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白洁全文阅读第二章.液体从丝袜上流下来

待会一上床,抱着她的温香软玉,我又没勇气说了,我顿了顿,终于鼓起勇气说了,“老板娘,我跟你商量个事。”

“哦,”她走了过来,面对着我,“什么事?”

“我……我最近家里有些事,想回去一趟。”我撒谎了,我怕我直接说我到别的地方上班她会很难过,所以先撒个谎,慢慢再跟她讲。

她吃了一惊,“什么事?”

“哦,也没什么,就是我妈身体不大好,我回去看她几天。”

“哦,伯母身体不好,那我陪你去吧!”

我马上就回绝了,“不用了,你不是还要守店吗?都是老毛病,我一个人去就行了。”这一点,我没有骗她,我妈确实有点毛病,哮喘,很多年了。

“哦,也行,再说,我去确实不大方便。”她讪讪地笑着。

然后她的脸色就变了,“可是你走了,谁来帮我设计?”

文学63091108158.jpg

“哦,其实我前几天就教了王师傅做设计了,简单来说,王师傅现在的手艺,应付大部分客户是没问题的。”

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哦,真的?”

“嗯,真的。”

“哦,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别回去了,我怕王师傅应付不来啊。”

我苦着脸说:“那我不是要回家一趟吗?我爸走的早,她一个人在家,我很担心的,不过,你放心,她的技术应付的下来的。”

“哦,好吧!那就让她顶几天吧!”

“那就这么定了。”我高兴了起来。

她叫我先上楼洗澡等她,她收拾一下就上去,我就上去了。

我洗好澡,你躺床上去了,我期盼赶紧进入那个大公司,为了我的理想,奋斗前进,我很兴奋,兴奋地睡不着。

老板娘手脚一向麻利,收拾了一下,冲了个澡,就进了房间,我见她一丝不挂地进来了。

她笑着爬上了床,又爬在了我的身上,“你闻闻我香不香?”

我闻了一下,“好香,喷香水了?”

“嗯,你明天就走吗?”

“是啊!”

“那好几天见不到你了,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我说。

“那你把这几天该交的公粮交了吧!”

我听着,浑身打了个颤,几天的公粮一起交,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说:“我怕我吃不消。”

她撅着小嘴,“那我可不管,你走了,我的地谁来种啊?”

我笑着说,“你爱让谁种就让谁种呗。”

“呵,你老小子一点都不在乎我嘛,那我让隔壁的二娃把我种了算了。”(二娃是个傻子。)

我不屑地看着她,“二娃那家伙傻傻的,怕是满足不了你。”

“切,那也比没有好。”她笑着说。

我说:“悠着点啊,我明天还得赶路呢。”其实我是要应付明天去大公司的报到,第一天肯定有很多的事情,说不定还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我需要充沛的精力,当然要叫她悠着点了。

“嗯,我才不管,我恨不得把你这黄瓜吞进肚子里。”她说着,将我的裤子脱了,扶着它一口就吃了过去……

“噢嘶……”她的技术又见长了,女人似乎是天生的,无师自通,还进步神速。

接着,她的一对大馒头,压在了我脸上,差点没把我憋死,我毫不客气地吃她的馒头……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背上的行囊出发,我的行囊很简单,就一个拉杆箱,几件衣服,几件生活用品,就是我全部的家当了。

老板娘觉得奇怪,“你回家,拉着个箱子干嘛?”

我说:“哦,回家住几天,该用的东西还得用,还穿的衣服还得穿,不用另外买嘛,反正就一个箱子不重,我回来的时候带回来就是了。”我到现在还在骗她,不是我想骗她,我是怕她难过,而且我心头软,只要她一个恳求,我可能就走不了了,我真的是怕她求我。

但我知道,在这里我没有将来,她是个有夫之妇,我跟她不可能有将来,而且在这里没有前途,累死累活的,最后还落得个吃软饭的名声,为我的长远打算,我必须离开这,对不起了,老板娘,真的对不起,我心里这样愧疚地说着。

老板娘还是被我忽悠过去了。

临走时,她硬塞给我两百块钱,“给咱妈买点补品。”

我死活不要,她死活要我收下,最后我还是收下了,因为我不收下也不行,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能跟你这样折腾一天,她生意也不用做了,我也不用走了。

我代表我老妈收下了这个钱,其实我还有一个月的工资没结,这么相抵,她还是赚了,算了,送给她了,怎么说,也睡了人家那么久,那点工资就不提了。

其实内心里,我对她还很内疚,睡了人家那么久,现在拍拍屁股就这样走了,确实有些对不起人家,只是我必须得走。

我告别了老板娘,踏上了新的旅程,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呢?

