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住米绿色液体的干肚

堵住米青液干大肚子这边钱德重回到家中之后,先是去药园子里查看了一下中药,特地去了一趟原先种植‘青心草’的地方,只看到泥土中只留了一个坑。连根拔啊! 钱德重感觉自己的肝开始隐隐做痛。

堵住米青液干大肚子
堵住米青液干大肚子
阻止米绿色液体干燥其腹部

在这里,钱德勒回国后,先去了药园查中药,又特意去了‘绿心草’最初种植的地方,才看到土里只剩下一个坑。

拔掉根!

钱德勒觉得自己的肝脏开始隐隐作痛。

加油,加油,能拯救军队,付出区区一颗“绿心草”又算得了什么。

但是,但是肝还是疼。

又检查了一圈,确定对方中药安全后,才回屋。

在神社里,钱烧香,施法,然后烧纸到达地狱,最后念咒。只见香慢慢地,渐渐地凝聚成一个大人,形成一个老人走出来。我只听他说:“钱德忠,你邀请了本·黄成。所谓什么?”

钱德勒向他恭敬的双手致敬,说道:“见见黄成勋爵。小的请主感谢主!”

黄承对魏无涯说:“哦?谢我什么?”

钱德勒又说:“谢谢您,大人,昨晚您救了我。”

魏一脸不解,问道:“昨晚我救了。我昨天没有去凡人世界,也没有救你。这从何说起?”

钱德勒对这沉重的闻言皱起眉头,说道:“如果不是黄成勋爵,那谁来救他?”

反正你既然救了自己,那你就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总有机会知道他是谁。

而是说:“小的要报鬼,人选已经定了。”

魏无涯道:“你考虑清楚了没有?”

钱德勒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如果这个鬼的位置一天不确定,多一天就麻烦了。

魏说:“想清楚就好。这个鬼是你自封的。以后不能随意任命。你说听我说。你最后选了谁?”

堵住米绿色液体的干肚

钱德勒又说,“小的那个选择了普通的男孩,张凡。”

魏略感意外,曰:“此事出乎我意料。你总是怀念以前的感情。为什么这次……”

钱德勒叹了口气,摇摇头。

虽然林重阳对他做了很多错事,但他不想在城隍面前说他的坏话。

他只说:“张帆的小朋友是个天才,短短几天就练就了驱鬼的技术。小的以为凭他的天赋,以后还有很多事要做,就把鬼差这个位置指定给他了。”

魏听了大吃一惊:“天下灵气不足,只需几天便可驱魔。真的很神奇,真的是一种可以造就的天赋。他是什么性格?”

钱德勒又说:“性格重!”

魏说:“既然这样,我就把的名字报给地狱。”

钱德勒深表敬意,说:“谢谢您,大人。”

烟雾凝聚成一座城隍,魏无涯似乎失去了一些力量的支撑,它的形态轰然倒塌,化为无形的烟雾,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钱德勒松了一口气。

鬼魂的任命确定后,有一种担心的思念,但心里很难过,又有些失落。多年的朋友原来是带着目的接近自己,我也想毒害自己。

突然,有一辆车在门外行驶,不知道是不是张凡。

但是当他离开家的时候,他的脸变了。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加长黑色轿车停在他家门前。林重阳和一个白发男子下了车,莫名其妙的慌了。“林重阳,你还在干嘛?”

林重阳冷冷说道:“做什么?来讨债!”

钱德勒愤怒地大叫:“畜生,我真的瞎了。”

林重阳冷冷地说,“钱德,我跟了你十几年,就是为了你的鬼。你应该为一个新的强大的张凡而犹豫。你瞎了还是我瞎了?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向地狱报告我的名字,把我封印成鬼。不然别怪我不记旧情。你死了,灵官的位置可能就不是你的了。”

钱德勒的脸变白了。

如果你还没活过就死了,地狱会剥夺你作为精神军官的地位。同样,他失去了精神官的地位,所以他自然没有权利把张凡封为鬼。

林重阳冷冷的说:“我得不到,别人也得不到!”

