的回答是什么,全部身心都集中在了王洁的手上。

文学900863127213.jpg

“嫂子,我忍不住了!我要你!”

良久,刘明只觉得一股力量即将喷薄而出,可今天好不容易到了这个份上,他并不想这般结束,他一把抱起王洁,将她丢到了床上。

随即,就像是王洁幻想中的场景一样,他跟着跳上了床,脱下上衣,露出一身的腱子肉,伏在了王洁的身上……

幻想中的景象就在眼前,对王洁和刘明来说,都是这样。

两个人的呼吸,不约而同的加快了不少,他们没有急着进行下一步的动作,时间仿佛定格了一样,两个人就这样相对望着。

即使,王洁看不见。

但她的心眼,早已将刘明的模样烙印在了心底,无论何时,她都能准确的勾勒出刘明的样子。

而刘明,他还是第一次以这样的视角,如此细致的观察王洁。

细腻的肌肤,没有任何杂质,每一个五官都如同顶级艺术家雕琢出来的艺术品一般,无可挑剔。

那略带些羞涩的红润脸庞,更是给了成熟的王洁一抹青春的气息。

刘明忽然觉得,他和王洁的距离在这一刻才算真正的拉近了一步。

他已经不需要再进行任何的试探,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随时将王洁变成自己的女人。

“嫂子,我喜欢你。”

刘明,吻上了王洁的红唇。

王洁,也同样热烈的回应着刘明的示爱。

两人翻滚在王洁的香榻上,越发热情,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久久不愿分开。

然而,刘明的动作越是热烈,得到的王洁的回应越是热情,他的头脑反而越是清醒。

他的冲动,在一阵的缠绵后,竟慢慢的消退了下来。

他还是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因为他没有得到王洁最重要的回应。

我爱你,我喜欢你。

王洁不愿意说出这番话,并不是代表着她不喜欢刘明,而是她始终没有过去心里那道坎。

在刚才的缠绵中,刘明每一次触碰的试探,也被王洁下意识的躲过。

刘明不想逼迫王洁,他想着,既然他喜欢王洁,认定了她,就不该急于这一时。

如果为了自己的女人,连欲望都压制不住,这份爱或者喜欢,也太过浅薄了。

“对不起。”

良久,在两人赤诚相待,汗水淋漓,相拥睡在一起的时候,王洁终于开口了。

此时此刻,她才是那个最纠结,最难受的人。

她觉得她不止对不起刘明,也对不起自己死去的丈夫,仿佛没有一条路,能够让她心安理得的度过以后的日子。

“嫂子,不用道歉。我喜欢你,是我心甘情愿的,不论多久,我都等你。我相信你的眼睛会有复明的一天,你的心扉也一定会有打开的一天。”

刘明难得动情的说道,在他心中,王洁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受到任何的委屈。

更不会强迫自己的女人去做任何不喜欢的事情。

“阿明,谢谢你。虽然我还不能给你想要的,但我能帮你……”

王洁说着,脸上忽然飘过一阵红霞,紧接着,她一个翻身来到了刘明的身上,再度用她那冰凉小手,握住了难以消散的滚烫。

刘明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但随即,那惊愕的表情就舒缓了下来,仿佛微醺一般,沉醉其中……

清晨,刘明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只觉得腰酸背痛,精神困乏。

昨天折腾了一晚上,饶是他身强体健,也不太吃得消。

王洁更是付出了许多,足足花了半个钟头,才帮他发泄了出来,让他颇感愧疚。

然而,刘明起床的时候,王洁已经不在他旁边了。

“难道又做饭去了?”

刘明皱起了眉头,不免又担心起来,赶忙穿上衣服,准备去厨房看看。

可他还没行动起来,房间门倒是先打开了。

穿着朴素长裙的王洁从门外走了进来,淡淡的日常妆容,一个浅浅的微笑,宛如邻家大姐姐一样,亲和力十足。

“嫂子,你这是?”

刘明看傻了眼,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王洁如此清纯靓丽的一面。

在他的印象中,王洁一直都是成熟的女强人形象,当然在私下里,这种成熟更会散发出性感的味道。

刘明最初折服于王洁的魅力,也是因为那绰约的成熟气质。

所以这反差感极强的青春打扮对刘明来说,才更具冲击力。

不过,刘明并不讨厌王洁的这番打扮,他只是觉得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几年前学生时代的王洁,略施粉黛,依旧惊艳。

“怎么?我穿这一身不好看吗?我还以为你会喜欢我年轻一点的感觉。”

听到刘明诧异的声音,王洁有些失落的说道。

“怎么会呢!当然好看了,你不管怎么打扮都好看。我只是担心你太累了,没休息好。”刘明连忙解释道。

可是,这番话在王洁听来,却是另外一番风味了,登时俏脸一红,娇嗔道:“小不正经,你不提还好,我手现在还酸痛呢!”

