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撅着我的屁股,叫我赶紧钻进凯和木兰的龌龊故事里

我的妹妹和她的朋友和姐妹轮流读全文,而我的妹妹和她的朋友和姐妹轮流免费在线阅读它-肆意橙色草帽文学网络上升到三年级后,学期开始。面对联考的压力,她不由自主地开始看K书,经常去同学大

妹妹和她的朋友姐妹轮流看全文,妹妹和她的朋友姐妹轮流在线免费看——肆意橘草帽文学网升到初三,学期开始。面对升学考试的压力,她不由自主的开始看K书,经常去同学小熊家写作业或者看书。他的妹妹景宜经常给我带一些饮料或水果来吃。景宜的姐姐比我大3岁,150厘米,胸部小,手脚修长,瓜子脸,有点像萧蔷。她的皮肤又白又瘦,脸又红又红,就像随时被挤出水一样。她在家穿短裤和t恤。她的胸罩的细肩带在t恤上清晰可见。不像我姐,她在家不穿胸罩,一双大奶子在诱人的犯罪中摇摆。一天下午下课后,熊雄说他要去我家看书。我无法拒绝,所以他带他回家了。妹妹刚洗完澡,只穿了一条银缎低胸细肩带和一条衬衫裙。长度只盖住了她的臀部,露出了深深的乳沟。她侧卧在沙发上看电视。她弯曲双腿,露出修长笔直的双腿和浑圆的臀部。银布衬托出她姐姐白皙光滑的皮肤和苗条优雅的举止。熊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鼓鼓的乳房和她姐姐丰满的紧身胸衣。看到我带同学回来,妹妹坐在地毯上,手放在桌子上,仰着头问我学校的情况。我从她的领口上方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乳房挂在低胸的领口上,粉红色的乳头随着她的呼吸频率颤动,整个乳房在我面前明显颤抖。这么迷人的景色,那个穿熊短裤的家伙当场撑起了帐篷。可怜的大慈第一次看到这样撩人的画面。他的血真的很痛。他怎么受得了?熊贪婪的眼神似乎让他妹妹很兴奋。她的乳头明显僵硬。她随意坐在地毯上。我拿起饮料,注意到了熊的眼睛。他用眼角瞥了一眼。从上到下看,他发现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精致的脖子之间的皮肤,滑向她缓慢肿胀、细腻丰满的乳房,落在她粉红色的乳晕和凸出的小乳头上。从姐姐纤细的脚踝往下看,沿着小腿的曲线,可以延伸到大腿最深处,看到无限的春天。姐姐好像故意暴露了自己。一会儿,她让肩带滑下肩膀,露出大部分乳房。有那么一会儿,她站起来假装弯腰去捡她的东西,露出她翘起的臀部和隐约可见的阴毛。一会儿,她坐在我们旁边,让一股清新的淋浴香味熏得我心如刀绞,那只穿着短裤红着脸的大熊却不敢动。我带熊去我的房间看书。对了,怪他颜色不够。怎么才能斜眼看妹妹?他不能给我答案。我说我无论如何都想去你家看你姐姐。不然明天到了学校就说你变态。贝尔不得不答应我晚上9点去他家。我问他是否想见我妹妹。他害羞地点点头。我让他等着,然后我出去看了看。我到客厅的时候,姐姐正在看一部三流电影。我一从她身边经过,就把手伸到她身后,揉揉她直直的乳头,亲了亲她的耳垂,笑着对她说:“妹子,你今天好色,勾引我同学!””妹妹笑着说,“他进来就斜眼盯着我奶奶,让他不吃饭也能看,要命!“我让妹妹回卧室假装睡觉,然后我带他进去偷看,让她换上一些迷人的睡姿,让他看她流鼻血的样子。姐姐敲着我的头说:“你这个小变态,总是有些馊主意。确定后,我回到房间,对熊说:“姐姐今天很累。她在房间里睡着了。我给你看。”我和一只大熊悄悄打开了姐姐卧室的门。她侧身睡在床上,衬衫上的细肩带滑落到一边,露出了她丰满白皙的乳房。腰间一条薄薄的被子正好盖住了她的臀部。熊眯着眼看姐姐的奶子。我向他发出嘘声,并告诉他小心不要发出任何噪音。他盯着老姐的身体,伸手去拿裤裆里的手枪。