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水的故事把我卡死了

SM魔法死亡局再现了第一组被水掩埋的花的全文。SM魔法的死亡局重新创建了第一套水埋花的免费在线阅读——巨大的斧刃像钟摆一样被吊到最高点,锋利的边缘反射着寒光——刑具再次划出一条可怕

SM魔死局转载第一组水埋花全文。SM魔法的死亡局重现了第一套免费在线阅读埋花——巨大的斧刃像钟摆一样被举到最高点,锋利的刀刃反射着寒光——而刑具再一次发出可怕的轨迹,离钢床上的白皮只有一寸之遥。皮卡的风声让观众紧张,几个不敢看肚子张开的女人闭上了眼睛。这不是什么新奇的逃跑技巧,但只有10岁的犯人才能加倍表现。年轻的魔术师平躺在钢床上。几条皮带把她的胳膊绑在一起,一根钢缆钩住了她的手铐,把她的手拉向床。女孩的腿和以前一样,紧绷的脚镣在脚踝上留下了红色的痕迹。一条粗大的黑色链子绕了七八圈,牢牢地把姑娘和钢床捆绑在一起,链子的两头都钉在地上。表演者四肢修长,在锁链的轮廓下有一种微弱的不成熟的诱惑。三点式内衣白白遮住了女孩的隐私,汗湿的白布几乎完全透明。粉红色的肿块点缀着微微弯曲的胸部,夹在两个鸡蛋中间。姑娘裤裆上的布陷进肉缝里,露出了无毛馒头和粉菊花。顶部的小豌豆也在鸡蛋奶昔下探出了头。雪白的长发散落在钢床两侧,黑色的眼罩遮住了魔术师的眼睛。嘴里叼着一根铁棒,女孩咬紧牙关,不敢放松。铁棒上端被钢丝拉着,稍有松动就会造成斧头掉落。随着表演的进展,魔术师的铁棒已经从嘴里拔出来了,斧头也逐渐降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利剑与钢床最近的距离不到10厘米。为了防止腹部被割破,女孩不得不屏住呼吸收腹,肋骨和髋骨从腰部突出,没有多余的脂肪。长期自我窒息似乎接近极限。她的身上覆盖着淡淡的粉红色,胸部不由自主地舒展开来。“呜呜呜-呃!”虽然不是初潮年龄,但是女生很早就体验到了成年人的快乐。此外,她甚至沉溺于性虐待的快感,甚至死亡。反而窒息的疼痛成了高潮的催化剂,让她呻吟起来,双腿开始不由自主的摩擦。不到一秒钟,就会有可怕的后果。配重拉动铁丝,把铁棒从魔术师嘴里拉出来。然后,失去钢丝固定的销子弹了出来,最后一把保持斧头高度的安全锁彻底失灵。吱吱!在观众的尖叫声中,斧头深深地砍进了钢床。但是魔术师已经从钢床上消失了。聚光灯像搜索一样扫过舞台,然后转向礼堂的后面。年轻的魔术师穿着一件白色的长外套,高高地站在栏杆上。摘下眼罩的女孩表现出不同寻常的美丽。小脸上的五官还是有点绿的,刚才那娇嫩的样子正把她从可爱推向迷人。血管涂了一点淡粉,使瞳孔清晰透明。聪明的眼睛又大又圆,但是尾巴不想一个人伸,让人想起小猫。女孩的嘴唇薄如无物,嘴巴很轻。她的呼吸不完全顺畅,又细又僵硬的鼻子微微翘起。嘴角轻轻勾动,腰肢轻轻摆动,女孩无意的动作散发出一些诱惑,将一些似是而非的成人味道融入到柔软的酮体中。这种早熟即使远非美好,也足以打破脆弱的外壳,激起成年人玩耍的欲望。这就是“无色公主”菲利西亚。女孩的目光扫过全场,脸上露出呆滞的表情。她直往后退,从每个人的视线中消失了。在掌声中,主持人冲到了舞台上。魔术师这个时候应该说谢谢,但是女孩明显失去了兴趣,主持人只能匆匆宣布表演结束。不过对观众来说,不听话的公主更活泼可爱。* * * * * * * * * * * * * * * * * * * *巴恩斯放下酒杯,打开了电脑。