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阴道钻进了老师的洞里

我是班上一个安静美丽的女孩。我的身高是161厘米,我的胸部正在慢慢扩张。虽然它不大,但看起来像一个小馒头,非常有形。每次我在学校穿裙子,一些高年级男生就像流氓一样对我吹口哨。我姐姐

我是班里一个文静漂亮的女生。我身高161 cm,胸部在慢慢膨胀。虽然不大,但是看起来像个小馒头,很有形。每次我在学校穿裙子,就有高年级男生像小流氓一样对我吹口哨。我姐姐比我大一岁。她是大四学生。她和我是一个学校的,是我们学校的美。每天晚上和姐姐一起去学习。因为妹妹很胆小,我们总是一起回家。今晚,我们在中学看了一部电影。这部电影的主角是我的偶像。上了中学,和姐姐打了招呼。我告诉她一个人回去。姐姐犹豫了一下,答应了。我知道她有点害怕。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抢劫流氓和我们没关系。再说我们也只是中学生。我们有钱吗?正因为如此,我和姐姐走上了一条无法挽回的路。晚上的电影真的很棒。我直到12: 30才到家。一回到家,我就非常兴奋,因为我刚刚看完偶像电影。想和姐姐分享一下这部电影的剧情。我看到我姐姐和我妈妈的房间都关了。我敲了敲姐姐的门,没有回应。我大叫:姐姐;没有答案。这时我妈出来说:“你们怎么都这么晚了?你妹妹回来的比你早,一回来就关门睡觉。”我低声回答,然后回到我的房间。我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七点半,我妈把我叫醒,对我说,早点吃饭,把我们叫醒吃饭。她去上班了。起床洗漱的时候发现妹妹还没出来。我在敲门,我姐姐会开门。我发现她眼睛红红的,就问她怎么回事。姐姐声音有点沙哑,也没说什么。她昨晚拉肚子,没睡好。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姐姐对我说:这段时间我们班晚上有英语辅导课。你不必等我。放学回家。我答应了,但是没多想。几天后,半夜,我从睡梦中醒来。我看了看11点半的时间,准备睡觉。突然想到明天没课,想尿尿。明天我想多睡一会儿。我刚打开卧室的门,就看到一个人轻轻地打开了客房的门。当我打开门时,月光正照在那个男人的脸上。我看到那是我妹妹。借着月光,我看到妹妹穿着白色超短裙和圆领外套。我心想,你怎么出来这么晚?我赶紧穿上衣服,悄悄跟着姐姐。我看见几个人在离我姐姐家不远的地方等着。我仔细一看,大吃一惊。我认识的一个人,原来是我们学校外面的混混。他的外号叫疤痕,脸上有一个10厘米左右的疤痕。我听说他在一次打架中受伤了。刀疤身高1.8米,身体强壮。他在学校总是和坏学生打架。学校的学生都怕他。每次看到眼睛盯着自己的胸部和臀部,我都避免这种事情。姐姐走过的时候,刀疤一把抓住她,低下头问了她几个问题。因为我没听到她穿什么,所以我能听到她穿什么。我想可能是因为她穿得很漂亮,我看到她用颤抖的声音回答。更让我吃惊的是,刀疤的下一步动作居然撩起了姐姐的裙子。更让我吃惊的是,她的裙子下面什么也没有。刀疤把她姐姐的裙子卷到了腰部。明亮的月光照在她雪白的大腿上。一只大手抚摸着她的下体,玩弄着它。她姐姐紧紧抱住她虚弱的双腿,说了些恳求的话。三个人哈哈大笑,其中一个吹口哨。其中一个胖乎乎的人把她姐姐拉进怀里,她的手不停地润滑她。当我慢慢靠近时,我甚至可以看到胖子的手沿着裙子伸进她姐姐的衣服里,摸着她的胸部。因为她的胸部很低,所以衣领下的扣子都是解开的。我没看到她衣服上有什么。两个刚长出来的乳房在真空里翻来覆去。这时,一个像树桩一样的矮个子男人拿了一小瓶液体,强迫他妹妹喝了下去。我听到刀疤说:“放心吧,你以后会好起来的。”