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站
投稿送福利

王爷腰下一沉粗喘律动,让他忘不了的口爱技巧

“老娘这是造了什么孽哦,怎么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怂蛋啊,那方面不行也就算了,居然现在还敢藏私房钱了,我不要活了……”

“静雪,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哪敢藏私房钱啊?事情是这样的……”朱家荣赶紧解释了起来。

李宇看着这对夫妻,嘿嘿笑着:“他爷爷的,女人这一哭二闹三上吊可真厉害,幸好老子现的早,以后找婆娘可千万不能找这样的!”

朱家荣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梁静雪心里也有亏心事儿便不再难为朱家荣了,问:“你和葛天宝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了,你们这次去县里干嘛?”

见老婆不生气了,朱家荣这才放下心来,说:“还能干啥啊?挨批评呗,说咱们每年都是扶贫村,这扶贫都扶了多少年了,也不见啥效果,就决定排人下来指导咱们的农业展。”

“这是好事儿啊,我怎么瞧你还愁眉苦脸的啊?”

朱家荣白了自家婆娘一眼,心想娘们就是头长见识短,“你懂什么,村里多了个专员,咱们就得每天伺候着,再说,多了个人就是多了张嘴。而且,咱们村就这情况,派什么专家来都不中。”

“那倒也是,咱们村这土地质量摆在这里,这土不肥,想要养好庄稼得有多难啊。就像男人哪方面不行,咱们女人也得不到滋润是一样的道理,唉……命苦啊……”

文学63091108128.jpg

李宇捂嘴偷笑,这个骚-娘们,老子刚才搞的她都叫救命了,现在还说这种风凉话,不过还是早点离开他们家的好,免得节外生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宇差不多都要睡着了。

“小宇,你还在不在了?”梁静雪的声音小声地传来。

正在打瞌睡的李宇一听,顿时一个激灵,探头探脑地看了看周围,现朱家荣不在,这才赶忙起身,小声回答:“婶儿,主任睡觉了吗?”

梁静雪见李宇胆小的样子忍不住娇笑一声,嗔道:“你这个臭小子,你就那么怕那个死鬼啊?”

“当然怕啦,他可是主任呢!”李宇心想你是他老婆,你当然敢对他撒泼了,老子算个毛啊。

“呸!”梁静雪轻啐一声,用于葱般地手指在李宇的脑门上那么一点,风情万种地道:“你这个臭小子,刚才日我的时候怎么不说他是主任呢?”

李宇嘿嘿一笑,只见梁静雪的身上只穿了一件粉色的睡裙,在月光下还直闪光,特别是领口下的那一道沟,看的李宇火气直冒,嘴里有些干燥,咽了咽口水,说:“婶儿,我还想日你!”边说,他的手也毫不老实地朝梁静雪的裙底掏去……

“婶儿,你可真-骚……下面都湿了!”李宇嘿嘿笑着。

“呸,你作死啦,小声点儿!”梁静雪嗔怪地说道:“还不都怪你这个冤家,你把婶儿弄的火急火燎的,婶儿以后没有你可咋办呀,可真是不识肉滋味了。”说着,她满脸幽怨的看着李宇。

李宇被梁静雪的眼神弄的也有些架不住了,手指一扣,说:“婶儿,那就再让我日你一次呗,嘿嘿!”说着,就要往梁静雪身上拱……

“啪”地一声,梁静雪打掉李宇作怪的手,说:“臭小子,现在就不怕你们主任现了啊?”

“额……”

李宇先是一愣,随即瞧见梁静雪眼中的戏谑,心知被这个娘们给忽悠了,收回手,心头有些不爽,赌气说:“婶儿,那我以后都不日你了!我先走了!今天就当我没来过!”

