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爹地吃了我吧:黄泉杂货铺全本免费

向涛把毛莹的脑袋轻轻放到地上,随后便将目光锁定在她那高挺的山峰上。

想起昨晚偷看她洗澡向涛下身顿时就有了反应,伸手就在毛莹的胸脯摸了一把。这毛莹的胸部虽然没有田巧云的大,却比她的挺,摸着也很爽。

见毛莹根本就没有醒的意思,向涛便又在她的胸脯上摸了两下,随即眼睛便落在毛莹的裆部。

昨天在毛莹家墙外,向涛已经把她的身体基本都看遍了,唯独那最神秘的地带没有看。现在毛莹根本就不会醒,这倒是个好机会。

想到这里向涛的心里就是一顿痒痒,他对毛莹的那里十分好奇,他想看看,毛莹这里跟田巧云的有什么分别。

向涛越想就越是心痒难耐,又在毛莹的脸上扇了一下,确定她不会醒,向涛就走到毛莹的中间,蹲下身子将她的牛仔裤扣子解开。

女孩子穿牛仔裤都不系裤腰带,这倒是让向涛方便了不少。轻轻的把毛莹的牛仔裤褪到她的腿弯处,向涛朝她的裤裆一看,鼻血差点没窜出来。

这个毛莹居然穿了一条白色的丁字裤,这东西向涛还是第一次见。那丁字裤的中间部分还没有尺子宽,将将把毛莹的私处遮住。

这可太诱人了,向涛一只手伸到毛莹的私密地带,将她的丁字裤轻轻一扯,毛莹那最神秘的地带立马就展现在向涛面前。

见毛莹那里粉嫩的如花瓣一样,向涛的下身顿时严重充血,而且有种要爆炸的感觉,向涛现在就把自己的家伙塞进毛莹的私处,尝尝是什么滋味。

文学900863127305.jpg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向涛忍住冲动的想法。他知道如果在这里把毛莹给日了那等她醒过来肯定得和他玩命,不过虽然不能日,但摸摸却是没有问题。

手指在毛莹的门外轻轻滑动了一下,向涛心里一阵暗爽。而毛莹虽然晕了,但身体的功能还十分正常,被向涛一摸她那里也分泌出了爱液,把向涛的手指都给弄湿了。

“嘿嘿,小骚货,我还以为你是圣女呢,原来也有反应啊?”

毛莹平日里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而且还经常欺负向涛,向涛早就对她不爽了。手指在毛莹的门口溜达了一会,向涛感觉有些不过瘾,便将手指一点点的塞进毛莹的私密处。

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一圈嫩肉所包裹,向涛几乎不能自已,差点就提枪上马。而这时毛莹忽然轻轻的“恩”了一声,吓的向涛顿时就将手指拿开,仔细的盯着毛莹的脸看。

盯了一会,见毛莹没醒向涛才长舒了一口气。要是二丫蛋子在这个时候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在占她便宜,那肯定得跟向涛玩命。

轻舒口气,向涛想要将毛莹的裤子给她穿上,但一想到这丫头平时没少欺负自己,这阵要是不报复那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想到这里向涛又将手指塞进毛莹的私密处,而且一直深入,知道碰到了一层薄膜他才停下来。

虽然没玩过处女,但向涛也知道处女膜这种东西。这可是女人最重要的标志,可不能给她捅破了。

再说要是把膜给捅破了肯定得流血,那样的话二丫蛋子肯定得发现。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向涛倒没有继续前进。

不过随即便想到只要不把她那层膜也捅破,就是换成自己的家伙也没关系。想到这里向涛不由得就是一阵兴奋,拉开裤子的拉链,把他的东西给掏了出来。

随后把二丫蛋子的两条腿扛到自己的肩膀上,家伙对准二丫蛋子的私密处轻轻摩擦。

刚才他用手指拨弄了一阵二丫蛋子已经出了不少的爱液,他一用家伙蹭,二丫蛋子那里便更加的潮湿了。

想到自己能把村长的闺女给日了向涛就是一阵兴奋,也变的迫不及待起来,轻轻一挺屁股,他的家伙就滑进了二丫蛋子的大门。

虽然只进去了一小截,但向涛还是舒服的扬起了头。不过也只能进去这么多,如果再进去的话很可能会把膜给捅破了。

而毛莹这时候又轻轻的“恩”了一声,向涛当时就吓的不敢乱动,见毛莹并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向涛才轻轻的蠕动了起来。