说完,我带着瑟瑟发抖的妹妹来到一条没有路灯的小巷,我悄悄地跟着她。他们带着妹妹去了一个废弃的建筑,这里曾经是工人的集体宿舍。随着工厂的关闭,所有的工人都离开了,只留下了空栋房子。通常这个地方人口比较少,一般都是脏活累活的地方。因为我跟着他们,怕被发现,只好远远的跟着他们。他们进了一会儿楼,我悄悄进了楼,却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我从一楼找到了四楼。我听到楼梯后面传来一阵大笑。然后我听到那个女人痛苦的低语。我顺着声音找了个房间,确认声音是从那个房间发出来的。房间的门是关着的。我透过门看了看。只有一张破床和一张沙发。角落里有一个大木头框架。瘦子和矮子半裸,只有一个缺点。我坐在床上,看着沙发。我看到妹妹一丝不挂地躺在伤痕累累的沙发上,衣服散落在地上。我妹妹躺在沙发上,双腿被伤疤隔开。一条腿被沙发边上的一道疤压住,脚悬在地上。另一站在/[/k0/】。两腿之间最隐秘细腻的洞穴里有一根约20厘米长的黑色大肉棒。肉棒的主人刀疤正在猛烈地移动活塞。修女呻吟着。新长出的乳房前后摇晃。第一次看到男的和女的发生关系。没想到这个安静的妹子竟然被这里的男人无耻的干了。我的身体似乎着火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抓住腿,看着那根几乎和姐姐胳膊一样粗的肉棒,来回的拉进姐姐可怜的小洞里。不时有“啪”“啪”的撞击声。不知道插这么大的东西疼不疼。我妹妹似乎在舒服地呻吟。然后刀疤把姐姐的腿和身体掰成了W型。她姐姐靠在沙发上,双腿紧紧地贴在胸前。刀疤来回移动更有力。他的手不时摩擦她新长出的胸部。她的乳头被揉得像两颗樱桃一样硬。我姐姐突然摇晃着腿,呻吟得更大声了。刀疤也做了更厉害的工作。瘦子对侏儒说:“你看,那个风骚的姑娘已经到高潮了。侏儒说,真他妈爽。工作一个月了,这个小贱人还是那么紧张。我真的想和她这个小贱人共事一辈子。原来这个文静的才女和妹妹被这些小流氓干了一个月。这时,刀疤的呼吸也很急促。冲刺速度更快。”总是听到“啪”“啪”。这时姐姐抽泣起来。我想知道姐姐为什么哭了一个星期,却不知道这是这个混混安静姐姐工作的高潮。我被刀疤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看到刀疤一动不动地躺在姐姐的身上。妹妹茫然地看着屋顶,腿还压成W字形。大约一分钟后,刀疤慢慢站了起来,手还紧紧地抓着妹妹的小腿。我能清楚的看到刚才还硬硬的大肉棒,已经轻轻的出来了。肿胀的大阴唇无力地扩张。我们可以看到里面被大肉棒打开的粉红色的洞。一大滴乳白色的液体从粉红色的孔中流出,顺着股管流下。还看到姐姐屁股下面有一大片湿湿的地方。然后,刀疤拿出相机,拍下了姐姐工作结束后精液在一个小洞里流动的照片。瘦子奉承刀疤说:“大哥真厉害。他已经工作了一个多小时了。他有三四次高潮。“刀疤嘴里叼着烟:你的药真有效。你可以看到她这样做。她刚为处女开蕾的时候,可以有两次高潮。可以玩。我会休息一会儿,然后尽量让这个动作干爆。瘦子直接把妹妹抱到床上,把肉棒放了进去。刚刚达到高潮的姐姐还没缓过来,就开始胡说八道。小矮人不在后面。他两只手使劲揉着妹妹的胸口,雪白的胸口上出现了红紫色的字体。就这样,安静又有才华的姐姐轮流工作了4个小时。天亮了,可怜的妹妹一次又一次地工作。起初,光滑、无毛、白色的裸体是一团糟。最后,妹妹的尿因为持续的高潮而忍不住流到床上。他们直到那时才放她走。突然感觉两腿之间凉凉的。像往常一样,我下面有一大片地方是湿的。我姐姐摇摇晃晃地穿上衣服。妹妹还没出来,我就悄悄回家了。过了一会儿,我听到门开了。我知道姐姐回来了,想着她被他们三个推来推去。全身又开始发烫了,手也忍不住摸了摸屁股。第一次学会手淫。我是班里一个文静漂亮的女生。