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_蘑菇头顶进来了

“杨叔,我衣服都湿了,你能不能拿件衣服给我?”

想到她的穿着,老杨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干巴巴的说:“叔也没有带衣服过来,你看下里面有没有浴巾,取下来挡一下。”

刘寒梦早就看见浴巾了,只是脚实在太疼了,所以不敢起身去取。但是现在没办法了,只好咬着牙站起来。

砰——

老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闷响,心里着急起来,拧开了门把手,推门而入。

浴室里满是水渍,刘寒梦正躺在地上。

看见老杨突然闯入,刘寒梦赶紧将手护着胸口,后面却被老杨全看了去。

老杨心中暗骂:“真是勾人的小妖精。”

用惊人的毅力移开视线,上前关掉了莲蓬头,然后用浴巾裹住刘寒梦的身子,将她抱了出去。

刘寒梦倒在老杨宽厚的胸膛里,竟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他让她很有安全感,像她心目中的父亲。

把她抱在床上躺着,看着她青肿的脚踝,老杨皱着眉头道:“你伤的蛮严重的,要及时推拿一下。这么晚,诊所都关门了,我带你去医院。”

刘寒梦赶紧摇头:“我不去医院。”

文学900863127215.jpg

见她那么抗拒,老杨也不好逼她。

“我之前跟老中药学过推拿,以前也帮老伴推拿过,要不给你也按按?”老杨坐在床边,关切的说。

刘寒梦也不想一直疼到天亮,随即同意。

“刚开始可能有点疼,你先忍忍。”

抓着刘寒梦的脚踝,老杨开始轻轻的按摩。

刘寒梦忍不住,红唇微微张开,发出了声音。

这一声,彻底将老杨给点燃了。

“杨叔,很疼,你能轻一点吗?”刘寒梦咬着粉色的嘴唇,问道。

“好,那我力道小一点。”老杨见她疼的把嘴唇都咬白了,心疼起来。

被老杨按了一阵,刘寒梦感觉全身特别舒畅,以至于她慢慢的闭上眼,似睡非睡起来。

此时的老杨早已控制不住!

他左手直接沿着脚丫,一路往上。

小腿酥酥麻麻的,刘寒梦不由睁开眼,见老杨的手放在她大腿上,惊呼出声:“杨叔,你手为什么放在这里?”

老杨见她突然睁眼,吓了一跳,忙撒谎道:“你昨晚被下了药,我担心还有残留,准备帮你检查一下。”

刘寒梦低头道:“下药?我昨晚不是感冒吗?”

“不是,你那状态,是被下了那个药,不然不会那样。”

老杨怕她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接着说:“要不是我昨天过来送货,看到你不对劲跟了过来,你现在估计就被那男的糟蹋了。”

刘寒梦脸刷的白了,她之前一直欺骗自己跟吴丽没关系,现在被老杨亲手打破了。她唯一的朋友,如此害她!

“呜呜……杨叔,你说她为什么要害我?”刘寒梦扑进老杨怀里哭诉。

“不哭哈!她肯定是嫉妒咱家梦梦长得好看,被这么多人追求,咱们以后别跟她一起玩了。”老杨趁机把右手放在她肩上,一边安慰、一边吃豆腐。

哭了一阵,刘寒梦想起老杨之前的话,有些害羞的开口:“杨叔,你再帮我看看、那个有没有残留。”

“好的,你先躺下,我帮你仔细看看。”

老杨心中一喜,他的机会来了!

刘寒梦乖乖躺下,羞怯的望着老杨。

见此,老杨咳了两声,假装正经的说:“就几分钟,你眼睛一闭就过去了。”

“嗯。”刘寒羞红着脸,听话的闭上眼睛。

老杨搓了搓手,笑着朝那个理想之地探去。

随着老杨的手一点点的接近,刘寒梦觉得那种怪异的感觉又出现了,自己也越发没了力气。

“嗯……”

刘寒梦忍不住叫出声,声调婉转动人。

老杨的手在她那处附近游走起来,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她的裙子就已经被掀开,露出了底裤。

睁眼看到这一幕,刘寒梦移动了一下身体,远离了老杨的魔爪,她慌乱的问:“杨叔,别这样……”

被发现了!

一瞬的慌张过后,老杨收回手,摆正脸义正言辞的辩解:“这个是正常步骤,只是刚刚在浴巾里面,杨叔看不见,才不小心碰到了。”

原来是这样,她误会杨叔了,不好意思的说:“那杨叔等下,小心一点。”

潜台词是别再碰到那里,老杨明白,照不照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杨叔会注意的,梦梦放心。”

这回刘寒梦不放心的盯着老杨,他面上维持着严肃的表情,正经无比的在几个敏感部位按了几下。

期间又装作无意的碰到那处,感受到手指触摸到异样,他心中暗爽不已。

老杨抽出手指,面露担忧的说:“梦梦,我刚发现还有点残留,如果不去除,可能会再次发作。”

刘寒梦闻言紧张起来,赶紧问道:“应该怎么做,才可以去除?”

“这个……”老杨有些为难,迟迟没有说下去。

看老杨为难,刘寒梦低下语气乞求:“杨叔,我不想再复发,你就帮帮我吧!”

老杨叹了口气,道:“帮是没问题,只是那个方法,我怕你接受不了啊!”

“我不怕,杨叔你说需要我怎么做?”

她可不想下次再这样,之前缠着杨叔已经让她够难堪了,如果下次发作起来,她身边是别人岂不糟糕了?

