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雪,害怕,害怕_宝贝,你的胸好软,你不需要DIA

噗嗤噗嗤怕了怕了_宝贝你的胸好软不需要钻石走上去几步,脸上泛起阴冷的笑容,面对刘浩成哈哈一笑,抬起了手臂。“我可是要给你治疗了,你别觉得我是在报复你,因为这个病症的治疗,必须要这样

噗嗤噗嗤怕了怕了_宝贝你的胸好软不需要钻石
噗嗤噗嗤怕了怕了_宝贝你的胸好软不需要钻石
雪,雪,和恐惧_宝贝,你的乳房是如此柔软,你不需要DIA

走上几步,脸上露出一丝冷冷的笑容,面对刘浩成哈哈的阿哈笑着,举起了手臂。

“我要请你。不要以为我是在报复你,因为这个病的治疗一定是这样的。”

话语中,唐峰的手掌落了下来,一掌拍在刘浩成的脸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随着唐峰手掌的落下,一个接一个的嘴巴打了过去,而且越来越快,而被打的刘浩成此时脸色通红,看起来有点害怕,但是他被打了,但是他似乎很享受,越来越舒服。

最后,唐峰的手掌落到了刘浩成的手上,他一拳打了下去,击中了要害部位。

“啊!”刘浩成尖叫了一声,身体颤抖了两下,然后就晕了过去。

“这个...你做了什么?”

刘长喜感到惊讶和愤怒。他想不到唐峰的最后一击,竟然打到了这个位置。

“没什么,我在治疗他。别担心,我的治疗会有效的,否则我不会要你的500万。再说,我还是不能杀了他,教训他一顿。对了,还有一件事。把你的银行账号给我,我明天给你钱。”

“赚钱?”刘长喜有点惊讶。

“赵鑫速滑欠你两三百万刘佳。这样的话,我会帮他还的。至于收据,不要争,因为我会用他的银行账户还你。希望在那之后,你不再纠缠赵鑫速滑。”

唐峰一边说,一边向外面走去。

雪,雪,恐惧,恐惧

“我儿子什么时候醒?”

“大约需要两个小时。估计问题不大。他应该没事。有什么情况也可以直接找我。哦,对了,你的银行账号可以直接发到我手机上。再见,哈哈。”

说着,唐峰离开了福利宾馆,直接打车去了电视台。

唐峰对刘浩成很好。刘长喜不想马上开始唐峰的工作。然而,刘浩成并没有醒来,转过身来。他暂时不敢做,也不能对唐峰做。

看着唐峰离开,刘长喜使劲咬紧牙关。他决定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杀死年轻的唐峰。他想要复仇。几十年来,他第一次这么失落,失败的一塌糊涂。这种耻辱是他无法接受的。

没用刘浩成两个小时,也就二十分钟。他醒了,转过身来。他睁开眼睛。第一句话是:“该死,好痛,疼死我了。”

当大家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他们立刻明白了刘浩成确实受到了唐峰的对待。

让人松开了刘浩成的枷锁,刘长喜仔细询问了一下,果然,他的儿子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这样他就放心了。

“爸,怎么放那小子走,这仇一定要我们父子俩报。”

“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另外,我已经找到了一些国外的高端人士。我相信在他们的帮助下,这个男孩永远不会变得更好。”

“我想亲手杀了他。这小子太嚣张了,把赵鑫速滑都带走了。如果不报这个仇,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

“放心吧,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等着瞧吧。”

刘长喜残忍的笑了笑,他怎么能放过唐峰,他的耻辱,他必须报复回去,也就是说,这两个女孩谁看到了他们的丑态,他决定,他会想办法把他们卖到国外,国内的人这次不允许看到他们的丑态。

然而,仅仅一个小时后,刘长喜就跑了。原因是他的一个保镖,也就是来到宾馆第一个和刘家人联系的唐峰,低着头站在刘长喜面前,一副无辜的样子。

“怎么回事,你当时怎么不说,我问你,你怎么不说?”

