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湿透了...啊..._嗯哼。哦,你真大。

我湿了…啊…_嗯嗯哦哦你好大“嗯,好的张婶,你看看明天晚上再过来就行,这段日子你也是够累的,正好在家休息一天。”家中,何晴对一个打扮朴素的中年妇人说道。“那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们这小

我湿了…啊…_嗯嗯哦哦你好大
我湿了…啊…_嗯嗯哦哦你好大
我湿了…啊… _啊哈,哦,哦,你好大。

“嗯,是的,张阿姨,明晚就回来。你这几天够累的了,就在家休息一天吧。”回到家,何晴对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妇女说。

“那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小夫妻的团聚了。好吧,我明晚再来。”女人看了一眼文东来,笑着说道。

张婶是何晴的保姆。听说她去夏医疗集团请了一个工资很高的专业保姆,就是岳麓。价格不便宜。

“坐一会儿,我去洗脸。”何晴把丝绒睡袍挂在衣帽架上,对文东说,孕妇有很多要注意的,尤其是近四十岁的何晴,她很细心。化妆品中有些化学物质对胎儿不好。虽然上班的时候没有办法画淡妆来维持形象,但是回家之后一定要快速卸妆。

洗完脸,何晴只敷了一层淡淡的保湿水。她抱着腿,舒服地蜷缩在橘红色的布制沙发上,留着长发,手腕轻盈。

与之前一丝不苟、略带冷艳的着装不同,她此时穿着这件大t恤。亚麻短裤乍一看是非常舒适的面料,反映出暴露在空空气中的腿和手臂的皮肤越来越白皙细腻。

只是因为怀孕,她的体态越来越丰满。

何晴的头微微歪在肩膀上,侧着头看着他。文东来似乎有点累了,闭着眼睛,一只手放在他纤细的腰上,一只手则轻轻抚摸着他鼓鼓囊囊的肚子,身体向后倾斜。清澈如画的黑眼睛,却有一种不符合年龄的外貌和年龄。

嗯哼。哦,哦,你好大

何晴嘴角溢出一抹恬静的笑容,而这个男人也越来越成熟了,他也越来越不像那个老是在右痞处调侃自己的老头了,但是他爱的是什么,她慢慢的在他小腹之间抓住他的大手。

他像个孩子一样,把头深深地埋在何晴的发髻里。纤细有力的手指,非常稳定的与她纠缠在一起。

只是她耳朵旁边发光的气息让她的心莫名的悸动。

尤其是握着他大手的那只,就像是保护,诱惑,占有。

他们就像多年的夫妻。他们不需要太多浪漫的词语。何晴享受他们的安静更舒服。

文东像个孩子似的弓起头发,亲吻着她微微发光的白玉般的脖颈,而她微热的指尖轻轻磨砂着她光滑的指尖。

大拇指、食指、中指、小指……他一个一个摸。明明这么简单的动作,却奇怪的让她感到某种一触即发的渴望——希望。

何晴身体微微有些不舒服的扭动着,清晰的感觉到身体的深处,随着他的抚摸,颤抖着。

似乎刺客被他感动得放不下,但她颤抖的身体...

一只大手拂过她的脸颊,把脸转向自己。呵,何晴,带着一丝春意,清晰地看到了他黑色的眼睛里那种强烈的向往和燃烧的渴望。

他抬起头,吻了吻她粉红色的嘴。何晴的身体动了动,舒服的靠在他的怀里,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的闭上,享受着和回应着他安静而火热的吻。

“你能做到吗?”十分钟后,文东看着怀里软软的浑身发烫的软软的女人,笑着问。

“我刚查过,还行。”何晴轻声说,意识到文东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神,何晴红润的脸变红了,吻前检查了一下。这并不是说...

文东没有再取笑她。虽然孕妇最好不要发生关系,根据医学理论,一周一次是可以的,但是她已经快四个月没和她在一起了。

他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她那张十分羞涩的脸,弯腰从沙发上把她抱了起来。

“以后温柔点。”何晴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文东的怀里,胳膊像一根玉莲挂在脖子上,轻声说道。

“我保证……”文东来说着,步伐加快了几分,三步就冲进了卧室。

……

在极度温柔和戈尔的纠缠下,何晴无力的靠在床上,脸上满是红潮,预示着她之前的享受。她看了一眼躺在一边的文东,嘴角忍不住溢出一丝苦笑。这家伙真的知道轻重,对自己很温柔,但饶也累。但这家伙的贼眼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显然有些未了之事。好在他对自己很温柔。