我161 cm的身高刚刚开始发育。我的胸部在慢慢膨胀。虽然不大,但是看起来像个小馒头,很有形。每次我在学校穿裙子,就有高年级男生像小流氓一样对我吹口哨。我姐姐比我大一岁。她是大四学生。她和我是一个学校的,是我们学校的美。每天晚上和姐姐一起去学习。因为妹妹很胆小,我们总是一起回家。今晚,我们在中学看了一部电影。这部电影的主角是我的偶像。上了中学,和姐姐打了招呼。我告诉她一个人回去。姐姐犹豫了一下,答应了。我知道她有点害怕。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抢劫流氓和我们没关系。再说我们也只是中学生。我们有钱吗?正因为如此,我和姐姐走上了一条无法挽回的路。晚上的电影真的很棒。我直到12: 30才到家。一回到家,我就非常兴奋,因为我刚刚看完偶像电影。想和姐姐分享一下这部电影的剧情。我看到我姐姐和我妈妈的房间都关了。我敲了敲姐姐的门,没有回应。我大叫:姐姐;没有答案。这时我妈出来说:“你们怎么都这么晚了?你妹妹回来的比你早,一回来就关门睡觉。”我低声回答,然后回到我的房间。我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七点半,我妈把我叫醒,对我说,早点吃饭,把我们叫醒吃饭。她去上班了。起床洗漱的时候发现妹妹还没出来。我在敲门,我姐姐会开门。我发现她眼睛红红的,就问她怎么回事。姐姐声音有点沙哑,也没说什么。她昨晚拉肚子,没睡好。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姐姐对我说:这段时间我们班晚上有英语辅导课。你不必等我。放学回家。我答应了,但是没多想。几天后,半夜,我从睡梦中醒来。我看了看11点半的时间,准备睡觉。突然想到明天没课,想尿尿。明天我想多睡一会儿。我刚打开卧室的门,就看到一个人轻轻地打开了客房的门。当我打开门时,月光正照在那个男人的脸上。我看到那是我妹妹。借着月光,我看到妹妹穿着白色超短裙和圆领外套。我心想,你怎么出来这么晚?我赶紧穿上衣服,悄悄跟着姐姐。我看见几个人在离我姐姐家不远的地方等着。我仔细一看,大吃一惊。我认识的一个人,原来是我们学校外面的混混。他的外号叫疤痕,脸上有一个10厘米左右的疤痕。我听说他在一次打架中受伤了。刀疤身高1.8米,身体强壮。他在学校总是和坏学生打架。学校的学生都怕他。每次看到眼睛盯着自己的胸部和臀部,我都避免这种事情。姐姐走过的时候,刀疤一把抓住她,低下头问了她几个问题。因为我没听到她穿什么,所以我能听到她穿什么。我想可能是因为她穿得很漂亮,我看到她用颤抖的声音回答。更让我吃惊的是,刀疤的下一步动作居然撩起了姐姐的裙子。更让我吃惊的是,她的裙子下面什么也没有。刀疤把她姐姐的裙子卷到了腰部。明亮的月光照在她雪白的大腿上。一只大手抚摸着她的下体,玩弄着它。她姐姐紧紧抱住她虚弱的双腿,说了些恳求的话。三个人哈哈大笑,其中一个吹口哨。其中一个胖乎乎的人把她姐姐拉进怀里,她的手不停地润滑她。当我慢慢靠近时,我甚至可以看到胖子的手沿着裙子伸进她姐姐的衣服里,摸着她的胸部。因为她的胸部很低,所以衣领下的扣子都是解开的。我没看到她衣服上有什么。两个刚长出来的乳房在真空里翻来覆去。这时,一个像树桩一样的矮个子男人拿了一小瓶液体,强迫他妹妹喝了下去。我听到刀疤说:“放心吧,你以后会好起来的。”说完,我带着瑟瑟发抖的妹妹来到一条没有路灯的小巷,悄悄地跟着她。他们带着妹妹去了一个废弃的建筑,这里曾经是工人的集体宿舍。随着工厂的关闭,所有的工人都离开了,只留下了空栋房子。通常这个地方人口比较少,一般都是脏活累活的地方。因为我跟着他们,怕被发现,只好远远的跟着他们。