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爸爸想睡我我答应了*乳房一挤为什么会有水

钱玉梅见状也是缓缓出了一口气,随后将上衣全部撩拨开了,白花花的一大片,没有马淑芬那么坚挺,又比李翠芬的大很多,我刚刚要伸手去摸,钱玉梅就轻轻将我的手拍开,随后说道:“你手太糙了,用嘴亲吧。”

“好好好。”我嘴上如此敷衍这,心中暗想:待会儿有你求我摸的时候。

在我一阵吮吸之后,钱玉梅那粉嫩的樱桃也是微微立起,我舌头跳动了几下,钱玉梅一阵娇喘,随后双手撑着地面,头往后一仰,长长地吸了一口,而后又重重的吐出来,像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双眉紧皱,不过嘴角那一抹弧度却告诉我,她现在十分享受。

亲吻了一番钱玉梅那雪山上的樱桃之后,钱玉梅站起身来,迫不及待的脱下来了自己的裤子说道:“叔~~吸。”

钱玉梅说话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我看了一眼,还算粉嫩随即立刻点点头说道:“嗯,好。”

我慢慢把头凑了过去,两片薄薄的花瓣蓬在一起,我轻轻拨开,花瓣最深处的花心之处还往外渗着有些粘稠的液体,我轻轻舔了一下。

还没有来得及舔第二下,钱玉梅就一声娇呼道:“叔,就吸那里,用力吸。”

“好好,不过待会你可得让我舒坦了。”我说道,我用力吸着,伸出舌头舔花瓣之中的花蕊,随着我舌头动作越来越快,钱玉梅娇呼声越来越强烈。

文学63091108115.jpg

就在我十分享受的时候,钱玉梅突然提起了裤子,整理好了上衣,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钱玉梅小声说道:“来人了。”

我可能是太投入了,我仔细听了一下,确实有脚步声,这让我不禁有些恼火,我两腿只见的金刚杵坚挺到了极致,这时候又来人了,怎么能不恼火。

“叔,你先躲躲,我看看是谁。”钱玉梅说着,我点点头,随后躲到了身后那片低矮的灌木丛中。

“钱姐啊,你在这里干嘛呢。”

我听见来人招呼钱玉梅,心想也还好躲的快,不过说话的这声音怎么那么像我儿子?

这时候听见钱玉梅说道:“哟,虎子啊,按辈分你爹还得管俺叫声表婶,你咋管我叫姐呢。”

“各叫各的的,哈哈。”

再次听见这个声音,我也确定了来人就是我儿子。

钱玉梅也是一阵娇笑说道:“没事你来村东头干嘛。”

“这不是闲着无聊转转嘛,钱姐,你干嘛,该不会偷人吧。”听见虎子的话,我也是一惊,还真被他说中了。

“对呀,我在偷你爹呢。”钱玉梅一阵娇笑后说道,我闻言也是一阵无语。

“那你还不如来偷我,嘿嘿。”虎子猥琐的数道,我不禁有些无语,难道这是遗传吗?那虎子咋没遗传我的金刚杵啊。

“去去去,忙你的去,没工夫和你唠闲嗑,我摘些野菜就回去。”钱玉梅说着蹲下来装做找野菜的模样。

“那成吧,我去找我爹去,你忙你的。”

看见虎子走远了,我也走了出来,就在我准备继续的时候,钱玉梅摇摇头说道:“太危险了,这样吧,晚上我在村口等你。”

“那好吧,不过你看我现在这样,我也回不去啊。”我说着对着金刚杵指了指。

钱玉梅看着挺的那么高的金刚杵也是微微吃惊,随后嘴角向上一扬说道:“不留着晚上用吗?”

“多得是,你现在赶紧帮帮我。”我摆摆手说道。

“老家伙,就依你,晚上你要是不行,往后我都不会搭理你的。”钱玉梅说着缓缓蹲下身子,将我的金刚杵放了出来,可能是充血太久了,有些发紫发黑了,正因为如此显得格外坚挺,钱玉梅在看见金刚杵的全貌之后也是彻底震惊了,捂着嘴说道:“叔,你这家伙也太吓人了吧。”

“咋滴,喜欢不。”我语气调侃的说道。

“喜欢喜欢!”钱玉梅连连点头,随后钱玉梅将她那樱桃小嘴张到了最大,这样我的金刚杵才勉强进入。

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和多少人有过关系,十分娴熟,娴熟到让人心疼。

大约半个多小时,我才得到释放,钱玉梅表情也十分满足,将金刚杵的汁液吞咽了下去后擦拭了一下嘴角,然后又吮吸了一下先前擦拭嘴角的手指,生怕浪费了一点,做完这一切之后她才开口说道:“叔,晚上我等你哦?”