这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虽然不能像跟田巧云办事的时候那么用力,但向涛还是兴奋的不行。

大枪在毛莹的门里磨蹭了一会,向涛感觉有些不过瘾,真想把自己的家伙全都塞进去。不过他知道不能这样做,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又弄了一会向涛把自己的家伙抽出来塞到裤裆里,随后又将毛莹的裤子系好。只是浅入肯定是射不出来,而且毛莹也快醒了,向涛得在她醒之前撤离,不然被发现可就麻烦了。

“个狗玩意,你还看的挺来劲。”

穿好了裤子,向涛见大黑蹲坐在已经死透了的野猪身边看着他,不禁呵呵一笑,在它的狗脑袋上拍了一下。

现在大黑已经是条老狗了,这家伙年轻的时候也风流的很,全村的母狗基本上都被它骑过,现在还经常有母狗跑到向涛家跟大黑亲热呢。

将野猪身上的两只钢箭拔下来擦了擦,装进向涛做的箭囊里,随后向涛便拿出钢刀在野猪的身上开始割肉。

这家伙足有二百来斤,光靠他一个人肯定是弄不回去。所以得把猪给分解了,让大黑驼一部分回去。

仔细的把野猪皮给剥下来装在早就准备好的放水口袋里,向涛便开始给野猪分尸。忙活了将近一个小时向涛才将野猪给分割成八块,两只獠牙也被他给弄了下来。

这时躺在地上的毛莹“哼”了一声,两手扶着脑袋坐了起来。见向涛在往袋里里装着野猪肉,毛莹迷迷糊糊的走到向涛身边。

“我刚才是怎么了?晕过去了吗?”

见毛莹已经醒了向涛朝她一笑,“你可真有胆儿,下次你别在跟我上山了,要是再晕过去没准就叫狼给叼走了。”

挖苦了毛莹一句,向涛把装着两块猪肉的袋子递给毛莹,毛莹不明白向涛的意思,而向涛直接就把袋子扔到她的肩膀上,让她扛着。

“喂,向愣子,你居然让我拿这么重的东西,你是不是男人啊?”

向涛竟然让她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扛这么重的东西,毛莹当然有意见,而向涛则只是翻了个白眼,那猪肉他是打算给毛莹的。

虽然毛莹跟他上山帮不上忙不说还尽添乱,不过向涛可不是小气的人。见者有份,这是他一贯的作风。

怎么着也不能让毛莹跟他白跑一趟,要是那样做事的话可就有点太不地道了。

“你鬼叫什么,那肉是送你的,拿回去尝个鲜。”

这野猪肉虽然带点土腥味,不过要是做好了可比家猪肉好吃多了。毛莹一听这肉是给她的顿时就笑了起来,不过没走几步她就“哎呦”了一声,随即便蹲在了地上。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把另一袋子肉在大黑身上绑好,向涛让它先回去。随后向涛便走到毛莹的身前,一脸关切的看着她。

“下面有点疼。”

“啊?下面?哪里啊?”

向涛挠了挠脑袋,装作不明白毛莹说的是哪里。但心里却是一阵紧张,要是被这丫头发觉自己把她给日了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搞不好再把自己送到公安局,那样的话就得去蹲大狱了。向涛不禁有些暗暗后悔,怪自己一时没忍住。