在刘寒梦还没有察觉之时,她已经把老杨划归到,比较亲密的人当中了。

“我需要用嘴把它吸出来,才能彻底把它去除掉。”

老杨紧张的看着刘寒梦,生怕她反应过来,以后再也不搭理他了。

刘寒梦闻言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咬牙同意了。

老杨激动了差点没跳起来,她同意了!

这足以看出,她家教甚好,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那他可以趁机再做点什么了……

老杨温柔的笑了笑,说:“梦梦,你相信杨叔好了,闭上眼睛等几分钟,等下睁开眼就好了。”

刘寒梦听话的闭上眼,小声说:“那就麻烦杨叔了。”

老杨伸手扯掉浴巾,掀开裙摆,肆无忌惮的在小腹下方游走,在老杨的大手下,刘寒梦浑身就和发烧一样滚烫。

“啊……”

老杨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指伸进了她的底裤里,自己的反应肯定已经被发现了,刘寒梦羞愧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偏偏老杨的速度奇快,在刘寒梦还不知所措的时候,最后的底裤也被脱了下来。

老杨心里早就忍不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会这么顺利,这回谁也别想打扰到他了!

兴奋的深吸一口气,老杨俯下头去……

刘寒梦觉得越发难受,唇中溢出娇吟:“嗯……啊……”

她的双腿控制不住的夹紧,爽的老杨又舔了一下,故意朝着她那敏感的部位使坏。

未经开发的身体极其敏感,刘寒梦只觉一道电流从身体划过,丰腴娇美的身体忍不住一颤……

老杨舔了舔嘴,抬头从她那处离开。

见刘寒梦无力的摊在床上娇喘着,身上的青涩和娇媚并存,让老杨再也按捺不住了!

大掌朝着高耸的山峰抓去,丰盈细腻的触感,让老杨控制不住的狠狠攥了几下,实在是太舒服了。

想着要趁热打铁,他单手把裤子拉链拉开,那玩意就露了出来,直直的杵在那里。

刘寒梦本来已经意乱情迷了,但被老杨狠抓了几下,疼痛感使她清醒了过来,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看过去。

顿时整个人傻掉了。

那个丑丑的东西是什么?

见她突然睁眼,老杨吓得收回手,第一时间转过身。

坏事了!他怎么就鬼迷心窍,想要在这里要了她呢?

房间是他开的,刘寒梦是被他抱进来的,说两人没有任何关系,谁信?如果她转头去告他,那他的名声就全完了……

“杨叔,那个丑东西是什么?”可怜的娃,被吓得都忘了老杨的手,刚刚在她山峰上肆虐了。

刘寒梦的声音如同天籁,把老杨从地狱拉到天堂。

他重新穿好裤子,笑着转身回答:“梦梦,那就是个擀面杖,杨叔已经把它藏好了,没吓到你吧?”

刘寒梦不满的嘟嘴道:“我胆子才没有这么小呢!”

“那杨叔就安心了。”

老杨彻底松了口气,总算没露馅。

随后又担心起来,她之后跟朋友聊天会不会说漏嘴?

“梦梦,杨叔刚刚已经帮你把药性全部去除了,有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杨叔。”

压在心头的大石终于除掉了,刘寒梦这才发现裙子皱巴巴的贴在身上,下面还光溜溜的,惊叫一声,手忙脚乱的扯过一旁的被子盖上。

整理好后,羞答答的露出半张脸说:“杨叔,有事您尽管说。”

老杨见最后的春光被挡住,不舍的收回目光。

“就是帮你治病这个事情,杨叔不希望你告诉别人。”

“噢,我理解的。”刘寒梦喜欢看快意恩仇的小说,见老杨如此行径,不由把书中那些隐士的风范套在他身上。

看着刘寒梦崇拜的眼神,老杨一头雾水,但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拿出手机一看,已经凌晨两点了,他也不好再呆下去,“时间不早了,你在这里继续休息,还是我送你回家?”

“麻烦杨叔送我回家吧!”

她本来想留在这里,结果看到地上的小裤,不由改变了主意。

老杨带着刘寒梦离开酒店,坐进了他停在外面的车里。

“梦梦,你家住哪里?”

“春华名邸。”刘寒梦交叠着腿,坐在后排。

春华名邸可是别墅区,看来她家境非常不错。

刘寒梦下车后,向老杨挥手道别:“谢谢杨叔,你也早点回家吧!”

老杨笑着到:“走慢点,晚安!”

见刘寒梦消失在视线中,老杨这才挂档回家。

“啊!”

一声尖叫打破了夜的寂静,同时阻止了老杨的动作。

这声音,怎么听着有点像是刘寒梦的?

老杨马上给刘寒梦打了个电话,发现是无人接听。

他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下车狂奔出去。

他记得刘寒梦最后的身影被一棵樟树挡住,之后就听到了她的叫声,应该是发生了什么。

见树下没人,老杨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最后锁定了最可能藏身的公园。

他的心情越来越焦躁,刘寒梦人长得漂亮,大晚上又穿的性感,小裤被他弄脏后,索性没穿就出来了,他当时就应该厚着脸皮把她送到家门口的。

“唔……”

细碎的声音传到老杨耳中,他马上就来了精神。

一个男人猥琐的笑道:“你挣扎什么?大晚上的里面什么都没穿,是故意引诱小爷的吧!”

老杨随手抄起一根木棍,冲了过去。

入眼的场景让他怒火中烧,只见一个精瘦的男人压在刘寒梦的身上,她的衣服已经被撕的凌乱不堪,雪白露出了大半,美丽的大眼睛中饱含泪水,嘴里塞着一块布,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怜。

老杨想也没想,直接一棍子打在那男人的头上,令他意外的是这男人竟然还挺抗揍,一棍子下去竟然没什么事,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向他扑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