像往常一样,他首先登录公司的主页,准备检查用户的反馈。当然你也猜不到评论的内容,只是看现场表演的人夸夸其谈,还有人督促付费频道推出新视频。巴恩斯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咖啡,露出享受的表情。这种饮料非常珍贵,即使对他来说,也不是总能买到。砰!巴恩斯不用抬头就知道了来人的身份。在多萝西娱乐公司,只有一个人敢闯入娱乐总监的办公室。白发小女孩扑到椅子上,立刻发现桌子挡住了她的大部分脸。她迅速跳了起来。她把电脑显示器转向自己,看到了前一天演出的照片。费利西亚大声朗读了新闻的标题:“无色公主”再次成功演出。”“我受够了!这场演出的成功有什么奇怪的?甚至成了网站的头条新闻?”女孩把监视器推到一边,“巴恩斯!我要表演真正的SM魔术!"巴恩斯亲切地帮助班长,耸了耸肩。"但是菲利西亚,你比你的同龄人做得更好。这和一个成年人的表现基本一样。只是它...嗯...那...费利西亚撇着嘴说:“得了吧,新时代的色情之王,你给我安排的课程里除了练习什么都没有。我知道那些老女人的表演比我的多一点,但我说的不是流水线生产的无聊把戏,而是真正刺激、有危机感、能充分展示这位小姐才华的魔术。”小魔术师挥挥手,给自己一些动力,但他看起来更像一个想要糖的孩子。无论是舞台上容易引起观众欲望的小公主,还是舞台上幼稚的小女孩,都是菲利西亚的真面目。正是天真和魅力的结合使她征服了大众。巴恩斯回忆说:“首先,这些老年女性的平均年龄不到22岁。其次,根据去年的统计,你的蠢招也有近10%的事故率。”“被几条绳子捆着,带着一些假玩具,还有很多医生,万一出事怎么办?”女孩粗暴地打断了老板的劝说。“真正的死亡率是多少,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哈,原来不到万分之一。巴恩斯怒视着那个女孩。“不要把你的心理学知识应用到我身上。就算想玩危险的SM魔法,至少要等到18岁。”“我不再是个孩子了,巴恩斯。不要骗我。d级成绩没有年龄限制。我要和d类签合同,”费利西娅转过身来盯着那个人的眼睛。“你只是一个小女孩,你不知道d级的年龄,”巴恩斯看到女孩脸上的轻蔑,急忙举手。“好吧,好吧,你的课程很丰富。我叫你去学。”费利西亚是对的。SM魔术成为潮流的时候,大量的表演其实是专业的。内容经过反复验证,有足够的安全方案。虽然看起来很危险,但几乎没有生命危险。在多萝西娱乐公司,这种级别的魔术表演被列为C级,严格来说,菲利西亚现在是在C级表演,也就是说在C级,去掉了性的部分。最重要的是,最简单的高级表演,对于菲利西亚的同行来说,是一个活跃的舞台。顶多就是综艺而已。这个稍微有点才华的女孩,只在以性侵为主题的B级演出中担任助理。相比于前三类归类为常规,D类的性能完全不受限制。甚至在SM娱乐产业极度发达的时代,很多领域都被禁止登台。在一些人的心目中,这种类似工业化前的残酷表现,不愧为SM魔术。这个水平造就了很多创新者。各种基于性虐待的极端疯狂的魔法发展到魔术师本人下葬。但很多时候,D级的表现是残酷的。只有少数女生会报这个年级,这其实意味着她们被抛弃了,就像被送进屠宰场一样。巴恩斯认真考虑了电平调制的可行性。普通D级魔术师虽然很少见,但是更受观众欢迎,产值也高于其他三个级别之和。至少,漂亮魔术师的视频和身体很值钱。虽然菲利西亚很珍贵,但是升d只是时间问题,多萝西的娱乐肯定会榨干她所有的价值。相比人性,办公室政治才是真正影响女生复读的因素。