“我今晚就住在这里。”文东来伸手抓住她柔软的身体说道。

嗯哼。哦,哦,你好大

“你这么久没回来,不去韩寒了?”何晴很体贴的道。

“你送走了新月。我不欠你太多的好意,只住一夜。”

“嗯,你可以晚点再做。”他的小心思被文东来看破了,何晴抿了抿嘴,却开口说道。

“好吧,请韩寒休假一段时间。你不是说产妇保健中心给你打过几次电话吗?就明天我陪你。”文东说。

“哦,要不要告诉韩寒你回来了?”何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最好不说。”文东来扯了扯嘴道,虽然张涵涵是默认了何晴的存在,但这个小女人是真的有点吃醋。

“哦,那就别告诉她。”何晴似乎有所理解的点点头,看着谢文东的表情充满戏谑。

文东看了她一眼,突然意识到这个臭女人竟然敢拿自己开玩笑。她瞪眼说:“你这个臭女人,你要是没怀孕,看我怎么收拾你。”

“哎,我怀孕了,宝宝能养我。”何晴开心地笑了,以温柔的姿势趴在胸前,又送了一个幸福的吻。

——

“苏老?”文东拿起电话,语气有些疑惑。

“出去?”苏老问道,声音温柔。

“嗯?你怎么知道我的退路?”文东来突然糊涂了,以前他听何晴说张涵涵也知道他在闭关,但也没有明白人,现在连苏老都知道了?凌云这个混蛋是怎么做秘密工作的,全世界都知道她已经关上门了。

“呵呵,那个见了你十多天的女孩没有见到任何人,所以她很担心去凌云。她不知道你关门了,但是那个女生什么都不懂。她十几天不吃不喝,很担心,就来找我。我只是陪着兴老到你的密室里看了看,知道你关着。”苏老笑呵呵的解释道。

所以,苏是的女孩。怪不得张涵涵老婆知道。这个姑娘早就被张涵涵买去穿上了一条裤子。文东苦笑点头:“嗯,通关。”

“能有好处吗?”苏笑着问。

“是的,有很大的收获。”一想到我的魔雷诀和现在已经是一个不平凡的高手的水平,我就忍不住笑了。

“呵呵,好久没见你小子了,过来喝茶?”听到文东来语气中的轻松和兴奋,苏老笑着邀请道。

“好。”文东犹豫了一下,答应下来。他想起邢老是一个不平凡的斗士,是一个晋升为不平凡斗士多年的大师。也许他能了解一些非凡的战士。

虽然小鱼们不知道自己继承了什么记忆,对这些知识也有了透彻的了解,但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规律。目前最懂这个世界规则的人只能找到老明星。

——

古城餐厅。

苏老穿着深灰色的毛衣,安详地坐在正确的位置上,布满皱纹的脸上挂着温暖的微笑。

我湿了…啊…

在它的侧面,有一个四十五岁左右的中年人,但是这个中年人看起来很年轻,但是眼睛又长又细,眼睛又黑又深。

“这是?星老?”文东皱眉看着这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总觉得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熟悉的味道,不禁好奇的问。

“哦?”苏老一愣,惊讶地看了文东来一眼,又转头看向站在一边的那个沉默寡言的中年人,表情有些震惊。

“非同寻常。”中年人轻轻点头,看着谢文东的眼神有些震惊。

看到那人承认,文东也惊呆了。想了想,他笑着说:“这是你的真面目吗?”

“嗯,因为一些原因,我一般会换个样子,不会故意隐瞒。”星老点点头,解释道。

苏老坐在那里看着邢老,又转头看着文东,永恒的脸再次震惊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邢老用如此温柔的声音向一个年轻球员解释。

三人坐下,老星的眼睛微微低垂,但他还是忍不住看向文东。他十分肯定文东现在是非同寻常的。而之前,他听说文东来能杀死两名高级殖者,虽然心中猜测他已经非同凡响,但看过之后才知道,文东来是人类中造诣最高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能杀死两个人类巅峰和突变相同的人,但他没有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管他用什么方法,一个人能杀两个人就足够得到足够的尊重和关注。

如今文东走出了不平凡的行列,肯定比以前更厉害了。最让他震惊的是,文东似乎不简单,不平凡,因为他刚刚踏入不平凡的武者行列,刚刚领悟了天地的一些奥妙,能够使用战意。但他一开始对战魂的理解和控制并不熟悉,所以初级超常战士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无法控制体内的战魂。

但是文东什么都没有,不仅没有向外释放,反而极度克制。不仅如此,他还察觉到文东整个人坐在他身边有一种淡淡的压迫感,像一座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如果它不动,那就是毁灭者柯南。他是不是直接从超能战士一跃成为超能大师级?