不过毛莹只是蹲了一会儿便站起了身,示意向涛没事就往山下走。见毛莹并没有发觉自己把她给日了向涛才擦了把冷汗,心想以后这事还是别干了,要是别发现那可就不好玩了。

紧走进步追上毛莹,两人一路有说有笑的往山下走。进了村子向涛先把毛莹给送回家他才往自己家走,一进家门向涛就割了点肉赏给大黑,随后便蒙头大睡。

明早得早起进城把猪肉和獠牙给处理了,一想到会有不少的收入进账向涛连做梦都在笑。

第二天一早向涛早早的就起了床,扛着昨晚的战利品到村头等李大牛的拖拉机。李大牛从村里往乡里拉沙子,每天都去。

村上的人如果想去乡里一般都是搭他的拖拉机,当然自己有摩托的除外。不过全村也就孙大棒槌有一辆摩托,已经被他骑到城里去了。

等了老半天向涛才看到李大牛的拖拉机慢悠悠的开了过来,向涛朝他招了招手,李大牛把车停下。向涛把东西扔到车上,随后自己在李大牛身边的护板上坐下。从兜里掏出包大前门给李大牛点上一根,笑呵呵的问他:“大牛哥,今天咋出来这么晚呢,我都等你老半天了。”

李大牛比向涛大几岁,不过还没有孩子。这家伙是个一根筋,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小时候倒是和向涛经常在一起玩,他俩是发小,所以也不生分。

“嗨,我家那婆娘昨天不知道咋了,折腾了我大半宿,这才起来晚了。”

深吸一口香烟,李大牛舒服的吐出一口烟雾,朝向涛嘿嘿一笑。李大牛老婆管他管的严,根本就不让他抽烟,所以一逮到机会他就往死里抽。

只是几口就把向涛给的那根烟给抽没了,向涛一看赶紧又给他上了一根,李大牛哈哈一笑,发动拖拉机就朝乡里出发。

每天李大牛往乡里送沙子基本都是一个人,也没个说话的。他也没问向涛去乡里干啥,一路上竟跟他扯荤话。

向涛也是个能唠的主,这两人碰到一块倒是不寂寞,一路上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就到了乡里。

今天初八,是大河乡的集,十里八村的人都往这聚,街上的人多的很。向涛跟李大牛打了个招呼就直奔市场,这阵已经将近八点了,要是再去晚了连摆摊都没地方了。

背着一蛇皮袋子野猪肉,向涛急急忙忙往市场赶。到那一看还有地方,立马就扯出块步铺在地上,把野猪肉和野猪牙都摆到了上面。

野猪肉可是个新鲜玩意,向涛摊子摆了一会就卖了不少。他这次拿的猪肉有一百多斤,每斤卖五块,要是全都卖了能有六百多块钱进账,还不算那个猪压。

在九十年代,六百块可是个不小的数目,要是能每天都打到野猪,那不出一个月向涛就能变成个十足的万元户。

“谁让你在这摆摊的?交税了吗?”

向涛的猪肉卖了将近一半,几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家伙站在了他的摊位前。向涛认识他们几个,都是乡里的混子,这群家伙就靠偷东西讹人过日子,向涛知道他们这肯定是来收保护费了。

“几位大哥,我是下河村过来的,不懂规矩,这税得交多少?”

对于这种人向涛是真心不想得罪,虽然要是真动起手来他完全有信心把这几个家伙放倒,不过要是那样的话这几个家伙肯定没事就得找他麻烦。

向涛虽然不是经常到乡里来卖东西,但要是被这几个家伙惦记上了肯定没好,所以向涛对他们几个倒是十分客气。

“嘿嘿,你小子还算上路,看你这么会来事,就少收你点吧,一百块。”

这几个家伙在向涛这边转悠半天,发现就向涛这个摊子卖的钱最多。一看向涛又不像是乡里的人,不讹他讹谁啊。

而向涛一听对方张嘴就要一百块钱,顿时脸就拉了下来。他一个月的低保只有几十,这几个王八蛋张嘴就是一百,向涛哪能给他们。

“你们这是不是太贵了?”

压住心头的火气,向涛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毕竟这是在乡里,向涛只是个农村娃,又没有当官的爹,他是不想在这里惹事。

“少特么废话,一百块一份不能少,你要再废话就特么给两百,不然就砸了你的摊子。”

几句话不到这几个地赖就露出了本性,而向涛的眼睛却微微眯了起来,这是他要暴走的前兆。如果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那肯定是要见血的。

“次奥,王五,你们几个又特么在这欺负人呢啊?”

