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多肉的武侠小说:校花

老王干了十几年的校医了,一向勤勤奋恳,工作当真,每届的学生都很喜好这个亲热的老叔叔。只是本年,老王却碰到了一个很心烦的工作。本年一个年夜一的女学生,叫靳小小,长得很是像老王过世的老

image

老王干当了十多年的校医。他一直都很勤奋认真。每个学生都很喜欢这个深情的老叔叔。

只是今年老王遇到了一个很苦恼的工作。

今年有个女学生叫金晓晓,长得像老王的亡妻,更奇怪了。老王老婆名字旁边有个小字。这不仅萌发了老王的夙愿。

不知道为什么。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夫妻了。每当看到金小小,他都会想要,不用停很久。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会梦到每天晚上和老婆做爱。

不知不觉中,老王开始对金小小有了不同的动机,尤其是到了炎天,金小小经常穿牛仔短裙,让老王更占优势。

深夜,躺在值班室的老王忍不住了。他一直在想昨晚谁是女学生,金小小。

俄语!

敲门,敲门,敲门

有人敲门时,老王大吃一惊:是谁?

是我,王大夫。请开门。

老王一听这个声音,顿时就亮了。这么晚了,金小小怎么来了?

来了来了。他迅速起身,穿上四角裤,去开门。

王大夫,我肚子疼。你能帮我看一下吗?

不知道是不是吃了工具,从关灯开始一直疼。要不是疼,她也不会半夜去敲老王的门。

只是当她正要进门的时候,眼睛却忍不住看向了老王的屁股。

这,这什么形状!

金小小惊恐地盯着眼睛。她以前从没见过这样的男人,但就算见过,也太吓人了吧!

可怕,可怕!

作为一个经常半夜被舍友带去和男女商量的鱼,金小小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转身就走。但是我的肚子时不时会痛。

那就进去吧。但是老王堵在门里,看着就害怕。

老王看着金眼睛里小小的倒影,脸变红了,嘴巴却变得苍老稳重。他解释说:我不知道你会半夜来找我,我就这样睡了。这是我多年来的习惯。你不必感到羞耻。进来吧,晚上凉快,别放纵了。

我一说这话,金小小立刻觉得有点害羞,赶紧道歉:对不起,王大夫,我想多了。

说着,金小小侧身从门里挤了进来。

老王的怒火并没有消失,他一直和局势挂钩。这时,他突然闻到了金小小的鼻水味,心在动摇,情不自禁地靠向自己。

啊,太詹妮弗了。老王心里很享受。他多年没有过的躁动,就像彭湃的洪水冲击着他的理智。

金小小没想到自己会和王大夫这么近距离接触,一刷小脸就红了。

说,是感冒,还是工具不好?老王按捺住心中的那份感动,转头很关心的问道。

不知道,大部分都吃坏工具。结果对方竟然是个老医生。这个身份撤销了金的小繁,他低着头诚恳地说话。

老王这时候等着关门,抱着头刚要用话,立刻就惊呆了。

看到微弱的灯光,金小小的高挑身影若隐若现的出现在卧室的衣服里,他的脖子像露丝一样纤细,他上半身的细细弧线直抵臀部的位置,十分诱人地凸显出来。这个臀部怎么得八分?

老王摇着眼睛,看着金小小的面前。他的心在摆动,美丽而正直,显示出骄傲的资本,尤其是在顶端。

这就是年轻的身体!即使不穿塑型的衣服,她的胸型还是那么优雅!

你先躺下,我给你把脉。老王按捺住心里的情绪,脸色自然的说了出来,却不知道此刻看到魅力四射的金小小,动机不同。

金小小很好奇。脉搏这个词听起来很遥远。王大夫还是中医吗?

老王仿佛看到了金小小的犹豫,面露肉痛,说:“唉,年轻人,有病就知道打针吃药,却不知道中医是医学界的瑰宝。”。

哦,哦,我明白了。西医有副作用吧?金小小不敢和老王争辩。况且她也明白这件事,就乖乖的躺下了。

那我给你看。老王压制住心里的冲动,说道。

金有点隐晦。他很漂亮,气色也很好。虽然她此刻正在看病,但她仍然感到惭愧。

原创文章,作者:瘾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xzz.com/37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