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公主把腿分大点毛笔,一下比一下撞进的更深

你和你表姐的身材差不多,你穿上我看一下?这样也能确定是不是合身了…”

高雄的要求,让林雪彻底愣住了。

要在表姐夫面前穿这么暴露的衣服?她的小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

而高雄则是恳求地说:“只是穿上看看合不合身,你也不想让表姐夫的钱白花吧?”

高雄说的言辞恳切,林雪咬咬牙,同意了。

只是换几件衣服而已,又不会做其他的什么事……想到这里,林雪心里一松。

“好吧表姐夫,你等等我,我去楼上换。”

高雄心里一喜,连忙点头。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但高雄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而当他看见林雪穿着衣服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高雄感觉自己这辈子值了!

林雪穿着一身黑色吊带丝袜里衣,抹胸将上围紧紧包裹住,高高地耸起,露出那深深的诱人;丝袜则是让林雪的两条长腿显得无比诱人,看着就让人有抚摸一把的想法。

高雄的眼神霎时变得火热起来,而林雪则因为他眼神中的痴迷而感到不好意思,同时又有些沾沾自喜。

文学63091108154.jpg

果然他的魅力是不输给表姐林兰的。

高雄咽了一口口水,声音有些喑哑地说:“小雪,你能转过身给我看看吗?”

林雪强忍着害羞,闻言转过身去,露出那白皙圆润的翘臀,大半的白嫩都露在外面,配合着林雪的动作,一颤一颤的,像是一块光滑的果冻一下。

高雄上下两张嘴动了动,真想一口咬在林雪的翘臀上。

肆无忌惮地欣赏过林雪的“表演”后,高雄收回了目光,故作正经地说:“好了,看来这套衣服很合适,你去换下一套吧!”

林雪点点头,脸色有些微红,她这是怎么了,光是被高雄看着,就已经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她甚至想到了那天高雄喝醉后,压在自己身上的场景,林雪咬了咬牙,将脑中想被高雄抱在怀里抚摸的念头甩了出去。

难道我真的变成了一个放纵的女人?林雪如是想到。

这一晚,在欣赏过林雪的表演之后,高雄做了一夜的梦。

他先是梦到了林兰,神勇无比地将她弄得浑身酥软,然后身下的人又变成了林雪,让初尝情事的少女娇吟不断,高雄心中升起了大大的满足感。

他醒来后,一摸被子,不禁苦笑了一声,看来是林兰走了太久,他憋得时间太长了,竟然连着做了一夜的梦。

今天是周一,林雪开学了,因此高雄早早地就起来做饭,林雪洗漱完毕走到餐厅吃早饭,两人想着昨夜的事情,均是各怀心思。

高雄满脑子都是昨晚旖旎的梦境,而林雪则是暗暗在心里较劲,不知道昨晚表姐夫看了她穿着特殊里衣的样子会作何想法,是觉得他更漂亮一点,还是表姐呢……

“表姐夫,我上学去了!”

“唉!”

林雪背起书包向门外走去,高雄也收拾了碗筷,背上自己的工具箱,向门外走去。

高雄和林兰搭伙过日子之后,就搬进了林兰的家里,自己原来的房子租出去攒钱给林雪做大学储备金。

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好在高雄有一把好手艺,于是捡起了工具箱,重出江湖,给人打打家具挣些钱。

现在的人都习惯去家具城买家具,自己打的实在少之又少,但高雄的手艺好,打出来的家具不仅和家具城卖的一样,而且价格便宜了一半,很快就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手艺人,不少人排着队想让高雄帮忙打一套家具。

今天他托人介绍,接了个活,给隔壁楼新搬来的人家打一几个橱柜。

材料已经选好了,就等着付钱去买,今天高雄上门,是为了看看橱柜安放在哪里比较合适。

他按响门铃,却迟迟没人开门,心里有点纳闷。

明明约好上午十点见面,怎么主人却不在家里?

高雄狂按了数十下,里头终于传来一声:“来啦!”