他是直接从超能武者跨越到超能大师级别吗?

想到这里,邢老苦笑着摇摇头,觉得这个想法简直荒唐,因为根本不可能。

之所以被提拔为不平凡的人,是因为他在受伤后遇到了不平凡的灵感,他有一点天赋,所以他有幸踏入了不平凡的行列。而且听老师说,现在天地之间强大的天地之气越来越稀薄,有几千人可以踏上普通人类巅峰的非凡武者。如果直接从人类的巅峰踏入非凡大师,需要太多的生命力,这在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可能了!

“原谅我这么问,但是敢问我的小伙伴现在是不是一个超凡的高手水平?”星诺看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哼。哦,哦,你好大

“啊?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非同寻常。至于你刚才说的...我不懂大师级的超凡。”文东来一愣,疑惑地问道。

星诺惊讶地看了文东一眼。他越来越觉得文东一定是个不平凡的大师,二十多天就能从一个不平凡的斗士达到不平凡的大师。他不仅需要很大的天赋,还必须有一个极其厉害的老师来指点,两者缺一不可。

而有这样的高手,想来文东会也知道这种非同寻常的等级分化,现在看到文东会迷惑的表情,心中不禁更加震惊。

“小伙伴是怎么进阶到不平凡的?”星老又问道。

“我只是突然意识到它好像是被引导的,所以我赶紧关上门。关上门后,我知道我被提升为非凡。”文东说谎了。毕竟不可能说小鱼人之间有一种奇怪的空。

“厉害。”听到文东似乎很傻,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解释,邢老不禁赞叹了一声,沉声道:“我觉得我的小伙伴有一个非凡大师的水平。文小悠这么年轻,却这么有才华。他将来一定会飞黄腾达。”

”老星称赞道。我甚至不知道如何才能达到非凡的境界,我敢于谈论正在飙升的事情。”文东恨恨地说,然后抬头看着他说:“所以我来这里是想问邢老一些不寻常的事情。”

“好吧,你小子,自从我把孙子带走后,我就没见过一个人。这次我不是来看我老人家的。”一旁的苏老听到谢文东的话,顿时大为不悦的盯着他。

“嘿,你老人家有什么好的?你有没有一个像月梦一样又好又漂亮的孙女嫁给我?”文东来呲牙一笑,痞气十足的道。

“你,你这个臭小子!”文东一句话差点把老人噎死,气得说不出话来,气得哈哈大笑。

“哎,我不太忙,也没办法。”文东来讨好地笑着,伸手拿起茶壶给苏老和星老加了杯水,解释道。

“嗯,福州太乱了,适可而止,你干得不错。”苏老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虽然苏家这些年一直没有干涉黑道上的事情,但是苏老对文东青城帮灭掉苏州血狼联盟还是比较了解的,而且现在福州的事情稳定了,不禁赞叹。

“嗯,我太懒了,不被欺负,不被逼上门,我也不想卷进那些破事。”文东来呲牙笑道,神色没有那么得意。

因为血狼联盟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决定就是自从他坐上青城帮王的位子后,不但将青城帮一统了水市场,更重要的是他还得到了很多的怨念和仇恨。

“文小悠,其实我只知道,非凡的武者之上有非凡的大师,他们之上有非凡的王者,王者之上有高尚的人。不知道高一级。”看到文东来看着自己,星老苦笑着说道,他也是个野路子,对这些深奥的东西一无所知。

我湿了…啊…

“至于怎么提高水平,我只知道我需要一种天地感觉。小伙伴有才,必有所缺;还有一点就是它需要大量的生命力,而我们这个世界的生命力越少,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普通人从来没有听说过愿意与众不同。几千人真的不可能有一个。”星老又解释道。

“哦,对了,你一说出来就提醒我了。我意识到用了所谓的生命力之后会慢慢恢复,但是恢复的极其缓慢。那么,你说的生命力是不是就像电视上那样,需要修复和提炼?”文东会被提醒了,突然想了起来,连忙问道。

