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不顾她的疼痛撕裂了|皇兄的紫黑色龙根

在院子里,不好……”林香想拒绝,又怕惹得老陈不悦,万一老公被降职,那不白忙了?

她想把老陈的手拉下来,反被老陈捉住。

“嗯……”林香实在没想到老陈胆子这么大,光天化日,就在院子里……

林香一阵面红心跳,又害怕紧张:“不要在这里,有人经过怎么办……”

哪知老陈一次得逞,胆子大了不少,反而是将林香抱起来继续使坏,一声不吭。

林香很容易就来感觉了,她的动作太过激烈了,竟是带着老陈跟轮椅一起往地上摔。

就在这时,院子的门突然被推开,陈杰夹着公文包,惊愕地看着他们,然后忙不迭过来扶老陈说:“爸,你没事吧?”

幸好他们那么一摔,两个人就分开了,尽管都衣衫不整,但那都是正常的,所以陈杰并没往别处想,还以为林香摔跤把他爸给压倒了,所以扶起老陈后就板着脸训林香说:“你怎么搞的?怎么这么不小心摔我爸身上去了?他的脚骨刚长上,万一又压断了怎么办?”

文学900863127265.jpg

老陈瞧林香那委屈的小模样就受不了,忍着疼痛跟陈杰说:“没事没事,没压到断的地方。其实不关她的事,刚刚是我没控制好轮椅摔跤,她是想拉我的,结果没拉住,被我带下来了。”

“是这样吗?”陈杰狐疑的看林香。

“是。”林香低头小声说。

她的脸色红得快滴出血来了,耳根子都泛着柔嫩的粉色,洁白的牙齿咬着下唇。

陈杰看不出破绽来,检查过他爸确实没事后,就跟林香道歉说:“对不起!我太紧张我爸了,刚才错怪你了。”

“没事。陈叔要没事的话,我就去忙了。”林香逃也似的去做家务。

陈杰今天休假,工作的过程中,林香好几次想向他提出辞职,她怕迟早有一天让老陈给吃了。可话到嘴边,又让她给咽回去了。

这工作的待遇好且不说,她主要是害怕,如果自己辞职的话,老陈叫陈杰炒她老公的鱿鱼。

幸好陈杰一天都在家,老陈没机会再对她使坏。

忙到晚上,给这爷俩准备好晚饭后,林香跟陈杰说:“老板,您要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我还得回家给我老公做饭。”

可能是因为之前的误会心怀愧疚,陈杰放下报纸起身说:“我送你回去吧。”

一再推辞不过,林香只好坐进了陈杰的黑色宾利。

回到自家小区门口,陈杰帮她打开车门,手掌放在她脑袋上方护着。

林香感觉陈杰挺绅士的,老陈要有他一半的素质,就不会对她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钥匙打开门锁,林香才一推门,张志明就像一阵风似的刮过来,一把将林香抱进怀里,恨不得要把她摁进自己身体里一样。

“老婆,你终于回来了,我都快饿死了!”张志明笑嘻嘻的浑不知他老婆发生过什么事。

林香觉得很别扭,难受,心里堵的慌,很想和她老公吵一架发泄情绪。

推林香进厨房做饭,张志明还在她耳边絮絮叨叨的:“……老婆你知道吗?我们老板让我负责我之前一直申请实施的策划案……”

听了他好一会儿唠叨,林香不耐烦的说:“好了知道了,没见我在忙吗?”

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愣住了,而张志明更是不敢置信,自己一向温柔的老婆会这么跟他说话。

“对不起……”林香反应过来,懊恼地扶住额头:“老……公,对不起,我照顾的那个大叔比较挑剔,我……”

张志明没怀疑她,把她搂进怀里安慰了好一会儿。

做剩最后一个菜的时候门被敲响了,林香正想去开门,张志明抢先一步笑眯眯的说:“我来。咱家来客人了。”

林香回到厨房继续忙,听见外面一阵热闹,她老公正在跟客人寒喧,客人一说话,林香听见声音就愣住了,探头出去一看,一个跟她老公年纪相仿的男人正跟她老公搂搂抱抱的。

那男人的长相一般,但身体却很壮实,手里提着瓶红酒,瞧见林香后一愣,然后问张志明说:“这位是嫂子吧?”

“对,这是我老婆,漂亮吧?”