近年来,观众对正常的表演越来越厌倦。费利西亚是唯一一个允许普通部门和D部门获得相同利润的人。想要改变女生的成绩,必须要突破很多障碍。然而,一个公司不能永远依赖一个人。让桃乐丝娱乐和这个女孩一起死。只要找到一个足够震撼的项目来说服导演,就能阻止烦人的苍蝇。巴恩斯最终采纳了费利西娅的建议。男人用手指敲着桌子说:“好,我可以安排你的D签名。”但这意味着你将完全失去人权,成为公司的财产,这需要你的监护人最后确认。”女孩笑道,“我现在不是公司的财产了吗?如果老赌徒知道他能卖给我更多的钱,他会笑死的。“费利西亚是他赌博的父亲,甚至不记得年龄了。虽然这个女孩生来就是受虐狂,但不代表她愿意抛弃亲人。”你说得对。如果你期望成为男人的玩具,你就满足了。巴恩斯的语气变得有些冷淡。“为了充分展示价值,你会尽可能的接手这个项目的残酷展示,做好准备。”“成交。”费利西亚拿起巴恩斯的杯子,一饮而尽,转身踢出门去。“太热了!再见!”中年人一摆出冷脸就崩溃了。他迷迷糊糊的看着空杯子,忍不住破口大骂。*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费利西亚的首节D级表现得到了热烈的回应。偶尔会有一两张票在黑市上出售,会被称为“无色公主”的死亡纪念票,会被炒作到惊人的高价。D级表演只有少数未成年人幸存,这些幸运的少数人死于第二次表演。虽然费利西亚自称是一个有天赋的SM魔术师,但她还是太年轻了。这可能是明天看到白云石珍珠被折磨的唯一机会了。甚至有人抱着趁热打铁的心态,要求多萝西娱乐公司不要在第一局安排魔法灭尸。在这种疯狂的氛围下,难怪剧场里座无虚席。叮咚叮咚悠扬的铃声响起,平息了观众的窃窃私语。幕布拉开后,观众看到菲利西亚跪在地上。她双手合十祈祷。女孩穿着介于可爱的儿童风格和性感的露肩风格之间的婚纱。雪白的长发披在白纱上,衬托出几个神秘而庄严的场景。她头上戴着一副耳机。蝴蝶装饰抖动着,像被仙女吸引的生物。一个威严的男声说:“费莉西娅,你愿意献出你的生命吗……”嗯,我会的,哪怕被折磨死。”费利西娅突然站了起来,脸微微发红,嘴里嘀咕着,“我怎么能设计这样一个可耻的仪式呢?”“大家好。我是一个无与伦比的美丽女孩,一个有天赋的魔术师,菲利西亚。"这个女孩强迫自己跳过复杂的开场白。"相信每一个来欣赏表演的人都听到了一些传言,说我今天会死。你不会对谣言如此轻信吧?如果你觉得这位小姐活不到今天,请举手。”“哦,光线太亮了。我看不到有人在舞台上举手。放下吧。“费利西亚摆姿势用手挡住光线,手里还握着几只手空,观众苦笑。”从今天开始,我将启动白云娱乐公司的一个新项目,“还魂”从字面上看,这一系列SM魔术表演是为了在舞台上再现死者。众所周知,SM魔术秀总会有致命事故,但并不是每一次事故都会公布。在这个项目中,多萝西娱乐将以实际演示的形式向观众展示这些突发事件。作为挑战者,我需要在与死者相同的条件下表演SM魔法,让所有人都知道死者生还的可能性。费利西亚停顿了一会儿,傲慢地笑了笑,举起右手中指说:“表演中死去的SM魔术师都是垃圾!让这位小姐向你展示天才是如何破解死亡游戏的!”一个三米高、两平方米见方的玻璃柜从舞台下方缓缓升起。水箱已经装满了水。如果你仔细看,似乎有一些透明的生物漂浮在水中。水箱中心有一个三角形木马支撑。木马上方立着一根电动按摩棒,几乎和小魔术师的手腕一样粗。盒子底部焊有两个小铁环,分别放置在木马的左右两侧。“三年前,一个叫丽莎的SM魔术师死在这个水箱里。