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霍水儿 父爱免费阅读_老师原来你还是一个处

一开始老周还有些没听清楚,等跟着他们到了地方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只看到五六个人鬼鬼祟祟的躲在一旁,手里面还抓着一个女人,手脚全部绑住,嘴巴也堵着。

因为在树林里面老周找了一个比较靠近的地方,可以听到他们的谈话,领头的人直接哼了一声。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人塞进去,待会儿就地埋了,这可是上好的棺材。”

“大哥,这人还活着呢,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少说废话,家产不想要了。”

老周从这几个人的谈话当中已经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了,脸色忍不住有些苍白,这伙人胆子太大了,竟然敢活埋人。

文学6309110829.jpg

他一个人根本就斗不过这一群,好在这里的地形比较熟悉,旁边就有一家专门养狗的,老周是村子里的人,狗见了也并不叫。

他把三四条狼狗给放出来,驱赶着他们往树林里面跑,没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尖叫的声音。

老周连忙趁着这个机会跑过去一看,棺材里面果然躺着一个女人,把人解救出来之后拉着就跑。

村子里的人也已经听到动静,全部都已经起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等看到人之后,老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安慰旁边哭的泣不成声的女人。

“别哭了,你已经安全了。”

女人估计是被吓怕了,揉着眼睛不断的呜咽,一只手紧紧的拉着老周的手臂,柔软的身体紧紧的靠上了,完全把老周当成了最后的依靠,身体时不时的抽噎抖动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呀!老周这个女人是哪里来的?”

老周拿起手机,一时半会儿你解释不清楚,干脆叫执法人员过来处理这件事儿,这可是谋杀。

老周三言两语的就报上了地址,说这边有谋杀案,等到执法人员来了之后,听到老周这边所说的事情,立刻就把树林里的几个人给抓了回来。

这几个人一看到执法人员就大声的嚷嚷着说自己是被冤枉的。

“凭什么抓我们,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事儿。”

“你们要把人活埋了,有人说亲眼看到的还敢狡辩。”

领头的人脸色有些阴沉,看着老朱的眼神有些不善,接着微微的嗤笑了一声。

“这当事人都在这儿呢,怎么不问问当事人,说什么活埋,我看是我家这个弟妹不守妇道,想跟某些野汉子私奔,才刻意的找出这些借口,被我们发现了,竟然还倒打一耙。”

老周听完目瞪口呆,这到底是谁倒打一耙。

领头的人走了过去,对着大家伙开口,表现的还镇定自若。

“我是赵家村那边的人,距离你们这边的村子比较远,真要打算把人活埋了,干嘛费这个劲儿。”

说完似乎害怕大家不相信,走到了那个女人的面前。

“弟妹,我弟弟三个月之前出了一点意外去世了,我知道你很难过,如果是你找好了下家直说一句就是了,干嘛弄这样的场面。”

老周皱着眉头,指望着赵茵茵把实话给说出来。

“大妹子,咱们有话就直说,执法人员还在这儿呢,他们几个不敢拿你怎么样。”

赵茵茵低着头沉默不语,柔软的脊背看起来有几分的单薄,这身上还穿着寿衣,却遮不住这全身凹凸有致的曲线。

“对不起,是我耐不住寂寞,想私奔才惹来这么多的麻烦,没人想活埋我。”

对方这么一开口,老周彻底的愣住了,完全不明白赵茵茵为什么反口,这下子大家看着老周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了,私底下议论纷纷,老周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娶一个刚死完丈夫的女人,主要的是还不是走的光明正大的路子。

村长听到这样的话,手中的拐杖用力的在地上杵了两下。

“丢人!你简直丢光了,我们村子的脸,你要是喜欢哪个女人直接费点心思,娶回来就是了,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

“大妹子,刚才这几个人可是打算活埋你,你竟然还替他们说话。”

“这都是误会,是我自己想跑出来,他们只是想抓我回去,那棺材也不是给我用的,是给我丈夫用的,前一段时间下大雨,我丈夫的坟被冲出来了,他们就打算给我丈夫换一个棺材。”

这话说的有理有据,打消了大家心里的疑惑,再加上赵茵茵又把所有的罪责全部都揽到自己的身上,说她自己是耐不住寂寞。

大家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两个执法人员听说了这些话之后,顿时有些生气。

“你们这简直就是在胡闹,大半夜的报案说是有人谋杀,你们这是扰乱我们正常工作,是要进去蹲牢的。”