门唰地打开,站在高雄面前的,是一个光彩照人的中年美妇!

美妇穿着一身宽松的真丝睡裙,裸露在外的肌肤如同牛奶般白皙嫩滑。她长得十分美艳,一双大眼睛脉脉含情,小嘴红润有光泽,看的高雄心中一动。

她身上的衣服被打湿了,隐隐约约贴在身上,看出了里衣的轮廓,高雄喉头一个滚动,有些热。

美妇赶紧将高雄迎进门:“哎呀,您就是高师傅吧,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洗衣服呢,洗衣机的声音大了些,没有听到门铃声音。”

高雄心下了然,怪不得她身上都湿了。

美妇名叫白露,今年三十九岁,刚刚随老公一起搬到这附近来,说是一起,其实老公一直在外忙工作,鲜少回家,这家中通常只有白露一个人。

今天的天气很热,高雄进了门,白露就贴心地端来一杯冰水。

“高师傅,今天天气怪热的哈,你先坐下歇歇,等会儿再看位置也不迟。”

白露说话语调酥酥的,应该是南方人,这种温顺的女人最能引起男人的保护欲,她现在穿的如此清凉站在高雄的面前,好在高雄自制力惊人,一般男人都抵抗不了这种中年美妇的风情。

“高师傅,您今年多大了?”

白露随口问道,得知高雄今年已经三十多岁,立刻惊讶地张大了小嘴儿:“真没看出来,你看着可一边都不像三十多,顶多二十五!”

高雄腼腆地笑了笑,随后在白露家里查看起管道来,看看在哪里装橱柜比较合适。

白露则是甜甜一笑,扭着臀去卫生间继续洗衣服去了。

洗衣机的声音轰隆隆地传来,高雄则有些心不在焉地敲着墙壁,满脑子都是迷人的白露,以及那雪白的肌肤,摸起来手感肯定十分滑嫩。

就在高雄胡思乱想的时候,卫生间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紧接着就听见白露一声尖叫,扑进了高雄的怀里!

这下可把高雄给美坏了,温香软玉立刻抱了个满怀,白露的两团柔软也直直地压在了他的胸膛上!

白露的两条玉臂紧紧地抱着她,上身也像是黏进了他的胸膛,两团柔软按压着他的胸口,美妙的触感让高雄一阵舒服。

还没等他好好感受一下这美妙的感觉,白露又红着脸从他的身上下来了,一脸的不好意思:“对不起啊高师傅,刚才卫生间的水管突然爆了,我吓了一跳……”

她低着头的样子既有些娇羞,但看起来更加的美艳动人,高雄一时间看楞了。

白露的身上有种南方女人的温婉与柔顺,个子娇小玲珑,但十分饱满玲珑,肌肤简直像婴儿一样白皙细嫩,这种女人很容易让人心生爱怜,尤其是高雄这种有些大男子主义的男人。

他点点头,表示理解:“是啊,我刚才也听到了很大的声音,我帮你看一下吧?这么漏下去可不是办法,容易把楼下住户也淹了。”

白露美眸中满是感激:“那就太好了高师傅,麻烦您帮我看看吧。”

高雄到卫生间一看,地面已经淌满了水,水管还在不断地冒水,好在白露刚才洗衣服将出水口打开了,否则现在肯定没的满屋子都是了。

高雄蹲下身查看,顺便挽起了裤脚,身上被浸湿也顾不上管了。

白露看着他修炼水管,语气有些感慨:“还好有你在高师傅,这家里每个男人就是不行,我一个女人家,这些活都做不来。”

高雄随口问道:“你老公呢?”