张志明很得意,却不知林香心里充满了疑问跟恐惧。

那男人的声音听着很熟,很像她在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个冒犯她的男人,只是她并不确定。

“漂亮漂亮!非常漂亮!嫂子你好!我叫钱满,是志明的大学同学兼死党。”说着他要跟林香握手。

林香一跟他握上,靠得近了,嗅到他身上的味道,身子顿时一颤。

光听声音如果还不能确定,现在她就有九成九的把握了,因为这钱满身上的古龙水的味道她在公交车上闻到过,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的巧合,她有点不敢相信。

也不知道钱满认出她来没有,她总觉得钱满看她的眼神里隐藏着些什么。

她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觉得她老公太不会交朋友了,竟然跟这样的人做死党。

如果光看外表,所有人都会觉得钱满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绅士,林香却知道他是斯文败类,居然在公交车上做那样的事。

她冲动的想当场揭穿,但苦于没有证据,怕她老公不相信她。

钱满在她家里倒没做什么不合时宜的事,一直都表现得很有礼貌,他是来给张志明庆祝升职的,听说最近才来这边讨生活,是一个外企的高管。

席间他高谈阔论,把张志明捧得飘飘欲仙的,又变相赞了自己一把,好像有意在林香面前表现,林香却不动声色。

说着说着他就不正经了,听说林香给人做护工后跟张志明说嫂子身材那么好,穿女仆装肯定很有味道,张志明傻呼呼的居然也说是,浑不知别人是在调戏他老婆。

吃完饭把人送走后,林香忍得很辛苦。

她很想告诉她老公钱满的真面目,但看她老公跟钱满的交情,显然不会轻易相信她,所以搞得她很纠结,一晚上都没睡好。

第二天一早,林香起床梳洗,只套了条黑色趣味网袜,里面什么都没穿,真空穿上一条黑色吊带长裙,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和修长的一双腿。

张志明迷迷糊糊地起床上厕所,见到林香后说:“老婆,起这么早。”他打着哈欠,一上完厕所就开始对林香上下其手,没多一会儿就忍不住了,但弄没多久就缴械了,满足的说道:“老婆,我去补个觉。”

林香被他弄得不上不下的,觉得反感,整理了一下着装,套上一件宽大的外套,出门了。

楼下的停车场停着一辆奥迪,驾驶室的位置探出来一截苍白有力的手臂。

黑色衬衫,袖子往上卷了一层,修长苍白的指尖夹着一支烟,烟头的橙光忽明忽暗,瞧着很是熟悉。

林香原本没必要到那边去的,她一时鬼迷心窍竟是过去了,但一跟那人对上眼就想跑。

谁知还是躲不过,那人出来追上搂着她,捂着她的嘴强行把她挟持到了车上。

“敢叫信不信我把你衣服全扒了扔出去。”钱满恶狠狠的跟她说,完全没有昨晚的风度。

林香顿时噤若寒蝉,问他说:“你想干嘛?”

见林香老实了,钱满才笑眯眯的看着林香的眼睛说道:“你是不是认出我来了?”

林香装傻:“你什么意思?”

“你再演信不信我情景再现?”钱满虽然还笑眯眯的,但语气里威胁的意味很浓。

林香知道不能再装了,只好说:“是。你究竟想干嘛?”

“我想干嘛?呵呵!没想干嘛,只是觉得你今天穿得挺特别的。”

林香红了红脸,低下头去。

“系安全带。”钱满话音没落,又说:“算了,还是我来吧。”

说完,弯下腰去,越过林香从那头把安全带拉过来。

他的后脑勺对着林香,身上有股清冽的味道,夹杂着烟草味,直往林香鼻子里钻,林香本以为自己心里是厌恶他的,没想到身体却升起了一股热度,烧得她心慌。

钱满扣好安全带,没有马上直起身来,忽然间,他直直地低下头去。

“林香颤了颤:“不要……你再这样我叫人了。”

钱满不理她,却是越来越起劲了,林香本来就是特别容易的人,此时又开始了。

她一感觉到就急了,想把钱满的头板上来:“姓钱的,你不要这样……我老公……马上要上班了……他一定会”闷哼一声,断断续续道:“经过,这里……啊……”

林香说话的尾音都打着颤。

没想到,钱满一听说这个,更加兴奋了。

“嫂子,你这样我很喜欢。”钱满兴奋得声音都变了。

说完,放下座椅,令林香躺在上面,而他,则是逼了上来。

林香挣扎着,她又羞又愧,想把他的头抬起来,但渴望又让她不舍得。

这时……

九点整,张志明提着公文包下了楼。

几乎是一瞬间,林香看到了他:“钱满,快……放开,我老公……”钱满兴奋起来还在继续。

“啊……”林香快吓死了!可快乐又狠狠将她拉了回来,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而这时,张志明拿着车钥匙,往奥迪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的车,恰好就停在奥迪的旁边!

开锁,开车门,放公文包。

林香的余光一直追随着张志明,她快疯了!她真的快疯了!

而钱满,他竟还在忙碌。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