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还没开始就湿成这样 师生辣文师生边h边做题

王鸣也感觉到那藤椅有点摇摇欲坠,就把陈兰芳抱起来,弄到水泥墙那儿。

啪~~

王鸣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打得陈兰芳啊哟一声,刚要说点啥,就感觉一下子被充满,也顾不上说啥,只顾着哼哼唧唧起来。

两人正兴起,房门忽然被推开了。

“杜老边……”两人都吓了一跳,只见杜老边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左右看了一下,就朝葡萄架这边过来。然后就站在他们跟前,往葡萄秧的跟上放水。

一面放水,鼻子里还一面打着呼噜,眼睛都没睁开,真不愧是在自家里,熟门熟路。

王鸣捏了一把冷汗,心说想吓死老子啊。

陈兰芳见王鸣停下来,光顾着看杜老边放水,嘴里面就哼唧着:“别看了,这老东西就这样……”

“呼……”王鸣松了口气,继续冲刺。

没想到杜老边放完水之后,居然没有回屋,而是走到藤椅上坐下,身子一靠,继续美梦。

“麻痹,这心脏都快被整熟了!”王鸣骂骂咧咧,可是却感觉到更加的兴奋,干脆把陈兰芳的睡衣一直推倒她的后脖子上,然后就趴在她的后背上。

文学900863127229.jpg

“啊啊……哼嗯……”陈兰芳有节奏的哼唧,身体承受着王鸣的体重,一张脸红得都快滴出水来。她稍微一抬头,面前就是杜老边满是皱纹的老脸,一呼一吸,全是酒气。

“老东西,要不是了为了钱,为了给我妈看病,我才不会嫁给你这头老驴子!”陈兰芳眼中闪过一丝的快意来。心里恨不得这老东西现在就醒过来,一定会把他气抽了。

她以前也不是这么放浪,都是因为几年前,她母亲得了一场大病,把家淘空了。被逼无奈,才嫁给了杜老边,换取了一大笔嫁妆钱。

可是她心里恨啊,她一个黄花大姑娘,就被这么的给糟蹋了。可是她没有办法,只有不断的勾搭男人,来报复杜老边。她有这个本钱,是个爷们都经不住她的逗引。

一想到这些,她嘴里面叫得更欢实了。

“唔……”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鸣全身剧烈的一颤。

杜老边睡得正香,伸手摸在陈兰芳光滑的后背上,嘴里说着梦话:“兰芳,别闹……”

“哼!”陈兰芳扒拉开他的手,费力的站起身来,转头冲王鸣一笑,嘴里面啧啧的说:“鸣子,你可真厉害!”

王鸣嗯了一声,感觉到有点疲惫。

“咱们去屋里面,让这个老东西睡死这儿……”陈兰芳拉着王鸣进屋,也不开灯,直接上炕就开战。

“咣当……”门又被打开了,杜老边闭着眼睛走了进来,翻身爬上炕,嘴里面念叨着:“王鸣,你个小兔崽子,咱们再喝……妈的,咋不开灯呢?”

他嘟囔着去墙上摸索着电灯开关,半天就听啪的一声,灯开了,屋里面通亮通亮的。

“草,这老家伙到底是真睡着了,还是装的?”王鸣正做老汉推车,顿时又被杜老边给打断了。

“没事儿,他一喝多了就这样,等醒了啥也不知道!”陈兰芳全身瘫软,气喘吁吁的说。

“真他妈是个神奇的夜晚……”王鸣一阵的无语。

陈兰芳彻底不行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一双大腿就在那儿不断的颤抖,好像打摆子似的。

“行了,婶子,我得回家了,都后半夜了!”王鸣把衣服穿上下炕就走。

陈兰芳累得动不了,就说:“鸣子,钥匙在大门垛上,啥时候想玩,就来找婶子……”

“……”王鸣无语的摇摇头。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大觉,王鸣伸着懒腰从床上爬起来,就到院子里锻炼。