过了一会儿,他“啊”地哼了一声。我问他是否满意。他只是点点头,小声说:“你姐姐身材好。”然后,贝尔往回走。熊一回来,我立刻跑回妹妹的房间,跳到床上,伸手去舔妹妹香甜多汁的蜂蜜。姐姐脸朝下躺在床上,臀部微微翘起,双腿伸直。我用手指打开姐姐的蜜穴,露出粉红色的肉芽。阴蒂内侧只有小红豆那么大。完全剥开后,浅褐色的肉瓣也被拉起,阴唇微微张开,露出内部情况。手指把阴唇左右分开,潮湿的肉在白光下闪闪发光。鲜红色的肉槽分泌透明、略白的润滑液。这时,妹妹忍不住扭动着身体,忍不住喘着气,“嗯...嗯...我的脸靠在姐姐的腿上,从肉缝里散发出迷人的诱惑。我用舌头舔了几下,妹妹的臀部微微颤抖。我用手指感觉到那种感觉。先用手指揉搓梳理妹妹柔软细腻的阴毛,然后沿着肉缝中略凸起的孔滑到纤细的大腿内侧,再沿着大阴唇的阴毛轻轻抚摸,让手指有柔软的感觉。我把食指轻轻放在阴唇上,从下往上滑到阴唇顶端,把阴户核从肉缝里扒出来。我故意用手指甲轻轻摩挲,妹妹下半身像电一样跳动着抬起臀部。她朝我啐了一口,说:“别玩了,进来吧。我妹妹太湿了!“我没理她。我用食指遮住姐姐的爱,压在姐姐的阴蒂上,然后旋转成一个圈。压迫阴蒂的力量也有强有弱。姐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双手抱枕,肩膀微微颤抖,全身发硬。我用食指捂住妹妹的爱,放松后挤进她妹妹小而紧的菊花芽里。呻吟拉长了“哦...哦...快速插入我...“当我的右手在玩弄阴户核的时候,我的左手在抚摸我妹妹沿着柳条腰的又白又肿的乳房。我姐姐甜蜜的呻吟“嗯...嗯(表示踌躇等)...哦...“逐渐拉长,妹妹的外阴核完全充血肿胀。我拉起妹妹薄薄的肉瓣,手指伸进缝隙,按在阴户上刺激。与此同时,我将食指插入肉洞,感受到妹妹阴道腔的紧蠕动。我感觉指尖有一个硬邦邦的肉丸。我轻轻搓的时候把手指放在那里。这时候我在玩姐姐的蜜穴,用舌尖舔了舔它竖立的耻骨核,然后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我还把蜂蜜洞放进嘴里使劲吸,没有发出任何唧唧声。姐姐白皮肤略粉。她的身体是拱形的,她的臀部很高,她摩擦起她的粉红色乳头。她长久以来的渴望加剧了她脆弱的呼吸。她似乎呼吸困难。大量透明略带白色的爱液渗入白色床罩,让白色床单湿漉漉的。我好像闻到了姐姐蜜穴诱人的味道,勾起了男性占有欲的味道。我抱着姐姐柳叶般纤细的腰肢,用我僵硬的肉棒指着她的蜜穴。我忍着高涨的热情,慢慢取笑姐姐的蜜罐脑袋。蜜穴潮湿的感觉让我更加兴奋。我固定好膝盖的位置,慢慢的插一半拔出一点,再插一半拔出一点,就继续抽插。妹妹受不了欲望的煎熬,大声呻吟道:“好了,快插我,快插妹妹...啊...不要折磨我...快速插入我...啊...“听到妹妹嘴里传来甜美淫荡的声音,我立刻把肉棒插进了深渊。”嗯...满意的...满意的...推我进去...”姐姐有点激动地说,我开始拼命冲刺,姐姐的上半身倒在床上,臀部随着我的跳动变得高高的。我开始了激烈的冲刺节奏,食指也肆无忌惮地敲打着姐姐那窄而紧的小屁眼。每当我插入龟头并摩擦肌肉的时候,我姐姐纤细的身体就会撞到子宫。我听到姐姐迷人的声音在呻吟:“啊...你...你插入的这个人很酷也很舒服...”我更粗鲁地听她说话。姐姐上半身倒在床上,双手抓着床沿。我粗暴地把姐姐的蜜糖洞插进去,用手揉着姐姐丰满白皙的臀部。我粗暴地用一只手扯着姐姐长长的黑发,像骑马一样插了进去。我插了几十次“啊”的一声后,把厚厚的一堆精液射进姐姐的蜜穴里。然后我就瘫在姐姐身上了。姐姐抱住我说:“你今天真好!”“我九点半才起床和姐姐一起洗澡。我告诉她,直到熊家在看书我才出去。出门前带了个拍立得相机。当我到达贝尔家时,已经快10点了。贝尔告诉我,他在他姐姐的饮料里放了半片安眠药,现在他睡着了。