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男朋友说他那个快涨死了-锦鲤吸水

虽说张秀琴长的也不错,但是他就喜欢年轻小姑娘啊。

不行,不能跟这老娘们走的太近,免得自己啥时候把握不住,吃了亏就不好了。

心里想着,老刘就到了自己的诊所。

刚到诊所,老刘吃下给自己调制身子的药,他就睡了。

昨晚上的事情太狗血了,虽然在外面的凳子上睡了一觉,但现在还困得厉害。

可他刚睡下没多久,隐约间就听见有人喊他。

“老刘,老刘你在吗?”

“刘叔,你在吗?你要是在的话赶紧吱一声啊。”

文学6309110868.jpg

“老刘出人命了!”

在房子里睡觉的老刘听见出人命了,顿时吓得一激灵,一骨碌从床上翻了下去。

“谁啊?咋了?”老刘慌慌张张的套上身上的衣服喊到。

“你快来点出来啊,你要是醒,真的要出人命了。”

老刘这才听出来这不是张秀琴家隔壁刘大富的声音吗,这么慌慌张张的是什么事情?

还有他说的出人命了,这可是大事啊。

“到底怎么回事?赶紧说啊。”从诊所出去,老刘一脸严肃的问道。

“是这样的,早上我起床洗漱的时候忽然听到隔壁张寡妇家有打砸的声音,就让我们家那口子去看看。”刘大富一边拉着老刘,一边说:“结果我们家那口子刚过去,就看到村长正准备欺负芳芳呢,结果……结果……”

“结果怎么了?芳芳怎么了?”听到村长欺负芳芳,老刘顿时急了,声音顿时变得大了起来。

“芳芳没事,张寡妇看到村长欺负芳芳,想拉住结果他,村长将张寡妇一把掀翻在地。”说着,刘大富的声音越来越低。

听到这,老刘更急了。

虽然他对张秀琴没有那么强烈的想法,但是她怎么说都是芳芳的妈妈啊,这要是……

“你快说啊,怎么回事?”老刘有点怒了,一边着急忙慌的往张秀琴家跑去,一边问道。

“老刘你怎么忽然这么急了?”刘大富忽然发现老刘急了起来,觉得有点奇怪,问道。

可这时候老刘压根不想搭理他,说话跟个娘们一样。

“是这样的,村长一把把张寡妇掀翻在地,结果刚好不巧,撞到了桌子了,现在头上都是血。”刘大富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赶紧说道。

“芳芳呢?”

“芳芳没啥事,村长看到张秀琴流血了,顿时吓跑了。”

听完刘大富的话,老刘没再跟他说一句话,赶紧往芳芳家跑去。

别的不说,就冲她张秀琴对老刘这份情义,他也不能不管啊。

……

等老张跑到张秀琴家的时候,张秀琴家门口已经站着十来个村民了,可多那么看着,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助芳芳这个清纯弱小的小姑娘。

这一刻老刘只觉得人心是那么丑恶!

但这时候他也顾不上感慨,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村民,挤了进去。

“芳芳,怎么了?”老刘关切的问道。

“刘叔,你……你终于来了,快救命啊,我妈……我妈妈她……呜呜呜。”

芳芳这时候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了,看到老刘来了,刚刚还只是啜泣,现在泪水直接决堤!

老刘焦急的看着昏迷之后的张秀琴,说道:“放心,刘叔在这了,你先起来,我怎么都要把你妈妈给救回来。”

老刘一脸严肃的看着头上全是血的张秀琴,从芳芳怀里接过来张秀琴,抱在自己怀里。

这时候张秀琴的呼吸已经有些微弱了,老刘一看,张秀琴的后脑上还在流血,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扯了一个布条,给张秀琴止血。

“来个人,快帮我一下。”老刘急的额头上全是汗水,喊道。

可是他喊完几秒钟,都没个人上来帮他。

这让老刘气的直哆嗦!