“嗯,你不来我可上你家敲门哦。”我微微一笑说道,我知道这丫头肯定回来,现在就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要不是担心被人撞见,恐怕早就主动扑了过来。

钱玉梅见我如此说,一脸愉悦的表情离开,等到钱玉梅离开后十来分钟我才走出这片小树林,这时候已经三点多了,天有些热,我也没有在外面溜达的心思,便往家里走。

刚到家门口便听见马淑芬的声音,只听马淑芬说道:“虎子,大白天的瞎闹什么呢,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呗,我这是让他早点抱孙子,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听见也是微微丫头,这家伙真是什么混账话都说得出口,没办法,我也不好扫了他俩的兴致,不过我也总不能在门口站着啊。

“哟,彪叔,咋在门口站着不回去啊。”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李翠芬卖完油回来了,看她一脸笑盈盈的样子,想必是赚了不少钱,怎么算这浪蹄子都赚了,不过我也不亏,起码昨天晚上我很舒坦。

我有些无奈的耸耸肩,李翠芬也竖着耳朵听屋里的动静,听了一会儿之后,我发现她面色有些潮红,李翠芬还抱着孩子在喂奶,一时没忍住娇喘了一声,我见状坏坏一笑说道:“你这是病啊,奶水太多了,走去你家,我和娃儿一人吸一边,不然你得疼死。”

“那我还得谢谢彪叔了?”李翠芬说道,看她表情也是懂了我的意思,我更是放开了胆子说道:“那可不,待会你可得好好谢谢我。”

“成吧,走。”李翠芬似乎被孩子吸奶吸的起了反应,拉着我的手快步朝着她家走着。

由于孩子在还在喝奶,没有办法放开,但是李翠芬的样子明显等不及了,一只手抱着孩子,另一手在脱衣服,似乎动作还十分熟练,想来这小浪蹄子没少带着孩子干坏事啊,否者怎么动作会如此娴熟呢?

昨天天色又点晚,也没有开灯,看得不是特别清楚,这一次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还别说李翠芬还挺白的,和马淑芬不相上下。

我一把抓住了李翠芬另一座山峰一阵揉吸,舌尖也是围着山峰之上圆润打转,李翠芬表情极为享受,一边安抚这喝奶的娃儿,一只手在我身上不停的抚摸。

不得不说李翠芬生完孩子,身材还不显臃肿,实在是难得,我另外一只手伸到了李翠芬那神秘地带,还未撩拨几下,李翠芬的喉咙就不停的蠕动,嘴里喘着粗气,我手指稍稍下滑了一点,感觉就像被什么东西吸了进去一样,等我要拿出的时候,李翠芬放开孩子一把按着我手说道:“别,别拿出来。”

“我换个家伙放进去。”我说道,轻轻拍开李翠芬的手,我解开腰带,亮出了金刚杵李翠芬面色潮红的看着我,我刚刚触碰到就一下子滑了进去。

“嗯~~~”

李翠芬一声娇呼,我感觉到了金刚杵被完全包裹住了,那一声娇呼也是将我整个人的神经也挑动了。

在我冲刺一会儿后,李翠芬的娃儿还没吃饱,我动作也不好做太大,我爬在李翠芬的身上,摸着她娃儿的脑袋,想快点哄他睡着,哄了有好几分钟,她那娃儿还真直溜溜的看着我,我不禁叹息一声道:“哄你妈睡觉都比哄你简单。”

李翠芬也是噗呲笑了一声说道:“叔,你别急,你躺下。”

我点点头,随后将金刚杵从李翠芬的身体抽了出来躺了下去,李翠芬就这样抱着娃儿骑了上来,李翠芬似乎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动作很熟练,李翠芬的呻吟声和那噗呲噗呲的声音还有她娃儿啄奶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这种感觉还真是别样,我这时候能够清清楚楚的看见李翠芬下面很多白沫在不停的流出来。

“嗯~呀~”

李翠芬的声音越来越大,可能是担心孩子,并没有动作的太剧烈,没办法只好我来帮她了,我腰马合一,不停的朝着上面的李翠芬进攻。

由于先前在小树林里面,钱玉梅帮我弄过一次了,这一次在李翠芬一阵颤抖之后,我也是很快到了顶峰,虽然先前弄过一次,但这种感觉依旧如同腾云驾雾身临仙界一般,又如同死而复生一般舒坦和惬意。

这个时候李翠芬的娃儿似乎也吃饱了,李翠芬将娃儿放在床里侧,爬在我的身上说道:“叔,你年轻的时候看到霍霍了不少姑娘吧。”

我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和李翠芬缠绵了一阵之后便准备回家了,我听见隔壁马淑芬做饭的声音,虽然最想得到的是马淑芬,可是虎子还在家,我不得不将目标转移到了钱玉梅那个丫头身上。