“那你赶紧歇着,我给你按摩一下。”刘明立刻走上前去,将王洁拥入怀中。

“不了,我今天预约了张医生,十点要赶到医院,你也收拾一下,一会儿送我过去。”王洁惬意的依偎在刘明怀中,摇了摇头道。

“张医生?你难道……”

刘明闻言,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如遇雷击的站在了原地,搂着王洁的手也不知不觉的放了下来。

张廷建,是王洁的主治医师,王洁的双眼治疗便是张医生在负责。

由于王洁眼疾的特殊性,他们平时一个月去一次医院拜访张医生,开一些日常用的辅助药物就行。

刘明清楚的记得上次拿药是在一周之前,家里的药还有几大盒,王洁显然不是去拿药的。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王洁她想要通过另外一种手段,治疗眼睛。

“没错,我想要再去咨询一下手术治疗的方案。”王洁的回答,印证了刘明的猜测。

她虽然口中说是咨询,但是其实已经在心中做出了决定。

这个手术,她必须要做!

刘明闻言,却是难得激动的喊了起来,严词拒绝道:“不,不行!别的事情我都可以迁就你,但手术这事,我绝对不同意!”

“为什么?”王洁不解的看向刘明,虽然她看不清,但是她能感受到刘明的脸就在那个方向。

“手术成功率只有五成,这还是乐观估计的结果,我不可能让你去冒这个风险,要是搞砸了,你这一辈子都没希望复明了。”刘明剧烈喘息道。

王洁却很是平静:“那和我现在有什么区别吗?做手术起码还有一半的机会,要是这么死等下去,我可能一辈子都看不见东西了。”

其实,自从王洁失明以来,尽管按时吃着药,但她的情况丝毫没有得到改善。

医生也说了,虽说是暂时性失明,但是这个时间,可不是眨一下眼那么一会儿工夫。

大多数病人恢复视力的时间,几乎都在三年以上,更有一部分人,彻底成了瞎子。

“我不在乎,就算你以后都看不见,有我当你的眼睛就好了。”刘明深思熟虑后,咬牙发誓道。

他要是没有这个心理准备,他又怎么会向王洁示爱呢?

“可我在乎!我可不想一辈子当个瞎子!”刘明的诺言,并没有赢得王洁的感动,只得来冰冷的驳斥。

“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

刘明退到了门口,作势要将王洁拦在屋内。

两人之间,莫名的出现了一种剑拔弩张的势头来。

似乎是感觉到刘明的动作,王洁的脸上骤然生出一股怒意,她转过身来,朝着刘明的方向,冰冷的说道:“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为我做决定?”

“我……”

刘明顿时有些语塞,说到底,他和王洁并没有任何名分上的关系。

如果非要说关系的话,他不过就是个自作多情的义工,哪有一个义工或者保姆给主人做决定的?

“让开!再不走就要迟到了,你不陪我去,我就自己去。”王洁再度催促道。

看着王洁一脸怒意,冷漠冰寒的模样,刘明的心中一阵苦涩。

这和他昨天看到的还是同一个人吗?

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王洁居然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和自己闹成这副模样。

但现在他不得不做选择。

要么,让王洁自己去医院,要么,自己送王洁去。

这……还需要选吗?

“好,我送你去。”刘明垂丧着头,无奈说道。

那言语中的落寞,溢于言表,只是听声音,王洁都能够想象到刘明此刻的模样是多么的绝望与担忧。

王洁的心,顿时如同被针扎了一样疼痛。

她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过火了,但她别无选择。

她之所以会突然想要做手术,其实就是因为刘明昨天晚上的一句话:“我相信你的眼睛会有复明的一天,你的心扉也一定会有打开的一天。”

她仔细揣摩这句话后,便意识到了一个极其关键的问题。

其实她的心扉能不能打开,和她的双眼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意识到,或许她不敢接受刘明,不单只是害怕背叛自己死去的丈夫,更是担心成为刘明的负担。

如果她的双眼能够复明,不再是刘明的拖累,或许她才有勇气顶着不伦的骂名,不顾一切的和刘明在一起。

否则,她既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又拖累了丈夫的兄弟,这要是将来到了那头,哪还有脸去见死去的丈夫呢?

只可惜,刘明毕竟年轻。

他深深的被王洁那绝情的一句话给打击到了,他并没有意识到王洁真正的意图。

他开始胡思乱想,猜测王洁不说喜欢他,其实就是不喜欢他的意思。

他和王洁的两次逾矩之举,完全都是本能导致的冲动,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这般想着,刘明的心情是愈发的糟糕,尽管他对王洁无比担心,但在去医院的路上,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和王洁说。

而在到了医院以后,他再想说些什么,却没有机会了。

由于问诊过程涉及到一些病人的隐私,在没有王洁的同意下,他只能坐在诊室外面苦等。

“刘大哥,你来了?”

说巧不巧,正在刘明苦思冥想如何打破这个僵局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啊?是小静啊,今天你值门诊?”

刘明反应慢半拍的闻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护士服的短发女生正嬉笑的看着自己。

这个护士,名叫李静,刘明是当时王洁住院的时候和她认识的。

因为年龄相仿,在医生和王洁的撮合下,他们俩还尝试过相了两回亲。

可刘明心有所属,尽管李静年轻漂亮,善良能干,但他们最终还是没能走到一起,只是成为了偶尔微信聊天的普通朋友。

“是啊,好不容易从住院部逃出来,门诊的工作可轻松多了。”李静打了个哈欠道,显然门诊也没有那么闲。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