白露的脸上浮现一抹苦笑:“我老公是个事业型很重的人,他经常在外出差,有时候一月都回不上一次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高雄闻言,心里暗道,那白露岂不是个守活寡的美妇?这让他心里痒痒的。

他三下五除二修好了水管,累的满头大汗,还好白露贴心,端来了一杯冰水,高雄一饮而尽,咕咚咕咚的水声顺着喉咙咽下,麦色的健康肌肤散发着属于男人的雄性荷尔蒙。

白露有些微楞,高雄的身材是真的好,不输现在的小年轻。她不由自主地向着高雄的下身瞄了一眼,发现他那儿的资本也不输年轻人,甚至更甚……

她脸色微红,不好意思地挪开了目光。

白露有个难以启齿的秘密,那就是她已经好久没和老公进行过夫妻生活了,有时候她甚至在想,老公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

人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白露现在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平时走在街上看见身强力壮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晚上空虚之时也会想着男人的抚慰自我安慰一番。

她外表看着保守温柔,其实内心是渴望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对象是不是老公并无所谓。

而眼前的高雄,简直就是她所幻想的完美男人,身材完美,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而且,下面的资本……

白露看着他裸露在外的强壮手臂,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高雄要走,白露连忙道:“高师傅,你看你身上衣服都湿了,怪不好意思的,你脱下来我帮你洗洗吧。”

高雄楞了一下,推辞道:“不用了,小露妹子,现在天热一会儿就干了。”

白露却很坚持:“那可不行,您是因为帮我忙才弄脏衣服的,我家里还有老公之前留下的衣服,都是新的没穿过的,我帮你找一件换上。”

面对白露的坚持,高雄也不好推辞,只好答应下来。

他有意在白露面前炫耀自己的资本,直接当着她的面脱下了T恤,露出精壮的身材来。

他的肌肉鼓鼓的,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五十多岁的身材,身上的汗毛已经有些变白,但一点不减他的男性魅力。

高雄年轻时,那也是迷倒十里八村的美男子,不然也会勾上了林雪的表姐林兰,那也是得有些资本的。

更何况高雄的身体特别好,结婚之后虽然收敛许多,可也经常把老婆爱得死去活来。

高雄一直憋了这么长时间才找到林兰,可见他心底压抑的有多么深重。

此刻看着美貌柔顺的白露,高雄也有些蠢蠢欲动。

白露还穿着初见面那一身睡裙,水管爆裂让她身上的衣服几乎湿透了,此刻可以清楚地看见她里衣的轮廓,饱满傲然高高挺立,高雄心头一紧,白露竟然没穿胸衣,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小裤裤!

这可是让他大饱眼福,尤其是看见白露胸前那两个凸起,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白露也感受到了他眼神变得火热起来,变得有些不好意思,美眸闪了一闪,恋恋不舍地从高雄健壮的上身移开目光。

如果可以,她多么希望现在就被高雄抱在怀里,然后被他狠狠地占有!想到那香艳的画面,白露悄悄地摩擦了一下,一股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

“我的衣服就麻烦你了小露妹子,我要去挑建材了,后天就能正式打橱柜了!”

“那就麻烦你了,高师傅!”

白露将高雄的衣服扔进橱柜,去卧室里拿了一件全新的T恤递给高雄:“高师傅,你衣服先放我这里吧,后天我洗干净了,你直接拿回去。”

高雄谢道:“那好,谢谢你了。”

他换好衣服告辞,高雄走后,白露走到洗衣机前,拿出高雄的衣服,放在鼻尖闻了闻。

一种汗水混合着男人体味的味道冲进她的鼻尖,充满了男性魅力和狂野的气息,白露闻着闻着,身子酥软,热流越涌越多。

她的小手缓缓下滑,身上的睡衣也被撩起来,小脸上的表情变得迷离又销魂。

“嗯啊……”

下身早已一片泥泞,白露幻想着高雄,幻想他给她带来无上的快乐,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只见白露已经不知不觉躺在了地板身上,可她丝毫不觉得凉,脸上的表情似是痛苦,又像是欢愉。