刘长喜吼了一声,手掌一张,一张嘴连着一张嘴抽了过去,像雨点一样,落在了保镖的脸上。

保镖被连续打回去,但他还是结结巴巴地说出了当时的情况。

原来那时候,唐峰让刘长喜去舔尿壶。保镖想上来告诉刘长喜,赵鑫速滑里有摄像头,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当时突然动弹不得,最重要的是,他的喉咙很紧,但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只能站在那里,不能马上行动。直到后来,当刘长喜回来时,他的行动是自由的。

听到保镖的回忆,刘长喜的手停了下来。他皱着眉头,回忆着整件事,内心突然爆发。

宝贝,你的乳房是如此柔软,你不需要DIA

你和你儿子得罪什么样的人?这个年轻人有什么样的背景?

刘长喜不明白,当他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唐峰此刻正坐在电视台,莫雪晴的办公室里。

“呵呵,今天真是开心。对了,我说,记者同志,你的旧相机拍的都是吗?”

“当然,而且很清楚。只是这卷带子。我觉得不能在站内发布。”

“没关系,我可以想办法把它放到网上,但是你最近最好请假,因为很快刘长喜就会知道你是电视台的记者,而且这次拍摄和你有关系。一旦他上门,你就不好办了。”

“我知道和你在一起不会有好事,但你放心,我有自己的解决办法,不用担心。”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那我走了。”说着,唐峰接过莫雪晴递过来的记忆卡,把它抱在怀里,这才和赵鑫一起离开了电视台。

唐峰走后,莫青雪不禁笑了。她今天睁开了眼睛。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本事,不过他更清楚的知道,刘氏家族的报复行动一定会像长江一样汹涌,所以他不得不躲起来,只是所谓的躲起来,而不是像说的那样请假。

唐峰自然不知道莫雪晴是怎么想的,此刻他已经和赵鑫一起从电视台出来,一路赶往公安局。

“你收到支票了吗?”

“拿走吧,钱是你的,为什么要放在这里?”赵鑫有些不明白速滑。

“帮你还债,把剩下的钱留给你买房等等。反正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过刘家的生活了。”

“你……”赵鑫听到唐峰这么说,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她就叹息了一声,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低下了头,她知道自己是真的不能和刘家有任何其他的关系了。

不是说没有关系,今天的关系,应该是敌对的。

当赵鑫速滑运动员想着这些的时候,唐峰已经和他一起打车回站了。

当他来到赵鑫的办公室的时候,坐下来,很自然的说道,“我大概已经为你解决了这件事情,但是在这之后,老刘家肯定会有报复的,所以最近不要回家太晚,更重要的是,既然老刘家想要报复,他们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在你单位这边,你要跟领导打个招呼,把事情说一下。”

唐峰眯起眼睛,分析穆青的情况。

听唐峰这么一说,赵鑫速滑点了点头,他知道唐峰说的不错,既然刘浩成的病已经治好了,对方在唐峰手里也没有什么痛苦,他们自然会想办法报复他们。至于怎么报复别人,她想不出来,一定要防患于未然。

“不过,你放心,我会警告他们的,至少现在我手里有视频。”唐峰笑了,他留下了一段视频,这自然有其目的。

宝贝,你的乳房是如此柔软,你不需要DIA

“我希望事情就像你说的那样好,但是你要小心,刘的人,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你。”

赵鑫速滑运动员想了想,终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事实上,唐峰这一次,完全是为了她。

东风集团的公子爷被整个总裁当众出丑,这件事很快在整个东山市传开了。

不是因为媒体,不是因为唐峰传播了这段视频,而是因为有人故意炒作,更是因为当时有人在酒店看到了这一幕,火上浇油。

东风集团总部,36楼,宽大的办公室里,刘长喜坐在办公桌后面。

“爸,难道事情就这么算了吗?”

刘浩成站在刘长喜的办公桌前,双手撑着,站在那里,眼睛像火一样,大声说话,拍打着桌子。

“别忘了,你打算怎么办?你难道不知道,这一次,完全是因为你鲁莽行事,如果你没有找到对手的根源,你就鲁莽行事,让我们父子蒙羞。”

“但是...我咽不下这口气。”

刘浩成大声说道,他真的不愿意就这么算了,而唐峰已经给他带来了太深的痛苦。

更重要的是,刘长喜也与此事有很大牵连。

“当然,我也咽不下去。”刘长喜眯起眼睛,他的雪茄在烟灰缸上轻轻弹了两下,然后抬起头,盯着儿子,沉思了很久。

“那我们就要行动了。”

