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住手,混蛋!太深了。h姿势

打开电饭锅,里面有一罐皮蛋和瘦肉粥,盖子打开时会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她的家人基本上不会开火。这是杨叔叔做的吗?刘汉蒙不知道该拿老阳怎么办。他试图伤害她,但他无法抹去老阳对她的仁慈。他

打开电饭煲。里面有一罐皮蛋瘦肉粥。当盖子打开时,它会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她家基本不会火。这是杨叔叔做的吗?

刘汉蒙不知道该拿老阳怎么办。他试图伤害她,但无法抹去老阳对她的善意。他的心情极其复杂。

喝完粥,她早早去了学校,看了看宿舍。李悟不在那里。

刘汉蒙给她打电话,打了两次,打通了。

李悟,你在哪里?

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对,李悟心里咯噔了一下,问道:“萌萌,昨晚我回去的时候你不在房间里。没人接你的电话。你去哪儿了?”

刘汉蒙冷笑道:“我去哪儿了,你不是很清楚吗?”

萌萌,你在开玩笑吗?没想到你这么担心,差点报警。李悟焦急地说着,非常认真地听着。

但是刘汉蒙觉得恶心。她非常擅长表演。她当时为什么没有考上南方电影大学?她一定是一尊金像!

哈哈,你给我的果汁下药,故意带我去酒店,吸引王皓来攻击我。你还打包了什么?

吴立生气了,王皓骗了她?

刘汉蒙见李悟不答,便说:“你怕有罪?”

这时,李悟的大脑已经转过来了。王皓虽然是个卑鄙小人,但从不吝惜钱财,也不会骗她。

明白刘汉蒙是在刺激她表现自己。李悟抑制住了他的愤怒。萌萌,你误会我了。昨晚我只是在你同意的情况下才带你回到过去。如果王浩振对你做了什么,我们马上报警!

当然,我已经报警了!然后他挂了电话。

刘汉蒙有点郁闷。李悟的警惕性太强了。她开车录音的时候连平时的评论都没有,然后就更不可能了。

这种行为是企图犯罪,但她没有证据。就算她报警,也伤不到王皓。他完全可以责怪李悟,让她承担所有的责任。

刘汉蒙不甘心,她必须想办法报复!

老阳看了一上午她的手机,却没有看到刘汉猛回复他。他只好坐在门口的长椅上,希望能趁她放学出来吃饭的机会看到她。

他等啊等,大家都走了。他没等刘汉猛出来。

唯一的福利消失了,老阳无法保持他的精神。

李榕已经发现老阳在外面,以为他在偷看她。他走出来笑着说:“杨大哥,晚上要不要去做头发?”

头发?老阳想到了李融的身影,以及下面瞬间的反应

好的,我今晚来看你。

老阳笑着抬头看着李榕。他一看,愣住了。

李融靠在墙上。一件白色t恤紧紧地贴在她的胸前。平坦的小腹露出一块皮肤。看起来清晰透明。小脸妩媚,鼻子精致,嘴巴性感。整个人无可挑剔。

她下面是一条白色的热裤,几乎遮不住屁股。她的长腿很丰满,没有接缝。

老阳也是一位老人。他很清楚,如果一个女人的腿被男人抓住,三分钟后他就会投降。

等你!

李榕笑着冲他抛了个媚眼,然后扭身走回店里。

老阳被他夹在火里,迫不及待地想天黑,这样他就可以吃掉这个尤物。

晚上八点,老阳在家里翻箱倒柜,就像一个年轻人要去见他的情人一样。他试了一套又一套,最后选了一套今年上半年在订货会上买的。

俗话说,人靠衣、马、鞍。

老阳穿上西装后,他的气质有所改善,看起来很帅。

九点钟,他关了店,敲了敲李的门。

李融透过猫眼看去,发现老阳立刻打开了门。

李榕今晚穿了一件黑色丝绸连衣裙,露出白皙甜美的肩膀和修长的双腿。起初,她长长的黑发经过精心处理,变成了波浪状的卷发。除此之外,她还精心化妆,让整个人看起来很迷人。

老阳的眼睛几乎要瞪出来了,他的胃立即做出了反应。

李榕低头瞥了一眼,笑着满意地说道,“杨哥,你怎么站在那里?进来!”

老阳进门后,李榕仔细一看,发现他不仅很强壮,而且很好看。

老阳一点也不老。今天,穿上这套衣服,我看起来又年轻又英俊。中年大叔的特殊气质也出现了,李榕的心怦怦直跳。

杨大哥,要不要来点酒?李融把手放在胸前,慢慢画了一个圈。

荣蓉,你认为我不能满足你吗?

老阳觉得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挑战,而李榕则因为对裤裆不满而暴跳如雷。

不敢,杨哥可惜了!

李融抬头看着他。他白皙的脸颊变得有点红,比脸红还美。老阳被她的眼睛逗乐了,他的裤子鼓了起来。

老阳不再废话,把李榕推到茶几上,拉下裙子的拉链。她又大又白又胖的眼睛让老阳直直地盯着她。想到以后可以和这个生物说话,他更加兴奋了。

李融舔了舔嘴唇,谄媚的笑着说:杨大哥,赶紧开始吧。茶几有点凉!