两个壮汉说着话下了车,立刻向钱德勒冲去。

钱德吓得浑身发抖,转身跑进屋里,迅速锁上门。如果鬼还在,他不怕两个凡人,但是昨晚被鬼打死了。现在他是一个控制不住自己的老人了。

拿出手机给张凡打电话。

年久失修的房子,木门不牢固,根本帮不了这些打手保镖的脚。

砰的一声,那个壮汉踢开了门。

钱德勒重新关上门,带着人们往回走。

两个强壮的男人冲进来抓住钱德勒的重量,然后把他摁倒在地。钱德勒摔了一跤。他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他抬起头,看到林重阳冰冷的眼神,他被冻住了。他的额头上有一个冰冷的东西。虽然他看不见,但他的触摸告诉他那是一把手枪,他吓得又发抖了。

肮脏的短篇小说

林重阳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别怪我不记得以前的感情。”

钱德勒害怕得发抖。“你,你来得太晚了。我已经提交了我的名字。”

林重阳闻起来像冰室。

报名字不是儿戏。一旦举报,几乎不可能改变。

幽灵约会尘埃落定!

“啊......”林重阳努力多年,怨念无法发泄。整个人疯狂的尖叫起来,手里的手枪抖了一下,一不小心就会扣动扳机。“换,马上给我换。”

当张凡听到他的手机响时,他看到是钱老。然后他听到林重阳疯狂的叫声,顿时吓了一跳。他的暗叫心里不好受,林冲怕跟钱老对着干。

我惊呆了,想起黑人和白人是他们的主人。我冷冷的说:“你想活命,你知道怎么办吗?”

黑白真人急忙点头接过电话,声音有些颤抖:“林重阳,别为难钱德,不然大祸临头。”他心里已经骂了林重阳祖宗十八代了。

你招惹了这么可怕的存在,我还没跟你算账,你还想伤害钱德,我的命还在张凡手里。你什么时候会伤害我?

你死了很好。不要拖累我。

林重阳听到黑白真人低沉的声音,愣了一下。大人和张凡在一起?

然后他听到黑白真人可怜巴巴地对张凡说:“张凡去找仙女,这不关我的事,你应该从中吸取教训。”

张凡冷着脸。心说,月仙?这个标题,好像还行,听起来很甜。

林重阳突然变得凌乱起来。

听这口气,似乎大人是在向张凡求饶,没错,就是求饶!

声音带着哭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大人也叫张凡尚贤?

张凡来自天堂吗?

只有天堂才有仙女。

但是他为什么要争位子呢?

想想你对张凡做过的所有事情,再想想张凡强大的实力和强大的背景。突然林重阳整个人就像进了冰室,全身发冷。他挑起了多么可怕的敌人。

但我听张凡莫莫说:“我只关心钱老的安全!”

白人仆人站得很远,听不清楚,但隐约听到一个黑白真人的声音:“是大人吗?”

黑白真人说:“白仆,别为难钱德。不要,否则你会有大麻烦的。”

白仆莫名其妙地问:“为什么?这个固执的老头就是固执……”

非黑即白的现实叫抑郁症。你已经挑起了连一件先天法宝都可以轻易破解的存在。

我的上帝,你知道你造成了多大的灾难吗?

他偷偷看了一眼张凡,却看到尚贤冰冷的脸,心里突然呻吟起来。我马上和尚贤处理了,马上处理了,突然愤怒地大叫:“混账奴才,钱永远是未来的精神大员,你要说什么无礼的话,马上向钱老道歉。如果他不原谅你,你可以当场自己做决定。”

堵住米绿色液体的干肚

当非黑即白的现实被说出时,张凡觉得心里很舒服,送面,相当的顺路!

白仆闻言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发生什么事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疑惑的看向林重阳,只见后者面如死灰。

内心更加震惊。

黑白真人催促道:“快点,马上道歉!张凡尚贤还在等?”他心里叫着担心,快点,命还在张凡手里呢!他一激动就会杀了我,但别惹他。

张凡走向不朽?

