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下面这段短文,会湿的

看完下面会湿的小短文麦穗此时的忧伤,清清楚楚地写在了她水汪汪的瞳眸里,看着麦穗眼中受伤的神情,劳弈枭也满是不舍得,不过他还是狠下心来说道:“麦穗,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你口口声声说她骂

看完下面会湿的小短文
看完下面会湿的小短文读完下面的短文,它会变湿的

麦穗此时的悲伤,分明写在她水汪汪的眼睛里。看着麦穗眼中受伤的表情,老萧艺也是充满了不情愿,但他还是坚决的说:“麦穗,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你一直说她骂你打你,但是你看,你现在状态很好。丽莎呢?但是在流血!要不要我相信被打的人没事,打人的人受伤了?”

“好吧,既然你相信她,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不好意思,这里就不打扰你了。”

我不想看到丽莎依偎在老萧艺的怀里,也不想看到老萧艺直直地看着她。于是,麦穗飞快地跑出房间,直接抱着小星星进了电梯,飞快地跑向一楼。

因为,即使她一次次伤心,她也会先找医生,给小星星看伤,因为她抱着小星星的胳膊明显感觉到在流血。

到了一楼,麦穗不知道去哪里找医生看小星星。正在这时,另一部电梯下来了。麦穗知道应该是老萧艺和丽莎,于是赶紧躲在她旁边的角落里,藏起了身子,清晰地看到老萧艺搀扶着丽莎,亲密地走出了酒店。

这时,麦穗看着满身伤痕的小星星,难过的哭了,带着悔恨和愧疚。

“小星,你没事吧?对不起...不好意思!我不该打扰丽莎,我也不该拿着电话去找老萧艺给自己带来耻辱。”

都是她的错!

为什么她出于好奇要曝光这个淫荡的女人?

麦穗怎么也想不到老萧艺的未婚妻竟然是这样一个女人。她以前觉得自己端庄美丽,温柔娴静。麦耳没想到老萧艺不相信自己,而是和丽莎一起离开了这里,完全无视她。

假的!都是假的!

漂亮的外表是假的!

真相也是假的!

“呜呜呜...小星星,对不起,你很痛苦,对吗?真的对不起!”

“喂,你要在这里哭吗?”

嗯?

一听到熟悉的声音,麦穗抬起两只泪眼,盯着站在她面前的人。

“疯子,你……”

一看到熟人,尤其是当她被当成哥哥的儿子时,麦穗真的有一种见到亲人的感觉。于是,她哭得更厉害了。

“啊,你……”

叹着气的时候,冯子诚像个大哥哥一样把麦穗轻轻抱在怀里,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抚她。

但麦穗没看到的是,冯紫成的眼神不舍得她,还恨老萧艺。

他受不了所有招惹麦穗的人,尤其是老萧艺!

安抚了小麦的耳朵后,冯紫成拉开了自己和她的距离,无奈的说:“你再哭,不跟我去看医生,我怕你的小金蟒死掉。”

“不,我不想让小星星死!疯子,我们去找医生,我们该去哪里……”

回忆起上次赫连岩展和他住过的医院,麦穗赶紧说:“我们去了中利医院,这是全市最好的医院!”

“医院的钟?小乖乖,你是不是又急又傻?那是一家治疗人的医院。他们似乎不接受动物。”冯紫成摸着麦穗的头说:“跟我来。我知道一家宠物医院。我们去那里看看。”

“斯派克,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就在麦穗和冯子诚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有人突然拦住了麦穗。这个声音最近对麦穗很熟悉,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几乎每天都来找她聊天,也是她见过最八卦的男人!

回头看了看赫连焰展,麦穗来不及跟他打招呼,直接说:“我要去宠物医院,我哥受伤了。”

我被你闺蜜的未婚妻伤害了!