不知过了多久,白露颤抖着身子,达到了顶点,随后心里涌上了一股失落感。

自己抚慰和真人到底感觉不同,她幻想着,若是能真正的被高雄拥抱……想到这儿,她双腿一夹,身子又变得热了起来。

……

林雪一整天上课都有些心不在焉,她无聊地转着笔,百无聊赖地听老师讲课。

殊不知就是这简单的动作,也有人在偷偷注视着她。

林雪是学校里公认的长腿校花,不知道有多少小男生喜欢她,几乎每天都会收到来自男生的表白,可林雪一个都看不上。

她喜欢比较成熟的男人,像高雄那样有男人味的最好,再不济,也是要像她的班主任,陈峰那样。

陈峰今年三十九岁,带他们高三一班已经两年了,今年是最后一年。

他外表是典型的教书匠,带着一副眼镜,但长相比较周正,个子也高,因此很受年轻女学生的欢迎。

陈峰早就结婚了,她老婆是隔壁初中的教务主任,十分凶悍的母老虎一只,高三一班的每个人都见识过张凤仙的厉害,能指着陈峰的鼻子当着全校师生的面骂他个狗血淋头,而且只是因为一些小事。

这样的男人在林雪的眼里是有点窝囊的,她从前一直看不上这个脾气温和的老好人班主任。

直到有一次林雪去办公室送作业的时候,那天她因为值日所以送的比平时都晚了一些,学生们都放学了,她不确定陈峰是不是还在办公室,于是就试着去碰碰运气。

这一去可不了的,陈峰的办公室里传来了一阵靡靡之音,林雪轻轻推开门一开,原来是陈峰正在和同班的李小鹿光着身子打架!

她当即震惊地捂住嘴巴,由于林雪当时正处在高雄和林兰带给她的冲击中,对情欲的感觉懵懵懂懂,愣是看完了整场。

令她没想到的是,看起来徒有其表的陈峰,在床事上竟然这么猛,将班花李小鹿弄得嗓子都哑了,连连求饶,甚至比的上高雄。

林雪从来对这种成熟男人没有抵抗力,发现陈峰原来这么刚猛后,对他产生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小心思。

老师和学生偷情可是大新闻,如果被爆出来,陈峰不仅会丢了工作,恐怕家里的母老虎也会要了他半条命。

林雪转着笔,脸上带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该怎么逗逗“老好人”何老师呢?

最近学业比较忙,高雄忙着干活,俩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确实见不到几面,因此林雪还真有些怪无聊的。

陈峰讲完课,推了推眼镜,放下了手中的教案,温和地说:“同学们,下课后的二十分钟课间,学校要举办一场防火演习,等下警铃响起的时候,大家听我的指挥,依次从楼梯上排队下楼,不要慌乱,以免发生踩踏事故。”

他刚一说完,底下就响起了哀嚎声:“不是吧,我们的课间啊,学校也太可恶了!”

“还我们课间!”

一个长相有几分清秀,脸上化着淡妆的女孩子懒懒地伸出了玉臂:“老师,如果我不小心被别人推搡的话,老师会保护我的吧?”

说话的正是李小鹿,和陈峰有着不清不楚关系的女学生!

林雪向来不喜欢李小鹿,因为这个女生处处和她作对,甚至会向其他人散布一些对她不好的谣言,这让林雪很反感。

李小鹿说完这话,学生们哄然大笑,陈峰则是无奈地推了推眼镜:“当然。”

只有知道内情的林雪看穿了一切,这两人简直实在课堂上公然调情!

林雪被誉为学校的长腿校花,自然会引起其他女孩子的嫉妒,李小鹿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她,林雪在班级里的日子并不好过,甚至隐隐被其他女生所排斥孤立。

她心里憋着一口气,李小鹿不是喜欢陈峰吗?那正好,她就把陈峰抢过来,到时候有她哭的!

看着李小鹿脸上甜蜜的笑容,林雪越看越不舒服。

下课铃响起,陈峰指挥着学生们在走廊里站成一排,李小鹿趾高气昂地走过来,身后还站着几个同样看林雪不顺眼的女生。

“林雪,等下可小心些,要是被人推到了,踩到你这如花似玉的脸蛋就不好了啊。”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