白仆心中震惊。大人怎么称呼张凡尚贤?怎么回事?越是迷茫越是震惊,越是投机,就知道黄山三友之一是城隍。

那是城隍!

张帆真的强大到可以鄙视这篇文章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

不...

他想到了成年人可能受张凡支配的可能性?!

想到这,白仆顿时慌了。他示意两个握着钱德体重的大个子赶紧松手,又亲自把钱德扶了起来。他恭恭敬敬地说:“钱老了,钱老了,小的瞎了,他却得罪了。”

旁边的林重阳铁青着脸。

什么道歉?

这就尴尬了!

本来他急于给钱德钟一个教训,想用各种方式虐待他。结果他不得不向别人道歉,却得不到原谅,不得不自残。

不要那样和人玩。

又是这个张凡,又是他。他是个什么样的妖孽?

林重阳的心都快崩溃了。

让他再次向钱德道歉。他怎么开口?他脸皮厚做不到。

钱老在这里不确定是什么情况。白朴居然给自己道歉了,还挨了一圈。然而,它被称为一个很酷的。张帆似乎扮演了一个角色。只不过是轻描淡写,立马让整个局面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甚至让两个最后想自杀的人真的为自己道歉。

这是怎么手眼通天的!

多亏了你,张凡!

你是上天派来救我的。

白仆见林重阳无动于衷,冷冷说道:“不马上向钱老道歉,不想活了?”

林重阳扮了个鬼脸,咬了一口,道:“老钱,我太过分了。希望你不要和我争论。”语气很生硬,脸色很难看。

看着林重阳沮丧的脸,却被逼得无所事事,钱德心里很高兴。

是非常充分的。

钱德勒冷冷地咕哝了一声,算是回应。

白普见钱德还在不满林重阳,就说:“老林,这件事你要给大人一个交代,不然,哼,后果你自己清楚。”

林重阳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你真的要求他原谅自己吗?

钱德又说:“算了,走吧,再也不让我见你了。”他一辈子对人都很好,顺其自然就好。

白朴连忙道谢:“谢谢,钱多。”

肮脏的短篇小说

一把抓住林重阳就跑。

电话那头的张帆看到事情已经结束,他松了口气。幸好他灵机一动,让黑人白人出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说:“钱老,你没事吧?”

钱德勒再次逃脱了灾难:“没事的,张帆,我很好。”

张凡说:“那很好。”

黑白真人可怜巴巴地看着他,问道:“张凡是不朽的,我能,我能去吗?”

张凡说:“是的,当然。”

如果黑白真人被赦免了,他就要离开,但他听到张凡说:“丹,你刚才做了什么,看起来不错。”

他妈的,这不公平。

这是抢劫吗?

算不算?

黑白真人肉疼,只能从怀里拿出装着‘奎因丹’的玻璃瓶,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但笑容真的比哭还难看:“这是丹药,如果张凡尚贤喜欢,就给尚贤。”

玻璃瓶上好像有时间在流动,一点都不是一般的事情。

张凡伸出手捡起来:“既然你这么真诚,那我就接受它。”

真心就是个屁,分明就是抢劫!

黑白真人说:“喜欢神仙就好,喜欢就好。”当他走到墙边时,张凡正要提醒他门在左边,这时他看到他的尸体已经消失在墙上。

钱德勒挂在这里,三思而后行。张帆,我的小朋友,会不会是第二代神仙呢?

除此之外,他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

而张凡则坐下来研究新的丹药。按照刚才黑白分明的现实,吃完再吃比较合适。想到这里,我把丹药收了起来。

我又拿出夏鹏飞的资料看了看。然后我给原老板叶崇山打了电话:“喂,叶总,我是张凡,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叶崇山惊讶地说:“什么,你要加游戏开发部?”

说:“是啊,叶总觉得可行吗?”