回到家马淑芬低着头在做饭,也没有和我打招呼,我也没有在意,看她的样子心虚的很,否则就我儿子那样,能给马淑芬弄的娇嗔成那样?我自己儿子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从小下面那玩意就比别的娃儿短半截。

我刚进堂屋就看见虎子刚刚洗完澡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和我说道:“爹,这一下午的你去哪了啊。”

“随便转转,干啥?”我问道,虽然我语气不善,但虎子似乎心情很好,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随后虎子说道:“也没啥,下午闲的无聊,准备找你一起放鱼去。”

“想吃鱼去镇子上买几条,何必去放鱼,要是掉进水里没了,我上哪哭去,我连孙子都还没有。”我没好气的数落了虎子几句,虎子吧其实本本分分的,也不知道为啥,自从我对马淑芬有想法之后吧,我看虎子哪哪都不顺眼的。

说道孙子,虎子憨憨的一笑,捞捞头说道:“快了快了,嘿嘿。”

我微微摇头,自己儿子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孙子嘛,还早。

吃晚饭的时候,马淑芬一直低着头,我在桌子下面在马淑芬的大白腿上揉捏了两把。

“啊!”

马淑芬一声惊呼,我也是吓了一跳,虎子连忙问道:“淑芬,你咋了一惊一乍的。”

“没。。。没什么..好像被什么虫子咬了一口。”马淑芬支支吾吾的说道。

“刚刚入夏就用虫子了?”虎子捞捞头说道,随后继续说道:“那我吃完饭去李老头家买两盘蚊香和杀虫剂。”

“还是我去,正好我待会出去转转。”我说道,虎子点点头,没再说什么,马淑芬则是一脸幽怨的看着我,弄得我也有些不好意思。

吃完晚饭我独自一人往村口走出,老远就看见钱玉梅的身影,在来回踱步,显得有些焦急,我心里也是一乐,这丫头还真心急,也不知道她男人是多没用才会让她这般想男人。

“玉梅啊,干嘛呢。”

我假装路过,随后说道,钱玉梅狠狠瞪了我一眼说道:“我都等你半个多小时,你才来,快跟我走。”

“哎哎哎,去哪啊。”我问道,天黑的差不多了,村里虽然不会有什么野兽,但是蛇虫鼠蚁是少不了的,我可不想被那些玩意啃了屁股。

“去我家啊。”钱玉梅说道,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似乎也是看出了我疑惑,钱玉梅说道:“就我一人搁家里,走不走?不走我走了啊。”

“走走走,当然走。”

我连忙跟上了钱玉梅的脚步,到了钱玉梅家,我跟她进了里屋,也都像没事人一样脱衣服。也就是一回生二回熟,也不别扭,自然大方地都裸露出来。

也不容我允不允许,钱玉梅蹲下就将金刚杵含了起来,一阵吮吸亲吻,就听叭哒叭哒的声响。弄得我也是长吁短呼地闭眼享受。

好家伙,说实话这不比在李翠芬那神秘地带的感觉差,我甚至还觉着一股热流。突然钱玉梅用牙齿扎两下,舌头再顶着再端一阵弹绕,真是要了命的舒爽,我这一把年纪,要不是身子还算硬朗,恐怕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算起来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了,我明显感觉到金刚杵有想要喷涌的意思,连忙从钱玉梅的小嘴之中拿了出来说道:“你等等。”

我转身去了她们家的院子,在水井旁打了一桶水,在身上浇了几瓢,这才感觉好了不少,再回去也不敢再调情,毕竟今天第三次,要是还没有尝到钱玉梅的滋味,就交代了,那也太亏了,还得做正事,随后我便把钱玉梅按在床上,自己站在床下,把脚抬了,也就刚好那么高对准了送上去。

一阵的捣弄,全没有么一边喊着舒服,一边又咯吱的笑着。我没好气地把钱玉梅的脚提了一下说:“笑啥?”

“腿杆受不了,麻麻的,太痒了”

我便把钱玉梅的小腿放自己肩上扛着,用手扳着大腿再弄。这样就清清楚楚看着自己的金刚杵进出的样子,就跟在田里扣黄蟮一样,手入进去,那周围的泥巴便将手包裹了,拉出来的时候,那泥巴口又要闭不闭。只是这块水田上面长了草,在进进出出的时候还带出一些。这么一阵,钱玉梅便开始神情迷离了,口中也不停的呢喃银语。

“玉梅啊,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么马蚤劲呢。”我说道,这一点倒是实话实说,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钱玉梅会是这样的女人。

“嗯~是啊,彪叔,你快嘛。”钱玉梅神情迷离,银语不断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