刘浩使他的父亲对自己产生了偏见,于是他立刻恢复了精神。

“现在,所有人都会知道是我们干的,所以我们要忍一段时间,至少在平静之后,我们可以做到。”

刘长喜慢慢地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他的手指苍白而有力。他真的很生气。他早就认为他会不择手段地对付唐峰,但作为一个团队的领导者,他自然有他的天赋。

“它什么时候等?我等不及了,我等不及了。”

刘浩成生气了。他觉得委屈,身体不舒服。

“我现在出门,怕被人指在身后。你知道我有多难受。我受不了这种压力。爸爸,求你了,马上做。”

刘浩成脸色发紫。他不想等。他只是想和古人一样快乐。

“混账,我感觉好点了吗?”当刘长喜想到那天,他感到反胃。每次想到那天,他都有想吐的冲动。

从那天起,胃里的痉挛就一直伴随着他。

父子俩沉默了。是的,今天的事情对他们父子俩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保卫人民比保卫四川好,但是不保卫人民就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

正当他们的父子俩放松的时候,刘长喜桌上的电话响了。

皱了皱眉头,这时候该是中午吃饭的时候了,怎么会有电话打进他的办公室。

宝贝,你的乳房是如此柔软,你不需要DIA

刘长喜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拿起了电话。

“刘达董事长,你能告诉我是谁吗?”

“你是唐峰?我们之间的事已经结束了。你还想做什么,制造这么多谣言?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对不起,我没有传播那些东西。如果我想传播,我根本不需要谣言。我只需要公布已经传递给你的文件。”

电话那边,唐峰说着,已经是挂断了电话。

听唐峰这么说,刘长喜一怔,随即迅速打开电脑,查看自己的邮件。

一个非常普通的发件人给他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文档的名称是“视频”。

看到这个词,刘长喜的脸变得更苍白,他的手指颤抖,但他仍然坚定地打开邮件,并迅速解压缩到他的电脑文件。

文件解压缩后,刘长喜点击了视频文件。

视频记录的很清楚,几乎每个角度都拍到了。

但这些都不是刘长喜关注的焦点。关键是这段视频拍的很清楚,还有他当时的一举一动。

“砰!”刘长喜一拳打碎了电脑屏幕,电脑屏幕瞬间变黑,超薄显示屏不停晃动,显示出主人有多生气。

“爸,怎么回事?”刘浩成不知道刘长喜看到了什么,但他清楚地知道刚才打电话的人是唐峰。

“混蛋,他竟然把当天的情况拍了下来。他在暗示,如果我们报复他,他会在网上公布这段视频。”

“视频?他射了什么?”

刘浩成不明白父亲在说什么,但他知道父亲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我想一定有什么东西真的在对方手里...

唐峰此刻正坐在公园的一角。刚才他打电话的时候,旁边没人。他不想让别人听到他。因此,从警察局出来后,他来到公园,给刘长喜打了电话。

打完电话后,唐峰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知道刘长喜在不久的将来不会为自己找麻烦。

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想回单位。毕竟他没怎么回医院。

就在他刚走出公园,还没等打车,电话就响了。

“嘿,我刚走,你为什么打电话给我?这么快就想我了?”

“少贫嘴,那种情况下有新情况。我希望你能尽快回来,我们会做进一步的研究。”

“姐姐,我刚走的时候让我回去。再说,就算案子有新情况,我也顶多是个医生。有什么建议可以给你?”

“废话这么多,快点,主任又给我打电话了,我在楼下等你,十分钟后回来。”

说完,赵鑫也不等唐峰回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雪,雪,恐惧,恐惧

看着手里的电话,唐峰无言以对。我真的不知道我上辈子欠了这个女孩什么,但我应该为她工作一个又一个。

不过,没关系,谁让自己上了假船,既然他答应帮她,那就只能投入战斗了。

虽然我不想和警察有任何关系,但这次无论如何我都要走。

转身回到派出所,果然赵鑫在门口等他。

“赶紧上楼,主任情况极其恶劣,听说又有一起杀人案。”