想起昨晚陈兰芳那风骚样,王鸣不禁苦笑摇头,三十如狼四十如狼,陈兰芳正是虎狼之年,看来杜老边根本就满足不了她,以后还得自己多多关照的好。

“鸣子,你咋起这么早呢?”杜二喜也刚起来,看见儿子昨晚后半夜才回来,又这么早就起来,就披着衣服出来关心的问。

“睡不着,起来锻炼锻炼!”王鸣笑呵呵的说,心里面暖乎乎的。

“哼,有那工夫,还不如整整园子,浇点水啥的,你会练个球!”王老蔫也起了,推开门嘟囔着。

王鸣一笑,这才是家的感觉嘛!他在外面给人家当了两年的高级保镖,也没被人这么关心过。

“小兔崽子……”王老蔫骂了一句,就和杜二喜进园子里干活。

村里面的人大多天一亮就起来,即便是农闲的时候,也不例外,毕竟家家的园子都不小,浇浇水,上上粪什么的,活儿不少。

王鸣随便练了几下,就跑进园子里帮忙。

“鸣子,这回你回来,就安心的在家里帮你爸把大棚子整好,等你姐毕业了,咱们攒两年钱,就给你去娶个媳妇!”杜二喜一面摘着豆角一面说。

“嗯,我听你们的!”王鸣点头答应,能哄着老俩口开心,他也高兴。

“这就对了,外头有啥好?还不如咱们农村呢?你看县里面那些姑娘家家的,一个个画得跟妖精似的,娶回来也干不了活儿!”杜二喜嘟囔着说。

“嘿嘿……”王鸣陪笑。

“一大早,这嘴就闲不住!”王老蔫听得烦就骂道。

“你能,半天整不出个屁来……”杜二喜可不容劲,顿时骂回去。

王老蔫顿时蔫吧了,闷头蹲在种白菜的垄沟里拔草。

吃过早饭之后,王鸣正帮着杜二喜收拾碗筷,刘月娥就来了,胳膊上还挎着一只篮子。

“老婶,我给鸣子拿几个鸡蛋!”进屋之后,刘月娥就把篮子放在一边说。

“月娥啊,你这是干啥,都是自己人,咋还这么客气呢!”杜二喜客气的说。

王鸣看了一眼刘月娥,微微一笑的问:“嫂子,我哥在家呢吗?”

“他啊,吃完饭就走了,昨天早上的事儿我们都听说了,你哥说他去县里打听打听,那伙人是什么来头!”刘月娥有点不敢看王鸣的目光,想起前天早上的糗事,她的小心肝还砰砰的乱跳。

“哦!”王鸣应了一声,心里却有些担心,那些人都是社会上的小混混,本来就不好惹。王大奎又是火爆的脾气,万一出点啥事儿可就麻烦了。

寻思了一下,王鸣就说:“嫂子,你给我哥打个电话,嘱咐他几句,可千万别招惹那些人!”

“他出门的时候我早就嘱咐过了!”刘月娥似乎有些担心起来,不过她听说王鸣都没怎么动手,就把那些小混子打得屁滚尿流,心里又踏实起来。

王鸣都打得过那些人,更何况身强力壮的王大奎呢!

又坐了一会儿,眼看七点多,刘月娥就站起身说:“鸣子,你跟嫂子出去,有点事儿!”

“啊…”王鸣愣了一下,不知道她找自己什么事儿,不会是……他有点邪恶的想。

两人一前一后从家里出来,王鸣好奇的问:“嫂子,你叫我出来干什么?”

刘月娥脸色有些发红,垂着头说:“昨天我医院里买了点纱布,你去我家我给你换药!你要是去村里的诊所,你爸妈他们肯定知道。”

“……原来是这事儿!”王鸣不禁暗中一笑,看来是自己想邪恶了。

两人从村子里大路往王大奎家走,路上遇见不少村里的人,大家望着王鸣的眼神都有点畏惧。

连社会上小混子都敢揍,还一个打十几个,王老蔫家出了这么一个牛叉的人,谁不害怕?

尤其是以前欺负过王老蔫两口子的,心里头都直打突突,真怕王鸣跑过来也一把揪住自己的耳朵,撕个大口子。

“嘿嘿,鸣子,这次你可出名了!”刘月娥笑眯眯的说。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以后恐怕没哪个姑娘愿意嫁给我了!”王鸣开玩笑说。

“我看才不是,不定有多少姑娘从今天起都为你动心呢?”刘月娥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红,脑海里居然浮想翩翩

“哎呀,我在想什么啊?他可是大奎的表弟!”刘月娥只感觉到自己的脸蛋发烧,心儿砰砰的乱跳,为自己这么无耻感到无比的害羞。

到了王大奎家,刘月娥打开大门,两人进了屋。

刘月娥就去拿纱布和白酒,王鸣也不避讳,就把上衣脱了,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来,尤其是小腹上的肌肉,棱角分明,充满了力量。

只是,在这些健美的肌肉上,留有不少的疤痕,纵横交错,看起来有点渗人。甚至,还有一些圆形的伤口,结成了像环形山似的疤痕,更增添了一丝狰狞。

刘月娥拿着纱布和白酒回来,看到王鸣身上的疤痕,心里没来由的一痛,忍不住说:“鸣子,你怎么满身都是伤呢?”