眼前李宇真要走,梁静雪回头朝屋里瞅了一眼,唤道:“唉唉唉,我的好宝贝,你生什么气嘛,婶儿错了,错了还不行吗?以后你想怎么弄婶儿就怎么弄婶儿,好不好?”她边说边拉着李宇,似是有些撒娇的模样。

李宇瞧见这平时高傲的娘们此刻对自己是服服帖帖的,心中大爽,你朱家荣在村里再牛气又怎么滴?你被你家婆娘骂的和条狗似的,但是你家婆娘在我面前也是条狗,嘿嘿,还是条趴着等待着被日的母狗……

“好啦,婶儿,以后可别拿主任和我开玩笑,你是不怕,可是我怕呀,你说要是被我俊芳婶知道了咱们的时而,那她该怎么想?”李宇说到这里也有些害怕了起来,对啊,要是俊芳婶儿知道自己和静雪婶儿干这勾当,她会不会瞧不起自己啊?

梁静雪嗤嗤一笑,说:“傻蛋,咱们的事儿我当然不会和别人说了,你放心吧,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可别让你俊芳婶儿着急了。”

李宇点了点头,直接离开朱家。

借着月色走在路子里的路上,他心中有些兴奋,也有些莫名的惆怅。

终于尝到了女人的滋味,他这心里自然很是激动,特别是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简直比吃了大西瓜还要甜美,可是想到王俊芳他又觉得自己对不起她。反正他的心情很是烦躁,就这么一直朝着瓜地走去。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来到村外的马路上了,忽然,他心中一紧,“糟啦,有人偷西瓜!”说着,他便飞快地朝着瓜地奔过去,口中还不停地骂着:“他爷爷的,***不要脸的杂种,别让老子逮着你,否则老子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一口气冲到瓜地,李宇顿时愣住了,这瓜地一个鬼影儿都没有,更别说人了。可是,自己刚刚在路上看到西瓜地里有很多绿莹莹的光啊……

难道是见鬼了?

一想到那种不干净的东西,李宇浑身一个打颤,不过随即他便冷静了下来,心想老子下面那活儿那么粗大,阳刚之气肯定旺盛,什么鬼敢来靠近老子。

“可是刚刚明明看到了呀?”李宇走到瓜田里,摸着下巴皱眉疑惑起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瓜地,依旧是什么都没有现,“难道真的是我看错了?咦?这是……”

就在李宇准备回到瓜棚的之后,他的眼前再次出现了十几个绿莹莹的光亮,这下可把他被吓到了,“娘的,难道是鬼火?”不过这犊子天生胆大,否则也不敢年纪这么小就一个人大晚上的看瓜棚了。

“是西瓜上出来的光?”李宇走近之后被自己的这个结论吓死了,可是眼前生的一切又全都是真的。

他看着这十几个闪着绿色荧光的西瓜,疑惑了一下,就近找了一个研究了起来。

“咦?这瓜不是我中午摸过的吗?可我记得中午没有这么大啊!”李宇疑惑地拍着西瓜,声音清脆,家里常年种西瓜,他自然能够听出这是西瓜成熟了的声音。

“这怎么可能呢?一个中午就全都熟透了?”李宇摸着西瓜,心中却满是欣喜之色。如今这个时候,就算是大棚里的西瓜也不会那么早的成熟。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李宇怎么会不懂呢?如果自己家的西瓜全都熟了的话,那么……价格肯定会很高很高,那样的话俊芳婶儿也不会因为到了后期西瓜那么难卖,而且价格还不高了。

他一一的检查了十几个西瓜,再看看其他的西瓜还是没有什么改变,依旧很小。

这让他心中又凉了下来,就这十几个西瓜也卖不了多少钱啊!

“不对,这……我怎么觉得这些西瓜好像都是我白天摸过的啊?”李宇看着闪着绿色荧光的西瓜,心中一阵欣喜。

“是了,肯定是这样!”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居然兴奋地拍着手,“一定是那条小蛇咬了我,老子不仅能够透视了,居然摸一下西瓜就能够让西瓜一夜之间成熟!”