麦穗想喊出这句话,却觉得自己是个小心眼的女人,于是强忍着。但是她面对老萧艺的愤怒依然存在于她的内心,以至于他们中的一些人对赫连岩的展览感到愤怒。

“哇,你怎么是一些奇怪的家庭!嗯(表示踌躇等)...我认为她伤得很重。你要赶紧去医院。”

看着麦穗手中那条奄奄一息、流着血的大蟒蛇,赫连焰真想大喊一声!虽然他聪明、神武又英俊,但他一点也不喜欢冷血动物。

只是,一看到小麦的耳朵,那些明显是在抱怨自己的眼睛,赫连焰展也不足以多说什么。

水出来了

开玩笑吧?如果你惹恼了麦穗,那不就是激怒了老萧艺的喷火龙吗?

麦穗真的没跟他多说什么,抱着小星星直接走出大门。但她没有看到的是,站在大门外的两个男人,默默地对视了很久,才收起彼此眼中的火花,分道扬镳。

赫连岩期待着程风子的归来,他真的想亲自给这个傲慢的男孩一个教训。因为他长得像个假绅士,真的活该挨打!

哼,要不是老艾晓命令不让他进去,这个程风子已经不存在了!

完全顾不上小麦的耳朵,等老萧艺等事情,赶紧跟着冯紫成去了宠物医院。

一个看起来很有经验的中年兽医诊断了小星星,冷冷的说:“放心,她不会死的。但是,她以后就不能生育了。”

“医生,你是说他以后当不了爸爸了?”麦穗一听到这个噩耗,难过得蹲在诊断台上看着小星星流泪。“小星,对不起,都是姐姐的错,真的对不起!”

看着麦穗哭得那么伤心,兽医也没什么感觉。他还是冷冷地说:“她不可能是爸爸。我的意思是,她以后不能生育,不能做妈妈了。”

“啊?你是说小星星是妈妈的金蟒?”医生的话让小麦耳朵忘了哭。她是不是总叫哥哥的小金蟒,其实是妈妈?

“对,她是妈妈。”

兽医“你才知道”的表情似乎在责怪她粗心大意。

当麦穗看着兽医的眼睛时,他羞愧而悔恨地支吾道:“对不起,我……”

现在麦穗的心情多变,冯紫成总是一脸淡定,然后直接问重点:“医生,你包好了我们能拿走吗?”

“还没有,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需要住院观察。这样一条纯种的金蟒,非常珍贵,一定要好好照顾。”

就像医生说的,他把小星星放在一边,然后直接给小麦的耳朵挂号,让她一个星期后去接小星星。

面对小星星的病,麦穗只有勉为其难才能承受。

于是,她满怀心事地跟着冯紫成走出了诊所。

看着眼前纵横交错的马路,麦穗想起了什么,问冯紫成:“疯子,你为什么去酒店找我?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

其实自从家里出事,舅舅走后,麦穗有时候也会想到冯紫成。毕竟在这个城市,她只剩下一个亲人。

冯紫成没有直接回答麦穗的问题,而是直接说道:“小姑娘,你要记住,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看着他的眼神像个十几年的女孩,风童承受不住他的爱,却像个大哥哥一样关心她,“囡囡,你以后不要住酒店了,我给你租了房子,但你以后可以安心住在里面。如果你觉得无聊,我可以给你找一份工作,在另一个马戏团做动物驯兽师。”

冯紫成若有所思,麦穗很感激他的关心,但想了想,麦穗摇摇头,对冯紫成说:“疯子,我要回酒店,我...我要等老萧艺来找我,给我解释清楚。”

这是她的爱,就算输了,也一定输得清清楚楚!

麦穗坚定的眼神让冯紫成只能妥协:“好吧,那我送你回去。”

“不,离酒店很近。我慢慢走回家。我想自己想想自己的未来。”麦穗知道,她要为自己着想。现在她的亲戚已经离开这里了。如果她的爱情没有了,她还有必要留下吗?

