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又粗又大好爽受不了~双腿架起蹂躏h

股淡淡的麝香飘进他的鼻孔,看来,每个女人都有独特的味道,并且,不同的部位还有不同的味道。

王桃花趴在床上,只看见她半显的美背,由于是趴着的姿势,身前被挤压得很明显,风景线弯曲在她锁骨下面。

秦受坐在床边椅子上,一遍遍替她揉着后溪穴。他的眼神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好半天移不开。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了她内里的风光。

王桃花发现了他的眼睛,嘴角微微扬起,她故意扭动了一下身体,被挤压得更是明显。

“小秦,我好看吗?”

秦受如梦初醒,慌忙的接着揉着她的后溪穴。

王桃花看出来他的慌乱,接着说:“小秦,你觉得我好看吗?”

该死,她又扭动了一下,笑得更欢了。

“很好看,容颜永驻。你简直是村里最美的女人了。”

文学900863127262.jpg

她“咯咯咯”的笑起来,黑黑的眼睫毛又长又弯,眼睛如同月亮一样。

“要是陈哈子有你一半的欣赏水平就好了,就好了。”

她叹气,吸气的那一瞬间,她锁骨下面颤动,他再次看清了里面的风景。

从后溪穴,到阳谷穴,秦受已经不耐烦了,一直拿着她的一双手按摩着没有意思。

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的后背上,那里别有一番滋味。

夏天,她正穿着一件纺纱白色衬衣,透着黑色肩带。

她的美背在衬衣里若隐若现,直想让人看个究竟。

“桃花姐,接下来我要按摩你背上肾俞穴、脾俞穴、大肠俞穴,需要把你的衬衫暂时脱掉。如果不脱的话,是没有办法按摩的,你觉得方便吗?”

他委婉的语气很让王桃花满意,王桃花抬眸抬眸笑着点头。

王桃花起身,锁骨下面的的风景又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她低头正要解掉她的衣扣,秦受忙制止,说:“我刚刚给你揉了后溪穴和阳谷穴,这些穴位都在手上。刚刚按摩好,不能用力,要不然我刚才就白费力气了。要不我帮你吧?”

秦受的语气温柔,装得善解人意的模样。王桃花惊叹,他居然如此温暖,比那些什么也不懂的臭男人好多了。

王桃花泛着一丝红润,娇软的声音说:“好!”

她低眸,睫毛细长的盖住眼里的春色。

她盘腿坐着,黑色皮裤莫名的吸引他的注意力。眼神上移,看着她白色衬衫里的黑色内里里面风光无限。

他迫不及待的伸手过去,慢慢的触碰到她锁骨附近那颗纽扣。轻轻解开这一颗,又是下一颗。

王桃花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肩膀,他的手指头大面积触碰到她的温软肌肤。

真想直接扒开,好好把玩。理智战胜了他,要步步为营。

终于解完最后一颗扣子。

他伸手到她的香肩,想替他褪去衬衣。

衬衣随着他的手慢慢滑落,王桃花与他面对面,近距离的看着彼此的脸。她的俏脸上晕晕的红色,轻轻抿了一下唇。

忽然,她没有坐稳,一下扑到了他的怀里。

“我刚刚没有坐稳。”她的声音慌乱,却没有推开他,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的不小心。

秦受得意,伸手扶着她的后背。一阵冰凉传来,光滑又凉爽,好像在抚一块玉。

他的身体不争气的燃气一股火,忍不住多抚了几下。

“你的肩带会影响我按摩的。”

秦受试探的说,到这一步已经很满意了。剩下的,就看她自己的意愿了。

“我自己够不着。”

王桃花抬眼,看着他。她的意思就是在告诉他,她的肩带在后面,自己够不着。

秦受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村里出名的美女,就在自己面前被自己医治。他真的太感谢师父,教给他这些医术。虽然自己没有学到师父的那个境界,不过已经很满意了。

他手指绕在她的肩带间,缓缓的替她解下。

“好了,你趴下吧。”

他忙瞟了几眼,要不是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他简直要直接伸手附上去。

王桃花趴下,那风光再次泄露,秦受的眼睛望着,眼神迷离。

因为这次要按摩的穴位都在背上,他坐着不能按摩,站着又不能很好的施加压力。

征得王桃花的同意后,他爬上了床。双手放在她的后背上,两拇指叠加分别按压被按摩者的肾俞穴、脾俞穴、大肠俞穴。

因为这里的穴位离腰最近,秦受按压的时候,扯到她酸痛的筋骨,她发出一阵阵轻轻的声音,久不绝耳。

手不停的在她的背上游走,虽然不及前面,却也是一番天地。不过,前面的风景更是让他向往。

按到她的腰部的时候,那是最重要的一个部位,需要的力度也会比之前更大。

她的小蛮腰在自己的手掌中,来回的摩挲着。

在附上她的腰的那一刻,他多想就将她翻过来。

我秦受按摩得累死累活的最终就给你按按背部,按按手指头?不行,得想个办法,不捞点油水不行。

他累得头上淌着密密麻麻的汗水,终于忍不住开口:“后面差不多了,不过前面还需要一些火候。我累得不行了,需要躺着。”