这个消息对于李宇来说实在是太好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想想他都要笑醒……

第二天一大早,李宇就起来了,他二话不说,先是用手把瓜地里的西瓜全都摸一遍,然后选了昨天熟了的西瓜便往家里跑。

昨晚他想了很久,最终得到的结论和他心中所想的是一样的,那就是自己的手摸过的西瓜,都会快的成长起来。这个消息让他兴奋了一晚上。

尽管一晚上都没有睡觉,但是他依旧精神气十足,怀中抱着西瓜,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俊芳婶儿,好让她也乐呵乐呵……

“婶,我回来了……”李宇边打开院门便喊着,心头满是高兴。

“强子,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呀,婶还没有做好早饭呢!”王俊芳从厨房里走出来,穿着淳朴的白色衬衫,擦着额头的汗水,显得十分的贤惠。

李宇看到王俊芳,心想还是我俊芳婶子好,人长的美,还不骚,村里其他的女人根本没法和她比。

“婶儿,你瞧,我带什么回来了?”李宇献宝似的把手中的西瓜展示给王俊芳看。

王俊芳一看,愣了愣,问:“强子,这西瓜是谁给你的?村里谁家西瓜都长这么大了呀?”

李宇“哎呀”一声,说:“婶儿,谁会给我西瓜呀,这是咱们家自个儿种的西瓜!怎么样?大不大?”

“咱们自己家种的?”

“嗯!”

王俊芳见李宇说的不像是假话,可是她却有不敢相信自己家种的西瓜会有这么大了。现在才什么时候啊,离西瓜熟还早着呢。

“真的是咱家的西瓜?”王俊芳虽然已经摸在西瓜上了,可还是不敢相信。

李宇急了,说:“哎呀,我的好婶儿,你咋就不相信我呢?这真的是咱们自己家的,不信我带你去瓜地里瞧瞧去?”

“不用了,来,咱们看看这瓜熟了没有,如果熟了的话,咱们就准备卖西瓜去。”王俊芳也不再怀疑,满脸开心,有这提前的西瓜,想必能够卖到很多钱,起初还在为李宇的学费着急的呢,这下可好了。

“哇,婶儿,这瓜好红啊,籽儿还小!”西瓜被刀切开,李宇大惊小怪地嚷嚷着,结果王俊芳递过来的一块西瓜,一口就咬了上去,顿时甘甜地汁水在他的嘴里打转,让他的味蕾好好的享受了一把。“真甜!婶,你也吃!”

本来准备做早饭的王俊芳也就不做了,这西瓜很大,两人恐怕得吃个两餐。

“强子,田里这样的西瓜多吗?”

“额,还不错,应该,应该快能卖了吧?”李宇也不敢回答的太笃定,毕竟他只是心中那样感觉罢了,如果并不像自己说的那样俊芳婶说不定会说自己骗他。

“哦,那就好!那就好!”王俊芳此刻心中高兴,也没有在乎李宇含含糊糊地回答。“对了强子,你去你玉珍婶子家给婶儿买两袋盐回来吧,家里没盐了。”

李宇点头应是,昨天傍晚他和郭玉珍越好了今天中午去瓜棚里,可是现在听到王俊芳的话,他的心中一片火热。

已经了解到男女之事的他,就像是上瘾了似的,下面那活儿一直躁动不安着,想要找个洞来钻。

“嗳,好的,我这就去,顺便找小飞那傻小子玩!”李宇嘿嘿一笑,在王俊芳的嗔骂声中离开了家门。

郭玉珍家在村子的中间,地理位置很好,也是村里唯一的一家小卖部和棋牌室。

刚走到小卖部的门口,李宇便看到小飞那傻娃正在坐在地上用脏兮兮的手摸自己的小弟弟,李宇心中好笑,说:“哟,小飞啊,你这是干啥呢?”

小飞看都不看李宇一眼,说:“在玩小鸟呢。这都看不出来吗?真傻!”