事实上,他一出来就很快注意到了,又一次回到太平洋渔岛问小鱼们,小鱼们说要练,要练。当他问到怎么练的时候,小鱼男苦恼地说,她好像被某种限制了,不能告诉他。

文东有些烦恼。如果没有修练法——炼制,那么他就会停滞在超常的高手里,这一点他绝对受不了。

“是这样的。天地之气在此空气中是自由的,所以一般来说,修-炼是一种呼吸和呼吸的方法,取其糟粕之精华,在体内积累天地之气。现在我的小朋友几乎是一个不平凡的大师了。难道你不知道修炼的方法——炼制?”星老说到最后,表情不禁更加惊讶。

“不知道。”文东恨恨地摇摇头,一副很苦恼的样子,但又抬头看着他,说:“能不能借你的本事?”说到这里,文东来也有些底气不足了,这种事情对于每一个不平凡的人来说都是一笔财富,这个要求确实有点铺天盖地。

“不好意思,我受到了一些限制,得不到主人的肯定。我不能把别人的技术传下去。”星老表情遗憾的道。

“哦,没关系。”文东来无奈的点了点头道。

“哦,文小悠不用担心。以小悠的才华和能力,想快点知道。”星老突然笑着说道。

“嗯?为什么这么说?”文东来一愣,好奇的看着他。

“因为有人会告诉你。”

“谁?”文东继续追问。

“不知道小伙伴知不知道天下宫的存在?”星老说。

“颐和园?”文东来又一次一愣,猛地想了起来,想起来,脸上还带着一丝辛辣的冷气,记仇,他没有忘记,牧宇和牧靠两个老东西上了油轮,他对颐和园没有好感。

“颐和园是非凡武者最神圣的地方。据说流传了三千年。这个颐和园一定有修行。”兴老点点头,文东的表情却是冷冰冰的。估计他知道天下宫的地方,还有一些节日。他摇摇头说:“天下宫与世隔绝,所以很多人不善于交际,或者是眼高于头。毕竟在他们眼里,我们普通人对他们来说就跟蚂蚁一样。”

兴老讲了一下,然后话转了过来:“不过天下宫的人也不是完全嚣张,好人还是很多的。当初是天下宫一位高官授意,有幸踏入非凡行列。”他说话的时候,他那双苍老的眼睛充满了崇敬。

嗯哼。哦,哦,你好大

“哦,我还是先慢慢探索吧。”文东笑了笑,让他去老师子的颐和园。杀了他就别走!劳资是有制度的,你不能相信制度不给自己一个绝世功法去修炼,谁去颐和园都得低声下气看人家脸色!

“嗯。”看到文东来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做更多的纠缠,星老也就不再多说,但因为他年纪大了,他对颐和园有所了解,而且他出生在中国的夏天。这个颐和园不是他不想去的地方。

当初步入不凡,收到颐和园的强制邀请,但和苏家早有约定,要报答20年救命之恩,也是拜师父所赐,显示自己是多面手。

而几年前,大师又找回了自己。经过试探,他说自己之所以步入不平凡,是因为他在最后一次受伤后站了起来,他的天赋和资格已经耗尽。如果没有特别的机会,他会停下来过一辈子,所以去不去颐和园没多大关系。

“我现在正处于超常武者的巅峰,离超常大师只有一步之遥,我对文小悠的看法比我的还厚。我一定是个非凡的大师。不知道文小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跨越两个境界的。”星老犹豫了一下,终于问道。

“这的确是一些独特的方法。”文东来笑着说道,点到为止。

“爷爷,今晚有人要加班。为什么这么急着给我打电话?”星老刚想再问,这时候,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没见过面的人便听到苏月梦语气埋怨的声音。

文东疑惑地看了苏老一眼,转头看向门口,看见一个娇小的身影。精致的脚穿着一双高跟靴子走了进来。丝袜包裹的腿因为修长而修长,丝袜就是不经过膝盖。暴露在裙子和膝盖之间的细肉看起来又白又嫩。这件衣服穿着毛绒背心,马尾简单地扎了起来,既年轻又漂亮。

“啊?文东?你怎么来了?”小丫头向门口走去,提着一个小袋子回过头来正好看到正在看着自己的文东来,顿时大吃一惊。

“你知道怎么加班。你丈夫已经离开一天了。估计你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别的女人跑了。”苏老眉头一皱,没好气的瞪了眼正睁着眼睛看着笨孙女的文东来...

原创文章,作者:博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xzz.com/3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