“你们一个个都是瞎了吗?看着自己村里的人被欺负就这样?还有一点人性吗?”老刘手指着外面的那些人,气的手指都开始哆嗦了起来。

“今天要是张秀琴有什么事,你们都是那狗杂种的帮凶!”老刘吼道。

直到这时,远处才有一个急忙跑过来的少年喘着粗气过来帮老刘。

说是少年,看着年纪也就跟芳芳差不多,是村里今年跟芳芳一起考上大学的准大学生,叫李峰。

“李峰,快帮我把她抬到我诊所里,这里什么都没有,我没办法止血消毒。”

老刘认出了这少年,赶紧说。

“好好好,刘叔你先等下,我找个东西。”李峰看到这场面,吓得面无血色。

但他还是很坚强,来帮老刘。

“找个屁,直接把这门板歇了,快点。”

老刘看着这少年,心里头多少有点感触,这大学生就是不一样,思想觉悟就是高。

“哦哦,好。”说着,李峰直接把芳芳家的门板给卸了下来。

而这时候刘大富也追了上来,看到老刘跟李峰两个人抬着笨重的门板,赶紧上前搭手帮忙。

虽然这刘大富看着不像个好人,但这时候他比那些平日里看起来的好人要高尚很多很多。

刚刚老刘还对这刘大富有点不待见,现在心里对他的看法已经变了。

抬着张秀琴,老刘一边用手在张秀琴的身上几处穴位按了按,然后又掐了下她的人中。

做完这些老刘才松了口气,因为他感觉到张秀琴慢慢微弱的呼吸已经停止了继续衰弱。

这时候他心里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现在的人都是怎么了?看着一个寡妇跟一个弱小无助的小女孩,竟然没有一个愿意出手帮忙,全都在一旁在看戏。

这真的是让老刘气的不行,不管是谁,遇到人命关天的事情都不可能这样吧。

现在他算是看清了这些人的丑恶面目了,亏他还平日里对村里人都不错。

之前他给这些人看病的时候也就拿个吃饭钱,像按摩这些手艺,在外面可都是很吃香的,可是这些自己不发代价就能弄的,他都是无偿给人看病。

而且这张秀琴虽然是个寡妇,但她心肠不是一般的好,平常村里有人有个什么事,她都会去帮忙。

可是她还来的是什么?冷眼旁观!

今天看到的这一切让老刘彻底对村里人失去了任何信心,他现在不那么恨村长了反而有点感谢他让自己看清了这些人的丑恶面目。

“李峰,你有手机吗?等下打电话报警,然后去镇上跑一趟,今天这事……没完!”老刘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好好刘叔,你等会有啥直接安排就好了。”李峰大口喘着气,说道。

等到了诊所,老刘连门都开,直接一脚踹开了。

“大富,你去里屋,里屋有我的一个箱子,你把箱子搬出来。”

把张秀琴安放好,老刘自己一个人在他的药柜里翻腾,一边吩咐刘大富。

刘大富也不说什么,赶紧就去找了。

“李峰,赶紧打电话报警,然后你拿着这个东西,去镇上找镇长,说是我刘天虎找他。”

老刘从自己兜里摸出一个玉镯子,丢给李峰,然后又从柜子里翻出瓶瓶罐罐。

李峰拿着老刘给的东西,一句话有不说,憋红了脸直接走了。

刘大富从里屋搬出一个箱子,老刘看了一眼就让他房在地上,然后老刘直接拿着酒精跟药棉开始给张秀琴消毒。

“大富,找个赶紧的毛巾,沾水,给张秀琴擦擦脸,把脸上的血都给擦干净。”

老刘已经给张秀琴的伤口消了毒,幸好他发现伤的不是很严重。

虽然流了不少血,但没有伤到骨头。

昏迷过去,估计是脑震荡了。老刘按照他从医的经验推测着。

就在这时,芳芳气喘吁吁的忽然跑了进来,说道:“刘叔!村长带着十几个人来了……”

“什么?这狗杂种还有脸来!”老刘刚给张秀琴收拾好就听到芳芳气喘吁吁的喊道,顿时气的骂出声来。

老刘看了一眼还昏迷的张秀琴,嘴角露出冷笑,朝外面走去。

“来了也好,几天老子就好好替他老子管教管教这个杂种。”老刘气鼓鼓的出了诊所大门。

这时候芳芳已经跑到老刘跟前,身上的碎花裙子已经被汗水打湿了,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芳芳这模样看的老刘心疼不已,安慰了两句就让她先在诊所等着。

虽然芳芳担心老刘会在村长手里吃亏,但老刘执意要求她进诊所等着,她拗不过老刘只能进诊所。

老刘远远就看到这种一群人往这边走到村长,直接破口大骂起来:“张家杂碎,你还有脸来老子这里?”

被老刘这么一骂,村长那张通红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