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轻一点,啊,撞到哪里了_紫色蘑菇头研磨

眼睛弯弯带着笑,脸蛋更是红扑扑的,锁骨很深,别有一番风情。

“你没事吧,感冒好了吗?还发烧吗?”

老马自顾自的走了过来,在小翠的额头上摸着感受了一下,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手。

“我没事了,马爷爷您坐,我给您倒杯水!”

老马耸了耸鼻子,怎么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味道,于是,下意识的就看了起来,刚好看到被子下面露出来的一个边……

那是!

老马顿时变得激动起来,看了一眼小凤的短裙,莫非她下面没有穿什么?

接过小凤递过来的水,老马乘机说:“虽然不发烧了,但昨天的治疗被打断了,刚好我现在没事,要不我现在给你治疗?”

小凤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就觉得害羞,重来一回她怎么都觉得不好意思,纠结之后摇了摇头说:“算了吧,我觉得自己好的差不多了,谢谢马爷爷!”

老马以为很容易就能搞定这个小丫头呢,却没有想到小丫头会拒绝,心里有些不服气,可人家不愿意,他也不能强迫吧!

文学900863127294.jpg

“你想好了,要是不完成治疗,有可能会复发的!”

老马一脸严肃的样子,让小凤有些紧张。

可一想到要脱光衣服睡下被老马摸,她就觉得害羞,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一咬牙坚持:“没事,我现在觉得不错,万一要是复发了再说吧!”

老马有些遗憾,可小凤不愿意,老马也不能勉强。

“行吧,那你考虑考虑,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了就来找马爷爷!”

如同长辈一般关心了一番小凤,趁机抓起小凤那白嫩的小手亲拍了一下,感受着那少女独有的细腻,也就没有那么失落了。

“对了,我刚才带来了一些零食跟一瓶酒,你把酒拿出来晚上你妈说请我吃饭,到时候我再喝,那些零嘴你就拿去吃吧!”

听到老马带来了零食,小凤的眼睛就亮了,自从她爸去世之后,她就没有吃过什么零食,平时看到村子里那些小孩子拿着吃,都远远的躲开了。

“谢谢马爷爷,可是……”

想到平时她娘教育她的话,她们家里虽然穷,但穷要穷的有骨气,不相干的人给的东西是万不能要的。

老马看出了小凤的心思,急忙解释说:“去吃吧,你妈请我吃饭,我总不可能空着手来吧,再说了,我一个老头子又不吃那些,你要是不愿意吃我就扔了,到时候岂不是浪费。”

老马这么一说,小凤便觉的老马说的也对,妈妈都请马爷爷吃饭了,自然不是别人,再说了,这么多好吃的东西若是扔了,浪费了多可惜。

看着小姑娘提着袋子高兴地走出去,老马觉得桂花母女的确可怜,以后要是有机会,要好好的帮帮他们。

至于怎么帮,那就嘿嘿嘿了。

小凤离开之后,老马急忙收回了刚才的心思,迫不及待的看向了身后的被子,然后便将那个小裤裤拉了出来。

很小的一个,前面也只有巴掌大,粉色的,后面印着一个米老鼠的图案,老马只要一想到被小凤穿上时这个米老鼠被撑起来的样子,就激动地不行。

中间的位置,有一些白白的东西,边沿的部位都是黄色的,可能因为换下来的时间长了,已经干了,但从面积可以看出来,应该有很大一片。

那浓郁的味道却没有减少多少,被老马捏在手里的时候,便已经很明显了。

可老马觉得,这一点还是不够,看了一眼门口,发现小凤还没有进来,便压着心跳将小裤裤拿起来,放在鼻子上深吸了一口气。

那浓郁的味道,瞬间便如同电流一般传遍了老马的全身,让老马有一种触了电的感觉,全身麻酥酥的,很是舒服。

可很快,老马便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的那个地方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起来了。

大夏天的本来就穿的单薄,老马只穿了一条薄薄的裤子,稍微有点反应便被顶起来了。

要是在家里的话就好了,可以用这个小裤裤来一发,肯定很舒服。

就在老马遐想万千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小凤吃惊地声音。

“马爷爷,你干什么呢?”

小凤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之前藏起来的小裤裤会被老马发现,现在还被老马拿在手里放在鼻子上闻,那臭臭的味道有什么好闻的?

这一幕吓到了老马,也惊到了小凤,小凤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通红的,甚至眼泪都出来了,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个,我……我……”

此刻,就算是老马的脸皮再厚,此刻也有些尴尬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如何跟小凤去解释。

然后,老马就看到小凤的脸色大变,刚才还羞红的脸瞬间就变得苍白起来。

“小凤,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老马虽然是神棍,但也懂的一点医术,小凤的变化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老马没有看错,此刻小凤的确很害怕。

因为就在刚才,她还在害羞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那个地方又开始往下流东西了,热乎乎的估计又把小裤裤弄脏了,就算是没有去厕所查看,她都能够感觉到。

而且她感觉到自己浑身燥热,想要扑过去夺下自己的小裤裤的时候,却发现腿脚酥麻,连动都不能动了。

这种反应吓了她一大跳,这才变得如此紧张起来,水汪汪的眸子瞬间就泪如雨下,哇的一下就哭了起来。

“马爷爷,我可能病了,您是不是发现了?求求您不要告诉我妈妈,我妈妈知道了又要伤心!”