如你所见,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水刑逃生。女孩指着水箱说:“特别的是,有些水母已经提前搬进水箱了。它们的毒性并不致命,但会引起疼痛和痉挛。“为了防止表演时间过长,在魔术开始后的10分钟内,将浓度极高且能通过皮肤吸收的春药注入水箱。我一定要在吸太多春药之前离开水箱,否则我会像丽莎一样自慰,直到淹死在水里。”女孩把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看起来可爱迷人:“虽然色情手淫听起来很棒,但是今晚的表演之后,轮奸就可以解除了。我很想体验一下昏迷的滋味,这样这位小姐就不会轻易死去了。”然后,再来吸引一些观众帮我完成约束。”一阵混乱之后,几个幸运的人跳上了舞台。在检查了工作人员提供的约束条件后,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将它们固定在费利西娅身上。年轻女孩被允许像洋娃娃一样被男人操纵。白色婚纱被撕成碎片,给人玷污纯洁的快感。以检查的名义,几个聪明幸运的看客在女生身上挖洞。啊哈——不要用手指甲挠~我的处女膜已经破了~”女孩扭动着身体,虽然摆出一副男人的样子以免被骚扰,但是小舌头却缠在了男人的手指上,“呜呜——不过这是第一次在小阴窝里吃活物~啊哈——”听到女孩的话,男人们几乎忍不住脱裤子享受。工作人员很快阻止了观众的嘘声,让表演重回正轨。费利西亚的双手叠在背后,举到顶部,戴着手铐,拇指和手指锁在一起。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观众用几条皮带把她的胳膊绑在一起。后面的手肘给女孩的肩膀造成了很大的负担,让她痛苦的呻吟。魔术师把双手握在一起,放在一只锁着的手套里。工作人员拉着悬挂在天花板上的链条。舞台上的男人用铁链在女孩的脖子和手腕上绑了三四次,并用铁锁锁住。现在菲利西亚的手牢牢地固定在她的脖子后面。然后,一圈圈的皮带收紧了女孩的胸部和手臂,马具深深地挂在白皙的皮肤下,呈现出淡淡的紫色。胸部扩张的空非常有限,女生不需要深呼吸,甚至很难正常呼吸。“啊哈——大家的,啊哈——伟大的力量——”菲利西亚的鞋子被脱掉,换上了一双金属奴隶靴。鞋子上的铁袖口固定在女孩的脚踝上,脚背上的一排铁扣也是固定的,迫使软脚保持笔直的姿势。鞋底5厘米厚,鞋跟20厘米高。鞋跟下有一个打开的门闩,等着魔术师把自己锁在水箱底部的环上。费利西亚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黑色的眼罩,嘴巴被口球堵住了。年轻的魔术师看起来很可怜,但是她的大腿已经被爱的液体打湿了,她大概已经沉浸在失去自由的喜悦中了。女孩的生殖系统还没有成熟到可以承担责任的程度,但是她已经学会了提前问候客人。幸运的是,观众不情愿地擦掉了女孩身上最后的油,工作人员要求她们下台。一名工人从女孩的头上取下耳机,换上隔音耳机。另一个人走到舞台中央,拿出一张纸,读道:“接下来我给你解释三年前的事故。经过我们的调查,丽莎小姐的表演中春药的控制出现了问题。因为一个重要的螺丝没有拧紧,春药的注射时间提前了4分15秒。我们没有通知菲利西亚就重复了事故。同时,为了让你充分享受这个死亡游戏,我们取消了遮盖水箱的黑布。请期待《无色公主》破解死亡游戏!”逃脱时间不到预定时间的三分之二,这是凡人局真正可怕的一面。