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疯狂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又粗又长进美妇

她穿着一条短牛仔裤,配上白色衬衫,还打了个蝴蝶结,隐隐露出一片雪白的肚皮,还有那可爱的肚脐眼。

这个美女扎着马尾瓣,额边又滑下来一缕长长的发丝,看着特别妩媚多情。

那副装扮都不像女人,像是女孩,但她已经嫁人两年多,她就是杨柳姐。

衬衫虽然比较宽松,但她的胸仍旧高高鼓起来,颤颤巍巍。

就像有两只大鸽子藏在里边,随时要争破囚笼,飞到空中。

我没多久就脸红耳热心跳如鼓,赶紧装着没看见。

没多久,杨柳姐风风火火冲进来,抬手就在我脸上打一下。

虽然打得不轻不重,却惹恼了我。

居然打男人的脸。

我怒道:“你干嘛呢?”

杨柳姐狠狠盯着我:“你到底什么意思?答应了帮我,连我的胸你都摸过了,现在你却左推右推,是不是不想帮我了?你想半途而废?”

她像要杀人,我心虚,赶紧摇头:“不是!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有多忙,实在没时间。”

杨柳冷笑一声,接着就把我这两三天的行踪都给报了出来。

我吓了一跳,恼怒地说:“原来你派人跟踪我!”

文学63091108121.jpg

杨柳姐咬牙切齿。

“我就想看看你这几天到底在干嘛,老说自己没空,想不到你多数时候都在发呆,要不就看医书。你丫的,我的胸都被你玩得彻彻底底,你不帮我办事了是不是?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她的眼神像刀子,吓得我不由得后退两步。

接着她又逼问:“你说!为什么不帮我了?”

她不单流露浓浓的质问,还带着怀疑。

我心中一跳,难道她发现什么了?

我赶紧说:“我后来琢磨了,总觉得跟水花婶差了一个辈分,我要把她给那个了,估摸不大好,对她的名誉是种损失,对我那也是呀。万一不小心这事透露,我就不要在村里做人了。”

杨柳姐理直气壮:“我都说了,我会帮你保守秘密。你拍下的视频,我绝对不会向外透露。”

我苦巴着脸:“可你会把视频给你爸看,难免传出去。村里尽是些搅舌根的,他们肯定会到处乱传,没准就闹到我身上!我还是黄花大闺男,没找过女朋友,你让我以后怎么找女孩结婚?”

杨柳姐连连冷笑:“就是说,你本来答应要帮我对付陈水花,现在反悔?我的胸让你白摸了?”

她突然抽出一把锋利的水果刀,逼着我。

“那行,你那两只手伸出来,让我在上面戳几个血窟窿。”

我赶紧把手背在背后。

脑子一转,接着又说:“要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总得防着以后出了事咋办。万一暴露了,会被你爸打死!我什么好处都没捞到,那可就死得冤了。”

杨柳姐狠狠盯着我。

“我的胸不是被你给摸了吗?随便你摸了个够,你还想怎么样?这不算好处吗?”

“这咋算好处呢?就摸了一会儿,要不杨柳姐你跟我好上一回,我保证……我保证会把这件事给你办妥行不行?”

说着我忍不住跨上去,一下子站在杨柳的面前,伸手要把她给抱住。

杨柳姐赶紧往后退,刀子差点没戳到我腰上。

“你不要想得太美,事都还没办好,就想跟我好一回。我都说了,等事办完了,自然会让你满足一次,随便你咋样都行。”

我们两个就这么争论,我一心一意想要先跟她好一回,再帮她对付水花婶。

她怎么都不同意。

到了最后,我愁眉苦脸:“杨柳姐我实在憋不住啊,我这都22岁了,还没碰过女人,你答应跟我好一回吧!我几乎每晚都梦见你。要不跟你做一回,我实在顶不住。你就跟我好一回,我立马给你去办,麻溜麻溜的,行不行?”

我又忍不住跨前两步,这会儿我跟她高高耸起的胸只有二十厘米不到。

只是中间隔着一把刀子!

要不是杨柳姐手上还拿着刀,我会一把抱住她。

她像很气愤,高高的胸晃个没完。

她狠狠盯着我,像想一口把我吞,我毛骨悚然。

她扭身就走!

“张小贵,你给我等着!”