他们进了一会儿楼,我悄悄进了楼,却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我从一楼找到了四楼。我听到楼梯后面传来一阵大笑。然后我听到那个女人痛苦的低语。我顺着声音找了个房间,确认声音是从那个房间发出来的。房间的门是关着的。我透过门看了看。只有一张破床和一张沙发。角落里有一个大木头框架。瘦子和矮子半裸,只有一个缺点。我坐在床上,看着沙发。我看到妹妹一丝不挂地躺在伤痕累累的沙发上,衣服散落在地上。我妹妹躺在沙发上,双腿被伤疤隔开。一条腿被沙发边上的一道疤压住,脚悬在地上。另一站在空。两腿之间最隐秘细腻的洞穴里有一根约20厘米长的黑色大肉棒。肉棒的主人刀疤正在猛烈地移动活塞。修女呻吟着。新长出的乳房前后摇晃。第一次看到男的和女的发生关系。没想到这个安静的妹子竟然被这里的男人无耻的干了。我的身体似乎着火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抓住腿,看着那根几乎和姐姐胳膊一样粗的肉棒,来回的拉进姐姐可怜的小洞里。不时有“啪”“啪”的撞击声。不知道插这么大的东西疼不疼。我妹妹似乎在舒服地呻吟。然后刀疤把姐姐的腿和身体掰成了W型。她姐姐靠在沙发上,双腿紧紧地贴在胸前。刀疤来回移动更有力。他的手不时摩擦她新长出的胸部。她的乳头被揉得像两颗樱桃一样硬。我姐姐突然摇晃着腿,呻吟得更大声了。刀疤也做了更厉害的工作。瘦子对侏儒说:“你看,那个风骚的姑娘已经到高潮了。侏儒说,真他妈爽。工作一个月了,这个小贱人还是那么紧张。我真的想和她这个小贱人共事一辈子。原来这个文静的才女和妹妹被这些小流氓干了一个月。这时,刀疤的呼吸也很急促。冲刺速度更快。总是听到“啪”“啪”。这时姐姐抽泣起来。我想知道姐姐为什么哭了一个星期,却不知道这是这个混混安静姐姐工作的高潮。我被刀疤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看到刀疤一动不动地躺在姐姐的身上。妹妹茫然地看着屋顶,腿还压成W字形。大约一分钟后,刀疤慢慢站了起来,手还紧紧地抓着妹妹的小腿。我能清楚的看到刚才还硬硬的大肉棒,已经轻轻的出来了。肿胀的大阴唇无力地扩张。我们可以看到里面被大肉棒打开的粉红色的洞。一大滴乳白色的液体从粉红色的孔中流出,顺着股管流下。还看到姐姐屁股下面有一大片湿湿的地方。然后,刀疤拿出相机,拍下了姐姐工作结束后精液在一个小洞里流动的照片。瘦子奉承刀疤说:“大哥真厉害。他已经工作了一个多小时了。他有过三四次高潮。”刀疤嘴里叼着烟:你的药真有效。你可以看到她这样做。她刚为处女开蕾的时候,可以有两次高潮。可以玩。我会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努力让表演变得无聊。瘦子直接把妹妹抱到床上,把肉棒放了进去。刚刚达到高潮的姐姐还没缓过来,就开始胡说八道。小矮人不在后面。他两只手使劲揉着妹妹的胸口,雪白的胸口上出现了红紫色的字体。就这样,安静又有才华的姐姐轮流工作了4个小时。天亮了,可怜的妹妹一次又一次地工作。起初,光滑、无毛、白色的裸体是一团糟。最后,妹妹的尿因为持续的高潮而忍不住流到床上。他们直到那时才放她走。突然感觉两腿之间凉凉的。像往常一样,我下面有一大片地方是湿的。我姐姐摇摇晃晃地穿上衣服。妹妹还没出来,我就悄悄回家了。过了一会儿,我听到门开了。我知道姐姐回来了,想着她被他们三个推来推去。全身又开始发烫了,手也忍不住摸了摸屁股。第一次学会手淫。

原创文章,作者:淡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xzz.com/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