王鸣呵呵一笑,并不答话,伸手将裹住胸口的绷带解开,要自己取下来。

“还是我来帮你整吧!”刘月娥赶紧上前,小心翼翼的帮着王鸣把绷带解开。

因为绷带在王鸣身上缠了好几圈,刘月娥就得伸着胳膊到后面去,避免不了的胸部就靠近了王鸣的脸。

王鸣深吸一口气,鼻子里隐约能够闻到刘月娥身上的一股淡淡的香味。

“没穿胸罩!”王鸣的心突的一跳,刘月娥曾经是他臆想的对象,不知道多少次闭着眼睛幻想着她是自己梦中情人呢

刘月娥感觉到胸脯上一阵阵的热气扑过来,脸上一红,才想到自己的胸部这会儿就在王鸣的面前,只要稍微动一动,就会贴上。

她脸上像着火了似的,鬼使神差的不经意的往上一倾,上身就贴到了王鸣的脸上。

她的心砰砰的乱跳着,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又怕王鸣推开她,那她的脸就没地方搁了。

王鸣被吓了一跳,感觉到贴在自己脸上的柔软和弹性,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嘴里叫了一声嫂子,就没有了下文。

他隐约能够闻道刘月娥身上带着的那股子香味,使他有些发晕。

他一双手忍不住抬起,伸到刘月娥的身后,捧住她的身体往怀里用力的一抱。

不但使刘月娥身体和自己贴得更紧,就是她平坦的胸腹都也紧紧的贴在了身上。

甚至,他能感觉到刘月娥小肚子那里,一片的火热。

“嫂子……”王鸣低低的叫着。

“鸣子……”刘月娥大口喘着气,我这是咋地了,他可是大奎的弟弟啊!我在干啥呢?

刘月娥一阵的心慌,赶紧挣开王鸣的手臂,捂着脸背过身子。

“嫂子……”王鸣有种失落的感觉,可是又不能做什么。她可是大奎的媳妇,自己的嫂子,不是陈兰芳那样的娘们可以比的。

过了半天,刘月娥才红着脸转过身,抿嘴一笑:“不许出去乱说!”

“不敢说!”王鸣赶紧的说。

“我给换药吧!”刘月娥定了定神色说道。

“行了,换好了!”等把伤口重新包扎好之后,她才松了口气。

王鸣尴尬的一笑,赶紧就把衣服穿好。他这个嫂子虽然就是个农家姑娘,可是对男人的杀伤力丝毫不比城里那些时髦的姑娘差,尤其是天然的白皙肌肤,也不是昂贵的化妆品能够比拟的。

“那啥,嫂子,谢谢你帮我换药,没啥事儿我就回去了!”王鸣感觉在这么呆下去,非得出事不可,就打算赶紧开溜。

刘月娥没说话,其实她很想和王鸣多呆一会儿,哪怕是不说话也成。

可是她心里很矛盾,这种暧昧的感觉叫她有种罪恶感,心底就觉得对不住王大奎。

见刘月娥没有吭声,王鸣也不好起身就走,一时间有点尴尬。

过了半晌,刘月娥忽然幽幽的一叹,轻声的说:“你回吧!以后,要是有个伤痛的,嫂子还帮你……”

“呵呵,这么一来,你不是成了大夫吗?”王鸣轻松的一笑,起身离开。

透过窗户,看着王鸣走出院门,刘月娥又是长长的叹口气,摸摸自己发烧的脸颊,轻声嘀咕着:“我这是在干啥呢?我真不要脸啊!”

王鸣回头看了看刚才被自己关紧的王大奎的大门,心中油然的升起一股惆怅来,若有所失的感觉。

叮铃铃~

这时候,他的身后忽然响起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只见一个上身穿着白色t恤,下身蓝色超短热裤的年轻女孩儿骑着一辆山地车风驰电掣的从他身边而过,一双白花花的大腿晃得人发晕。

“这谁家的姑娘啊,还挺时尚的!”王鸣望着远去的自行车女孩儿随风飘起的长发,不禁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穿着这么前卫时尚,就算在这个年头的乡村也是不多见的。

“前面的是鸣子吗?”王鸣正望着女孩儿的背影猜测,身后再次响起一个声音来,充满了惊喜和意外。

“呃……”王鸣回头看了一眼,脸上顿时也是一阵大喜。

“贾三炮!”