李宇一愣,心中暗骂,你个小傻逼,居然敢说老子傻,不过他也知道小飞这娃脑壳不好使,犯不着和他生气,说:“你这样玩鸟的方法可不对!”

小飞抬头,争辩起来,说:“有啥不对?俺爹就是这样自己玩鸟的!”

“噗嗤”一声,李宇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你爹自己玩鸟?你爹的鸟不钻你娘的鸟窝吗?”

小飞睁着眼睛看了李宇半晌,似懂非懂地说:“啥鸟窝?是不是说我娘那黑漆漆地还长着杂草的鸟窝啊?”

李宇哈哈一笑,说:“对,就是那长着黑草的鸟窝,怎么样?你娘的鸟窝不让你爹的鸟钻吗?”

“不给!”小飞继续玩着自己的小鸟,边说:“俺娘好像说俺爹的鸟不中用,让他没事儿自己玩鸟去。强子哥,你瞧,我这玩鸟可就是和俺爹学的!”

李宇一拍手,笑的前仰后合,这小子太逗了,不过他对郭玉珍就更加感兴趣了,“难怪昨晚老子只是这么一摸她下面就那么湿了。原来是鸟窝没有鸟钻的原因啊,嘿嘿……”

“谁在外面呢?”小卖部里面传来郭玉珍慵懒的声音,显然这女人恐怕也才刚起来不久。

“哦,婶儿,是我,强子!”李宇边喊边走进屋里。

这时候郭玉珍也走出来了,她刚洗漱过,身上还穿着睡衣,脸上带着惺忪的睡意。笑看着李宇,说:“这么早来买啥啊?”

李宇探头朝里屋看了一眼,小声问:“家平叔呢?咋没见到他人呢?”

郭玉珍瞧见这小贼贼头贼脑的模样哪里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花花心思,媚笑地白了他一眼,说:“臭小子,你想干嘛呢?是不是想趁着你家平叔不在想要日我呀?”

骚-娘们!李宇被她这大胆泼辣的话说的一阵兴奋,看着她胸口的一大团肉,再想到她一直不跟让家平叔钻的鸟窝,他这下面就有了反应了。这骚-娘们,一直不让家平叔钻,今天正好便宜了老子!

“嘿嘿,我看你玉珍婶子你那没有被鸟钻过的鸟窝想了吧?”李宇嘿嘿笑着,朝郭玉珍靠了过去……

“呸,什么鸟窝不鸟窝,你这小东西年纪不大心思花花心思倒是很多。”郭玉珍嘴上说然责骂着李宇,但是却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

郭玉珍穿的睡衣是那种上衣和长裤的那种,但是却非常的薄,李宇的手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地就探进了郭玉珍的鸟窝处……再用力一抓……

“哎哟,你轻点,弄痛我了。”郭玉珍眉脚带着享受,那双媚眼半睁半闭着朝门外注视着,防止有人早上来买东西。

李宇嘿嘿一笑,手上的力度不减,说:“婶儿,你可真是个骚婆娘!咋就泛滥成这副模样了呢。嘿嘿!”

原来他的手隔着郭玉珍的衣服居然还摸到了湿漉漉的感觉,他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鲁男子了,在梁静雪的身上有过经验,他早就知道这是女人兴奋时候的爱-液了。

对于李宇的调笑郭玉珍这女人非但没有害羞,反而更加放肆了起来,媚笑一声,手一把握住李宇那活儿,说:“哼,你还好意思说老娘,你自己不也翘起来了。”

“哎哟喂,我的好婶儿子,你可轻点儿,你就不怕把我这宝贝给捏坏了不能日你啦?”李宇被郭玉珍这么用力一捏,顿时松开了手,躬身捂住自己的鸟。

郭玉珍笑道:“谁让你那么用力的捏老娘的,捏坏了更好,免得你祸害村里别的女人去!”