叶崇山说:“现在,公司的事由你来做决定。我只是提建议。公司每天都有预算投资和规划。如果要加项目,市场前景和项目就先不提了,主要是没钱……”

张凡:“…”

他也想不出这样的结果。

叶崇山说:“裁掉一个部门很容易,加一个部门很难。”

张凡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多了一个部门,费用增加了很多,还涉及到人员等等。

但是夏鹏飞的简历已经发了,所以我不能...

得再想想。

倒是想起来了,今天并没有见到秦,那个龅牙妹,是怎么回事,一天玩了多少天鱼,所以他直接给秦打了电话。

此时,秦达小姐正在秦时大厦工作。

看到张凡打来的电话,心里很惊讶,他怎么会想到给自己打电话,还打电话问为什么,不想解释厕所里的事情,有什么要解释的,这已经很清楚了。

堵住米绿色液体的干肚

捡起来后,他生气地说:“为什么?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很忙?”

喔!

这什么态度,有这么跟领导这么说话的吗?

或者说,她不知道自己被提升为公司老板。

说:“秦的同事,你太浮躁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支付我的电脑?”

秦被气得差点一掌把办公室砸了。他最后打了个电话,原来是收债的。

不就是一台电脑吗?

我还能靠吗?

秦达小姐说:“你把地址发给我,我就买下来,让人发给你。”

张凡认为他会选择。

但是,既然对方这么说,那就没什么可做的了。

你可以算算怎么把旧电脑换成新的。

电脑变化很快。

再好,两三年也不值钱。

然后挂了电话,把自己新家的地址发给了秦。

很快秦达老师给他发了一条信息:今天下午给你发,就这样,没了!

喔!

发生了什么事?我好生气。

下午,张帆真的收到了一台电脑,晚上回家查看了一下。目前是很高的市场份额,一个降到一万元。

秦达小姐很大方。

白雪:你现实中没有女朋友?

打人家脸:不行!

下雪了:骗鬼。

打人家脸:真的,骗你被雷劈。

飞雪:砍死你!

打人家脸:不,我发誓,我只爱你。

下雪了:你敢更恶心吗?

打人打脸:(卖萌)老婆,我带你去刷装备,gogogo。

下雪了:自己玩。

打人家脸:怎么了?生气!这不是我电脑砸了吗?没时间上来了。

白雪:你不是富二代吗?还是电脑短,家里应该不会有十个八个,随时准备!

打人家脸:诶,我正好赶上什么事情。出国。

白雪:我自己乘私人飞机去的。

当面打人:对,飞机内部有点旧。本来打算买新飞机,父母不肯说我乱花钱,我就答应了。最高限价我还不了一亿多,就不开森林了。

卧槽,需要面对。秦有一种想一巴掌拍死的冲动。

下雪了:出来见见?

打人打脸:最近又有子公司要老板。或者再等几天。

你不能生或死,是吗?

秦已经想到了治愈你的办法。一想起来就觉得得意,一边捂嘴一边偷。

这些天之后,张凡每天都跑去找钱德。

学习驱鬼的方法。

和钱德勒学医的时候。

时间很快,转眼过了十天。

钱德勒快死了,知道他将在地狱当官是一大乐事,所以张凡一点也不难过。

那天晚上,钱德勒沉重的家和药园随着空一起消失了,留下了一块空的土地。

钱德勒去世前,他告诉张凡,在他去地狱报到后,他的鬼魂身份也将生效。

那天晚上,张凡正在家里睡觉,只觉得外面一片漆黑,笼罩着一层乌云。

我家里多了一个孩子!

十岁左右,一身绿皮,与普通孤魂野鬼截然不同,手里拿着一封信,喊了两声:“张凡,张公子!”

张凡悠悠醒来,只觉得浑身是光,看得小屁孩吓了一跳。

小鬼笑着说:“你是张凡,张公子?”

张凡点点头:“我是!”

小鬼把信交给张凡,说:“我,程楠郡第一棺材的首领,带着小鬼,命令钱德勒大人多注意钱。我是来带张公子去府上上任的。”

原创文章,作者:难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xzz.com/35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