王鸣回头看了一眼,顿时面露喜色。。

只见他身后站着个又矮又胖的家伙,五官都因为肥胖而挤在了一起,看起来有些滑稽可笑。

“哈哈,还真是你,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贾三炮笑得肥肉乱颤。

“我说三炮,你怎么又胖了呢?”王鸣啧啧的说。

这贾三炮从小学到初中就和王鸣一个班,两个人关系不是一般的铁。王鸣还记得,自己离家出走的时候,贾三炮还从家里偷了二百块钱给他当路费。

“嘿嘿,我这才刚二百多一点,呵呵呵!”贾三炮声音洪亮,一笑起来,五官都有点变形,不过看起来还挺讨喜:“鸣子,你这家伙,一回来就闹出挺大的动静啊!今天早上把社会上的小混子都给干了?”

“唉,那都是大家伙瞎传的!”王鸣打着哈哈说,然后拉着贾三炮道:“三炮,走,咱们去县里戳一顿,当年要不是你给我拿二百块钱,我还真走不了呢!”

“嘿嘿,哪得话,咱们谁跟谁啊?不过,鸣子,你小子也真是的,一走就是好几年,你是不知道,老蔫叔这几年都不知道是咋过的。有时候我寻思,真不该给你拿那二百块钱!”贾三炮说话喜欢直来直去,不会藏着掖着。

“行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走走,咱们喝酒去!”王鸣不想就这个话题扯下去,就要拉着贾三炮去县里。

杜家村属于坤平县,从村里到县城就半个小时的路程,道上随便就能找到捎脚儿去县里的车。

“今天恐怕不行啊!”贾三炮犹豫了一下,好几年没见着王鸣了,他心里也想亲近亲近,跟铁哥们喝上几杯。可是一想起今天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就只能拒绝了。

“咋地,今天有事儿?”王鸣有点好奇,贾三炮可是有名的吃货,只要一听说吃喝,绝对是咋呼得最欢实的那个。今天怎么转性了呢、

“是有点事儿!”贾三炮有点腼腆的说,大胖脸上竟然还红了。

“那也行,明天的,你早点上我家找我!”王鸣也不去追问。

“好,明天一定!”贾三炮赶紧说,然后掏出手机看了看,似乎要赶时间:“鸣子,我这儿还有急事,明天咱们在好好唠嗑!”

王鸣笑着点点头,贾三炮转身就要走,看来还真着急。

“三炮,跟你打听个事儿!”王鸣忽然想起应该问问贾三炮认不认识那个自行车美少女。

“你说!”

“刚才骑着自行车的那个姑娘,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呢?”王鸣问道。

“切,那是杜老边的小闺女杜小娟……哎呀,我这时间快到了,先走了!”贾三炮急匆匆从的离开。

“杜老边的女儿?”王鸣皱起眉头。

正好,反正现在没事儿,他就想再去和杜老边套套近乎,没准儿还能看见骚得不行的陈兰芳。

………

杜老边正在葡萄架下喝醒酒茶,昨晚他是真没少喝,心说王鸣这小犊子还挺会劝酒的。

“哼,小兔崽子,下把看我怎么把你喝到桌子底下去”杜老边嘟囔着骂,反正现在也没人,装个屁也没人看到。

“爸,你骂谁呢?”这时候,杜小娟骑着山地车直接进了院子,到了葡萄架下一捏车闸,嘎吱一声,车子停住。

“小娟,你不是在你二姐家吗?咋跑回来了?”杜老边一共三个女儿,没有儿子。

虽然对三个女儿都是宠爱的不得了,可是却常常因为没有儿子而暗暗叹息。随着岁数大了,也就逐渐的认了。

大女儿杜小霞二女儿杜小慧都已经嫁到了县里,只有小三高中刚毕业,还不到岁数。

而且他杜老边现在大小是个村官,手里又有了两个糟钱儿,自然要给小女儿找个门当户对的婆家,这不是着急能解决的。

杜老边瞄了一眼小女儿露在外面的雪白大腿,有些不高兴,就说道:“小娟啊,你看看你穿得什么玩意儿,这一走一过的,不知道被多少人看呢?”

“哼,爸,你这思想咋还这么封建呢!这都什么年代了,人家城里人都这么穿,凉快还性感!”杜小娟撇撇嘴,轮姿色,她在杜家村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她可不介意村子里那些小伙子们火辣辣的眼神。相反,有时候还故意抛个媚眼儿什么的挑逗一下。反正她老爸是村长,表哥在县里面当官,谁敢打她的主意啊!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