丢下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她不见了人影。

我又是遗憾,又松了一口气。

要是杨柳姐答应我,真跟我做一回那事,没准我真会帮她对付水花婶。

但话说回来,我之所以这么坚决想得到她,也是想让她知难而退。

我看出来了,杨柳姐并不是真心想跟我好一回。

她就跟周大华利用水花婶一般,也只是利用我。

我帮她办妥了这件事,没准儿她还会用视频来威胁我,说我要敢跟她怎么样,就抖出去。

我张小贵虽然到了二十二岁还没沾过女人,但脑子不笨。

我回到桌子边,继续翻着祖传的一本医书。

可看来看去看不进去,脑子里一会儿晃过杨柳姐的身影,一会儿又晃过水花婶的。

她们都没怎么穿衣服,美妙的胸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把我折腾得心烦气躁。

忽然,又有别的女人白灿灿的胸凑过来,那是陈桃花的。

那天我躲在衣柜,她突然打开柜门,看见我就吓得大浴巾掉下来,露出那无比美妙的白色山峰。

想到这,我的热血都快要把皮肤烧伤了。

外边忽然传来咯噔咯噔的声音,好像有个女的踩着高跟鞋进来了。

在村子里,穿高跟鞋的女人可不多,我心里头油然划过一个名字。

抬头一看,我吓了一跳,果然是她!

难道这世上真有神神鬼鬼,想到谁,谁就来。

那可不就是水花婶的妹妹陈桃花。

她是村里穿得最性感的一个女人。

这会儿就穿着一件无袖的紧身罩衫,再配上红短裙,把她那火辣辣的身材衬托得酣畅淋漓。

她直接朝我走过来,胸晃得厉害,一跳跳的,跳得我眼花缭乱。

我口干舌燥,又感到心虚。

她还顺手门关上了,走到我面前,带来一股相当诱惑的香水味。

我这才发现她脸上透出几分痛苦,赶紧问:“桃花婶,你这是咋啦?哪里不舒服?”

陈桃花咬咬下嘴唇,嗯一声,顿时冒出泪光。

她在我面前坐下,有些扭捏地夹住两条大白腿。

我忍不住往她裙子里看,但因为这会儿已经天黑,屋内灯光昏暗,加上她那里也处在阴影当中,没看到啥。但是,仍然很刺激人心,我开始产生反应。

再一抬头,看见她脸苍白一片,泪珠都快要冒出来了。

“桃花婶,你这到底得了啥病?咋疼成这样,都快哭了。”

陈桃花摇摇头嘀咕:“确实挺不舒服,但不是生病。”

“不是生病?不是生病,你咋会不舒服?难道是受伤了?”

陈桃花稍微犹豫,又摇摇头:“也不算受伤吧。”

我就纳闷了,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那你到底咋了?又不是病又不是受伤,怎么就不舒服?你都快要哭了。”

桃花婶磨蹭了好一会儿。

“本来我也不好意思来找你,谁让你是咱们村唯一的医生呢。而且……而且上次也被你看光身子了,我就厚脸皮一回吧。”

听到这,我虽然还摸不到头脑,但却一阵兴奋。

看来桃花婶的不舒服,是要脱掉衣服来给我检查的呀。

我兴奋地点点头:“好,那我给你看一看。”

我都有点急不可耐。

接下来发生的事,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它太奇葩又太刺激眼球了。

桃花婶让我去把窗户关上,窗帘拉上。

我照做之后,扭头一看,顿时心脏都停顿了。

桃花婶张开双腿,还把它们架在两边扶手上,等于两条腿都大大敞开。

我正好又站在她对面,这么一看——

里头什么光景都看到了。

她居然没穿小内内!

那个地方……纤毫毕现啊这是!

我鼻子一酸,鼻血快流出来。

“桃花婶,你这到底……这到底是干嘛?”

