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学弟不可以啊疼_啊用力啊再深点岳

卢畊弘看她挺眼熟的,但没时间想她到底是谁,只知道她挺高的,身材也好。

那女人一直掩着鼻子,熬通宵又没洗漱,卢畊弘知道自己身上味重,挺尴尬的。

那女人站在卢畊弘前面,穿着裙子,体形挺美的,熬了个大夜,卢畊弘居然还有劲,他对自己看到穿裙子的女人总会幻想伍苇静而感到无语。

就在这时,进来一堆人,电梯里一下子变得拥挤,推挤之下那女人撞到卢畊弘身上,卢畊弘都特意躲了,还是没避开。

那女人感觉到了不适,回头往下看,卢畊弘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看她,只听到一声冷哼,卢畊弘都想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伍苇静的治疗起效果了,卢畊弘感觉自己现在不容易颓了。

文学900863127299.jpg

那女的受不了老被人挤到卢畊弘怀里,半路就下去了。

尴尬解除,卢畊弘上到楼层后,在厕所里缓了一下才找他们的负责人陆胜今,一个四十来岁,戴着小眼镜,长相斯文的西装男。

在做一对一讲解的时候,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个女人说:“老陆,一会儿你去一趟甄希,争取尽快把事情解决了。这事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会对我们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

卢畊弘都震惊了,一直盯着那女人看,她居然就是自己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个。

最神奇的是,卢畊弘终于记起她是谁了,她正是伍苇静找来给自己治病的小菇,自己早该认出她的大长腿了。

这也太吓人了,一个出来卖的,白天妆容一变就成了职场女强。难道她做那一行跟接伍苇静的活是为了体验生活?那也太作贱自己了吧?伍苇静知道她有多重身份吗?

因为穿着跟气质都不一样,昨晚的小菇见人总是笑嘻嘻的,一副轻浮样,而面前的小菇不苟言笑,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卢畊弘之前才没认出她来。现在认出了,在没搞清楚状况之前也不敢贸然跟她打招呼。

小菇跟陆胜今交代完事,终于注意到卢畊弘了。

见卢畊弘在盯着她看,她眉头就蹙了起来,应该是认出卢畊弘来了,开口却是问陆胜今:“他是谁?你们在聊什么?”

这陆胜今跟卢畊弘就职的公司的副总洪韬有私交,要不是胡伟明弄的那东西太难看,他也不会打回去。

现下的机会,说白了就是靠交情在撑着。所以被问时陆胜今也有点慌,忙说:“哦,这是蓝色闪电的设计师,我们聊的是宏文的策划案。之前那一版你不是说不行吗?我让他们赶了另一个版本出来,应该没问题了。”

小菇可能只是认出卢畊弘是电梯里的人,没认出卢畊弘昨晚跟她碰过面,或者说她不想承认昨晚的事,所以她一副看卢畊弘不顺眼的模样,直接说:“换人吧,不用看了,他们做的案子简直连边都没沾上。临时赶出来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扔了吧。”

卢畊弘忙了个通宵赶出来的东西就这么被否决了,刚刚陆胜今还说不错呢,所以他很是不满,站起来说:“小……这位……老总。”他本来想叫小茹的名字的,想到她可能不想暴露身份,所以临时改口,觉得她的职位应该比陆胜今高,于是叫她老总:“你看都没看过我的案子,怎么能这么草率就下结论呢?”

卢畊弘挺生气的,着急之下口水都喷出来了。

小菇皱眉躲开一步,一声冷哼说:“人品有问题的人的东西我一概不要。你走吧,别逼我叫保安。”

卢畊弘差点没气爆,她这是报复自己在电梯里对她不敬还是想掩盖身份的暴露才这么着急赶自己走?

被陆胜今推着往外他犹自愤愤不平:“我说美女,你又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人品不行?你不能因为我得罪过你就否决了我的能力吧?公归公,私归私,我可以为电梯里的事道歉,你能不能看一下策划案再决定要不要?”