老阳等着李融的话。从昨天开始,他就一直在想这个尤物,哪怕伸手过去。

在感人的时刻,老阳非常激动。火势太猛了,他忍不住重重地踩了一下。

啊!

手很重的感觉让李榕有触电的感觉。感觉浑身麻木。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舒服,忍不住哭了。

摸了几次,她就能舒舒服服地哭了。如果她深入,她还是会得到的。

当老阳想到这一点时,他变得越来越激动,他的手不停地往下掉。他在自己身上摸索着李融的秘密。他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手和感情几乎没有让老阳想死。

啊!

李榕感觉到这股力量,立刻发出一声尖叫,她的脸涨得通红。她发现自己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当老阳的大手触碰到她的秘密部分时。她只想和他一起沉沦。

没想到李榕今晚只穿了半透明的蕾丝裤子,因为老阳的行为让她疏忽了自己的行为,双腿半开。

两腿之间只有白色蕾丝布。鞋跟上的神秘区域甚至给出了微妙的轮廓。好像只要轻轻一扯,蕾丝背后的真面目就会出现在他面前。

心里这么想着,老阳忍不住伸手撕开蕾丝面料,摸了摸李榕的敏感部位

啊~!

那一刻,醉人的快乐歌曲久久充斥了整个卧室。

李榕的脸变红了,大眼睛变得模糊了。老阳粗糙的手掌在玩弄她。她忍不住抓着他的手掌,想往更深处走。

杨哥哥,加油,加油

李榕暗暗高兴的催促老阳。他拍拍她的臀部,满意地看着她的身体。他说:“对于男人来说,说话不能太快。”

然后她伸出两根手指,不停的抚摸,给她最强烈的刺激。

李融疯狂地大叫:“哎呀,兄弟,我错了。给我!”

老阳默默地又添了两根手指。她痛苦地扭动着,老阳的摆弄越来越急,这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就在这时,一个强烈的愿望从洞穴里出来,并把它变成了一首快乐的歌。

她感到非常高兴。虽然被拉得很惨,但她还是觉得很开心。

阴环爆发时,李融软绵绵地躺在茶几上。

谢笑着说:“哥哥,我受不了了。我还没有大家伙!”

李融放松后的撒娇让他觉得下面要爆发了。但是,她那么波浪,肯定和别人有关系。他想让李融停下来吃骨髓尝一尝。

于是他解开裤子,抓着李榕性感的脚,俯下身,轻轻揉着脚。

李榕不满的白了他一眼。她知道老阳不想这么早给她。它涨得如此之高,以至于她站不起来。

李榕抬起腿时感到很累。为了支撑身体,她把手放在茶几上,整个身体向后倾斜。

这个迷人的动作让她的胸部更丰满,更有魅力,轮廓也更明显。看到这样一个又大又圆的婴儿,老阳忍不住要加快速度,即使他再用李榕的小脚来做一次。

另外,这种生物故意用脚趾上下活动,可能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

咝咝作声

陀螺一碰,老阳就再也受不了了。

他把小脚放在手里,跨坐在李融身上,手里拿着棍子,向那个地方冲去。

关键时刻,李榕伸出手拦住了他:等一下!

发生了什么事?老阳突然停下来,不高兴地看着她。

李融指着卧室说:“我们需要采取一些保护措施。东西在床头柜上。”

老阳的脸放松了。虽然戴着会影响他的感情,但他还是从李榕身上下来,快步向卧室跑去。

看到老阳进了卧室,李榕更加满意了。

如果老阳不同意,她下次就找不到他了。毕竟药吃多了会伤身体。她会更注重享受,不会拿健康开玩笑。

李融的卧室有两个床头柜。老阳随手打开了第一个,顿时大吃一惊!

好家伙,有些东西女人可以满足自己的需求,大大小小,各种形状大小。你可以看到李榕有多饿。

老阳无声地笑了。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失败,他肯定会采取一些措施让她更开心。

我在第二个柜子里找到了一些东西,老阳拿着几个走出了卧室。

荣坐在沙发上,拿出来看。他把手指勾到他身上,立刻架起一根,跳了起来。

他的手就像两个大碗,扣在她面前高耸的山峰上,但无论他的手有多大,都挡不住李榕惊人的美丽。

李融当时就受不了了。山洞发出令人陶醉的迷人歌声,就像大自然的声音。

那迷人的歌声充满了欢乐,传到了老阳的耳朵里,他几乎全身都酥了。

李融不仅大,而且灵活。如果他用力压,就会立刻反弹,全力以赴。

感受着手掌的温暖和美丽,老阳忍不住咬了咬上面的两个水果。

啊!

老阳一边用力吮吸嚼着,一边用适度的力气挑起自己的细腰。他一摸,李榕就觉得舒服得不行了。

她能感觉到下面已经是一片沼泽,但是最深,更难受。

她迷人而深刻的恳求:好兄弟,荣蓉的花要枯萎了,你是可怜的,可怜的荣蓉,呃,吉恩,荣蓉!