但是,这场表演的主角对此一无所知,依然品味着克制带来的快乐。水箱的盖子向两边打开,女孩被一条链子挂在脖子上,慢慢放进水箱。重新合上的盖子用八对金属带扣锁住,只留下一个碗大小的圆孔供链条穿过。一根粉红色的软管也被放入水箱,沉入底部。工作人员在水箱旁边放了一个计时器,十分钟倒计时开始了。沉重的奴隶靴把菲利西亚拖到了水底,轻柔的动作把水推离水母。水中的少妇更清澈,长长的白发在水波中飘扬,就像油画里的天使。小魔术师用腿摸索,找到木马的位置,骑在上面。按摩棒推开又白又嫩的洞,戳了进去。女孩下半身感觉间歇性疼痛。如果她不在水里,她可能会发出令人作呕的声音。即使你没有尝过男人的味道,这也不是费利西亚的下体第一次被侵犯了。她成功地吞下了一半的假阴茎,感觉到阴道深处的刺痛,显然到达了她的花的中心。女孩愣了一下,嘴角两边的丸子扯出一个妩媚的笑容,身体砰的一声放下一根“咕——”的按摩棒撕裂了子宫口,给女孩的下半身带来灼痛。她嘴里挤出几个泡泡,眉头皱在一起。一缕红色从阴道口飘出来,仿佛是白花的雌蕊。费利西亚的下半身颤抖着,她纤细的双腿紧紧抓住特洛伊人。短暂休息后,费利西娅似乎已经适应了子宫内的异物。她的腿是直的,脚后跟在盒子底部的环上。水箱里发出低低的咔嗒声,从靴下面的锁被固定在戒指上。除了女生身体的约束,这次演出使用的道具和三年前差不多。甚至电动阴茎都是根据成年人的体型设计的。只是这双鞋增加了一点额外的厚度来弥补姑娘的身高缺陷,但即便如此,三角形木马的上缘还是深深地卡在了两块肉里。嗡嗡——震动的声音,菲利斯的小腹在颤抖,身体猛地直了。异物搅动了子宫,给女孩带来了痛苦和快乐,让她情不自禁地摆动着腰。拉着费利西亚的链条被拉紧,完成了魔术师的克制,但是计时器上显示的时间已经过了三分钟。水箱里的女孩不知道危险正在逼近。小魔术师的喉咙往下滚。严格的训练只能增强她的耐力,并不能减轻窒息的痛苦。生存的本能是控制她的身体,强迫她把水吸入呼吸道。这个巨大的性玩具也被插入新撕裂的伤口,导致她的腿无意识地轻微抽动。费利西亚扭动着上半身,看起来像是在试图挣脱。但她必须小心控制动作范围,避免碰到水母的触须。一分钟后,魔术师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女孩摆脱了指关节和拇指铐。然而,这并没有缓解太多的危机。她的手臂外面有三四层束缚。喀拉拉邦——一只水母轻轻扫过费利西娅的左肩,导致她的身体抽搐,摇晃着脖子上的链子。女孩背部肌肉收紧,将扭曲的肩关节推向失控的边缘。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摇晃让紧绷的链条突然拉了很多。女孩上半身获得了一定的自由,但是纠结的结更紧了,让她无法从脖子后面挣开手臂。倒计时持续了一秒钟,慢慢接近四分十五秒,但是魔术师的逃脱似乎没有任何进展。当计时器变红时,水箱底部的软管振动,喷出一点粉红色的液体。这可能是因为没有正常工作。春药的释放速度不会太快。咕呜呜呜——感觉异常的水母开始逃跑,触手扫过小魔术师的身体,以至于她的腿和腹部都剧烈地抽筋和颤抖。女孩的鼻孔里出现了一串气泡,白色的气泡从口球边缘挤出来。费利西亚花了十几秒钟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即使她失明了,她也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危机。