陈桃花咬牙切齿,又带着十足的困窘。

“都是宋有财干的!那个老混蛋太变态了,吃完晚饭我就被他叫出来玩,在树林里折腾了一回,他自己不行,没几下就完蛋了,可他不甘心!他居然从旁边摘了好几根狗尾巴草,硬生生塞进我那里,折腾得我现在特别难受,感觉里头好像都烂掉了……你赶紧帮我看看吧。”

她泪流不止。

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胆战心惊地走了过去,蹲下来看了一会儿,还不得不掰开看。

女人的秘密在我眼前一览无余,我看得都快要变成一头大饿狼,仰天嗷嗷叫。

到底没忘记我是医生,忍住所有冲动,赶紧去找了一些工具,酒精、药棉等等。

花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才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弄出来,并且清理干净。

酒精具有刺激性,把桃花婶弄得大呼小叫,叫得我受不了,完全膨胀。

我担心被外边的人听到产生误会,让她捂住自己的嘴。

结束后,桃花婶瘫在椅子上,继续张开她的双腿,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

我不敢再看,再看下去我会发疯。

我说:“桃花婶,你把腿放下去吧,现在好了。我再给你开点外用的药,回去之后你抹一抹,只是一点小伤口,消消炎就没多大事儿了。只不过,抹药的时候可能还有点疼。”

她点点头,哭哭啼啼:“可……可是我两条腿都僵了……放不下来。”

我只能走过去扳着她那白花花滑腻腻的腿,轻轻放了下来。

当那美景在我眼前消失的时候,我还有点没忍住,又往里头看几眼。

桃花婶说:“怎么着,你看上瘾了?还想再看呀?”

立刻闹了我一个大红脸,赶紧摇头否认。

桃花婶说:“你们男人都一个德性,只不过有的狂骚,有的闷骚,你这就属于闷骚型。你要喜欢看,我就再张开腿给你看,让你看个过瘾。不过你要是想做别的事,下次了,我现在疼得受不了。”

我有点大惊失色。

桃花婶还真放得开啊,居然愿意跟我做那种事!

不过说起来,倒也不稀奇。

桃花婶是一个风流女子,不单单在本村,在外村都经常勾三搭四的。

她老公又是开货车的,经常跑别的地方,三天两头不着家,管不了她。

说来挺奇怪,对于拒绝我的水花婶,我很有兴趣。

但对这个随时欢迎你放马过来的女人,我却没多少冲动,想到她身子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碰过,更产生恶心。所以我赶紧摇头:“不用了。”

桃花婶咯咯笑:“你还装,别忘了,前几天在我姐家里,你看见我没穿衣服就逼过,来硬要看我胸的事。要不是那个该死的宋有财突然过来,没准你已经把我给那个了。”

她脸上透出一股奇异的红晕。

我看着就莫名激动,想起那天发生的事,对她的恶心又消失不少。

毕竟这桃花婶也是大美女,她才三十上下,女人最娇艳的时候。

大概发现我的神情不大对劲,她忽然拉过我的两只手,隔着衣服就按在她胸口上。

那两大团绵软的玩意儿,顿时落入我掌控。

我忍不住贪婪地捏,捏得她直哼叫。

她也伸手朝我的肚子下边抓过去,顿时让我浑身打个激灵。

我瞪大眼,太刺激了!

她的手在我那里不断动作着。

“小贵,你的小小贵还真够强猛,我快要被你迷住了。”

她忽然蹲在我身边,把我裤子往下一拉。

顿时我脑子一片苍白。

她居然用嘴……

她居然那么主动地用嘴!!

我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享受着那一个劲儿往我脑里爆炸的快活,我陶醉了。

想不到,村里娇艳如花的两姐妹,会一前一后用嘴给我做事。

虽然一个被胁迫,一个主动,但带给我的滋味都充满欢乐。

就在这时,外边的门被拍响了,传来一个人的焦急声音:“小贵,你在里边吗?赶紧开门!我肚子疼得受不了……好像是吃错肚子了。”

我赶紧低声说:“桃花婶,你找个地方躲起来!”

我把裤子拉上。

桃花婶也有点慌乱。

要是被人看到她在这,这三更半夜的,浑身长嘴也说不清。

她左看右看,立刻钻进办公桌下边,她正好可以躲在里头。

我去开了门,病人跌跌撞撞跑进来。

他捂着肚子,脸色苍白,都喊救命了。

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带他走到办公桌边,给他把脉。

刚把了一会儿,我忽然又浑身一个激灵。

病人奇怪地看着我:“咋啦?是不是我的病特别严重,快要死了?”

他快哭了。

我赶紧摇头:“不是!刚才有蚊子咬了我一下。你没什么大碍的,就是吃错了东西。”

我偷偷低头一看。

就在刚才,在桌下的桃花婶居然胆大包天,轻轻把一只手伸进我裤管,掏出那东西。

接着……

她继续用嘴!!

我琢磨,这娘们是不是有这爱好?

她带给我的刺激,难以言喻!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1)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