老阳兴奋地推了推,打断了李榕的话。

那一刻,李榕只觉得下面仿佛活了过来,控制不住地抽搐着,像一张饥饿的嘴,等待爱情的吞噬。

老阳见时机已到,便把李榕的腿搭在肩上,对准流淌的桃花源,勇敢地冲了过去。

这次一切都准备好了,他一定要吃李榕!

只过了三秒,信心就崩溃了!

老阳无语的盯着红色的东西流淌出来,完全失去了兴趣。

李融见老阳不动,劝道:“杨哥,快来!”

老阳苦着脸说:你来月经了。

在这个大晚上,我来不了例假。李融的心被这件事占据了,没有马上回应。

你往下看。老阳坐在另一张沙发上,有些无奈的说道。

李榕低下头,尴尬的叫了一声,快步冲向浴室。

当老阳看到她没有惊慌地拿走所有的衣服时,他摇了摇头。真的很粗心。她没有带任何换洗的衣服。她想晚点出来。

李榕洗澡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个。他翻着白眼喊道:“杨哥,帮我从衣柜里拿一套衣服,包括小衣服!”

好吧,你等着。

打开衣柜,老阳再次受到刺激。

一个完整的柜子里放满了暴露的衣服和一些内衣。看来李融的欲望很强。

他打开下面的小柜子,发现里面全是带观赏性的超薄内衣空。李融在这些诱惑中闪过他的脑海,在下面不自觉的变强了。

虽然不是那样,但是还有别的办法!

这样想着,老阳穿了一条修身长裤,一件白色背心和一条黑色七分短裤。

荣蓉,开门。

李融把门打开一条缝,伸出一只雪白的手去拿衣服,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门。

看到她根本没有出现,老阳突然失去了兴趣,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

李榕笑着说,“杨哥,慢慢走。下次请杨格浇花。”

这个建议让老阳松了一口气,但他只是认为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

荣蓉很高兴杨格的浇花技术没有被发明出来,而是真正完成了。

当老阳说一个词时,他故意增加他的发音。李融很清楚这一点。

从老阳取笑她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是老手了,老阳会考虑她的想法。这样的人很少。她下次一定要尝尝他的味道。

老阳觉得生活越来越艰难。他已经好几天没见刘汉蒙了。

有一天可能是错觉。过了几天,他知道刘汉蒙在躲他。所有的人都很虚弱,失去了精神。

一个穿阿尼玛服的人走了进来,说:“老板,给我拿个九五的包来。”

老阳递给他一支烟,指了指墙上的牌子,在那里付了钱。

那人没看就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他甩了100块钱,说:“不用找了。”

老阳慢慢地回答,“我没说我想给你零钱。

那人用僵硬的手掀开窗帘,后退了几步,指着老阳的鼻子,挑衅地问道:“你说什么?”

老阳摇了摇头,说道:“年纪轻轻就不行。啧啧啧。”

人类灵魂爆发出污言秽语:操!你是个可怕的老人。信不信由你,我不让你开店?

年龄刺痛了老阳的心。他开始生气,大声说,我觉得你不仅耳朵有问题,眼睛也有问题。

耶稣基督!你有勇气再说一遍!

男灵被推到一个架子上,响亮的声音吸引着周围的人观看热闹。

当时就在放学前,外面很快就来了一圈学生。老阳环顾四周,找不到刘汉猛。他很失望,把目光移开了。

指着烟嘴淡淡地说:“九五是最高的,每包100元。你给了我100元,刚刚好,但施舍者告诉我不要给你零钱。当我告诉你我不需要找到它时,你开始像疯狗一样咬人。”

他周围的人开始低声交谈。那个人觉得他们都在嘲笑自己。他愤怒地敲着桌子,喊道:“你放屁!不都是九十九吗?

这个人脸皮真厚,就算九十九块钱,也只值一块钱。这样过分吗?

是的,他穿的衣服看起来不像没钱,他还是没有品味。不要做暴发户!

我认识这个人,王浩,大二。他经常拦住大一的刘汉蒙。

看他追求女生的美德,似乎是个能做出这种事的男人。

听到刘汉猛的名字,老阳的精神一瞬间振作起来。

老阳仔细想了一会儿。怪不得声音这么奇怪。是王浩。这一次,我们不能让他走!

王浩听到群众的嘲笑,勃然大怒,大喊:“大家闭嘴!

空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就被王浩的吼声给破坏了。

你在拍什么?不拍戏!

王皓上前一步,试图拿走拍照手机。相机主人灵活地躲开,在旁观者的帮助下逃脱。

王皓气得浑身发抖。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能让那个人发视频。

老阳拦住王皓:等一下,你在我店里打碎了什么东西。我刚算了一下,总值3万。是现金还是码?

只是个架子。你敢向我要3万英镑吗?王皓停下脚步,转身指着店里的货架问道。

老阳笑着说:“架子不值钱,但是架子上有几套值钱的茶具,总价值3.08万英镑。我觉得这些数字不太好,就给了零分。”

原创文章,作者:陌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xzz.com/367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