“好,那就回去。”

丰子三心二意,希望麦穗能跟自己走,让他保护她。但他心里的另一半却害怕她真的会跟自己走,因为在他的计划里,麦穗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在十字路口,麦穗和风担,分道扬镳。

折腾到半夜,麦穗回到酒店,就直接睡了,瞬间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她甚至希望一直这样睡觉。

但这一夜,注定了有些人睡不着。

在故宫酒店的监控室里,两个大男人在半夜密谋着什么。

“焰展,我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猫头鹰,你没想到吧。你走后,冯紫成真的出现了。他拿了麦穗。”

赫连嫣不太明白的看着老一笑,这个男人很放心他的女朋友会和其他男人一起去。

老萧艺看着监控画面上泪眼婆娑的麦穗随风飘动,心里真是酸酸的泡泡不断冒出来。但是,老萧艺很肯定地说:“其实我就知道他会出现,因为我看得出他真的很喜欢麦穗。现在我已经证明了我的看法,也就是说,以后无论我和他怎么样,至少麦穗不会受到伤害。”

既然他不担心女朋友,他也关心赫连焰的展。

然而,赫连岩展突然变成了监视器上的一部电影,然后他八卦地向老萧艺眨了眨眼睛,说:“猫头鹰,你未婚妻的这部电影真刺激!看她淫荡的样子。她喜欢贪得无厌。怎么,你不能在家满足她吗?不过话说回来,你未婚妻身材真的很好。她绝对是个尤物。猫头鹰,这样的女人如果在家,你可以让她有时间出来暧昧,不用把她绑在床上?”

看着不要脸的男女大战,何连岩表现出一副免费看电影的兴奋,而老萧艺似乎完全不感兴趣,尤其是当时看到丽莎的猥琐,他只觉得反胃。

“别咬未婚妻,我还没有承认她!”在他心里,只有麦穗被录取为他未来的妻子。

嘿,老婆?

当老萧艺注意到他的突然想法时,他突然觉得和麦穗组织一个家庭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真想死那个小女人!

“猫头鹰,你不承认丽莎,你刚刚离开麦穗抱着她离开了这里?要不要告诉我,你刚才没有对小麦的耳朵大喊大叫,没有放过她?你知道吗,你走后,麦穗很关心,她就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

切,就算老萧艺想否认,他那边也有清晰的视频为证。说到这里,赫连焰展也抱不平地竖起了小麦的耳朵。毕竟他在视频里清晰的看到了麦穗被陷害的全过程。

“我没有离开她,我只是……”想到麦穗的眼泪,老萧艺就心痛。“我当时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这么做了。要不要我把受伤的丽莎留下,然后等她告诉我妈,让我不知道收什么尸体给麦穗?”

毕竟,老萧艺不怕丽莎,但他害怕他的母亲。因为他妈妈真的什么都会。

听了老萧艺的话,赫连岩展只能叹气,然后问:“猫头鹰,你让我在麦耳朵周围的房间里装个摄像头,就为了给你未婚妻偷情偷男拍照?那你也太神了?”

赫连勃勃展觉得,这件事,老萧艺应该是瞎猫碰上了死老鼠!

果然,老萧艺直接大方地承认:“其实我让你装摄像头只是为了保证麦穗的安全。至于今天的意外收获,绝对是对我的特别奖励。”

至少,他现在有了治疗丽莎和反抗她母亲的筹码。所以在这件事情上,让麦穗受点委屈还是值得的。

“我告诉过你,你根本摸不着!”

突然,何连岩表现出一颗坏心。他同情地对老萧艺说:“猫头鹰,我有事要告诉你。你必须坚持住。也就是从我一直盯着监视器看的情况来看,麦穗跟着风走了之后,就没有回来了。”

她没回来?她生自己的气了,那么她有没有跟着她走?

其实这都是对的。至少在程风子,麦穗不会被丽莎伤害。

在我心里,老萧艺似乎很开放,但赫连岩展知道,他一定是嫉妒和介意得要死!

于是,赫连·展颜心情不好地给了老萧艺一张房卡,说:“这是麦穗房间的备用房卡。如果她今天不回来住,那你可以去她房间感受一下她的气息,一个人难过。”

“什么伤我?”老萧艺嘴里不屑,手里却抓着房卡,死死地攥着。

看着似乎准备嘲笑自己的赫连勃勃展,老萧艺只说了一句‘我困了’,便走出了控制室。

他的脚步声,本能地直接跑到了麦穗的房间。

其实赫连勃勃的火焰展是对的。她不在这里,所以他能感觉到她的呼吸。

他现在真想捧着麦穗,一直捧着...

原创文章,作者:裸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xzz.com/371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