“又是谋杀案?”唐峰吃了一惊。然而,他认为他会帮助鉴定一些药物,但谁想到,出乎意料的是,又发生了一起谋杀案。

虽然唐峰认为他不是一个好人,但他也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冷血的人。

他不想当医生,但他是因为他的母亲才这样做的。

现在,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有当医生了,但他还是做了一些救死扶伤的事情。此刻他的心已经在关注人们的生活了。至少他来想想,只要不是罪人,就应该有活下去的权利。

“上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唐峰瞬间严肃起来,但他的严肃遭到了赵鑫的白眼。

这家伙,平时嘻嘻哈哈的,这时候装正经,可以装正经。

然而,不管是真是假,此刻,他们俩快步向派出所走去,一分多钟后,他们来到了三楼的大会议室。

刚来到会议室门口,唐峰敏锐地听到房间里传来了男人的吼声。

“你告诉我为什么案子会变成这样。第一次是死亡。当时我们警方没有介入。但这一次,一死就是一家五命。看看你面前的照片。不觉得尴尬吗?”

声音虽然丰富,但因为愤怒,一时间,它有一种亢奋和激动。

会议室里没人说话,只有沉默。

“报告,我带了唐医生来参加会议。”

此刻,赵鑫硬着头皮,敲响了办公室的门,然后推开了,朝着里面的人汇报道。

会议室里的气氛已经非常凝固,但现在由于唐峰的到来,气氛有了些许放松。

“哦?唐医生在吗?请进。”

这时候,刚才房间里那个咆哮的人,已经向唐峰这边走来了,他的手很温暖,他和唐峰热情地握了握手。

唐峰觉得他的手掌非常有力,这应该是他经常握枪练习的基本功。

“你好,我是唐峰。幸会。”唐峰礼貌地说道。

“你好,我是新来的导演,也是刚从部队调过来的老兵。希望刚才我的大嗓门没有吓到你。”

“怎么会这样?你真的是军人,我喜欢和军人打交道。”

唐峰微笑着松开了对方的大手,然后跟着对方向会议室走去。

宝贝,你的乳房是如此柔软,你不需要DIA

“我特地邀请你来帮助我们分析死者的死因。我觉得你应该比我们强。”

“他是我们信任的主任,姓李。你可以叫他李主任。”赵鑫怕唐峰不知道怎么叫,在唐峰身后小声嘀咕了两句。

前导演樊忠国因为主角之前被拘留被查处,惊动了军队前来VIP。他好像被撤职了。唐峰此时听说了这件事。

他点点头,然后笑了笑:“过奖了,但我不是法医。我对识别这种东西一无所知。”

“没关系,我们要的是你对中医毒素的知识。其他的,我们法医都能拿到。”

“这个我可以帮忙,只要能做到,我都会尽力。”

,他可以从这个李局长的做派,以及做事的风格,很容易看出他和以前对付自己的警察有很大的不同。如果不是,他也不会答应这么开心。

“好吧,请坐一会儿,我们先谈谈案情,然后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李主任让和赵鑫坐下,然后提高了声音,对身边的警员说:“这个案子,一般来说,应该和上一个案子属于同一个人,而且根据我们掌握的信息,应该属于一起买受人谋杀案,但是嫌疑人还没有被关起来。我希望在后续的调查工作中,大家能更加努力,让我们谈谈其他的事情……”

当唐峰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他的肚子已经咕咕叫了。

“我真的很抱歉让你和我们一起饿死到现在。我们食堂准备了午饭。如果唐医生不嫌弃的话,我们一起吃一口吧。”

“嗯,局里饭多,我还没在食堂吃过呢。”

唐对笑了笑,他的样子很有想象力。

说到这里,和李主任、赵鑫一起来到食堂,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开始吃饭。

在派出所的食堂,饭菜自然是好的,虽然外面可能没有什么吃的好吃的,但重点是量大,好处多。

吃饭的时候,李主任和聊了几句,期间不乏问起他的个人情况,最后重点问到了的个人情况。

“咳咳,嗯,李局,这件事我还没考虑呢。”

“是吗?但是我看到市里有很多报道。你对自己在外面的说法很尴尬吗?”

李主任笑着对说道,语气很温和,只是看他的眼神,却有一丝玩味。

“没什么,都是媒体写的。说实话,我现在只关心自己的事业。男人首先要建立事业,然后才能成家。”

唐峰说了一套套,但心里无奈。

午饭后,又被李主任带到了太平间。

原创文章,作者:断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xzz.com/409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