我拖着箱子,上了一辆黄包车,老板娘在后面挥手,她以为我在朝车站去,而我却去向另一个地方。

爱尚离这边并不算太远,所以我坐着黄包车,约摸半个小时就到了。

我已经站在爱尚公司的门口,巨大的花岗岩厂牌,宽大的拉门,依次排开的厂房,门右手边一座五层楼高的办公楼,这个厂真是气派。

我心里一阵兴奋,要是能在这样的厂里上班,单单穿着这个厂里的制服出来,也会很有面子。

我兴奋地一塌糊涂,走到门卫室,说明了来意。

门卫室的大叔,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对我闪着很怀疑还夹着鄙视的眼光,大概看我穿得普通,甚至说有点土鳖,他不紧不慢地说要打个电话问一下,我这才想起秦总叫我事先打她电话,可能是我一心想着摆脱那女人,也可能是我太兴奋了,不知不觉,我倒把这事给忘了,没曾想一来就碰了一颗冷钉子。

也好,让他打电话问问,也省下了我的电话费,我说:“你打吧!”

然后就见他把桌角的电话机移了过来,按了免提拨号,电话通了,他说:“秦总,有个张师傅说是跟你讲好的,来这找你。”

“你问他叫什么名字。”电话机里一个美妙动听的声音,应该是秦总的声音,我心里暗喜,原来她在,那就好办了。

他抬头问我:“你叫什么”

“我叫张三财。”我淡淡地说,已不再奢望他对我会有多热情,他对着电话机说,“他说他叫张三财。”

没想到秦总一听,声音就变得很兴奋,“对,我等的就是他,老钱,你对人家客气一点,他可是我的贵客,快请他进来,来办公楼四楼找我。”

“哦哦。”电话一挂,那大叔,立马就换了一副嘴脸,他笑呵呵地对我点头哈腰,“原来是秦总的贵客,怠慢了,怠慢了,秦总让你直接上办公楼四楼找她,最高的那座楼就是,快请,快请。”

他说着,手往墙上那按钮一按,拉门就开了一个大大的缝。

我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心里大骂,狗眼看人低。

可是他却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依然对着我笑。

算了,我也没必要跟这种人计较,我拖着箱子,大摇大摆地进去了,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一来就碰这么大的一颗冷钉子,等待我的又将会是什么呢?

进到厂里,我就直接往那最高的楼那边走去,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但是厂房里却传出嘈杂的忙碌的声音,我内心又一阵兴奋,他们这么忙,看来这个厂里的效益不错。

我来到办公楼的楼下,一眼就看出这楼崭新的,墙面都贴着白青相间的磁砖,显得很气派,门口是个玻璃门,我走近,门就自动开了,很灵敏,我高兴地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是个大厅,左手边有个装修成红色的柜台,柜台后面贴着一个硕大豪华的红色厂名“乾州爱尚里衣有限公司”成弧线排开,如一弯红桥。

接着,一个甜美的声音说:“您好,您是张三财先生吗?”话语中,很是恭敬。

一个漂亮的年轻女白领,穿着黑色的制服,系着蓝色的小领结,从柜台后走了出来,恭敬地朝我点头微笑。

受到这样的接待,我心中一阵狂喜,“你好,是的,我是张三财。”

“嗯,秦总在楼上等您,您跟我来。”说着,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我看见她扎了个马尾瓣,在脑袋后面抖着,她的腰很细,臀部却又圆又丰满,那硬邦邦的制服,也掩藏不住她的性感和妩媚,简直是制服诱惑,加上刚刚她那么热情地待我,样子又甜美可人,可以说,我对她很有好感。

往前走了十来步,再向左拐了几步,她停在了电梯门口,按了一个电梯门边的按键,上面一个向上的红色箭头就亮了起来,她恭敬在站在门边,两手自然交叉垂在了她的下面那个部位,似乎是遮着那里,但我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是我想多了,她微笑地对着我,“你就坐电梯上去,这样比较省力。”

“好的,”我对这样的安排很满意。

她瞧着我,还是一脸的微笑,我们相对着,电梯还没有下来,气氛有些尴尬,她的目光移了一下,瞧见了我身后的箱子。

她说:“您拖着个箱子上去会有些累赘,不如你把它交给我,我帮你放在前台,呆会您下来的时候再来取。”