李宇被他这么一说,心里有些虚,说实话,他还真想多祸害祸害村里的那些婆娘们呢。

“婶儿,家平叔是不是不在家啊?”虽然郭玉珍的表情已经说明了,可是李宇还是想问一下。

“是啊,否则你以为我敢那样和你打情骂俏啊?”郭玉珍白了李宇一眼,眼角的余光朝李宇裤裆看去,心中有些痒痒,自己老公那鸟玩意实在是太小了,还不如自己用手指来的舒服呢。可是李宇那东西却大的出奇,用手捏了捏还坚硬无比,比生铁还要硬,也不知道入进自己身体里会是什么样的快乐滋味……

这不想还好,越想她小腹处就越痒,这种麻痒的感觉直让她想要去死……

“嘿嘿,那婶儿,我现在能不能日你一下啊?”李宇嘻嘻笑着,这娘们下面这么湿,入进去也肯定很爽,说不定还会有小黄书里说的那种“啪啪啪”地水声呢……

“呃……”郭玉珍有些两难地看了看门外,“不行,中午吧,中午我去你瓜棚你找你,现在大家伙儿都起来了,要是瞧见了可不好。而且小飞还在外面呢!”

李宇本想说小飞那小子就是个傻子,可是又想到那小子就是因为傻,所以什么话都敢说,这要是被他看到了自己在和他老妈做这事儿,他肯定把自己钻她老妈鸟窝的事情给说出去。

“那也成,嘿嘿,婶子,那你中午可得早点过来啊。”李宇笑呵呵地说着,手还不忘在郭玉珍的胸口讨些便宜。

“哟,这不是强子吗?你小子怎么这么早就来你玉珍婶子家啦?”门外传来一个打趣的声音,只见一个打着赤膊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正满脸坏笑地走进小卖部。

李宇看了来人一眼,说:“我俊芳婶儿让我来买盐,怎么啦?”

来人名叫胡二牛,也是南平村的农民,不过这家伙好吃懒做,村里人都不太待见他。农村里的人都靠着田地吃饭,而他一个大男人却不下田干活,所以没人瞧得起他。

“嘿嘿,强子,你是不是昨晚就在你玉珍婶子家住的呀?你家平叔这几天可是都出去了呀。”胡二牛这话是和李宇说的,但是那双小眼睛却在郭玉珍的身子上打量个不停。

李宇这边还没有说什么,但是郭玉珍却骂了起来:“胡二牛,你个缺德的东西,你再敢胡说老娘撕烂你这张比女人的x还要贱的嘴!”

李宇心中大笑,心想女人果然都很可怕,梁静雪她刚刚被老子日了,接着一点也不心虚,还敢把主任骂的和狗似的。这郭玉珍也不是个一般角色啊……

胡二牛被郭玉珍一骂,讪讪一笑,陪着笑脸说:“玉珍,你那么大火干嘛呀?我这不是开玩笑吗?再说了,强子这小子鸟才多大啊?哪有那个日你的能力呢,就算是,你也是找我不是?”

“找你老娘去,你买不买东西,不买就给老娘滚!”郭玉珍显然有些烦胡二牛了。

“胡二牛,我日你母亲,你干嘛把老子搭上啊?草。谁说老子那小了?信不信老子能把你婆娘给日的哇哇直叫啊?”李宇不爽地看着胡二牛,这货纯属找骂的。

“哟呵,强子,不是我笑话你,就你这小鸟还真不太能满足你婶子。”胡二牛笑呵呵地说着,显然只是把李宇的话当成孩子的气话。

“草,这话可是你说的,那你敢不敢把你婆娘给老子日,要是你婆娘不求饶,老子和你姓!”李宇毫不让步。

这边的吵闹声顿时引起了周围邻居的注意,农村里没啥事做,一大清早大家就喜欢捧着碗聚在一起聊聊家长里短的。此刻听到李宇和胡二牛杠上了,大家自然乐的起劲。

>>>>完整章节全文敬请期待 <<<<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