就在向涛准备给这几个家伙一点教训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几个抵赖的身后传了过来。本来十分嚣张的几个家伙一听到那个声音顿时就转过身去,一脸笑容的跟对方打招呼。

“天哥,你咋来了?我们哪欺负人了?逗着玩呢,嘿嘿。”

几个地赖对面站了个跟向涛年纪差不多的小伙子,向涛一看,那不是自己的高中同学李天吗。这小子什么时候混的这么牛逼了,连那些地赖都叫他天哥。

“李天,我是向涛啊。”

朝老同学打了个招呼,向涛笑呵呵的看着他。而李天一听到向涛的声音,转过头一看,顿时走前几步拍了拍向涛的肩膀。

“哈哈,涛子是你呀,你小子来乡里也不找我,你这干嘛呢?卖野猪肉啊?”

在向涛的摊子上扫了一眼,李天直接甩给向涛几张大团结,把他剩余的猪肉一包,扔给一个地赖扛着,对向涛说道:“别卖了,这些我都包了,老同学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得好好的喝点,走,咱们凤凰楼伺候。”

说完也不管向涛同意不同意,拉着向涛就走。向涛急忙把那两颗猪牙拿起来放进另一个口袋,这才跟着李天朝凤凰楼的方向走去。

凤凰楼,大河乡最大的馆子,进来就算吃盘花生米都得十几块钱。李天带着向涛直接上了二楼的包厢,随后叫了个服务员过来。对他说挑最贵的来八个菜,又叫了一瓶三百多元的葡萄酒。

直到服务员都走了向涛还傻愣愣的看着李天,一年没见,这小子现在居然混的这么牛逼。刚刚他点的那些东西得将近一千块钱。

平时向涛下馆子都舍不得,哪这么奢侈过,不过这也让向涛对李天产生了好奇。上学的时候他就知道李天家里是做生意的,但却不知道做的是什么生意。

看他现在的排场那生意肯定是非常的赚钱,不然这小子也不会这样的大手大脚。

“想什么涛子,看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等下菜上来了可劲造,不够咱再点。”

在向涛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李天用开瓶器把葡萄酒拧开,给向涛倒了一杯。

“刚开始喝这东西不习惯,现在一天不喝都想。涛子你也尝尝这酒,其实也挺好喝的。”

给向涛满满的倒了一杯,李天也把自己的杯子填满。向涛倒是没着急喝酒,而是直愣愣的看着李天,问道:“天子,你现在做啥生意呢?咋这有钱?”

“啥生意?”

听到向涛的话李天呵呵的笑了起来,倒也没蛮向涛,把自己干的生意跟向涛介绍了一下。

李天是做工艺品加工的,所谓的工艺品也就是给那些城里人当摆设用的。他从周边的农村收集这些东西,然后在做深加工,销往全国各地。

现在李天已经有了自己的工厂,当然全都是他老爸帮他搞的。他那个工厂效益十分不错,这一年他是没少赚,足足有二十几万。

在这个连万元户都是凤毛麟角般存在的年代,一年赚二十多万那是什么概念,向涛连想都不敢想。在他的想法里,两年之内能成为万元户已经是遥不可及。

而人家李天一年赚了二十多万,这差距也太大了。如果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年李天就是个百万富翁了。

百万富翁,那是什么概念?估计在整个天南省也找不出几个。李天现在在向涛的眼里就是个强人,今天这趟乡里没白来,他得好好的跟李天取取经。

“天子,你们那都弄些啥工艺品呐?”端起酒杯跟李天碰了一下,向涛喝了一口,随即就喷了出来。

“这尼玛是什么东西,饮料放嗖了吧?”

赶紧拿起一边的茶壶倒了杯水,向涛漱了漱口。而李天看的哈哈大笑,其实他第一次喝葡萄酒也是感觉饮料放嗖了,没想到向涛和他的品味一样。

“涛子,我知道你在想啥,你也想弄这东西是不是?”

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李天笑呵呵的看着向涛。上学的时候他和向涛的关系很不错,但毕业之后向涛就回了下河村。

下河村那地方离乡里太远,又没有电话,所以就一直都没联系。这次他见到向涛又想起了上学时候的那些事,毕竟是好朋友,他也想拉向涛一把。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