但是,手脚还是不听使唤,女孩似乎陷入了绝望。我不会死在这里。“无色公主”心里发出了胜利的宣言。魔术师上半身像骨折一样向后弯曲,无骨下半身紧紧贴在木马的边缘,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灵活度。女孩的高脚此时成了问题,近180度的反折只让脖子接近小腿。她扭了扭左手腕,举起右臂。陈文静·菲利西亚的右肩以不正常的角度扭曲,负担过重的关节最终脱臼,离开了正常位置。在左手的帮助下,已经疼痛的右手勉强够到了奴隶靴的锁。特洛伊木马上的电棍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刑具,抬高了幼小的子宫,在少女的腹部呈现出可怕的轮廓。白色的皮肤被拖着,直到失去了颜色,出现了几条蓝色的静脉。在按摩棒的带动下,女孩的小腹剧烈颤抖。小洞附近的皮肤已经充血发红,边缘隐约可见粘稠液体。这一幕把水箱里的谩骂推到了顶点。万岁,万岁,万岁——身体上的折磨并没有影响到费利西娅,她放松了自己的枷锁。柔软光滑的脚蜷曲着,从奴隶靴里滑了出来。只有脚背和脚踝上的红色痕迹表明魔术师在几秒钟前被固定在坦克底部。费利西亚站起来,踩着他的鞋子,终于摆脱了这个可怕的折磨装置。她的小洞穴里仿佛吐出了一根电棍,一点点粉红色的嫩肉被翻了出来,迅速缩回。颤抖的洞不可能被封闭成细细的裂缝。张开成是一个小圆孔。按摩棒顶端流出一点混有黏液的血。魔术师脱离木马的时候,粉红色的液体刚好覆盖了奴隶靴的上部。虽然女孩的手臂没有挣脱,但下次逃跑已经不再困难。她击退了水母的攻击,把自己卡在水箱盖下。她的右腿从链子入口伸出,脚趾灵活地开锁。中国——“咕!呜——”费利西亚打开盖子,把干净的水倒在舞台上。女孩翻了个身,从水箱里滚了出来,但是脖子上的链子已经被拉直,挂在了半截空。求生的本能让魔术师随意踩脚,但是水箱外壁被清水浸湿,很难在光滑的表面使用。卡拉-扑通!“咳呜——”小魔术师成功解开脖子,倒在舞台上。比起刚刚遭受的痛苦,从空三米高的地方摔下来似乎不算什么。女孩蜷缩在水坑里,从口球边缘和鼻孔咳出干净的水。好像吸入了一些春药,娇嫩的肌肤染上了性感的红晕。她长长的白发紧贴着年轻的身体,让她看起来很痛苦。魔术师再次扭动上半身摆脱束缚。一只皮鞋踩在她的胳膊上,使她动弹不得。“咕呜呜呜——”错位的关节让费利西娅痛苦地呻吟着,而站在她身上的那个男人没有理会。混合着清水的爱液从女孩的小洞里涌出。她显然很享受这个意外的惊喜。被誉为新时代色情之王的多萝西娱乐公司的舵手,以及菲利西亚的顶头上司巴恩斯,亲自完成了《无色公主》的第一场D级表演。感谢收看《死亡游戏》第一场。作为一个系列,《死亡朗诵》第一阶段包括12个不同的魔术,每个月一次表演。只有死亡才能在所有魔术表演完成之前阻止菲利西亚的表演,多萝西娱乐公司会动用一切资源来保证以后魔术师的更换。男子微微弯腰鞠躬道:“接下来,公主该报答你了。”。今晚请好好享受她的身体,祝贺她用精液成功存活。”巴恩斯下台。他听到舞台上的欢呼声,知道他赢了这场大赌注。明天早上开盘的股票价格将把多洛雷斯推向一个新的高峰。舞台上哭的女孩一定会活下来…

原创文章,作者:厌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xzz.com/5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