秦受又一次试探性的问道,可是王桃花好像不是很在意,反而很爽快的答应了。

她起身,平躺的在床上。与秦受对视的那一刻,她假装害羞的笑了。

这个女人,看来非同寻常。秦受又想起她刚才所说的,自己被陈哈子扭伤了腰是否真的是事实。

他眼神迷离,双手先是在锁骨那里揉了几下,慢慢向下。

指腹被那里给弹了起来,一阵温热从掌心传到心窝。

缓缓向下,她皱着眉头,轻轻的哼气。

“嗯……小秦,你……你的医术好像还可以,我的腰没有刚才那么酸了。”

空气寂静,她想找点话题说。

“是吗?”他刺心的声音传到她耳朵。

秦受的医术对待她这样的小伤小痛绰绰有余,更何况还有不同一般的待遇,他就算免费医治也很开心。

他躺在一旁,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告诉她各种穴位的功能和位置,告诉她很多专业的养颜方法。

他漫不经心的把平日学的一些皮毛有一句没一句说出来,王桃花随便听听还可以。要是师父听见,估计又得骂他不好好学医。他心一直放在她的身上的每一处,还有关键的位置。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起身。老规矩,他很紧张的告诉她不能用力,于是又帮她把衣服穿上。

显得自然又贴心,成功掳获了王桃花的好感。这下,王桃花对自己一定会比平时更加的热情了。

“桃花姐,你刚才说过,陈哈子欺负了你,害你的腰扭伤了是吧?”

秦受关心的问,其实他的心里很疑惑。

“是啊,你别看他个字不高,瘦瘦的,其实……”

王桃花叹气,斜靠在床沿,那样子很美!

“我去帮你讨回公道。”

如果陈哈子真的害的她扭伤了腰,还图谋不轨,那秦受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这是他赢得王桃花好看的一个大好机会,他深知,在王桃花那种美妇人眼里,好的男人多不缺他一个。

秦受回味着刚才的余温,斜阳通红,傍晚的红星村褪去了中午时的炙热。他神清气爽的走在乡村的小路上,腰身充满一股力量。

他远远的就看见了陈哈子的小房子,是用几块砖搭起来的,屋顶就是树枝和草垛。陈哈子坐在门口的地板上逗猫。这只大黄猫是他唯一的伴侣,多年来,他没一直没有娶到老婆。

陈哈子抱着猫,用手指头揉着猫的脖子,好像揉一个女人一样尽兴。

见秦受走过来,陈哈子慌忙将猫扔出去,从地上站起来。

“陈哈子,听说,你刚才去欺负了王桃花。”秦受质问。

陈哈子慌乱的揉了揉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看不出来你这个小个子,还挺会欺负人的!”秦受走过去,边走边说。

陈哈子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有理也说不出口,明明是王桃花主动勾引他,怎么算是他欺负王桃花呢?

陈哈子吞了吞口水,才说:“我没有欺负她,是她自己主动的。”

陈哈子脑子回忆起今天的那一幕,他被王桃花拽到她家,对他动手动脚的。陈哈子从来没有碰过女人,自然什么都不会。可是王桃花哪里管这些,她只觉得陈哈子蠢笨慢,还没有开始,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慌乱之中,跌下床来把自己的腰扭伤了。

她还没有得手,陈哈子见她受伤就逃跑了。

陈哈子只字片语,才把事情的原委说了明白。

“哈子,那意思是王桃花污蔑你咯?”秦受问。

想不到,王桃花还有那样一面。她贪念陈哈子是一个雏,才对他下手的吧。

秦受想到这里,不觉对王桃花产生一种佩服感。他很想试试,这个大胆火辣的女人。

再想起他今天抚摸的那片美背,他的心里酥软了一下。

“是啊,我什么都没有做,她还说今晚要来收拾我。”陈哈子说话时无辜极了。

陈哈子无欲无求,脑子里有着简单的世界。虽然没有女人会嫁给他这样的,不过,他从来没有过烦恼过。有些时候,懂得多了忧愁的反而是自己。

“什么,要来收拾你?”秦受的嘴长得大大的,看来这个王桃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要定了这个单纯的小雏。

秦受心里居然有一丝难受,王桃花的影子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今天只局限于王桃花的背,让他很是惦记她皮裤里的世界,还有身前的风光。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