被小凤这么一闹,老马就更糊涂了,不解的看着面前这个裂开嘴大哭的小丫头。

“丫头,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老马压下心里的疑惑,试探着问了起来。

“我,我最近总会流下一些白色的东西,粘粘的臭臭的,偶尔还会很难受……”

小凤毕竟单纯,之前不好意思跟妈妈说,现在看到老马发现了,也就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出来。

“什么地方?”

老马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可还是想要证实一下。

“就是……就是这个地方!”

小凤被老马一番安慰之后稍微的好了一点,又开始变得羞涩起来,可话赶话的已经说到这里了,小凤觉得也没有必要隐瞒了,便直接说了出来。

老马心里乐了,小丫头真是太天真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病,而是动情了,自然会有东西流出。

想到这里,老马便心生一计,没有告诉小凤真相,而是有些为难的说:“原来是这样呀,幸亏你告诉我了,不过丫头你别怕,这种病马爷爷可以治,只是需要你配合!”

“真的?”

一听到老马可以治,小凤的眼睛亮了起来,激动的盯着老马惊喜的样子看起来天真的很。

对上那单纯无辜的目光,老马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自然是真的,马爷爷什么时候骗过你?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我一定帮你治好!”

老马心里已经开始幻想了,原本以为今天没有机会了,却没有想到一转眼,机会又来了。

“那……是不是要像昨天晚上那样,脱光衣服躺下?”

小凤一想到昨晚老马治疗是的样子,脸顿时红的就像是火烧云似的。

“那是自然,我必须要详细检查的!”

老马看着小凤那娇滴滴的样子,尤其是那羞红的脸颊,就好像冬天的冻柿子,只要剥开皮,就能够品尝里面香甜的果肉了。

只是这小丫头看起来有些犹豫,不知道能不能成事。

事实上,小凤也是在犹豫这件事,她毕竟也是大姑娘了,昨晚一开始发烧昏迷,后来已经成了那样了,也就听之任之了,现在让她在清醒状态中脱光衣服躺下,她怎么都做不到。

可要是不这么做,自己的病又怎么办?

“算了吧,我还是再想想吧!”

一盆冷水泼下来,老马失望的不行。

可事情已经这样了,小凤别看柔弱,但也有自己的坚持,要是自己再强求,估计会让小凤反感的。

看了一眼手里的小裤裤,老马又想了一个办法。

“那行吧,不过你的小裤裤让我带回去吧,我研究一下,说不定能找到其他治疗的办法也不一定。”

比起当场检查,一个小裤裤对于小凤来说就没有那么为难了。

“可是,有点脏,要不我给您找一件干净的吧!”

一想到小裤裤上面的那些东西,小凤就觉得羞得不行,说话也是低着头,不敢去看老马的目光。

“傻丫头,就是要你穿过的才能检查的,新的我要来干啥?自己穿吗?”

噗嗤!

老马幽默的回答让小凤乐了,抬起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老马心里可高兴了,可脸上却是不能表现出来,当着小凤的面,将小裤裤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那么小的一个,就算是装在口袋里别人也发现不了。

小凤看到这一幕,心里莫名的有了一种感觉,害怕老马发现,急忙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桂花回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脸色很难看,胳膊上还有一道明显的伤疤,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给划了一下似的,都出血了。

“桂花,你回来了,呀,你怎么了,受伤了?”

桂花刚进门就听到了老马的声音,稍微愣了一下,这才想到自己请了老马来吃饭,她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我没事,不小心划到了树上,被树枝弄破了皮!你先等等,我这就给你做饭去。”

桂花红着眼睛低着头不敢去看老马的眼睛,说话也有些结巴,像是有什么难以企口的事情故意不愿意说似的。

走近一看,老马才发现桂花的头发也乱了,衣服也有些凌乱,甚至还有后背的地方也显得脏兮兮的,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桂花不愿意说,老马也没有再问,而是径自走了出去,问正在另外一个屋子里吃零食的小凤他们家有没有纱布跟红药水?

乡下人经常上地干活,扭伤擦伤是很常见的,几乎每家都备有一些常用的药品,红药水跟纱布自然也不会少。

小凤很快就找来了红药水跟纱布,老马却在屋子里没有找到桂花,听到厨房那边传来了轻微的声音,便拿着东西到了厨房里。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桂花似有若无的哭声,很隐忍的样子。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