卢畊弘觉得更可能是因为昨晚自己让她丢面子她才这样对自己的,但那事不能说,卢畊弘怕惹怒她。不过想想又不太可能,因为她昨晚是笑着走的,没看出有多难堪。女人心,海底针,卢畊弘对自己摸不清她的心思而有点抓狂。

卢畊弘话音刚落,小菇过来“啪”的抽了他一巴,他都懵了。

小茹冷冷的说:“道歉就免了,现在咱们扯平。既然你觉得我公私不分,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私不分。”说完她跟陆胜今说:“你给蓝色闪电打电话,我不管这个人是谁,你告诉他们,如果想要我采纳他们的案子的话,就把这人炒了,否则没得谈。”说完她就走了。

卢畊弘整个人都傻了,被保安“送”到楼下都还是懵的,心说,难道她没认出我是昨晚她帮忙治病的人?如果认出来的话,看在伍苇静的面子上,她不应该这样对我才对啊!

洪韬给卢畊弘打电话,逮着他就是一顿骂,叫他回公司谈话。

毫无意外,相比起一个几百万的单子,卢畊弘这个设计部的小组长就是个屁,他被扫地出门了。

怎么解释都没用,卢畊弘给气的,当场就杀过去了,想跟小菇摊牌,看她是真没认出自己来,还是有意跟自己为难。

谁知他已经进了天祥大厦保安部的黑名单,保安拦着他不让进。

憋了一肚子火,卢畊弘就在附近找了个饭馆吃饭,打算跟她耗着,等保安换班再溜进去,压根不考虑向伍苇静求助。

结果他越吃越气,忍不住叫了瓶酒,然后越喝越多,最后睡过去了。

一夜没睡,酒劲一上来,会这样一点都不奇怪。

卢畊弘醒来一看天都黑了,着急出去看天祥楼上,幸好小菇办公的楼层还亮着灯,只是不知道她在不在。

酒劲还在,卢畊弘脑子一热就不管了。

观察了一下,正好抓到个机会,他就溜进去了。

坐电梯上去,他运气也是好,电梯一停,门打开,他见到外面站的就是小菇。

他们双双一愣,小茹见卢畊弘杀气腾腾的,大概也猜到他是来做什么了,正要逃跑,却被他扯进了电梯。

卢畊弘把她逼在角落里,质问她说:“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针对我?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你凭什么叫我老板炒我鱿鱼?”卢畊弘非常介意被一个生活靡乱的贱人捉弄。

小菇被卢畊弘握得手都白了,她挺害怕的样子,缩着肩膀,出口却很强硬:“你想干嘛?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报警了。”

她摸出手机要打电话,被卢畊弘条件反射的冲动反应给扫落在地上踩碎了。

电梯在下行,卢畊弘恶狠狠的瞪着她说:“一点面子都不给是不是?你是不是不记得昨晚的事了?”

“昨晚的事?昨晚什么事?”她一脸懵的看卢畊弘。

卢畊弘听到这里稍微好受一些,提醒她说:“花园酒店,你不记得了?我就是那个你给治病的人,我还记得你大腿侧有颗痣。”

说着卢畊弘伸手去掀她裙子,谁知吓得她疯狂的尖叫起来,猛的推开卢畊弘吼:“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你这是犯罪。”

擦!那就是她知道我是谁,没面子给的意思咯?

出来卖的装成她这样,还真是朵奇葩,活像被人强迫似的,不知情的还真会以为她是朵纯洁小花。

卢畊弘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只知道自己很生气,简直没了理智,哼声说道:“既然你说我是犯罪,那我就犯给你看。”

他酒劲还没过呢,想到小茹昨晚玩那么大,肯定对这种事很无所谓,一冲动就控制不住,扑过去就按着小茹撕,也想试一下自己是不是真没问题了。

小菇挺会装的,一副吓得要死的样子,不停尖叫求饶,卢畊弘却不管她,把她转过来。

谁知就在关键时刻,“啪”的一声轻响,电梯里的灯光全灭了,电梯也停止了运行。

黑灯瞎火的,小菇“啊”的一声,然后一挣,从他怀里出去了。

卢畊弘心里奇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到这是个密封的空间,她跑不掉,就没追。

他尝试按了几下按钮,一点反应都没有。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