他带我去了他姐姐家。我告诉他在外面等我。小熊说他只能看,不能这么做。我告诉他没问题。他呆在外面等我。景杰在床边点了一盏小灯。我看着景静姐。她睡着的时候很迷人。t恤上的小胸缓缓起伏。让我疯狂的爱。我悄悄地把右手放在靖易捷的腰上,慢慢地把手伸进我的t恤。渐渐的,我滑到了胸前,推起了靓洁的胸罩。虽然景宜的胸部不大,但很精致、光滑、有弹性。我慢慢解开胸前在景姐胸罩后面的扣子。然后我一起脱了她的胸罩和t恤。我用右手慢慢捏着景宜杰的乳头。景宜·杰伊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这种快乐让我兴奋。我又脱掉了景宜·杰伊的短裤和内衣,然后景宜·杰伊在我眼前一丝不挂。除了身材娇小之外,景宜洁的确是个美人。她的皮肤白皙细腻,胸部挺拔,就像一对盖着白瓷的碗。在我的揉捏和弹奏下,粉红色的乳头从两个紧绷的乳头慢慢放松,乳晕也慢慢放松膨胀。我用舌头舔了一会儿,吸了一会儿,然后用粉红色的奶头指了指。然后渐渐勃起了。我的手慢慢向下移动,从纤细的腰身到圆圆的小屁股,滑过柔软纤细的阴毛区域,夹在白皙的大腿和温热的外阴之间。我的手在景宜杰的身体里轻轻移动。她的身体有点热。我吻了景宜·杰,她一丝不挂。从她玫瑰色的嘴唇到她尖尖的乳头再到湿漉漉的外阴,我一直逗她,直到她的外阴被我逗,闪着情欲和阴蒂。我把景宜杰的大腿分开,摔倒用舌头舔她的外阴,用她的小阴唇吮吸,刺激她的阴道扩张成一个空管。我把手指伸进她狭窄的阴道里揉了揉。景宜·杰姆不由自主地用腿夹住我,用手按住我的头,轻轻地呻吟着。景宜洁的阴道也在慢慢扩张,呈现出透明的形状,不断分泌出略带白色的水。从大腿内侧到肛门都湿透了,连床单都湿了。我试着用食指伸进她的小屁眼,顺着阴水一遍又一遍地沾湿那些紧绷的小屁眼。被我揉得红润的大阴道口,几乎是闭上了,我被刺激得又开了。景宜杰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她的脸颊变红,问:“你在干什么?””我笑着抱住她,没说话。我打开她的腿,把我的阴茎放进景宜街的湿蜂蜜洞里。当我的臀部平稳地插入她的深处时,景宜·杰紧紧地皱着眉头,轻声说:“不要...啊...不...会痛的...“虽然景宜修女被我取笑,但她疯狂的爱是湿的,但未打开的蜂蜜洞仍然有点紧。我的龟头还疼,但是景宜洁有很多液体,我们的阴毛都被它覆盖了。我使劲摇着腰臀,越走越快。景宜·杰伊不禁呻吟起来,“哦...不...啊...“我跑得更快了。景宜洁控制不住地抱住我,她纤细的指甲深深地掐在我的背上。最后我把她拖到床上,把她的腿挂在我的肩膀上。我站在地上,直接把它们推进她子宫里的花里。我让她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她闭上眼睛,双手紧紧拉着床单,我连哼都哼不出来。最后忍不住想射精。我拿出来照在靖漂亮的脸上和胸前。我拿起拍立得相机,随便拍了几张她的照片。我的精液覆盖了她的脸,她赤裸的脸和她旁边染红的床单。在我射精后,景宜杰的阴道继续抽动,大量透明的微白色液体流出。我摸了摸她的嘴唇,在她耳边说:“景宜姐姐,你水太多了,它还在流。”她闭着眼睛流泪,我说:“你那迟钝的弟弟还在外面。你最好什么都不装,免得别人知道你是荡妇。“我用被子盖住她赤裸的身体,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熊跑过来问:“姐姐醒了吗?"“我摇摇头说:“不是,但是我妹妹比你妹妹好多了。”熊也点了点头,说:“对!ゥ

原创文章,作者:陌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xzz.com/925.html