我很喜欢这个提议,箱子里本来就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拖着个箱子上去不但累赘,而且让别人看着不好,以为我是来逃难来的怎么的,于是我高兴地把箱子给了她,却意外地碰到了她柔软无骨的手,天,好柔软啊!我多想好好地握一下。

她脸上一红,迅速把箱子拖到了自己身边。

气氛更加地尴尬。

我尴尬地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她甜甜地笑着,“没事,这不怪您。”

美好的时刻往往很短暂,电梯门开了,下来一个穿着衬衫打着红领带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挺着大大的肚子,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将我挤到了一边。

她很恭敬地点头说:“钱总好。”

哦,原来他也是总,就不知道他是多大的总。

他朝她点了一下头,嗯了一声,对着我很不礼貌地说“来干什么的?”

前台赶紧解释,“这位先生是秦总的客人。”

钱总鄙夷地看了我一眼,“客人?”大嘴撇得老大,“咱们秦总什么时候有这么土鳖的客人?”

前台估计是瞧出我脸上的不悦,忙按住电梯门,“张先生,快请进吧,门要关了。”

我进了电梯,在电梯门没关之前,我感激地对她说:“谢谢。”

她微笑着回道:“不客气。”

接着门关了,我就看不见她了,这个女人虽然年纪轻,但同样有着我喜欢的那种成熟和丰韵的味道,就这么头次见面,她留给我的印象非常好,我居然有种心动的感觉。

我承认我不够专一,和赵小翠就已经是那种关系,但我的心似乎并没有为她而止步,我承认,我确实花心,我真的希望可以留在这家公司,天天见到那个美丽的前台小姐,对了,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

电梯将我带到了四楼,我出了电梯,而秦总秦柔竟然在电梯门口迎接我,让我一阵受宠若惊。

她笑着伸出了她的小手,第一句话就是,“张师傅,欢迎你的加盟。”

没有一轮轮让人紧张的面试,也没有一个个让人胆寒的考验,天,我竟这样轻而易举地成了这个大公司的一员,我心内一阵狂喜,我忙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柔软的带点微凉的小手,如一块柔软的美玉,“谢谢您,这么看得起我。”

我心内一阵感激,感激地差点流泪。

我进了她的办公室,她的办公室,很大,进门左边是个豪华的古红色沙发,右边是一个巨大的办公桌,成半圆形,也是古红色,桌上的液晶电脑都显得小了,再往右是个靠墙的大书架,但书却不多,零星的几本杂志而已,看来她并不怎么喜欢看书。

后侧有一扇磨砂玻璃门,看来是单独的卫生间。

偌大的落地窗,乳白色的地面瓷砖,和豪华的吊顶,把这个办公室装点地豪华而明亮。

在这里办公真是惬意,我在想,我什么也能坐进这办公室办公就好了。

她叫我坐沙发上,然后泡了两杯铁观音。

我们边喝边聊,聊了一些各自对里衣设计方面的想法。

她很是赞同我的观点,茶没喝完,她就将我带到样品间,样品间是一间更大的房间,摆满了穿着各色里衣的女性人体模型,真是琳琅满目,背心式、马甲式、比基尼、情趣、束腰、雕塑里衣等等应有尽有。

看得人眼花缭乱,有些里衣性感地,让我看着都差点要流鼻血了。

“怎么样?”秦总问。

我认真地看了几个,我说:“总体上还不错,但设计方面不是很巧妙,比如这个该用莫代尔的面料,但却用成了莱卡,人体塑模是感觉不出,但穿在人体上就不够舒适了,这个,花边太俗,这款是贵妇穿的,但品味因为这个花边而显得低了档次,还有这个,明显与塑模的柔软尺寸不相配……”

我滔滔不绝地说着,说得还挺过瘾的,没想到被秦总打断了,“好了,别说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设计部的主管刘封,这位是新来的张三财。”

我懵了,不知什么时候,刘封站在门口处,这么说,我刚对那些里衣点出的缺点都被他给听见了,怪不得秦总打断我,怪不得刘封脸都变绿了,他的眼睛瞪着我,看得出他很生气。

我居然蠢到这么说人家作品的缺陷,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根本就没想到他会这个时候进来。

刘封,弄了一个很另类的鸡冠头发型,显示他艺术身份,年龄大概三十多。

他气乎乎地走了过来,“张三财是吧?什么学校毕业的?敢这么评价我的作品,想必你的技术已经登峰造极了吧?”他怒气中带着嘲讽。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