赵家那边领头的人,还一个劲的往老周身上泼脏水,说老周污蔑他们,哭天抢地的要闹到底,不能担着谋杀人的名字。

村长看到这样的状况,忍不住的皱着眉头,不管怎么说,老周都是他们村子的,在这个时候还是要维护一下,对这两个执法人员表示这肯定是误会。

村子里的其他人也在这个时候都帮忙的,说好话说老周平日里特别务实,这件事情肯定是有误会。

赵家那边的人也不敢把这件事情闹得太大,万一老周要是死磕到底对于他们也不利,只好说让老周赔钱。

两个执法人员看到两边的人愿意私底下调解解决这个麻烦,也算是乐见其成。

“行,既然你们愿意私底下调节,那就处罚几千块钱给赵家这边的人作为赔偿。”

这一下直接处罚了六千块钱,老周也感觉到非常心疼,等到把钱赔了,赵家的人全部都离开了,赵茵茵临走的时候,还一直转头看着老周,在外人的眼中就像是依依不舍一样。

等到人全部都走了,村长这才不满的开口。

“老周,你年纪这么大了,怎么能做这么糊涂的事情,真要喜欢哪天就自己去追求,你说你这闹的是怎么回事儿。”

老周顿时沉默不语,心里面感觉到极其憋屈,原本是有些好心人命关天的大事儿,他肯定要帮忙,谁想到关键时刻竟然被反咬一口。

老周闷着头不说话,回家倒头就休息,第二天一天都没出门,实在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丢脸,等到傍晚的时候,准备出门买点东西,恰好遇到了马小芳。

马小芳跟他一向不对付,原本以为这一次遇到了对方又会冷嘲热讽,没想到马小芳态度虽然恶劣,说出来的话却让老周感觉到诧异。

“我虽然讨厌你,但是昨天晚上的事情,我相信你肯定不是要带着那个赵茵茵私奔。”

等到人走了之后,老周才回过神来,马小芳竟然是在安慰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突然有一些慰贴,这虽然是死对头,但是还挺了解他的。

老周买完东西之后就直接准备回家,此时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下来,刚走几步就听到后面传来急急忙忙的脚步声,一转头一个柔软的身体就撞了进来,他下意识的抱了一个满怀。

感觉到真正的香味不断的飘散进他的鼻孔中,就着这月光,低头看清楚怀中的人是谁,竟然是昨天晚上见过的赵茵茵。

哪怕是软玉温香,也让他顿时没了兴致,用力的一把将人给推了出去。

“大妹子,怎么又是你!昨天害我害得还不够苦,今天是打算把这私奔的名声给我做实了?”

老周想到昨天的事情就有些来气,这人老了还丢了这么大的面子,看到这个当事人当然没什么好语气。

赵茵茵咬着唇吧,潸然若泣。

“周大哥,这件事情你可一定要救救我,我昨天那么说是因为有苦衷,我那个大伯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拿我儿子威胁我,我儿子还在他们手中呢,才刚刚出生几天!”

她一边说一边哭的不能自已,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清楚,他丈夫几个月之前车祸去世了,却留下了一些家产,生孩子的时候,家里面的人都不愿意送他去医院,他还是凭着一股劲自己生下来的。

家里的大伯准备直接把他给活埋了,然后就对外宣称说她生孩子死了,昨天是顾及着儿子,只能撒谎对不起老周。

“行了,别哭了,先起来吧!”

老周叹息了一口气,心里也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大妹子,这件事情我替你想办法把你家孩子给救出来,绝对不能够让这群人家跑了,连这种缺德事都能做得出来。”

老周还是决定相信她一次,两个人一合计就做好了计划,准备明天一大早就去实施。

第二天一大早,老周假装去给赵茵茵他们村子里的人送东西,路上无意间遇到了赵茵茵,老周指着赵茵茵的鼻子破口大骂。

这个村子里的其他人看到两个人争吵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态度都非常的冷漠,赵家村似乎并不把赵茵茵放在眼中,甚至觉得她是一个非常不祥的人,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嫁过来没多久丈夫就去世了。

老周假装跟赵茵茵之间发生了一些争执,接着直接动手将赵茵茵的头给打破了,赵茵茵当场就晕了过去,到赵家大伯赶过来的时候,老周慌里慌张的,脸色也有些苍白。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